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零一章:午门大爆炸
    那翻滚的乌云,已是朝着紫禁城这边压过来,让人觉得透不过气。

    而在午门之外,此时狂风大作。

    可读书人们却是毫不在乎,一个个争抢着铜线。

    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人飞马而来。

    张静一带着十几个护卫来了,一看此情此景,整个人都吓呆了。

    明明他在书里提及到的风筝实验,没说在这风筝下头挂铜线的啊。

    铜线导电的啊……好家伙,这是会死人的。

    张静一反而急了。

    弄出这十万个为什么的本质,其实就是希望借此推动社会的发展。

    张静一当然并不指望所有人都学习这些科普知识,而是希望……出现一些敢于质疑的人,而后通过实践,去证实这十万个为什么之中的事。

    只要在这天下,有极少部分人愿意接受科学论证的精神,那么他便算是成功了。

    可是……张静一可没说让这些人这样玩啊。

    若是出了事,这算谁的?

    张静一在马上,看着这乌压压的人依旧还在争相抢着铜线。

    他却不敢打马靠近了,可是一时又不忍一走了之,只好远远地大声道:“诸位……诸位……都别闹啦,要下暴雨啦。”

    他这么一吼。

    读书人抬头一看,顿时炸了。

    居然是那个该死的张静一!

    于是,张静一身后的护卫们忙是警戒起来。

    那李文此时已将铜线在身上绑了两圈,一见到张静一打马远远地停着,一副不敢靠近的样子。

    刘文顿时露出轻蔑之色,此时大喝道:“张静一,你这狗贼,成日胡说八道,妖言惑众,谄言媚上,今日还与陛下修出如此可笑的书来,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张静一看着越加幽暗的天空,有些急了,于是道:“你先将铜线给我解开,我们再好好说。”

    刘文嘲讽地大笑道:“哈哈哈哈……时至今日,你还不能幡然悔悟,可见你冥顽不宁到了何等地步。国贼人人得而诛之,今日老夫……便要教你看看,你那胡说八道的书册,到底有多荒唐可笑!”

    张静一焦急地道:“会被电死的。”

    “死?”刘文冷然道:“我仗义死节,此生无憾,只可惜……这上天即便发怒,那也是降下天雷,电死你这乱臣贼子,我刘文读的乃是圣贤书,平生修德,何惧之有?”

    说着,仰天大笑起来。

    他的弟子和其他读书人都为刘文的话而感动,有人抽泣着道:“国家到了这个地步,不诛张静一,不灭这妖书,我等愧为圣人门下。”

    在这乌云压顶的气氛之下,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流出热泪,有人甚至开始唱起了正气歌:“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

    许多读书人也纷纷随之背诵起来。

    张静一本来还很是担心他们,可一听他们背诵《正气歌》,顿时心头火起,这文相公的文章,你们一群腐儒也配背诵?

    他是不敢在这里停留了,太危险,抬头一看天……卧槽……真要下大雨了。

    而远处的百姓们听到远处传来的正气歌,不由得也为之感慨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些读书人还是颇具风骨的。

    午门的城楼上,厂卫早已林立,许多人急的团团转。

    却在此时……又有许多大臣纷纷过来,为首的乃是黄立极和孙承宗,还有各部的尚书。

    众人都皱起了眉来。

    像吏部尚书周应秋,以及兵部尚书崔呈秀几个,倒是巴不得读书人再闹一闹,到时候再秋后算账。

    黄立极这等立场不坚定的,反而担心起来。若是再出现一趟整治读书人的事,他黄立极作为内阁大学士首当其冲,现在见这天上乌云压顶,眼看要下暴雨,这些读书人已在外头跪了这么多天,身子怎么吃得消,若是再病死几个……哎……

    黄立极想骂娘,这内阁首辅大学士就好像小媳妇,夹在两头受气。

    众人纷纷登上城楼。

    一看张静一在,大家都不吭声,大有一副你看你张静一干的好事,你厂卫就干厂卫的事,你招惹他们做什么?

    可又过了一会儿,有人道:“陛下驾到。”

    众人只好纷纷去接驾。

    现在眼看着暴雨就要来了。

    天启皇帝听闻外头的读书人非但没走,反而越来越多,如今聚众竟达千人,这一下子……哪里还坐得住?

    于是天启皇帝跑到了午门城楼来,众臣纷纷来行礼。

    天启皇帝一眼就看到了张静一,禁不住苦笑。

    他倒是指了指天上的风筝道:“怎么还有人有闲情放风筝?”

    于是便有宦官低声跟天启皇帝解释。

    天启皇帝听罢,一时懵了,不由低声道:“这打雷下雨,不是雷公电母的事吗?”

    这样一说,好像暴露出了什么。天启皇帝便立即板着脸:“好啦,叫他们不许闹了,朕的忍耐是有极限的……真以为朕软弱好欺吗?”

    “朕和张卿编修一部书怎么了?许人家写山海经,不许朕编书?还有读书人画春宫呢,为何处处都要针对朕,真是岂有此理!”

    黄立极连忙站出来道:“事情是因为那部书而起,这书中的内容,确实有许多值得商榷之处,于是才让人借此机会大做文章,臣以为……不妨就下旨,禁了此书吧。”

    “为何要禁?”张静一倒是急了,略带激动地道:“这是陛下和我修的书,许你们读书人立言,就不许陛下和我立言吗?”

    黄立极苦笑,便不吭声了。

    倒是站在他身后的礼部尚书刘鸿训,也急了,道:“读书人是代圣人立言,和你不同,圣人是正确的,可是新县侯,你扪心自问,你那书……除了天方夜谭,哄一哄孩子之外,哪里正确了?”

    “谁说不正确?”张静一气呼呼地道:“我这书才是至理。”

    此言一出……

    便连崔呈秀这样的人的脸色也不禁变了。

    大家都是读圣贤书出身的大臣,虽然有权斗,可至少大家还是认四书五经的,除了圣人之外,谁敢说自己说的乃是至理?

    倒是天启皇帝不耐烦地道:“好了,都住口,不要争吵了。”

    天启皇帝也是无语,他好端端的,什么也没干,居然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他当然知道那书中的东西,都是胡编乱造,可张卿是自己人,他又不好撕破了脸皮说这书错了,眼下只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便道:“与其在此做口舌之争,倒不如想一想如何劝退这些人……”

    而此时,城下的读书人们显然也发现了皇帝就在城楼上,毕竟天子的仪仗出现在了城楼下。

    一下子的,这些读书人们都振奋了下来。

    就在此时……突的轰隆一声雷鸣。

    紧接着,乌云压顶之下,瓢泼大雨落下。

    城楼下的人,顿时淋成了落汤鸡。

    可他们显然一点退宿之意都没有,还是嚎叫着,呼喊着:“陛下……陛下啊……这些年来,为何天灾频繁,这是因为陛下倒行逆施,触怒了上天啊,陛下动辄诛杀大臣,四处横征暴敛,四处的百姓俱都从了贼……这样下去,天下如何能安?”

    “这是陛下误信了奸贼的结果……这些乱臣贼子,不但混淆视听,指鹿为马。今日竟还要鼓动陛下编修此等书册,妖言惑众,他们想要做什么?”

    隐隐约约的,听到了李文的声音,李文嚎哭道:“陛下若是肯听老夫一言,就请立即诛杀这些奸佞,正本清源,提拔贤明的大臣,如若不然……弥天大祸就在眼前……恳请陛下……三思……三思啊……”

    此时,雨已越下越大。

    这午门外头,其实已经有些年久失修了,尤其是宫门外头,许多的地砖凹凸,因而形成了许多的水洼。

    上千个读书人置身在雨中,又有人捆绑了铜线,大家都跪在了水洼里。

    天启皇帝阴沉着脸,眼看着这些人,这不是在逼迫朕吗?朕做任何事,他们都要阴阳怪气,都要嘲讽,朕若是稍有不顺他们的心意,他们便要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在此博取同情。

    天启皇帝心中勃然大怒,却又发现,确实拿这些人没有办法。

    杀了他们,倒是成全了他们的美名,不杀他们,实在令他心中不平。

    轰隆隆……

    雷声一次次地响起,乌云越来越低,这乌云之中,时不时闪过了电光。

    而那巨大的风筝,已经开始飘入了低矮的乌云云层之中。

    便又听那李文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是李文见天启皇帝没有回应,心中大失所望,于是道:“哈哈哈……陛下既然执迷不悟,那么天怒人怨且在眼前,老夫倒要看看……等到天数有变,神器更易之时,陛下如何去见大明列祖列……”

    说到此处。

    猛地……一声惊雷。

    那探入了云层之中的风筝,突然之间……发出了一团火光。

    原来是云层里的闪电,与这风筝里的铜片接触,顿时……一道电光……犹如银蛇一般,在天空一闪。

    刹那之间,竟将天空照得骤亮起来。

    …………

    还有,马上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