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九十六章:布下天罗地网
    这一次,张静一向皇帝做了保证,这八个巨大的商业家族,对于大明而言实在太重要了。

    这些人早已将整半个辽东的官防系统腐蚀了个干干净净。

    只有彻底拿下他们,才能将这数不清的财富夺过来,为自己所用。

    到了那时,大明才能有一点点的希望。

    明朝的灭亡,是因为土地兼并而起,而土地兼并最可怕的问题就在于,自耕农的消失。

    自耕农的消失,就意味着朝廷没有了稳定的兵源,财政系统也已破坏殆尽,那些兼并之后的大地主大士绅们,则通过兼并所得,获取了与他们经济实力相匹配的权力。

    现在着手解决土地兼并的问题,会出大乱子的,实际上,天启皇帝不是没有尝试过解决。

    可效果很一般,他利用魏忠贤,在各地设立镇守太监,尝试着向这些地方豪强征收税赋。

    这不但引发了整个士绅集团的反弹,也引起了朝野的动荡,最重要的是,收税的效果……并不好。

    说穿了,就是代价高,但是收益却小。

    指望几个太监到了地方上,就想让这些地方的士绅和豪强们乖乖就范,这显得过于简单了。

    可天启皇帝没有其他的办法,他所能依靠的也只有这些宦官。

    可现在……对于大明而言,就多了一条新的路径。

    那就是得到一大笔的财富,有了这一笔财富,可以重新建立一套体系,从而取代原有的体系。

    当然,这条路很艰难,也很曲折,毕竟任何事都不是靠钱就可以解决的,不过有了钱,终归许多事就解决了一大半。

    所以……张静一必须弄到这一笔钱。

    张静一出宫后,直接去了新县。

    很快,一场会议便开始。

    来的人不少。

    从锦衣卫的系统,再到军校,县里的卢象升也来了,不只如此,皇太极也特地被张静一叫来旁听。

    张静一当着大家的面,直接将事情的原委说了。

    这些人,除了皇太极之外,其余的都是张静一的心腹。

    张静一信任他们,对他们没有隐瞒。

    在张静一看来,做大事就得先用人,而用人的本质,就在于对人信任。

    张静一随后道:“这里有不少人参与了处决李家和抓捕这皇上田生兰的行动,都立了功劳,可是凭这些还不够,我等要宜将剩勇追穷寇,切切不可让这些商贾,继续在外逍遥了,因此……我决定引诱他们入关,现在……我做一下布置……”

    说着,张静一接着道:“现在开始,我们要在京城,布置一个气氛,那就是……京城里出了某些事!”

    “一方面,我会恳请陛下,调拨一部教导队守住宫禁。另一方面,陛下不会再继续上朝,就算要见大臣,也只是宣大臣入大内觐见。除此之外……京城的防务要加强,还要请魏公公,抽调一部分勇士营,前往大同的张家口布防,严守关隘。”

    “除此之外,那便是要请皇太极出马了……”

    皇太极一直坐在角落里。

    在这里,他显得很不习惯。

    自从他决心投靠张静一后,他便无所事事。

    今日突然被叫来,而且突然参与机密,这让他很是焦虑。

    听到这些机密大事,他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庆幸,而是恐惧。

    像他这样的人,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想来首先就是死吧,毕竟,死人才不会泄露机密。

    此时被张静一叫到名字,皇太极先是一愣,而后忙是站起来。

    张静一道:“我要命你去一趟辽东,在辽东,与建奴人议和。”

    “议和?”皇太极又是一怔。

    在他的印象之中,大明是不可能议和的,这些年来,虽然也会有一些明臣议和,可实际上,都是在糊弄!

    因为大明朝廷……对于议和有一种天然的反感,谁若是议和,立即就会有人搬出宋朝的例子出来,然后被骂个狗血淋头。

    “当然并不是真的议和。”张静一给他交了一个底,随即道:“而是要做出议和的样子,什么都可以谈,甚至……互市也可以。”

    皇太极越发的惊奇了,不过他很干脆地点点头道:“是。”

    接着,皇太极坐下,心思更复杂起来。

    张静一则又道:“这八大商贾……出关之后,究竟逃亡去了哪里,一定要打探清楚!这事……就交给王程了,这么多人……不可能没有蛛丝马迹,实在不成,可以到北镇抚司调取讯息!你们放心,给我随意去调取,若是北镇抚司有人敢阻拦,便是田尔耕的面子,我也不给,我打烂他的狗头。”

    于是王程忙站起来道:“遵命。”

    “大狱这里,想办法继续从田生兰的身上问出一些讯息来。当然,用刑要小心,得留着他的狗命!不过此人为了家族利益,说的话真假难辨,故而必须要仔细甄别!”

    “还有……各处的驿站,尤其是通往关外的,还有各处的关隘,都要派人秘密盯梢……都给我盯死了。”

    张静一说罢,拍了两巴掌,才又道:“好了,现在开始,大家各自去忙各自的事,解散。”

    “呀。”邓健站起来,忍不住道:“就这样?”

    “对呀。”张静一道:“就这样。”

    邓健忍不住道:“这般就想将人糊弄进关来?他们又不是傻子。”

    张静一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人鄙视了!

    张静一的脸拉了下来,目光不善地瞪着他:“我怀疑你在怀疑本侯无能。”

    邓健打了个激灵:“这……不敢。”

    “那就先干好自己手头上的事。”张静一道:“解散!”

    众人便轰然应了一声,各自散去。

    不过,那皇太极却不敢走。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

    皇太极才站起来道:“新县侯。”

    张静一坐在案牍后头,本是拿了一个簿子,准备拿着炭笔要记下一点什么,此时只抬头看了皇太极一眼:“嗯,什么事?”

    皇太极上前来道:“新县侯让我去辽东……甚至去接触建奴人,难道就不担心我……跑了?”

    张静一抬头,朝他笑了笑道:“坐下说。”

    皇太极坐下,他必须得谨慎,鬼知道自己半路会不会被干掉。

    张静一搁笔。

    而后打量着皇太极道:“我相信你不会这样干,当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既相信我自己,也相信你。”

    “嗯?”皇太极一愣,却继续直直地看着张静一,他知道张静一还有后话。

    张静一则道:“我相信我自己,你来新县,应该也有一些日子了,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这新县现在是什么样子,这里……是否会成为天下的希望所在,它比之你们建奴八旗如何?这世上的人,没有人天生就是胆怯,也没有人天生就是勇敢的,解决人的问题,关键在于组织,你们建奴人之所以能趁势而起,恰恰是你们团结一心,能将人有效的组织起来。而大明的内忧外患,恰恰也是败于此。现在新县,便是走一条将人组织起来的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我相信将来的天下,一定是新县的样子,想来你也会希望,未来的辽东,是这个样子吧?”

    皇太极沉默着不吭声。

    从前他对辽东汉人,是带有轻蔑的。这种轻蔑,一方面源于彼此是敌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大明的辽东,犹如一盘散沙,分明有着无数的人口,有许多的官兵,可实际上……大多都怀着各自的心思。

    新县确实给人一种完全不同的面貌。

    “除此之外……我也相信你,我相信你是一个极聪明的人。你投靠了我大明,为我大明做事,至少你和你的妻儿,终究是安全的,你的妻儿在建奴,多尔衮一定会给予一些照顾,因为无论如何,你也是他的兄长,他的汗位也源自于你,虽然你在这里投奔了大明,令建奴人蒙羞,可是多尔衮为了团结整个建奴部,总还会承认你的妻儿的身份地位,给予一些优待。”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回了建奴,会是什么局面吗?你不要忘了,你曾经是建奴汗,一旦你回去,那么要将多尔衮置于何地呢?这就如当初岳王爷要迎徽宗和钦宗还朝一般,他们若是当真回去,会有好果子吃吗?这一点,我相信你想的比我透,你若是回建奴,那么……就没有转圜余地了,多尔衮第一个就是要想尽办法杀死你,而一旦对你动手,那么为了永绝后患,就要杀死你的妻儿。你们兄弟之情,也就彻底荡然无存了。你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吗?”

    皇太极笑了笑道:“我算是被你计算得明明白白了。”

    张静一摇头道:“我并没有计算你,你既然肯投奔我,那么我自然放心将事情交给你去办,只要你完成我的意图,该赏你的,我便会赏你……我这个人的行事风格,你是知道的,就算现在不知道,以后也会知道的!好了,回去准备吧,等宫里的旨意。”

    皇太极点头,起身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