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三百九十七章:神器现身
    皇太极走了。

    其实张静一也拿不准皇太极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对自己死心塌地。

    方才故作气定神闲的样子,只是在他面前装个逼而已。

    毕竟现在需要他干事,横竖都要让他去辽东一趟,这事非他不可,那么……索性就显得自己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会好一些。

    此时,他继续低头写自己的笔记。

    倒是卢象升在外头探头探脑。

    张静一有所感觉,下意识地抬头看着门外的卢象升,笑了笑道:“卢先生怎么不进来?”

    “怕新县侯忙,不好打扰。”

    这些日子,张静一跟着皇帝出巡,卢象升可忙坏了,好不容易张静一回来,事也多,彼此没机会交谈,现在见张静一清闲下来,卢象升就想抽空来说说话,也好交代一下自己这些日子的工作。

    他走到张静一的跟前,瞄了一眼张静一正在纸上写写画画,那笔记里,是用炭笔写的字,密密麻麻的。

    卢象升便含笑道:“新县侯在写什么?”

    “写一些知识。”张静一微笑道:“我思来想去,眼下当务之急,是开启民智,而要开启民智,首要的是提倡教育,所谓教育为本,因而……我便决定写一些东西,也好让读书人们学习学习。”

    卧槽……

    卢象升脸都绿了。

    这新县侯几月不见,脸皮变厚了啊。

    要知道,在读书人的体系之中,一般人是没有资格写东西让人学习的。

    儒家的主要的思想传承在于代圣人立言。

    这意思就是说,读书人的知识并不是自己的,都是圣人的,一般人是没有资格教育别人的。

    之所以读书人有了教化人的资格,就在于我拿圣人的学说来教育你。

    这就是为何,这只要读过书的人一张口,往往就是“子曰”、“圣人言”。

    因而教化是圣人才有资格做的事,其他的人,都是鹦鹉学舌而已,并且大家都以鹦鹉学舌为荣。

    你张静一倒是好,直接来一个我想教育一下别人。

    卢象升虽然现在偏离了一些迂腐的读书人,可看张静一如此自信满满的样子,他心里却有点没底气:“这个……这个……好,好,好,新县侯有这样的心思,是极好的。”

    不管怎样,嗯,心是好的。

    张静一则是道:“卢先生有什么事吗?”

    “没。”卢象升道:“本是想过来坐坐,闲聊几句,不过想起来了,还有一些事要处置,下次再聊吧,就不打扰啦。”

    说罢,他便起身。

    张静一倒也没有挽留,点点头。

    他毕竟也还有更重要的事干。

    搜肠刮肚的想着这些东西,张静一可是绞尽脑汁。

    若是边上有人打扰,还真不好回忆,他倒是乐得清净一些,专心做手上的事。

    过了两日,张静一进宫觐见天启皇帝。

    他带上了一本章程,至勤政殿。

    天启皇帝见了张静一手上的章程,道:“那田生兰可交代了什么?”

    张静一道:“陛下,此人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其他的,死也不肯松口。”

    天启皇帝不由冷笑:“朕迟早要他全家来给他陪葬。”

    张静一笑了笑道:“这是关于引八大奸商入关的章程,臣就搁在这里了,陛下有空闲可以看看。只是……这章程很机密,陛下还是尽力不要泄露为好。”

    天启皇帝点点头,他对吸引这些人入关,其实是不抱太大希望的,这些商贾个个都鬼得很,绝不会轻易的冒险。

    他叹了口气道:“这两日,朕都梦见了朱慈炅,他才多大啊,结果……却被害死……”

    说着,眼眶一红,随即道:“也幸好朕有了长生,如若不然,真是对不起列祖列宗。”

    张静一也为之感慨:“是啊,从前我懵懂无知的时候,只晓得皇帝尊贵,乃九五之尊,天下的臣民,都是理所应当的效忠皇帝。可直到现在才知道,这天下有本份的人,也有数不清的逆贼,这些人……挖空了心思,要嘛是想从陛下手上拿好处,要嘛就是希望对陛下取而代之……”

    “臣这些日子,越想越是惶恐,问题出在哪里呢?臣其实也说不上来……只晓得……眼下当务之急,是陛下首先得有银子,其次,该真正的振奋国家,将那些本份的臣民百姓,凝聚在身边,如此,才可对乱臣贼子们清算。”

    天启皇帝点头,他呷了口茶,道:“这几日,信王来见过朕两趟,也都是谈这些事,他说回了京城,他都去新县里转悠,越是了解了新县的内情,越是对你佩服。”

    “哈哈……”张静一干笑。

    信王朱由检的毛病还是没改,依旧还是好忽悠,以前那些清流文臣说啥信啥,现在却又成了他的小迷弟。

    这样的人,放在后世,大抵就是给‘giegie’们打榜的狂热粉丝。

    “你笑什么?”

    张静一便立即绷着脸:“没笑。”

    天启皇帝瞪他一眼:“朕看你还有其他的事?”

    “当然是有。”张静一认真地道:“臣修了一部书,此书甚奇,将来一定能成为旷古神作。臣思来想去,此书实在神奇,凝聚了臣许多年来的心得体会,又融汇了百家之长,这样的绝世旷古之作,臣便想着,若是能推而广之,让天下人都好好看一看,那便再好没有了。”

    天启皇帝倒是听的心动:“这么厉害?”

    哎……

    这就是天启皇帝和历史上的崇祯皇帝之间的区别。

    比如他吹了一个牛逼。

    天启皇帝会下意识地用疑问句:真的吗,我不信。

    若是崇祯皇帝,就不一样了,他会大喜道:卿家大才,朕得卿家,三年足矣平辽。

    张静一认真地道:“当然是真的,陛下又不是不知道,臣一直想要涉足教育,这教育乃是国家的根本啊,军校就是在这个主旨之下才办起来的。如今……百姓愚昧,不知天下万事之所以然,臣若是不想尽办法,便有愧人臣之道了。”

    天启皇帝听得更为心动起来,忍不住道:“朕料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心思。很好,很好,若是朕的百官,都如你这般,朕也就能放心了,可惜……那些都是一群尸位素餐的家伙。”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忍不住露出气恼之色。

    张静一道:“不过臣此来,却还有一件事,便是臣思来想去,觉得这样的旷世神作,只臣一人具名,终究不好,我毕竟是臣子,若只具臣一人之名,这是要将陛下置之何地呢?陛下对臣恩重如山,要不……此书,陛下也具个名吧。”

    天启皇帝一愣,讶异地道:“这样好吗?会不会夺了你的功劳?你自己修一本书也不容易。”

    “好的很。”张静一语气坚定地道:“臣是这样想的,一方面,这样显得陛下圣明,臣在外头,都听人说,陛下不学无术,这当然都是某些人的污蔑之词,所以具了名,如此一来,大家一看,陛下竟还能修书,那些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天启皇帝听着点头,有道理。

    天启皇帝在许多人的心目中,跟文盲差不多。

    这可真是冤枉,要知道,天启皇帝可是孙承宗的得意弟子,这孙承宗可是堂堂名列前茅的进士,他教出来的弟子,就算不可能比得上那些进士和举人,可是知识水平,绝不会差的。

    可是有些人,就是添油加醋的传出各种流言,对天启皇帝百般的嘲弄和丑化,天启皇帝早就心中暗恨了。

    此时,张静一又道:“这其二:其实臣也有一些私心。臣毕竟只是一个臣子,虽然此书甚好,可凭借臣的影响,此书的影响力,毕竟是有限的。可若是陛下具名,就完全不同了,天下人都会好奇,陛下和臣一起编修的书,到底是什么奇书,终究会有许多人,忍不住想要买一本来读一读的……这书的影响,也就能更加的深远了。”

    天启皇帝听罢,又忍不住点头,其实张静一提出这个要求,就算不为击破那些流言蜚语,天启皇帝也会同意的,毕竟张卿劳苦功高,帮他一个忙,是理所应当的事。

    不过……

    天启皇帝道:“此书,不会有淫邪的内容吧?”

    显然,天启皇帝还是很理智的!

    张静一立即道:“绝对没有,都是正儿八经的学问。”

    这一下子,天启皇帝轻松了,于是道:“既如此,那么朕就恩准啦,你去具名便是。”

    于是张静一道:“那臣……就这样干了?”

    天启皇帝听他这么反复确认,倒是心里又有点不安起来:“真没有淫邪的内容?”

    张静一突然感觉自己被天启皇帝鄙视了,苦着脸道:“臣连亲都没娶,陛下何以这般看臣?”

    天启皇帝吁了口气道:“那就成,去吧,去吧。”

    张静一心里狂喜,连忙行了个礼,道:“臣这便将陛下与臣的旷古神作印刷出来,好教天下人开开眼界。”

    说罢,兴冲冲的去了。

    可这一下子……天启皇帝见张静一兴冲冲的样子……又开始没底了。

    ………………

    第五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