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零二章:五雷轰顶
    在这亮如白昼的天空之下。

    所有人震惊地看向天穹。

    可就在此时,一股清晰可见的电流,已顺着铜线,迅雷不及掩耳地朝着地下劈来。

    那巨大的电流,亮如白昼。

    生生在天空与地面留下了一道电光。

    而就在此时……本在嚎啕大哭的李文,此时还没有反应,他口里还在大呼:“陛下啊……”

    到了这里的时候……那如银蛇一般的电流,迅速地穿透了他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在这一瞬间……李文的音调居然变了。

    他口里本是一句陛下啊的叹息,可这个时候,那一股电流穿过他的身体,他的身躯便开始’舞蹈’,他的嗓门,竟好像还开始唱歌:“啊……啊……啊……啊……”

    而到了最后……这个啊字,竟变得格外的凄厉了,犹如猛鬼夜哭一般。

    紧接着……大家就闻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那啊啊啊啊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眼前的电光,已刺瞎了所有人的眼睛一般。

    就在天启皇帝和张静一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片的时候。

    又开始……有人啊啊啊啊起来。

    十几个缠绕着铜线的读书人……甚至有一人直接轰的一下,浑身冒起了火球,最后……只剩下一具尸首。

    最可怕的……还不是如此……

    而是那些没有缠绕铜线的读书人。

    这些读书人,跪在水洼里。

    张静一忘记了告诉他们,其实水也是导电的。

    当这电流直接落地。

    这些趴在地上的人,顿时浑身开始颤抖,然后发髻落下。

    于是披头散发,许多的长发,一根根竖起。

    他们不像李文和他的弟子一样,死得比较痛快,啊啊啊啊几句,整个人就直接焦了。

    而这些人,则觉得满地都是电流,那或粗或细的电流,犹如火树一般的蔓延,所过之处,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浑身摆动,身子开始不断地抽搐。

    也有人口里发出:“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声音。

    这声音,也分辨不出到底是痛感还是快感。

    整个午门外头,已成了大型引电现场。

    有人突然啊的一声,直接昏了过去。

    也有人身子还在反复的抽搐。

    空气之中,那自天而下的电流,依旧还发出电光,那滋滋滋的声音,连绵不绝。

    终于……那半空中的铜线似乎烧断了。

    于是,铜线与天上那早已不知去了何处的风筝分离。

    可是……当电光渐渐的散去。

    一股股烧焦的气息,已迅速地弥漫开来。

    只见满地的读书人……却都如收割后的韭菜,都倒在了水洼里。

    此时,除了那风声雨声。

    无论是城楼上,还是午门之外,都安静得可怕。

    所有人都屏着呼吸,一言不发。

    那刘鸿训下意识的,连忙抬起了手,揉了揉眼睛。

    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而后,他率先发出了惊叫:“不好啦,有人被雷劈啦。”

    天启皇帝也疑如梦中一般,他从未见过,自然之力,竟是如此的恐怖。

    脑海里,方才的片段依旧不断地在闪过。

    而这时候,他才不得不开始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实。

    还真能引电?

    这……怎么可能?

    这样说来,难道……那十万个为什么……竟是对的?

    既然引电是对的,那么……那些见不着的电荷呢?那么还有其他的问题呢?

    难道……都是对的?

    这不是天方夜谭?

    一想到这里,天启皇帝的身子顿时不禁一震。

    哎呀……这岂不是说,这是一部奇书?是一门大学问?

    张静一这家伙原来还懂这么多?

    对啦,他还添了朕的名字,这样说来……岂不是朕占了他的大便宜?

    在这短短一瞬里,无数个念头冒出来。

    这种震撼,不啻是原始人们第一次发现了火。

    这一下子,天启皇帝禁不住心里狂喜。

    可很快,身边的张静一,便将他拉回了现实……

    张静一焦急地大呼道:“快,快救人!不得了了,这么多人被雷劈了,我早说过,要被雷劈的,他们就是不相信,快……快来人啊,快去救人啊……快!”

    他这般大吼,城楼上的大臣,却一个也没有动。

    方才……那惊天毁地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这个时候,大家哪里敢乱动啊,张静一好像对这个比较了解,嗯,站在他身边,会安全一切!

    去外头救人?被雷劈了怎么办?

    依旧还是狂风大作,骤雨不停。

    所有人虽都痛心疾首的大呼:“救人啊,快救人啊……”

    可是……没有一个人下去。

    于是大家都急得跺脚,一个个捶胸跌足地大叫着:“哎呀呀……哎呀呀……出大事,出大事啦……来人……来人啊……”

    那些宦官和禁卫早就吓尿了。

    来人?你自己怎么不去?

    午门外头,明显有人没有被电死。

    除了那直接缠着铜线的,老天爷给了他们一个痛快外,那些只是跪在水洼里的人,大多数都浑身麻痹,已不能动弹了,他们目光呆滞,四肢软弱,全身无力,脸色苍白如纸,最重要的是,这个时候……精神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

    还有人……身上可见到被电过之后的伤口,身体的某一部分,明显有灼伤的痕迹。

    还有人……麻了……

    身体是麻的,腿脚是麻的,舌头也是麻的……脑袋也麻了。

    之后外围一些人……他们离的较远,或者幸运的是……他们附近没有水洼,不过……依旧还有麻痹感,这麻痹感好不容易过去,看着眼前一片狼藉,尤其是前方的十几具还在冒烟的焦尸,于是……懵了。

    是以城楼上的人,都在大呼小叫。

    城下的人……却都没有声音。

    偶尔还能看到有人还在地上不断地抽搐,扑腾扑腾的。

    终于……张静一大叫道:”没电了,快,大家快去救人。“

    无论怎么说,这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这些人都罪不至死。

    张静一道:“找几个人,拿着木棍下去,穿着长靴,不怕的……”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炷香,才有一些宦官出去,等确定了安全之后……才开始进行收拾。

    外围的百姓们………其实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了。

    他们一个个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这陛下和张静一……他们真能用电劈人。

    可怕……实在可怕啊……

    而在百姓之中,却也有一些平日里羞于去起哄的读书人,他们混杂在人群,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里只剩下了震撼。

    如果……如果……一切都如那本十万个为什么中所言,那么十万个为什么里其他的学问……岂不是都有可能……

    若是如此的话……这就足以颠覆所有人的认知了。

    难道,大家都是生活在一个球上,在这球上,有几块大陆,汪洋大海里,有一种东西叫做洋流……

    有的读书人,只是觉得震撼。

    可是……也有一些混杂在人群之中,却开始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天下吗?

    天下到底是什么样子?

    人们擅长于用精神上去了解和接触这个世界,可是……这个时代,在对于这天下物质上的了解,却几乎是一片空白。

    可现在……似乎有人已开始尝试着……去想象了。

    …………

    天终于放晴了,乌云终于消散。

    所有人却依旧惊魂未定。

    天启皇帝这才带着人出了午门。

    在这里……可谓是触目惊心。

    死了五十多人。

    其中死的最惨的就是李文,李文只剩下了焦炭,毕竟这电流瞬间的温度实在太高,这家伙还好死不死,用铜线在自己身上绕了许多圈。

    不过……李文的死相还算不错,至少里外都焦了,死状惨一些的,恰是他的一些弟子,半焦不焦的……一看就是临死之前,特别的痛苦。

    而那些在水洼中触电的读书人,则依旧还躺在地上,纹丝不动。

    其实很多人都没有死。

    只是麻了。

    有宦官蹲下来,拍了拍他们的脸。

    他们的眼珠子,总算能勉强动一动。

    可身子似乎一时间是动弹不得。

    等到终于有人完全清醒了过来,便害怕得哭了,方才的一幕,估计也只有亲生经历的人才知道有多恐怖了。

    听到了哭声。

    张静一也忍不住眼里湿润,抹了抹眼泪,叹了口气道:“哎……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啊,我当初……就该极力劝阻他们的,否则……也不至到这样的地步,他们……生前都是好人啊,此书的精神就在于实验,在于通过检验,来检验真知,没想到……第一次实验的人……竟是他们,而且……还酿成了这样的灾祸,他们是为了科学而死。我……陛下,恭喜陛下……陛下学富五车,著书立说,此书一出,将来这天下人……谁不佩服陛下有通天的才学?此书虽是臣与陛下一起修撰,可若不是陛下的鼎力支持,这书只怕也难以编成。”

    魏忠贤站在一旁,眼睛都看直了,可不得不佩服地在心里说一句,这姓张的……还真是凭本事把马屁拍了啊。

    …………

    第五章送到,别骂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