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一十四章:你是什么东西
    张静一虽然这样的安慰,可实际上,他却知道长生毕竟只是一个孩子。

    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一旦被人劫持,那是极度危险的。

    长生不只是大明朝的希望,最重要的,还是他张静一的外甥。

    此时,张静一的脸色已是极难看起来。

    脸上渐渐变得杀气腾腾,他目光一转,便看向魏忠贤道:“没有多少时间了,魏哥,所有地方都盘查了吗?宫中的宦官,都询问过没有?”

    魏忠贤也阴沉着脸道:“正在盘查,所有可能靠近长生殿下的人,都查过了一遍,不过咱发现宫里走失了一个宦官。”

    “是谁?”

    “御马监的宦官邓汤。”

    张静一道:“何时走失?”

    “不知道。若是没错的话,那极可能就是这个叫邓汤的人,将长生殿下抱走了。”魏忠贤道。

    “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到这个邓汤?”

    “正是。”魏忠贤道:“现在厂卫,已经在京城布防,挨家挨户的搜查,一个也不会放过。”

    张静一却皱起眉。

    其实他预料到有人会狗急跳墙,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将毒手下在了太子的身上。”

    这样说来,问题可能就是这个邓汤了。

    而天启皇帝在此刻,已是六神无主。

    殿中一片狼藉,显然天启皇帝已经暴怒过一阵子,而现在……似乎沮丧无比,竟连说话都没有了气力。

    既然如此,张静一便急匆匆地道:“所有和这个邓汤有关系的人,都要进行询问,魏哥,有劳了。”

    此时,他知道他更不能慌了神,长生还等着救呢!

    魏忠贤这时候已让厂卫挨家挨户的搜查,他的预料是,长生殿下可能还在京城之中,只要大加搜索,那么长生殿下就还有找到的希望。

    眼下,找到邓汤乃是当务之急。

    张静一于是顾不得许多,直接在一旁的侧殿里,将一干与邓汤和长生殿下有关系的宦官,统统叫到了面前。

    张静一则是不厌其烦地反复询问。

    足足数十个宦官,有一个和邓汤交好的,道:“这邓汤前些日子,总是神魂不定,好像有什么心事,问他,他也不肯说。昨日夜里他便不见了踪影,自此便寻不到人了。”

    又有一个宦官道:“邓汤在长生殿下的寝殿,主要负责的是清扫寝殿,平日里倒是老实巴交……不过他似乎因为在神宫监里不得志,或许正是因为这个……所以才如此胆大包天。”

    张静一凝视着眼前这几十个宦官,而后道:“怎么,你们这些人,还有人饮酒?”

    这一下子,许多宦官便噤若寒蝉了。

    要知道,宫中的宦官饮酒乃是大忌。

    张静一嗅了嗅,最后在一个宦官面前停下,闻到此人身上带着淡淡的酒精味,便道:“你喝了酒?”

    这宦官便忙是拜倒在地,道:“奴婢万死,奴婢……确实喝了一些,但是平日当值的时候是绝不敢喝。”

    张静一便冷笑着看向魏忠贤:“魏哥,这宫里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魏忠贤脸色一变,却也觉得自己面子有些抹不开,便冷冷道:“还愣着做什么,将这狗东西给咱拖下去,狠狠杖打一顿。”

    那宦官便拼命的求饶,几个宦官上前,却也不客气,直接将这宦官拉下去。

    张静一却不愿意在这里多耽搁了,似乎现在的问题就在那叫邓汤的宦官身上,现在多拖延一些时间,长生就可能更多几分危险。

    于是乎,张静一便动身,又跑去了护城河那里,查看了水闸,以及篮子发现的位置。

    篮子里,果然还有一根婴孩的毛发,张静一将这毛发捏着,心里更是焦急。

    这么小的孩子,却要遭这样的罪。

    张静一越想越怒,回过头,却发现张顺正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

    张静一道:“那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去何处了?他没有查探过吗?“

    “田指挥使都已经查探过了,方才他领了命,带着北镇抚司的人,要继续在京城之中搜索。”

    张静一点点头,而后对张顺道:“我不能随时在宫中,不过有一件事,却需要交代你去办。”

    张顺立即来了精神,其实他能感受到干爹身上的愤怒,所以此时道:“干爹吩咐便是,儿子便是赴汤蹈火。”

    “不需要你赴汤蹈火。”

    张静一说罢,低声附在张顺的耳畔,说了几句。

    张顺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张静一随即在勘察之后,又去见驾。

    而此时……却有了眉目。

    天启皇帝正在殿中,手里捏着一张字条,脸色青紫,口里喃喃念着:“朕非要杀了这些畜生不可……”

    一见到张静一进来,天启皇帝就立即道:“张卿,你来的正好……那些逆贼,留了一张字条,就在方才,有人在宫中发现的。”

    张静一快步上前,接过字条一看,却见这字条上写着:“今日子时,押田生兰至城郊菜户营,至多三人押送,如若不然,则太子危。”

    这字迹歪歪斜斜,分明是故意有人想要掩藏自己的笔迹。

    而内容却很简单,就是让朝廷交出田生兰。

    张静一皱眉,而后抬头看着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道:“张卿早有警示,可宫里却还发生这样的事,魏伴伴该死!”

    这明显是气话,张静一很理智地道:“大内不允许有禁卫出入,而宫里的宦官和女官有上万人,这么多人,不可能人人都能提防,大内外头布置了这么多的禁卫,不也没有察觉吗。现在事情既已发生,臣在想,今夜,臣去那菜户营,好好会一会这些贼人。”

    天启皇帝摇头:“不,这太危险了,只允许去三个人,若是这些贼子在此埋伏了人马怎么办?还是命三个禁卫去押送吧。”

    张静一认真道:“长生殿下的安危要紧,臣的性命,倒是不值一提,陛下……眼下最重要的是……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挟持了长生殿下,其他人去,臣不放心,臣挑选两个兄弟,亲自去会一会,陛下放心,不会有事的。”

    天启皇帝皱眉,依旧不许。

    张静一倒是急了,忍不住道:“陛下,臣就实说了吧,长生殿下……臣已查出了一些眉目,只是眼下……却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才去会一会,若是不去,反而可能错失拿出乱臣的最好时机。”

    天启皇帝一震,连忙关切地道:“你有眉目了?”

    “现在也说不好。”张静一看了看天色,便道:“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马上天要黑下来,臣这就动身吧。”

    说罢,张静一拿着字条,随即告辞出宫。

    现在他需争分夺秒。

    否则……最好的时机,可能就要和他失之交臂了。

    很快,张静一便抵达了千户所,一面让邓健押了田生兰来,一面又叫上了王程。

    此后,又布置了一番,此时夜已越来越深。

    张静一随即命人预备了一辆马车。

    张家三兄弟便赶着马车,马不停蹄地赶到菜户营。

    这菜户营,其实是京城里蔬果的集散地。

    京城这么多人口,需要大量的蔬果供应,偏偏这些,是没办法从江南运输的。毕竟等江南漕运过来,只怕这蔬果早就烂了。

    因而京畿附近,菜农较多,他们种了菜,便将这菜果送至菜户营,再由商人收了,送去市场。

    这地方白日热闹非凡,可到了夜里,则静谧无比。

    又因为在城郊,而且四通八达,倒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张静一三兄弟抵达了菜户营,却没有头绪,只隐隐看到远处,突然亮出了灯火。

    于是,带着警惕,赶着马车上前去。

    只见那里有几个人提着灯笼,身上带着武器,却都蒙了面,为首的一个,一见到张静一三人来,便得意洋洋地哈哈笑道:“看来你们果然守信。”

    说着,走上前来,他显得很轻松自在,一副已经拿捏死了张静一三人的样子:“怎么样,人呢?”

    张静一指了指车厢。

    随即道:“人就在这里,我只问你,长生殿下呢?”

    这人便笑了笑道:“他自然好的很,你放心,会有专人照料。”

    张静一道:“你将长生殿下交出来,这田生兰自然给你。”

    这人不禁志得意满地道:“哈哈,你们真是好算计,我们拿住的,可是太子,一个田生兰算什么东西,这不过是开胃菜而已,赶紧将田生兰交出来吧。交出了他,太子才能活。如若不然,太子必死无疑,少和我啰嗦,我没时间在此磨蹭。”

    张静一冷着脸道:“凭什么我就要信任你。”

    “因为你非要信任我不可,如若不然,呵呵……”

    此人不禁冷笑。

    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可就在这时,他决计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张静一却猛地一抬腿,而后猛地一踹。

    这一踹,直中他的下体。

    如此巨力之下,这人闷哼了一声,而后直接摔飞。

    张静一此时的目光犹如冰锋,口里大喝道:“C你玛德,竟也敢威胁我张静一,你是什么东西?”

    说罢,大叫一声:“拿人,一个都不许放过。”

    此言一出,顿时四面喊杀声传出!

    四面八方,尽是人影,月色之下,杀机四伏。

    …………

    第二章送到,先别骂人,后面故事出来,慢慢就知道答案了。

    给老虎一个面子,让子弹飞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