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七十六章:单方面的屠戮
    车阵之后,所有人绷紧了神经,手持着火铳,肩并着肩。

    哪怕是胆大如李定国,此时看着远处浩浩荡荡的骑军杀奔而来,心中也不禁心里一紧。

    这骑兵在旷野之中带来的威势,至少在这个时代而言,是足以毁天灭地的。

    教导队一直以来,都擅夜战,虽然屡屡在夜战之中获得大捷,可现在却是真正的正面对决。

    他们第一次感受到骑兵所带来的力量。

    只是……

    只一瞬之间,勇气又回到了李定国的体内。

    现在的他,其实是幸运的,因为已经远离了饥饿,也不再担心妻离子散和家破人亡。

    他甚至开始有了一些些的积蓄,家中的父母,也有了自己的田产,而自己……待在东林军校里,几乎是他这一生,最快乐的日子。

    而现在……当任何人想要将他打回原先的地狱中去,他宁愿去死。

    “枪上膛!”

    一声号令。

    紧接着,便是竹哨响起。

    所有人都有序地听从命令行动。

    其实燧发枪比之当下的火绳枪最大的优势,并不只是射速和装药的便利性。

    最重要的还是因为火绳枪没办法让士兵肩并肩,组成比较紧密的队列,彼此之间,必须留有一定的空隙,以防止被隔壁的火绳枪炸伤。

    而燧发枪则是用燧石来击杀,更加的安全,这也确保了大家即便并肩摆出阵型。

    这小小的进步,其实对于火铳队列而言,却是巨大的优势。

    因为这个时代的火铳,想要发挥最大的效果,就必须确保有密集射击的杀伤力,若是大家站着太松散,彼此之间的间距过大,其实是很难增加一个区域内的杀伤力的。

    天启皇帝此时正远远眺望着这边,却见第一教导队采取的居然是密集阵列。

    一时之间,他竟是错愕。

    “皇兄……怎么了?”朱由检亦看着那头,忍不住担忧地道。

    “这张静一,难道他不懂吗?如此密集列队,会出事的,一旦有人炸伤,队伍就会混乱。”天启皇帝深深地皱着眉头说着。

    可此时想要阻止,显然已来不及了。

    对方的马队,已是杀奔而来,吴襄此时更是精神百倍,眼看着对面躲在车阵之后的两列单薄的人马。

    吴襄面上不禁露出不屑的冷笑,口里大呼:“杀!这些人……根本不擅用火铳,不堪本将一击!先入阵者,重赏。”

    关宁军一向奖赏优厚。

    因而,这骑兵一听,顿时士气百倍。

    如今已是越来越近了,众人抖擞精神,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可教导队的两列生员,却是纹丝不动。

    他们摆成了两列长蛇。

    形成了五十多米面宽的队列。

    此时,第一列已经举起了火铳,铳口朝前。

    不过,却没有瞄准的动作。

    当然,这时代的火铳是不需要瞄准的。因为你一般情况瞄准了敌人小明,那么绝大部分的概率打中的是隔壁的老王。

    所有人都纹丝不动。

    当骑兵的先锋终于抵达了三十步内。

    这个距离,已经十分近了。

    几乎可看见对面敌人的脸。

    敌对的双方,彼此相望,各自露出了鄙夷之色。

    而后……

    竹哨终于又响了。

    于是第一列的生员,就像是下意识的,立即毫不犹豫地扳动了燧石的枪机。

    下一刻,那燧石狠狠地砸入了枪膛之中。

    燧石迅速地溅射出了火星。

    火星则立即引燃了枪管中的火药。

    砰……砰……

    硝烟弥漫。

    一排火铳齐射。

    无数的弹丸自枪膛之中怒射而出。

    密集的射击之后。

    最惨的便是第一列的骑兵。

    顿时……二十多人直接倒下。

    有人射中了身体,自马上跌落下。

    也有战马被射中,顿时鲜血淋漓,而后……战马发狂,掀翻了马上的人,开始狂奔。

    这骑兵本是带着无以伦比的威势。

    却在此时……阵型禁不住一乱。

    尤其是前队的战马前脚跪下,而后人仰马翻之后,后队的骑兵来不及躲避,生生与前队撞在一起,高速移动的战马撞击,足以让马上的骑兵直接将骨头撞断。

    于是……一下子,战场之上,发出了许多的惨呼。

    第一列的生员打完第一枪后,顾不上其他,便迅速地后退。

    紧接着,第二列的生员向前替补。

    又是射击的命令。

    于是,又是一排火铳发出了巨响。

    明初的时候,明军就很熟练的使用了火铳,并且创立了三段击。

    也就是将队伍分为三排,采用的是第一排射击,第二排第三排装填火药,而后大家轮流进行射击,确保队列中的枪弹,可以连绵不绝的射杀前敌,

    只不过……这一次,生员们采取的却是两段击。

    因为……

    李定国进入后队之后,开始火速地装填火药,因为不必装填火绳,所以减少了一个步骤。

    这样装填火药的方式,他已不知经历过多少次了。

    使用火枪,其实最重要的就是训练有素。

    一支训练不足的军队,即便给他再强大的火器,其实也是无用的。

    同样的燧发枪,若是放在辽东的官军手里,装填一轮需要半注香的话,那么生员们可以将这时间缩减到它的三成。

    不只如此,为了尽力的缩减时间,除了燧发枪比火绳枪减少了步骤之外,所有的火药,都是事先用猪皮包裹好,确保每一包火药剂量一致。

    而生员们要做的,就是直接取出一个个‘药丸’,用嘴撕开,而后再将火药火速塞入火枪之中,紧接着,再用专用的通铁条将火药夯实,最后装入弹丸。

    因而,第二列射击完毕之后。

    原先的第一列,便已火速地装药完毕,他们又迅速地顶替了第二列原来的位置。

    所有人抬起了火铳。

    “砰砰砰……”

    又是一阵火铳声如炒豆一般响起。

    连绵不绝的火力。

    在这短短的三十步之内,居然从未间断。

    快得让人窒息。

    尤其是两列生员的配合,几乎到了无间的地步,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在下一刻即将做什么,他们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前进,抬枪,射击,而后迅速的后退,让出射击的位置,装药,置入弹丸,向前,抬起火枪,继续射击。

    这一系列的动作,几乎到了整齐划一的程度。

    而这些………他们平日里在校场之中,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演练,已不知进行了几千几万次。

    哪怕是做梦之时,都有人梦到自己正在进行装填火药的动作。

    呼啸而来的骑兵,原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

    尤其是当他们看清了这些步兵的脸时,面上已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可他们显然万万没有想到,这短短的三十步,却如登天一般漫长。

    一轮轮射击,冲在最前的人一个个地倒下。

    前进的速度开始放慢。

    紧接着,后队又冲上来,依旧无法抵挡这射出来的密集火铳。

    又有人倒下……

    到处都是哀嚎的人。

    倒下的人和马已经形成了路障。

    让后队的人更难冲刺。

    他们的速度放慢了,可东林的生员们却没有放慢速度。

    他们依旧还是机械式地不断的装药射击。

    短短半盏茶功夫,这如旋风一般的铁骑,居然只向前冲击了二十步,却已留下了两百具尸首。

    此时……整个关宁铁骑,依旧接近崩溃的边缘。

    就算冲在最前的人,此时也已胆寒。

    他们分明知道,只要自己跨过拒马,跨过大车,便可冲入阵中,而后对这些火铳兵们大加杀戮。

    可是……已开始有人动摇了。

    只是……后队却又有震天的马蹄声传来。

    那李如桢显然也看到了情况,他立即察觉到事情比他想象中的糟糕。

    于是,骂了一句吴襄这个酒囊饭袋。

    却不得不直接提着刀,大呼一声:“杀。”

    一声令下,又是千余铁骑,冲杀而至。

    若是不将所有的预备队全部投入进去,李如桢当然清楚,前锋的军马,一定会崩溃。

    或许因为有了生力军的缘故,所以即便是吴襄这些人,虽是胆寒,可此时依旧还是咬着牙,拼命坚持。

    现在最大的问题……反而成了自己人。

    那地上数不清的人马尸首,横七竖八,有的地方,更是尸积如山,反而阻挡骑兵的冲刺。

    不只如此,一些落地的人,扔未死,于是在地上爬着,哀嚎着,惨不忍睹。

    还有一些受伤的马在战场上乱窜。

    前方有刺鼻的硝烟味,所以许多无主的战马并没有朝着东林军校的车阵去冲,而是调转了方向,朝后狂奔。

    一时之间,又是人仰马翻。

    关宁铁骑这一次算是被打懵了。

    之所以如此狼狈,更多的是轻敌的缘故。

    若是有充裕的时间,他们完全可以先用远程的方法,先给东林军校制造一些伤害。

    只是在此时,就算是后悔,也已晚了。

    浩浩荡荡的铁骑,依旧源源不断地进行冲刺。

    只是这一次,再没有人对眼前的对手……小视了。

    “今日我等若不尽杀这些人,明日我们谁也别想活,我们的家小统统都要受株连,给我杀,死也要同归于尽!”吴襄怒喝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