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九十五章:大破才能大立
    田生兰不吭声。

    显然这是家族的财富,一旦吐露了出来,那么便真的什么都没了。

    天启皇帝冷漠地看着他,此时他还沉浸在丧子之痛中。

    他凝视着田生兰道:“你以为你落到了朕的手里,你可以不说吗?”

    “不会说的。”田生兰很认真并且笃定地道:“这非我一人的财富,若是说了,便对不起列祖列宗……现在无非就是一死而已。”

    田生兰的态度……很坚决。

    天启皇帝则是看了张静一一眼。

    张静一当然明白,接下来就是用刑了。

    不过……能不能成功,这可就说不好了。

    因为很简单,古人的家族观念很重,个人是随时可以为家族而牺牲的。当个人与家族的利益冲突的时候,就算是承受千刀万剐,也决不能做出损害整个家族的事,当然……吴三桂除外。

    想要让田生兰开口,就必须拷打。

    拷打在这个时代,就意味着随时可能死亡,一旦这人死了,那么这一笔财富,就算是被田生兰带进了棺材里。

    天启皇帝沉默了片刻,便厌恶地看了田生兰一眼道:“将此人带下去,送去新县的大狱。”

    外头有几个生员,早就等候了,进来拖拽着田生兰便走。

    殿中……

    天启皇帝则是背着手,来回踱步,他显得很是激动,像是忍受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厉声道:“朕的儿子,就死在了他们的手上……无数的辽东百姓,也间接地死在了他们的刀下。这么多年来,建奴人之所以猖獗,便是因为这些该死的家贼,不尽诛这些家贼,朕意难平!”

    张静一也在旁恰到好处地道:“不只如此,最重要的是……这些人积攒了无数的财富,到底有多少,谁也不知道。可臣在想,他们任何一家人,这百年来牟取的财富,都不会比成国公的要少。若是能将他们一网打尽,再得到这些财富……那么……”

    说到这里,张静一抬头,看着天启皇帝,很是认真地道:“陛下……若如此……有了这样的钱粮,那么……陛下还需受制于人吗?有了银子,陛下便可自建一支军马,花费重金,重新招募大量的匠人生产火器,不喜成本,制造火铳和火药,只要有一支这样的军马在,届时何愁内忧外患?”

    天启皇帝身躯一震,而后凝视着张静一。

    成国公的抄家,让天启皇帝手头宽裕了不少。

    可这一千多万两银子虽多,对于皇帝而言,却总有一些不上不下!

    事倒是能办,却无法做到真正的大破大立,那么就只好接受边镇那些骄兵悍将的勒索,不断的给他们提供钱粮,又不得不甘心被各地的官府蒙骗!

    因为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勉强能收来这一些税,若是你要砸锅,说不定连这点税都没有了。

    可若是有了一笔巨大的财富,就完全不同了。

    就如张静一所说的,有了如此巨大的财富,才有了大破大立的可能。

    不再受人掣肘,一切没有随心所欲。

    “只是,这些人统统都在关外,他们不入关,如何能让他们说出这些财宝的下落?”天启皇帝皱着眉头道。

    张静一道:“是啊,不但要让这些人入关,而且最好要让他们的家眷一并的入关,只有如此,譬如这个田生兰,才肯真正说出下落,如若不然……但凡他还有一点希望在,是死也不肯说的。”

    张静一想到了一个简单粗暴的逼供方法。

    田生兰为了保存家族的财富,所以一定会极力不开口。

    可如果……他全家齐齐整整的都落在了朝廷手里呢?

    这个时候,他不说出财富的下落,又有什么意义?反正他一家老小,肯定也花不上这些财富了。

    人都没了,你说的话,还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不说,就让你享受天下最严酷的刑法,这个时候……应该什么都肯说出来了吧。

    “让他们入关?”天启皇帝一愣。

    张静一正色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一旁的魏忠贤和田尔耕,都不约而同地觉得自己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不过他们不必自卑。

    因为天启皇帝的脑子也转不过来。

    于是天启皇帝便问道:“如何可以做到?”

    “臣在想,他们虽迁出了关内,可在关外,他们的日子一定很不好过。”张静一顿了顿,又道:“突然之间,与关内的联系中断,买卖也做不成了,出关之后,少不得仰某些人的鼻息,这关外的蒙古和建奴诸部,当初之所以给他们极好的待遇,并不是因为和他们有什么交情,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能将源源不断的物资送出关外,可一旦他们失去了这个利用的价值,那么迟早彼此会反目。”

    “这八大商贾世家的人,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这也是为何他们会定下这个计划,贸然的刺杀陛下的原因!因为从计划上看来,他们显得有些操之过急了。这理应是仓促下的决定。由此,臣可以推断,他们急于入关,并且立即着手,就是为了重新将这贸易重建起来,如若不然,即便朝廷不杀他们,这关外的许多人,怕早就想吃他们的血肉了。”

    天启皇帝下意识的点头。

    这话是有道理的。

    张静一道:“所以……我们可以制造一个假象……让这些急于入关的人,统统进关来,如此……便可一网打尽,而后……再抄家……灭族……”

    天启皇帝身躯一震,眼里放光:“制造假象?现如今……朕已拿住了田生兰,难道那边不会得到消息吗?他们怎么还敢来?”

    “这世上,只要想做一件事,就一定会有办法的,我大明大可以制定出一整套的计划,布下迷阵,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张静一正色道:“现在就是一场心理战,为了完成这个心理战……可以动用一切的手段,既要利诱,也要逼迫。只要成功,那么收益便巨大无比。”

    天启皇帝还是觉得可能性不大,于是又道:“或许消息已经走漏了。”

    张静一道:“这并不会妨碍,陛下若是相信微臣,微臣可以试一试。就算是鱼儿不上钩,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我大明也没损失,可一旦鱼儿上钩,对陛下,对我大明而言,便可称得上是利在千秋万载了。”

    天启皇帝道:“朕现在不但要他们的钱,还要这些人的人头,朕今日有言在先,谁能拿下这些人,朕赐公爵爵号,赐铁券丹书!”

    这倒是下了血本的,除了开国和靖难之役,大明几乎已经不赐予人公爵了。

    整个大明延续下来的公爵,寥寥无几,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现在又没了一个定国公,公爵几乎已经成了稀有品种。

    这等殊荣,绝对让人心热。

    至少一旁的魏忠贤和田尔耕心也都火热起来,他们开始绞尽脑汁起来。

    当然,铁券丹书……就次了一些,因为这玩意……真没什么用!

    理论上这是免死金牌,一般的犯罪都可以得到赦免,可实际上呢,真想要宰了你,还管你这个?

    张静一抱拳道:“陛下,此事臣既来办,就不知宫中是否肯配合。”

    天启皇帝咬牙道:“当然一切依你行事,谁要是敢坏事,朕便杀了谁。”

    天启皇帝现在可是磨刀霍霍,既要为亡子报仇,也不禁对这数不清的财富动了心。

    这到底是多大的财富啊。

    张静一听命,行了个礼,于是火速出宫。

    显然……张静一是心里有底的,鬼知道他是不是早就布置好了。

    这倒令魏忠贤和田尔耕都忍不住眼热起来。

    二人看着皇帝,等张静一走了,魏忠贤便干笑道:“陛下……这事儿……能成?奴婢斗胆进言,只是觉得……有些难。”

    “何止是难。”田尔耕正色道:“简直就是难如登天,陛下……何况现在消息已经走漏了,那些人……怎么肯轻易的回来,以臣之见……”

    不等他说完,天启皇帝就已怒道:“至少人家肯试一试,你们却只能叫苦叫难,朕要你们有何用?此次若非张卿,朕只怕要死在外头了。”

    魏忠贤便道:“说起这个,倒是真教奴婢害怕,此次多亏了东林军校……倒是勇士营……实在让奴婢汗颜,奴婢回去,一定好好整顿勇士营……”

    天启皇帝却是冷冷地道:“不必了。”

    魏忠贤一愣,狐疑地看着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淡淡道:“若是靠整肃就有用,朕早将这天下的军马都整肃了一遍,何至到现在这个地步……张卿说的不错,大破才能大立,否则……我大明问题,便永远无法从根子上解决,好啦……”

    天启皇帝摆摆手,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却是话锋一转道:“长生如何了,这些日子过的如何?朕要去看看他。”

    魏忠贤道:“长生殿下已自己能坐起啦,轱辘一下,翻个身,便能坐直。”

    天启皇帝眼睛一亮,顿时眼带喜色道:“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