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七十八章:大胜
    双方隔着车,彼此之间不过咫尺的距离。

    可就是这咫尺之间。

    却总是让关宁军无法靠近。

    一方面是大车和拒马成了拦路虎。

    另一方面则是到处都是尸首。

    马蹄踩下,容易蹄子陷进去。

    跑不快。

    对面却是随时可能抬起来的火铳,砰的一下,便是人仰马翻。

    地上甚至还有落马攀爬之人,要嘛是中弹,要嘛便是从马上摔下断了骨头,因而……骑在马上的人,随时可能将人这未死之人踩着,一时之间,便如人间地狱一般。

    可李如桢和吴襄依旧还是不断地催促后队上去冲杀。

    他们红了眼睛……

    前队的人想要败退下来,他们便命家丁拦截。

    若是还拦截不住,便命亲信家丁带队猛冲。

    这些家丁,属于私奴,是他们从军中挑选出来的好苗子,而后收养为义子的,当然……这所谓的义子,其实就是家奴的身份。

    平日里在军中,往往对这些家丁有所偏私,官先让你升,钱粮给的也最足,最重要的是,他们往往入了李如桢、吴襄的户籍。

    如此一来,大家的利益就彻底捆绑了,李如桢和吴襄若是获了大罪,家丁从法律意义而言,也是亲眷,一并要杀。

    更不必说,家丁们的妻儿老小都养在家里,被李如桢和吴襄这些人的家人们管理,若是不忠,这妻儿老小,一个都别想活。

    因而,一声号令,家丁们似乎也知道,到了这个份上,要嘛是死在这里,要嘛就回去之后全家死绝,因而……个个横了心,拿出了最后的勇气。

    一部分人亲自带队,一部分人则押着其他的马队,一起怒吼:“杀,杀,杀……杀过去,有重赏。”

    “今日不杀尽他们,明日我等必死。”

    其实这些话都没有作用了。

    人都有求生欲,这是本能反应,求生欲已经遮蔽了理性的思考。

    只不过,家丁们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前头冲锋之人,在这纷乱的修罗场上,带动了不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的骑兵。

    毕竟,此时乱糟糟的,有人先冲,人便难免盲从。

    后队的家丁,则斩了几个逃窜的,一时之间,其余人为之惊悚。

    此时,火枪也稀稀拉拉起来。

    一方面是连续的射击之后,有的火铳开始出现了问题,譬如枪管过热。

    也有一些,则是弹药已经用尽。

    还有连续不断的交替射击之后,哪怕再如何训练有素,队形也开始松垮。

    此时……将一个个眼前的骑兵射杀,可火力已不再密集起来,漏网之鱼越来越多。

    好在对面也拉胯。

    骑兵到了车阵前时,已没有了任何的冲击力,一群马上的步兵速度不快,难以起到骑兵的效果。

    最重要的还是战马,这些在战场上已经失去了冲击力的战马,似乎对于硝烟更浓重的火铳队列有着天然的反感,再加上那边传出连续的铳声,令战马不愿上前。

    马上的骑兵在车阵之后不但的催促,可许多马,只是打转。

    于是,马上的人便成了靶子。

    也有马上的人急了,索性提刀,翻身下马去,妄图越过拒马和车阵,冲杀进阵列里。

    这时,锦衣卫们便成了近卫,他们提着刀,在车阵前不断地斩那要越过来的关宁军的手,还有冒出来的脑袋。

    到了这时,双方几乎只隔着车厢,不断的杀戮。

    终于……眼看火铳的杀伤力越来越低,哨声开始变了。

    这时候,变成了三长二短。

    这尖锐的竹哨,刺破了战场上的哀嚎。

    而后……一个个生员们,开始从自己的腰间,拔下刺刀,将刺刀直接插入火铳上方的卡口……

    刺刀的制造,是极繁琐的,一方面,要与枪管契合,插入之后,死死的固定,确保不会跌落或者歪斜,这就必须要确保卡扣与枪管之间的焊接足够的牢固,又要确保卡扣与刺刀之间,彼此丝丝合缝,若是公差稍大,就难以牢固。

    李定国将刺刀固定住。

    此时随着火铳声戛然而止,已有零星的人开始透过了车厢,攀爬过来。

    生员的队列里,短暂的沉默,仔细看,不难看到所有人脸上紧绷的神色,可每个人眼中都却似乎迸发着坚定之色。

    而后……各中队和小队的队官们纷纷爆发出了怒吼:“杀!”

    “杀……”

    于是,一个个人挺着刺刀,毫不犹豫地开始先刺向翻过来的关宁军。

    此后,许多人奋不顾身,翻过车厢。

    李定国便是最先的一个,他敏捷地跳跃上了车厢,而后站在车厢上,一跃而下,双手挺着火铳,刺刀雪亮,率先将一个本欲从对面翻过来的关宁军刺翻。

    这人只怕死也没想到,对面的火铳兵,居然会直接翻过来。

    而后……令人恐惧的事终于发生了。

    在那车厢之后,不等关宁军翻过去,却已有密密麻麻的人翻身而来,此后,这些手持着火铳的人一齐发出怒吼:“杀!”

    这一阵阵喊杀,已彻底地将关宁军最后一丁点的士气打没了。

    人就是靠着一口气的。

    关宁军上下,其实早已胆寒,之所以还在继续冲杀,不过是仗着只要冲过了车阵,杀过去,那么这些火铳兵便不战自溃的心理而已。

    毕竟,谁能想到,这火铳上还能插上刺刀。

    更没有人想到,一群擅长打枪的人,还能直接对骑兵发起反冲锋。

    那嘹亮的喊杀传出,无数的人已是奋不顾身杀来。

    可怜这些关宁军虽为骑兵,可实际上,不过是骑在战马上的步兵而已,失去了战马的冲击,马在原地团团打转,马上的人反而行动不便。

    而这些生员,却好像是一群疯子挺着刺刀,疯狂地猛地狠狠自下而上刺杀而来。

    这刺刀显然格外的锋利,一旦扎中,马上的人落下,而后,他们轻易地抽出了刺刀,不带一丝的停顿,便又继续冲杀。

    关宁军更没有想到,这些人的体力,充沛无比。

    一个个好似蛮牛一般,和传统的火铳兵,完全不同。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即便是经过了鏖战,依旧保持着极高的士气。

    于是……关宁军彻底的崩溃了。

    率先崩溃的,是那最后一丝的希望。

    紧接着,散落在各处的关宁军便是在物理意义的崩溃。有人毫不犹豫,打马便要跑。

    有的懵在原地,不知所措。

    也有人妄图冲锋,却催不动战马。

    反而眼前这些敌人,却个个身躯矫健,且往往三三两两行动,确保随时抵挡附近来的冷刀。

    于是,前队开始败退,像被驱赶着羊群一般,开始后撤。

    后头冲上来的人便与前队的人撞在一起,彼此之间,又不禁相互践踏。

    全线崩了。

    如今……这关宁军心里有的只是恐惧。

    这种恐惧,以至于有人分明持刀,面对着眼前杀来的人,竟没有了一点反抗之心……

    所谓的兵败如山倒……

    更后队的人,见前头发生了更大的混乱,还有哭爹叫娘的声音,此时已是意识到,此战再无翻转,于是……惊惧得魂飞魄散,拨马便逃。

    押阵的家丁们,也已绝望起来。

    到了这个份上,更多人丢盔弃甲,也有勉强几个忠心的,试图想要斩杀逃兵。

    谁料到……这些逃兵蜂拥而来,眼看这家丁面带杀机,却纷纷提着刀,奔着家丁便是乱砍。

    一时之间,情势已急转直下。

    天启皇帝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看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场景。

    一群火铳兵,居然直接对骑兵发起冲锋,而且直接将敌军打得溃不成军。

    天启皇帝倒吸凉气。

    他突然发现,自己多年储备的军事知识,彻底的落伍了。

    还能这样?

    原先的知识体系,刹那之间,随着关宁军的崩溃,也随之崩塌。

    从前所学,竟都白费了?

    张静一此时……已长长的松了口气,他闭上眼睛,一直紧绷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了一些。

    事实上,方才他是一丁点必胜的把握都没有。

    看上去好像一直东林军校都占了上风,可实际上……他很清楚,有许多次,都是险象环生。

    甚至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变故,都极可能会改变战局。

    太险了。

    今天这一站,跟豪赌没有区别。

    赢了,命还在!

    可若是稍有不慎,所有人的性命都要交代在这里!

    以后若不是同等数量的军马,是决不可用步兵去打骑兵了。

    他回头,却见天启皇帝愣在原地,一言不发,只瞪大着眼睛看着前方。

    张静一也不知道天启皇帝何时来的,收起惊讶,这时道:“陛下……”

    天启皇帝依旧伫立不动,远处,依旧还是金戈交鸣,也仍旧是惨叫和喊杀。

    置身在这满是硝烟的战场,听着依旧还没有停止的冲杀声和哀嚎声,天启皇帝此时也呼出了一口气:“朕熬了无数个夜晚,看了数不清的兵书以及各种战事的奏报,结果……统统白费了。”

    随后,天启皇帝身躯一震,又激动地道:“我们……胜了吗?”

    “不知道。”张静一道:“不过……应该离大胜不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