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七十七章:兵败如山倒乎
    吴襄此言一出。

    让原本即将要崩溃的关宁铁骑,终于恢复了士气。

    虽然此时他们的内心已接近崩溃了。

    如此惨痛的伤亡,换做任何时候,只怕都已崩溃。

    可是任谁都明白,此时若是不冲过去,他们便无处可逃。

    于是……

    有人此时带着悲壮,迎着火铳,手提着刀,挥舞着,口里发出怒吼。

    而后,砰砰砰……

    那火铳的声音又是响起。

    几枚弹丸迅速地进入了这人的体内,这可恶的弹丸所造成的伤害是极可怕的。

    因为一旦入体,它还会借着余势在体内乱窜,扩大伤口。

    若是运气不好,甚至可能直接制造出半个拳头大的伤口也是未必。

    于是……一声闷哼。

    人落下马。

    座下受伤的马,已是狂奔而去了。

    积攒的尸体越来越多,在有效的射程之内,已快堆积成了小山。

    这立即给后队冲杀上来的骑兵制造了巨大的障碍。

    因为骑兵最大的杀伤力在于冲击。

    可现在……随着这沿途的拒马、卸下了轮子的车厢,以及无数的尸首,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障碍。

    马踏在尸首上,已不可能疾奔了。

    于是……吴襄等人,便成了马上的步兵。

    吴襄已大急,这样打下去,自己已经损失过半。

    若是连战马的冲击力都失去,那么……就意味着他们成了战场上的靶子。

    更可恶的是,这些人故意将战场设在了三面环水的地形之中。

    在这种地形之下,骑兵只能有一条路进行冲击。

    而这一条路……已成了血路。

    吴襄依旧大吼,可前头的骑兵却已冲不下去了。

    好在这个时候,李如桢已经倾巢而出。

    他率一千多铁骑,蜂拥而来。

    数不清的铁器,带着更强大的威势。

    队伍里,有人此起彼伏的大吼:“冲过去,冲过去便可为弟兄们报仇!”

    “我等若不杀死这些人,便回不了山海关了……杀。”

    此时……已没有退路了。

    数不清的人马,却一下子给进攻的一方注入了强心针。

    浩浩荡荡的铁骑席卷而来。

    看着这重新组织起来,并且更加强大的骑队,车阵之中的李定国没有一丁点胜利的喜悦。

    骑兵作战,在于接近,一旦短兵相接,那么远程攻击的优势就荡然无存。

    所以……眼下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射击。

    稍有任何的懈怠,无论前面打的多好,制造了多少的杀伤,到了最后都可能功亏一篑。

    李定国此时已觉得自己的胳膊麻了,双手好像开始不听使唤。

    在不断高度紧张的装药和射击之下,这个时候的李定国,几乎消耗了所有的气力。

    可是他与所有人一样,长久的操练,带给了他极大的意志。

    他依旧如往常一样,装药,前进,射击。

    这个时候,射击的队伍,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零散。

    毕竟经过了十几轮的射击之后,所有人都显出了一些疲态。

    而当更大一波的冲锋已至。

    此时,却已来不及进行整队了。

    …………

    天启皇帝听到了密集的火铳声。

    他不禁露出愕然之色。

    前面的队伍里,硝烟冲天,几乎难以观察战况。

    可到了现在,依旧不见任何骑兵冲进来,却是他大大出乎了意料之外的。

    这火枪……竟有这样的实力?

    不对……朕是亲眼见过火铳的……

    莫非……这东西到了生员们手里,才发挥了如此效用?

    天启皇帝已顾不得什么了,他朝信王道:“看着他们,谁敢乱动,直接给朕宰了。”

    信王朱由检点点头,接过了天启皇帝的刀。

    紧接着,天启皇帝便朝着前线的方向狂奔。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没想到陛下居然要亲自涉险,本就是惶恐不安,战战兢兢的百官,此时个个急了,纷纷叫道:“陛下……”

    不过……却没人追上去。

    客气还是要客气一下的。

    可是真去追……太危险了。

    天启皇帝已奔至阵前。

    随即,便见这排队枪毙的场景,张静一则在后队压阵。

    此时的张静一,眼里布满了血丝,这时已是紧张到了极点。

    以至于天启皇帝走到身边来的时候,他也没有注意到。

    这种骑兵冲阵,只要稍稍有一丁点的疏忽,让人冲杀了进来,对于生员们而言,都将带来致命的后果。

    这个时代的火枪,理论上是该配合着骑兵来使用的,骑兵负责掩护两翼,火枪兵正面进行杀伤。

    而现在,哪里有什么骑兵,不过是赶鸭子上架而已。

    因而……张静一一点都不觉得轻松,心已提到了嗓子眼里。

    ”报。”

    这时候,邓健冲了过来,他灰头土脸,神色带着着急,在硝烟之下拼命的咳嗽,而后才道:“乱臣后队又要冲上来了,来了许多……”

    “准备火炮!”张静一厉声道。

    ”遵命。“邓健二话不说,忙去准备了。

    数十个锦衣卫,早已刨了坑,这种斜面坑,他们早已挖过许多次了,偶尔充当一下炮兵,对于经受过军事训练的锦衣卫緹骑们而言,也算不得什么难事。

    紧接着,开始套上铁桶。

    如此一来,一个简单的没良心炮便算是设置完毕了。

    而后,是布置引线。

    紧接着,装上火药,再将火药包塞进去。

    根据军校《打炮技巧》中的一些注意事项而言,这火药包要确保夯实,只有这样,才能射的远。

    因而,有人忍不住拿脚朝着铁桶里踹几脚,确保夯实之后。

    十几门炮便已设置完成。

    天启皇帝置身于这精神紧绷的战场之中。

    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整个战斗,都在硝烟弥漫之中,彼此都没有短兵相接,完全是凭借火药来克敌。

    他突然觉得……似乎张静一的判断是正确的……

    如果是给他再多的人力,再多的火药……那么……会是什么样子呢?

    只是此时,来不及多想了。

    已经有人开始点燃了火药的火绳。

    而后,大地震撼。

    轰隆隆……轰隆隆……

    带着惊天动地的巨响,七八门火炮一齐炸开,火药包随着火舌一道自铁桶中喷出。

    随即,朝着骑兵的后方……抛去。

    而此时,只见李如桢已带着大队的骑兵杀至。

    他们听到炮声,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可置信。

    对方有火炮,这……怎么可能……

    莫非……皇帝的援军到了?

    要知道,一门火炮动辄就是数千斤,拉动不易,这皇帝不过是出巡而已,而且还是一切从简,怎么可能……连炮都拉了来?

    在辽东,但凡在野战之中听到了炮响,首先大家第一个念头就是,对方至少有几万兵马,如若不然,不可能配置炮队的。

    只是不等他们想出个所以然,惊天动地的炮响,猛地令战马受惊,差一点让李如桢没有控制住。

    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好不容易控住了马,又继续大喝:”杀!”

    短暂的失神之后,其他铁骑依旧还是如流水一般,同样继续奔杀。

    似乎谁也想象不到,接下来大家将要面对怎样残酷的凶险。

    只是当一个个火药包当头落下。

    瞬间,七八个着落点炸开。

    轰隆隆……

    一个个震天巨响,这没良心炮的威力实在过大,一处爆炸,瞬间方圆十几丈周遭的人马,便统统如割麦子一般的倒下。

    七八个火药包,有四个炸中了密集的冲锋骑队里,瞬时,上百人直接倒地,其他的伤亡,更是难以计数。

    这火药包的杀伤力自不待言,可真正令人恐惧的,却是对人心的影响。

    李如桢只感觉到许多的鲜血和碎肉自自己面上扑来,他一抹,血腥令人呕吐。

    回眸间,身边的护卫,竟是死了小半。

    更可怕的是,到处都是痛苦的哀嚎,以及战马受惊之后的嘶鸣。

    骑队的冲锋……猛的一顿。

    这两千骑兵,现在已损失了七八百人,剩余之人,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心里也只剩下绝望了。

    爆炸所带来的耳聋,让人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以至于心里的恐惧不由自主地更加放大。

    “杀杀杀……”李如桢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可他还是从喉头发出声音。

    此时的他,犹如困兽,越是心里绝望,越是不甘心。

    “给我杀!”

    骑兵们……已经不再似方才一般风驰电掣了。

    大家策马踩在无数尸首上,就算是极力想要让马快一些,可这座下的马,也没办法继续冲刺。

    而在他们的前方,火枪依旧。

    只是火枪开始变得稀稀拉拉起来。

    可依旧给与了足够大的杀伤。

    在这种境况下,这关宁铁骑,其实已处于崩溃的边缘。

    若不是因为完全没有了退路,只怕早已被杀散了。

    此时,吴襄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他浑身狼狈,却是咬着牙,双目狰狞,寻了一匹无主的战马,一跃而上。

    如今的吴襄,已是浑身血流如注,可此时……他想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此战,是绝不容许有失的。

    因而,他飞快地重新翻身上马,振臂道:“给我杀上去,给我杀上去,杀!”

    此时……双方已是杀红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