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八十章:罪臣伏法
    张静一见天启皇帝饶有兴趣,却道:“陛下,利器再犀利,终究还是人使用的,同样的火铳,若是给京师三大营使用,只怕效果……臣并没有编排京营的意思,而是只怕这样的利器,交给了他们,也是暴殄天物。”

    “所以……”张静一继续道:“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人,而要保障人尽其用,就需要一系列的制度和保障,使其作战时无后顾之忧,能够主动,并且训练有素。所以本质上……练兵之道,不在于给人战马,给人火器,而在于首先明白,自己要征召什么样的人,然后告诉这些人为何而战,此后,再令其生活上没有后顾之忧,给与他们尊重。”

    “如此一来……这样的军队,就可以无往而不利了。其实怎样人尽其用,即便是臣,也在慢慢的摸索,军校这里,依旧还有不少不妥善的地方,还需慢慢结合实际,进行建设。任何事,都非一日之功,不过幸好的是,这一次咱们的生员们遇到的是关宁军这样的废物,如若不然,只怕也难有侥幸。”

    前头的话,天启皇帝听的连连点头,觉得有理。

    可后头的话,天启皇帝就听的有些不明白了。

    关宁军是废物?这还是大明的精锐呢……

    好吧,他们确实是废物。

    天启皇帝此时不禁激动起来。

    他却没有再和张静一多说什么,而是对人吩咐道:“召百官来此。”

    于是没多久,信王朱由检便带着人到了这阵前。

    此时,看着这里已是满目疮痍。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这时候,天启皇帝则是背着手,脸色铁青,目光逡巡之后,冷冷地道:“朕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京畿之地,朕在这里……居然会遭遇袭击,而袭击的是什么人,朕不言,诸卿想来也自明了吧。朕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些人在辽东,为何遇到了建奴人,个个战战兢兢,可在举刀反叛的时候,却能如此彪悍!难道,在他们眼里,朕连建奴都不如吗?”

    这话一说,百官悚然。

    这绝对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

    皇帝竟比外族还要可恨。

    不过张静一站在一旁,心里却忍不住想:这历来不是如此吗?外族是可以媾和的,毕竟谁做皇帝都一样,但是一切前提,是保障自己的利益,若是建奴人能给某些人保障利益,那么就算是弑君又如何?

    这样的事,在神州已发生了不知多少次。

    天启皇帝的脸色越加冷凌,道:“来人,将叛贼给朕拿来。”

    百官们已看到许多的俘虏,个个垂头丧气地给押送而来。

    这些人竟不下千人。

    而看着人数单薄的生员,许多人更是头皮发麻。

    这东林军校,真是一群疯子啊。

    这样也能赢?

    不过幸好,大家的命算是保住了。

    而此时,却已有人押着两个人来。

    一个是李如桢,另一个则是吴襄。

    对于吴襄,可能许多人还不认得,他现在在辽东,也不过是刚刚崭露头角,不过区区一个游击将军而已。

    可是李如桢,这百官谁不认识?

    一见到李如桢被反绑着押解到了天启皇帝面前,众人哗然。

    一个个的,露出来的乃是骇然之色,随之而来的,乃是窃窃私语:“是李成梁的三公子……这李家……何至于牵涉此事?”

    也有人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辽东李家,在辽东盘根错节。当初的李成梁,说是辽东王都不会夸张,他的儿子和门生故吏,如今哪一个不是身居总兵、副总兵等要职?

    辽东的军马,绝大多数都和他有关。

    当初的熊廷弼,之所以极力反对以辽人守辽土,倒并不是说大明在辽东的军马之中,兵源不该取自辽东,本质上,就是熊廷弼看出了这辽东军队之中,几乎所有的辽东军将都和李家为首的军功集团有关系。

    不过,显然熊廷弼的建言,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这根本不切实际,李家和李家有深厚关系的上下人等,早已把持了几乎所有的职位。

    譬如李成梁的弟弟,现在官拜参将,他的大儿子李如松本为总兵,不过因为战死,所以追封少保、宁远伯,立祠,谥忠烈。而到了次子李如柏,当初也是辽东总兵,只不过和建奴作战,却是败逃,最后自杀。可即便如此,到了李如桢这里,李如桢依旧还是任总兵官。

    而第四个儿子则任广西延绥总兵官,五子李如梅早死,除此之外,还有祖大寿这样的辽东总兵官级别的将军,也几乎都是当初李家一手提拔起来,和李家关系匪浅。

    他们之间彼此进行联姻,在军中相互拜为兄弟,彼此之间结成了死党。

    这就如李如桢与祖大寿之间,乃是至交,而祖大寿又与眼前这个吴襄,乃是姻亲,说起来吴襄的儿子吴三桂,还得叫一声祖大寿为舅舅呢。

    这种靠着相互提拔,彼此结亲的关系,使这辽东内部,尤其是像关宁军这样的军马,犹如一块铁板。

    现在众臣见到了李如桢,大为吃惊,甚至有人低声道:“辽东是反了吗?”

    天启皇帝显然也看出了百官的疑虑,却是冷声道:“你是何人?”

    他的视线落在吴襄的身上。

    吴襄此时已是战战兢兢,脸色灰沉,他方才的气概,现如今早已荡然无存,他艰难地道:“臣乃山海关游击将军吴襄。”

    一听到吴襄之名,一旁的兵部尚书崔呈秀顿时道:“你莫不是天启二年的武进士?当初你的文章,还受了陛下的赏识,说你素有韬略,必成大器。”

    此言一出,天启皇帝才有了些许印象,听闻这样的人竟都甘愿谋反,更是大怒。

    吴襄匍匐在地,惭愧地道:“臣……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为何不得已?”天启皇帝绷着脸,怒道。

    吴襄道:“臣凭本事中的武进士,却遭兵部嫌弃,处处都不如人,若非跟从李总兵,何至今日能忝为游击将军。”

    这意思是,我想升官,就得找靠山,不找李家做靠山,我现在只怕还是无名小卒而已。

    天启皇帝不禁讽刺地笑着道:“所以,即便是谋反的事,你也敢做?”

    吴襄倒是道:“做了,或许能得富贵,不做……必死!”

    天启皇帝没想到这人能如此堂而皇之的说出这番话。

    不过他也深感当今天下纲纪的败坏已到了这般的地步,若是太祖皇帝和成祖皇帝在的时候,谁敢做这样的事呢?

    天启皇帝的目光,随后落在了李如桢的身上。

    李如桢此时反而显得气定神闲了许多,没有吴襄的恐惧,他甚至鄙夷地看了吴襄一眼。

    天启皇帝忍不住冷冷地瞪着李如桢,骂道:“李如桢,你何故叛朕!”

    李如桢却沉默了起来。

    良久,他居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天启皇帝:“非臣叛君,实乃君叛了臣等,陛下已走上了歧路,难道现在还不自知吗?”

    此言一出,百官骤然之间色变。

    人们细细咀嚼着这番话,越发觉得恐惧了起来。

    这话的意思是足够明白了,并不是我李如桢背叛了你天启皇帝,而是你天启皇帝背叛了我们,你在辽东清查账目,在归德杀戮士绅,已经让我们忍无可忍了。

    说实话,这话在一旁的张静一听来,其实颇觉得很有几分进步的思想。

    皇帝本就不该背叛自己的阶级,如若不然,自然会引发反噬。

    可细细去想,却发现这番话简直反动透顶,他所谓的皇帝背叛了他们,而这些‘他们’,恰恰是食利了数百年,以至于将这大明吃空,到了大厦将倾地步的一群人。

    现在大明存亡只在眼前,他们不单没有醒悟,甚至依旧理直气壮地继续想要榨取好处,只想着个人私利,稍有不如意,便一句君叛臣,想要动手杀人。

    弑君……这在明朝的历史上,其实并不鲜见。

    许多皇帝……都被人怀疑是被臣子们所谋杀,以至于嘉靖皇帝病了不敢看医生,甚至一些皇帝,不敢轻易的进宫中膳食。

    但是,这些终究还是一些‘小手段’,而这样明目张胆地直接发动叛乱,却也算是够狠的了。

    张静一看着依旧神色淡定的李如桢,却是想到了更重要的事,于是道:“你说陛下背叛了‘臣等’,你说的‘臣等’,是哪一些人,只你李如桢一人吗?若只你李如桢一人,只怕不够吧,你们既有如此大胆的谋划,一定会有后着。如若不然,就算今日杀死了陛下,你们作为叛臣,也决计活不成,何况这样的兵马调动,是你李如桢可以做到的吗?”

    李如桢脸上带着世家子的倨傲之气,哪怕到了今日,他依旧还能摆出几分对人不屑于顾的样子。

    他只斜眼看了张静一一眼,眼中有着明显的鄙夷之色,冷冷地道:“你便是张静一吧,久闻你的大名了,陛下今日众叛亲离,和你张静一,也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