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九十二章:原来是你们
    张静一说罢,笑了笑:“其实只要有了一个方向,事情就很简单了。谋划这件事的人,一定会在京城……”

    说到这里,张静一的目光闪过冷意,道:“因为很简单,这边让人袭了陛下,另一边,则有人在京城负责观望时局,只有这样,国家无主的时候,他们才可以趁此机会搅弄风云,牟取最大的利益。”

    此时,众人听的入神,没有人打断张静一的话。

    “既然人在京城,那么这个吴三桂,也一定会在京城。这也不难猜测到,这吴三桂,就是要挟吴襄的一个把柄,只要吴襄什么都不说,那么他们就可想办法,在吴襄失败之后,给他留一条血脉。可若是吴襄敢说什么,他们落网,吴三桂也必死。所以吴三桂,一定要留在自己身边才最放心,这毕竟关系着这些人的身家性命,一旦事败,吴襄抖落出来了一点什么,就谁也跑不掉。”

    “臣早已命人记下了吴三桂的特征,而且让人对全城进行摸底,一个少年郎,即便是闭门不出,首先他也需要一个大宅子藏匿,正因为大门不出,却又有仆人照料,再加上这背后同谋之人,那么这个宅邸……至少需要住十个人绰绰有余才可以。”

    “除此之外,这些人需是最近两三个月才到达京城的,为何臣相信是最近才到达京城呢,因为同谋之人,一定不是京城之人,或者说,此前不在京城,毕竟……若是没在辽东有过经营,是决计不可能鼓动吴襄的。因而……我便判断,他们应该是外乡人。除此之外……为了随时打探到最新的消息,他的住处,一定要与一些达官贵人们出入的场所较近,而且,偶尔也要抛头露面,我查过京城几处达官贵人经常出入的场所……大抵在钟鼓楼、贡院、文庙这几个街坊……”

    张静一顿了顿又道:“所以最终总结出来的是,这些人住在一个规模较大的宅邸里,带着外乡口音,这半年内才抵达的京城,而且宅邸应该是租赁而来……”

    “租赁?”有人忍不住道:“为何就一定是租赁呢?就算是外乡人,他们若是有钱,照样在京城置产。”

    说话的是孙承宗,孙承宗听的津津有味,不过……他还是觉得张静一的话里有漏洞,忍不住提醒。

    张静一道:“因为很简单,就算有自己的宅邸,他也不会住,这等事,尽力撇开自己的嫌疑就撇开,再怎样谨慎也不为过,难道孙公谋划谋反的时候,还会在自己的家里?”

    “这……”孙承宗瞪了张静一一眼,年轻人很不礼貌啊!

    “当然,这也只是猜测。”张静一继续道:“而后,还有住处会围绕着几处达官贵人出入的街坊,这个人……一定会偶尔出来活动,为了接近一些达官贵人,出手也一定会十分阔绰,将这些讯息统统结合到了一起,再命人一排查,一天功夫,就可以直接缩小范围到十几户人家,而后再派暗探进行盯梢,一个个排除掉不相干的人,只需要三天,就可以将目标锁定。今日趁着全城搜捕李家人,这人自然也就落网,果然……从这人的宅邸,搜到了吴襄的儿子吴三桂……”

    张静一说着,看向这其貌不扬的读书人道:“你看……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想抵赖?”

    这其貌不扬的读书人冷哼一声。

    张静一此时却不理他,因为他很清楚,人刚刚被抓到的时候,都会有侥幸心理,此时心理防线还未攻破,就算要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现在这个情势而言,从吴襄身上找到突破口,远比从这个读书人身上找到,显然要有效得多。

    于是张静一笑吟吟地看着吴襄。

    而后道:“吴襄,你儿子就在眼前……此前你不肯说,想来因为有人拿捏住了你的儿子,所以你才有所忌惮吧,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若是再不识相,后头会吃什么苦头,想来你很清楚吧?”

    吴襄此时已是面如死灰,万念俱焚,他心知到了这个份上,迟早都要被撬开口,于是道:“我……我……请……陛下和新县侯一定……一定……”

    他本想说,一定留我儿吴三桂一条性命……

    这也算是他死到临头之后,拿着自己所知的讯息,交换的最后一个条件了。

    可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突兀而起,还未等吴襄说下去,便听吴三桂道:“饶命,饶命啊,我爹谋反,与我何干?他是反贼,我却不是……我不过是被奸人所挟持……陛下、新县侯,请饶我一命……我与吴襄,恩断义绝……他不是我爹……我没有这样的爹……”

    这吴三桂吓得瑟瑟发抖,不断地辩解着:“他……他……他是奸臣,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我年纪还小,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饶命……饶命啊!”

    说罢,磕头如捣蒜。

    张静一:“……”

    这时候,张静一真恨不得立即拍死吴三桂,此时他正需利用吴三桂和吴襄的父子之情,让这吴襄投鼠忌器,乖乖就范呢。

    哪里晓得……这狗东西居然这就要断绝父子关系了。

    吴襄听罢……已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本就绝望,此时听到吴三桂的话,虽然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儿子这样做,是为了求生,他若是能因此而活下去,总是好的,这不是坏事。

    可是……

    虽这般不断告诉自己,可心……却还是刺痛得厉害。

    就在张静一要呵斥吴三桂的时候。

    吴三桂又连忙道:“吴襄这混账……他该死……他居然敢造反,他无君无父……我……我恳请陛下,恳请新县侯,对这样大逆不道之人,一定不可……不可姑息……要剐了他,对,剐了他,我……我与奸贼不共戴天!”

    张静一:“……”

    吴襄:“……”

    这殿中文武大臣,竟也无语。

    不过这时候……张静一终于想起历史上,声名赫赫的吴三桂他爹是怎么死的了。

    吴三桂的爹吴襄,当时落在了李自成的手里,李自成要求吴三桂投降归顺,结果吴三桂早就和建奴人谈好了条件,归顺了建奴,此后带兵杀入关中,自然而然,吴襄也就人头落地。

    这就是传闻中的翻脸不认爹啊,历史……似又重演了。

    不过……

    “住口!”张静一大骂,上前狠狠踹了吴三桂一脚。

    吴三桂却害怕得厉害,脸色惨白,见张静一勃然大怒,哪里还敢吱声。

    张静一道:“吴襄,你说还是不说?你要是再不说,我便立即将你这狗儿子千刀万剐。”

    吴襄已是心痛得无法呼吸,可这个时候却还是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吴三桂,最终叹了口气道:“此人姓田,名生兰,是一个商贾。”

    商贾……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田生兰?

    张静一对此人没什么印象:“商贾,做的什么买卖?”

    “什么买卖都做……”吴襄顿了一顿,接着道:“早年间,和成国公关系匪浅……”

    此言一出,一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

    成国公,当初的罪名就是勾结建奴,而在建奴与成国公之间活动和牟取暴利的,就是一群商贾。

    张静一打起了精神。

    想当初……只拿住了成国公,却没有拿住这些常年走私的商贾,他一直为之遗憾。

    没想到……还真撞到了枪口上来。

    天启皇帝此时也已精神一震。

    当初在成国公的家里,可是搜抄出了一千多万两的纹银……

    好家伙……这些私商……在这些年里,究竟赚了多少呢?

    吴襄继续道:“他们早年的时候……是偷偷和蒙古人做买卖,很早很早以前……最初……是靠与鞑靼人做买卖发家,这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此后……他们与蒙古诸部都有极深的牵连,直到建奴人风生水起之后,他们便通过关系,接触到了建奴人,为建奴人提供盐巴、火药、粮食、药材、生铁……这一些人,虽是不显山露水,可哪一个都是富可敌国……”

    一百多年来……不断的走私,关外谁强大,他们就勾结谁……这……其中的财富,可想而知。

    “只可惜,成国公被拿获……之后,这些人早早举家逃亡了,所谓狡兔三窟,似他们这种人,早就在天下各处,利用各种名目置办了无数的家产,只是……他们逃亡出关,终是不甘心……又因为成国公被拿住之后,他们自然暗恨皇帝挡了他们的财路,他们这么多年来,与蒙古诸部和建奴人交好,又在朝鲜国有大量的买卖,在辽东……更是不知结交了多少人……因此……他们觉得,只有铲除了皇帝……才可重新将买卖做起来。”

    “就为了做买卖?”黄立极觉得匪夷所思。

    吴襄此时面如死灰,却下意识地回答道:“你可知道……这是多大的买卖吗?”

    ……

    第五章送上,最后求点月票、订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