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八十七章:一网打尽
    天启皇帝随即落座,却是笑着道:“诸卿且看看,现如今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对此……诸卿有什么看法呢?”

    他说着,抚案,一副期待的样子。

    百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殿中又陷入了沉默。

    …………

    东城。

    李家大宅。

    李家虽是发迹于辽东。

    可李成梁早年便在京城置办下了诺大的家产。

    再加上万历皇帝的赏赐,这李家的宅邸……占地颇大。

    除了在外为将的人之外,如今李家人大抵都住于此。

    此次李如桢谋反,这李家倒是没有受到多少的波及。

    只是平日里显得冷清了一些。

    而此时,一道清脆的哨声之后,在这府邸各门,四面八方的緹骑便已冲了进去。

    不只如此,各处的茶肆、酒楼,原本早已盯梢好了的李家人,在京城各处,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却突然被人一拥而上。

    一时之间,新县千户所拿人的哨声在京城各处此起彼伏。

    许多人还未反应,便被直接按倒在地。

    而后,直接反绑。

    这一切……都来得毫无征兆。

    要知道,京城是没有秘密的。

    哪怕是宫闱之中的事,也随时可能泄露出来,而后传得沸沸扬扬。

    像如此的大事,一般情况,只怕还没开始,早几日就已经传出风声了。

    可这次,此前所有的消息都是密不透风。

    各处的锦衣卫明桩暗探一齐行动。

    以至于许多人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瞬间便成了阶下囚。

    在东市。

    突然一队队教导队的人出现。

    当地的五城兵马司差役连忙上前盘查。

    为首的队官只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一眼。

    这差役顿时心虚了。

    “奉旨办事,滚开!”

    一声厉喝。

    那差役早已吓得满身冷汗地躲入了人群。

    而后,一条街道直接封堵起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随后,一张张桌子抬来。

    文吏们开始拿着名册在此等候。

    紧接着,便有从四面八方押来的人送至这里。

    文吏们负责唱名,验明身份。

    这些人,多是李家之人,他们口里不满地厉声道:“敢捉我们,不想活了吗?我家便是一条狗,也比你这小小緹骑的官大。”

    这话很嚣张,却绝对不是吓唬人。

    要知道,李家的子弟,起步就是千户。

    就比如李如桢,成年之后,立即就任锦衣卫千户官,当然,这千户也不过是个跳板而已,喝酒误事之后,免职一年半载,立即高升指挥使佥事。

    不过,此时却没人理会这李家人。

    也有人吓坏了,口里不断地喊:“我何罪?我何罪?”

    也照旧没人理。

    只是一个个对照着名册,几乎所有人,都只完成自己分内的事。

    无论是緹骑,还是生员,是文吏,每一个人都沉默着不做声。

    七十三人。

    几乎全为男丁。

    当然……只有三个人排除在外,那便是与蒙古作战时,战死在沙场上,被谥为忠烈的李如松的一个儿子两个孙儿。

    其余之人……在确定身份之后,在这里……一个个的木桩子已经立好。

    而后开始唱名,一队人押送上去,将人绑在了木桩子上。

    街头和街尾,现如今已站满是百姓,人山人海,人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个个好奇地盯着眼前的一幕,少不得纷纷议论。

    “那是李家人,李家人……怎么也动?不是说了,百官都为李家求情吗?辽东那边的辽人,也纷纷求情,请免李如桢死,这李如桢都要免死,却为何要拿李家人来此?”

    “天知道,或许只是吓唬吓唬……天下谁不晓得,朝廷离不开李家,如若不然,那辽人还不反了?”

    这东市的菜市口开阔处,人潮汹涌。

    人们都想一探究竟,一时之间,竟是引发了混乱。

    好在这里早已布满了锦衣卫的緹骑和军校的生员,人们虽是相互推挤,却无人冲撞这些緹骑和生员。

    最后,花名册全部落入邓健的手里。

    邓健站的笔直,取了花名册低头一看,一旁的文吏道:“男丁七十六口,要捉拿的七十三口,如今统统带到,已经验明正身。”

    邓健点头:“知道了。”

    说着,他将花名册摊在了桌上,而后取了笔,沾了红墨,而后在这花名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邓健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他签名之后,又划了一个圈,抬头……却见那绑在木桩子第一批的十数个人还在破口大骂。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将田尔耕叫来。”

    “绑我们在此,是羞辱我们吗……”

    邓健签过了字之后。

    书吏便立即将这文牍送到一旁的教导队队官手里,队官点头,而后正色道:“列队。”

    一排生员,便已踏步上前,二十人一队,分为了三列。

    他们的火铳上,还装着刺刀,这刺刀在烈阳之下,带着令人生寒的雪亮。

    生员们挺直着身姿,站着纹丝不动。

    屏息着,等待着号令。

    远处围看的人一个个看向这里,似乎有人明白了什么。

    于是乎……方才的喧闹,渐渐的止了下去。

    世界……仿佛安静了。

    ………………

    此时,在望月楼。

    一队緹骑冲了进去,而后便开始翻箱倒柜。

    里头的一群歌姬自是发出惊叫。

    老鸨已是战战兢兢的过来交涉。

    询问了几句,似乎发现人不在此,于是这些緹骑,便又如潮水一般的退去。

    ……

    只不过,在一处宅院。

    突然一声哨响。

    紧接着……这高大的围墙,突然有人直接攀墙而入。

    随后,大门敲响。

    先攀墙的人已拉了门栓。

    这时,门房才从一旁的小屋里钻出来,见此情景,已是惊呆了,接着便吓得如一摊泥一般,摊在地上。

    随后……潮水一般的緹骑,便疯了一般的纷纷涌入。

    而后……一个个厢房的门被人踹开。

    这时……有人提着一柄宝剑出来,双手握剑,指着前方,道:“不……不要过来,我……我乃清白人家,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一个緹骑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读书人,双手虽是握着剑,却是胳膊颤抖。

    显然这个人,是不擅长用兵器的。

    这所谓的剑,与其说是兵器,倒不如说是读书人用来把玩和装饰的礼器罢了。

    这一次带队的人,乃是王程,王程冷冷地看着这个读书人,却是迎着剑的锋芒,一步步走上去。

    他也有刀,却挂在腰上,没有出鞘。

    只是一手按着刀柄。

    他往前走一步,这读书人提着剑,却只好后退一步。

    若是仔细地看,可看到这读书人脸上满布惧色,额上冷汗淋漓。

    哐当。

    这时,提剑的人撞到了身后的灯架子,那灯架子翻在地上。

    再后头,便是墙壁了。

    提剑的人身子抵着墙壁,口里依旧高呼着:“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

    王程依旧一步步地逼近。

    于是,这读书人握剑的手抖动得便更加的厉害了。

    他连嗓子都变得颤抖起来:“我……我……我无罪。”

    王程脸色依旧,顶着剑尖,几乎将胸膛完全暴露在这其貌不扬的提剑人之下。

    而后,王程抡起了胳膊。

    啪嗒一下。

    一巴掌直接将这其貌不扬的人打翻。

    咚,提剑的人如八爪鱼一般的落地。

    而那剑也哐当一声随之落下。

    接着便听王程道:“狗一样的东西,藏身之处倒还隐秘,让我好找。哼,提着一把剑,就以为自己敢杀人了?就你也配?”

    说罢,一转身道:“拿下!”

    周围的緹骑们已是一窝蜂的,将倒地的人按在地上。

    这人还想挣扎。

    于是有人直接往他身上踹了两脚。

    于是……这人终于不动弹了。

    王程按着腰间的刀柄,走出了这间厢房,而后从各处而来的校尉们纷纷过来禀告。

    “左厢发现一名女子。”

    “右厢发现一人。”

    “后院有一壮汉……”

    王程便道:“时候不早,所有人统统先拿下,送回去一一甄别。至于这个人……要立即开始审讯,这么大的动静,消息必定已经走漏,他的党羽或许已经警觉,所以……一切要快,正午之间,我要名单!”

    “喏!”

    众人应下,又如潮水一般,押解着要犯,急匆匆地自这宅邸里退出去。

    …………

    李如梧就这般被绑在了木桩子上。

    他的手脚,甚至包括了脖子,都套上了绳索。

    他是李成梁的第七子,此时已是战战兢兢,越发觉得事情没有这样简单了。

    他起初以为,自己的三兄确实做事有些过了头,可要说会波及到李家,他是不在意的。

    李家太庞大了,牵涉到的关系错综复杂,亡父那辽东王的名号,绝不是别人的吹嘘,在那辽东,甚至是这京城,谁不知李家的威名?

    直接的说,李家跺跺脚,军中都要颤一颤。

    可现在……

    李如梧看着眼前的架势,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于是方才他还骂骂咧咧,大骂你们一群废物,竟敢拿我。

    现在却两腿战战,声音中带着惧意道:“何事,何事,究竟出了何事?”

    …………

    第五章送到,写书很累,尤其是每天五更,求支持一下,再给一点面子,月票、订阅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