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一十二章:突破口
    一千六百七十万两。

    又是一笔天文数字。

    这数目,果然没有让天启皇帝失望。

    要知道,历史上的崇祯皇帝为了筹饷,向大臣们四处借钱,可是最后却连几万两银子都借不到。

    每年魏忠贤派出无数的镇守太监,四处去筹钱,收取商税和矿税,一年给天启皇帝增加的收入,也不过百万两纹银的数目而已。

    就这,还引起了‘天怒人怨’。

    而这一家人,直接就得到了接近两千万两纹银。

    一夜暴富。

    而且还富了两次。

    天启皇帝道:“田家竟如此之多的家产?”

    “是,这是金银,已经折算了的,还有不少珠宝……价值就难以估算了。”张静一道。

    天启皇帝嘴巴张大:“成国公比朕富庶且也罢了,可……一个商贾,竟也比朕富庶这么多。这天下不是民生凋零吗?”

    当然,究竟怎么回事,天启皇帝自己也清楚。

    所谓的民生凋零,凋零的是那些真正的百姓。

    富庶的人却大有人在,他们哪一个不是富可敌国?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些富可敌国之人,却往往又是最会叫苦和叫穷的一批人。

    “只是田家的家产?”

    张静一道:“对,只是田家的家产!”

    天启皇帝不禁凝视着张静一道:“那么其他七家呢?”

    张静一道:“陛下,田家在八家逆商之中,规模并不算大,其中真正规模最大的,乃是范家,其次则是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三人。”

    天启皇帝道:“那么他们有多少家产?”

    “不知道。”张静一老实回答道:“臣不敢去想象,臣很多时候,也沾沾自喜,觉得臣有封地,又有商业上的收益,还觉得自己也算富裕,现在才知道,跟这些人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臣惭愧,愧为这天下人眼里的大奸臣,臣实在太对不起陛下了。”

    这话中,讽刺意味很明显。

    其实得知这个数目的时候,张静一是又喜又怒,喜的是立了大功,怒的是……我特么的原来这么穷。

    天启皇帝更是觉得无法想象。

    他拍了拍御案,而后咬牙切齿地道:“冰山一角,冰山一角啊,朕这些年,本一直都在想,朝廷没钱,百姓也没钱。那这钱,都去哪里了?朕为何总是见不着这些钱?现在思来,这天下不是没有钱,只是这些金银,统统都落入了某些人的囊中。还真是越不知廉耻之人,手中才有惊人的财富。”

    天启皇帝冷冷地继续道:“成国公一千多万两,姓田的也有一千多万两,那么其他人……肯定也不在少数……想当初,成祖皇帝在的时候,朝廷要下西洋,要建北京都城,要征安南国,几处发力,尚且国库和内帑都有盈余,到了朕这里,便是修补一下宫殿,防卫一下辽东,赈一些百姓,国家却是空空如也。”

    “这些人……都要给朕彻查,他们还有许多的同党,还有其他七家,必须要将这些人连根拔起。”

    张静一道:“臣现在就在办这件事。”

    天启皇帝振奋地道:“朕现在有近三千万两银子,平日里是一文都舍不得乱花,可有了这些银子,总算可以干一些事了。朕看,东林军校要扩大规模,多招募生员,银子……朕出……”

    张静一喜悦地道:“陛下此话当真吗?”

    “当真。”天启皇帝道:“朕的这些银子,得用在刀刃上,思来想去,将来要做事,首先得用人,而要用人,就免不得先育才不可。朕将这些银子若拿去文臣们赈济百姓,去交给辽东的武官去休整兵马,只怕一万两银子里,最终能真有作用的有一百两就不错了。”

    “朕指望不上他们了,朕现在就指着东林军校。你要上一份章程来,写明扩大多少员额,编练几个教导队,需要雇请多少人员,还有,每年花费多少,来找朕吧。”

    天启皇帝说的很认真,他真的爱财吗?作为皇帝,没有人比天启皇帝更清楚这江山与自己的关系了。

    所以他是舍得花钱的,只是,这些年来,实在是被骗怕了,身边的百官,就好像一群狼,盯着他手里的权力,盯着他的银子。

    思来想去,银子还是得花,再不花,这大明江山就没了。

    可怎么花呢,花在谁的头上,这就需要斟酌了。

    至少在东林军校,天启皇帝决定大方一回:“你不要小家子气,要拿出气魄来,不要怕花钱,朕怕的,只是被人浪费掉。”

    张静一振奋道:“陛下放心,臣一定拿出气魄。”

    天启皇帝道:“乱党的事,可还有什么眉目?”

    张静一道:“有一些……”

    张静一抬头,接着道:“大若寺的僧牒,据臣所知,一直都是负责僧牒的礼部颁发的,不过礼部前些年,一直混乱,只有一人,一直都在礼部,从主事,到侍郎,再到尚书……说起来,能庇护大若寺,至少是这二十年内,能给大若寺提供庇护之人,可能就是此人了。”

    天启皇帝眼睛一亮:“谁?”

    张静一道:“礼部尚书刘鸿训。”

    “刘鸿训!”天启皇帝的脸色猛地变了。

    他对刘鸿训多有不满,不过却一直让他担任礼部尚书,是因为天启皇帝一直认为刘鸿训是个清直的人。

    这样一个人……虽然无用,而且迂腐,可至少……品行颇高,只是……哪里想到,他居然和逆商有勾结。

    “有真凭实据吗?”

    “没有,臣还在查,不过眼下,也只能从这里入手,而后……再慢慢的顺藤摸瓜。”

    魏忠贤站在一旁,细细地听着,似乎对此也有兴趣,毕竟他是东厂提督,对于捉拿乱党的事,他还是很热心的。

    天启皇帝道:“你觉得有多大可能。”

    张静一道:“眼下,任何人都有可能,不说是刘尚书,便是魏哥,甚至是臣,都有可能是乱党,所以……臣现在放出了许多的耳目,便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突破口……”

    天启皇帝背着手,来回踱步,显出焦虑的样子:“那田生兰就没有其他的口供吗?”

    张静一道:“我也在令他回忆,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讯息……不过眼下抓不到范家人,就只能先逐一排查了。”

    说着,张静一看向魏忠贤:“魏哥,东厂和北镇抚司那儿,可有什么消息?”

    魏忠贤一时语塞。

    其实魏忠贤看谁都像乱党,恨不得弄死。

    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而是这朝中对他阴阳怪气之人,大有人在。

    魏忠贤当然清楚这件事事关重大,他沉吟片刻道:“厂卫这边,倒是暂时没有蛛丝马迹,不过陛下……奴婢一直都在想一件事……为何这些人如此沉得住气呢?您看,田生兰已经招供了,难道他们就不担心田生兰也知道一点什么吗?虽说联络他们的人,都是范家的人,可八个逆商本为一体,他们如何能确保,这田生兰手里没有再拿着一份名册呢?这名册,固然是被田生兰烧毁了,可其他人并不知道啊!”

    天启皇帝点头:“那么魏伴伴认为这是什么意思呢?”

    “奴婢认为,他们绝不会甘心束手就擒,此次抄家的消息,只怕对他们而言,已是一次警示了。对他们而言,若是再不行动,迟早要出大事的。又或者……”魏忠贤目光幽幽:“或许他们知道田生兰已将那本名册,给烧毁了。”

    天启皇帝道:“他们如何能知道?”

    “新县大狱。”

    魏忠贤认真地道,随即朝张静一一笑:“老弟,咱没有编排你那大狱的意思,只是……一个监狱,势必人多嘴杂,总会出几个不守规矩的人,而此时,有人狗急跳墙,那么,谁能确保,不会有人想尽办法,找狱卒们打探消息呢?”

    “所以……张老弟希望从刘鸿训这边入手,咱却以为,刘鸿训是一个方向,而新县的狱卒,也是一个方向,当然,并不是说这些狱卒一定就被人收买,但是那些惴惴不安的人,一定会想办法和这些狱卒们接触,他们可能是打着其他的名目,或者是用其他的办法,无非就是收买、试探、旁敲侧击这些法子罢了。”

    顿了一下,魏忠贤随即又道:“所以……狱卒这边,尤其是能接近到田生兰的狱卒,包括了文吏和书吏,也要想一想办法盘查一下,当然,不能明着来,这样容易打草惊蛇,可以暗暗的来,背地里,慢慢梳理一下,或许就有线索了。”

    魏忠贤的这番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便连张静一都豁然开朗,禁不住道:“不错,从这里入手,或许能有眉目。”

    魏忠贤笑了起来,哈哈笑道:“哈哈,雕虫小技而已,其实啊,京城里许多事,想要打探,就得靠这些小手段,从这些三教九流下手,很多大案,或者是什么钦案,其实坏就坏在一些奴仆和小吏这里,这些人……恰恰是最好的突破口。”

    ………………

    第五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