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一十九章:格杀勿论
    刘能扑哧扑哧的喘气。

    其实事情败露的人,张静一见的多了。

    起初的时候,他们都是下定了决心,绝不肯说的。

    可实际上呢?

    人性是复杂的,复杂到昨天的一个人,到了今日,可能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而今日的人,谁又能确定明天会是什么模样?

    正因为这种复杂性,所以张静一遇到这种人的时候,往往都会显得不急不躁。

    因为张静一很清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陛下,先将此人拿下,他不说,那也不打紧,他和那个御医,总会有一个人肯说的,谁先说,到时便可让谁死得痛快一些,少受一点罪。那不肯说的,他要对他们的主子忠心耿耿,这便再好不过了,既然他们想做‘忠臣’,那就让人见识见识他们的忠心。”

    张静一说着这话的时候很平和,可明显的让人感受到了深深的森然。

    他说着,又当着刘能的面道:“这刘能看来还有父母,不知有没有兄弟,也一并拿下吧,历来做‘忠臣’的,当然早有全家上下慷慨赴死的准备。这刘能方才着重的说他爹娘不管,无牵无挂。呵……若真的是无牵无挂,爹娘不管,他心寒透了,早就不顾他爹娘的死活,会故意着重说这句话吗?依臣之见,他心里还管着他的爹娘还是兄弟的,才想故意撇清关系。”

    “陛下,臣这便让人拿人,这刘能敢做这样的事,自然是已经做好了最糟糕的准备,那就让他更糟糕一些。”

    天启皇帝此前并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现在听了张静一的话,顿时觉得有理,这张静一还真是心细如发,朕怎么就想不到这些呢?

    于是天启皇帝道:“此事,你好好地去办,鸡犬不留。”

    一听鸡犬不留。

    这刘能便猛地打了个激灵,而后居然嚎啕大哭起来:“陛下,陛下……奴婢……奴婢伺候了您这么多年哪……”

    天启皇帝厌恶地看着他,冷声道:“伺候了这么多年,你居然还要从贼,朕还能容得下你吗?”

    “奴婢万死,您就放了奴婢吧,给奴婢一个痛快。”刘能惨然道。

    “已经迟了。”天启皇帝阴沉着脸:“朕若是落在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手里,会有好下场吗?朕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天下的事,没有对错,有的只是成败。朕不敢说做任何事都无愧于心,可是你们想要朕死,却奢望朕心善?到了今日,何必要在此哭哭啼啼,求朕高抬贵手呢?”

    刘能颤了颤,艰难地想要爬起来,而后却从床上滚落下去,紧接着哎哟一声,便趴在地上,道:“奴婢愿说。”

    张静一和天启皇帝对视了一眼。

    天启皇帝看向张静一,一脸钦佩的样子。

    张静一则只笑了笑,便道:“说罢,若是说了,给你一个痛快。”

    刘能便哭丧着脸地道:“奴婢是东宫的旧人,只是到了紫禁城当值之后,本以为……自己能够进入司礼监,至不济,也能进御马监。”

    “可谁知道,最终进的却是神宫监,在此给人清扫……奴婢心里有一些怨言,有时候免不得骂几句……此后……便接触了周太医,周太医一向给贵人们看病,所以在宫中颇有一些名声,他寻到奴婢,和奴婢推心置腹,又说……又说……”

    “说什么?”

    “说那魏忠贤算什么东西,不就是因为攀上了客氏的高枝吗?只可惜……奴婢时运不济,所以……这客氏是攀不上啦,将来想要好前程,只怕得另觅一个枝头。”

    “什么另觅一个枝头?”

    “就是找一个新的皇爷。”

    所谓新的皇爷,就是新的皇帝。

    天启皇帝差点气得要昏厥过去,就这么个神宫监的太监,还有一个御医,居然敢指点江山,然后,指着换一个新皇帝登基,自己好跟着扶摇直上。

    天启皇帝冷笑道:“你怎么说?”

    “奴婢动心了。”

    张静一在一旁,差点没喷出来。

    这脑子……说实话,不在神宫监打扫卫生确实是屈才了。

    刘能又接着道:“前几日,这周御医寻到了奴婢,说是办一件事,办成了,将来有一场大富贵。”

    “大富贵?”

    天启皇帝凝视着刘能。

    刘能在天启皇帝的视线下,迟疑了一下,,最终道:“劫太子。”

    “是谁指使?”天启皇帝道。

    刘能看了看天启皇帝,吞了吞吐沫,最后艰难地道:“说是……说是……一个商贾……他们收买了许多的军马,要杀来京城。”

    “这样的鬼话,你也信?”天启皇帝怒道。

    “从前不信,后来信了,当初陛下,不就是被关宁军袭击了吗?”

    天启皇帝皱眉,脸色越发的阴沉。

    “而后呢?”

    “而后……这些大商贾们会悄悄的潜入京城来。”

    “哪些大商贾?”

    “没说,但是想来宫里的人都知道。”

    天启皇帝没想到的是,自己击溃了关宁军,非但没有扬名立万,却让天下许多人意识到,原来世上还有一群如此厉害的商户,居然可以买通人马,篡夺君位。

    天启皇帝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又接着问:“他们要来京城?”

    “对。”

    “他为何对你说这个?”

    “他说,是为了给咱安心,说是只要劫持了太子,到时……宫中势必要混乱,陛下少不得要大开杀戒,车京城一乱,人心惶惶,就在这个时候,这些大商贾便可以借道回来京城,而后……布局一场令人想象不到的大事。”

    天启皇帝越听越觉得有些乱。

    他不知道是不是这刘能听书听多了,以至于将戏里的事当真,这么玄乎的事,居然也相信?

    于是他又继续问:“还有什么?”

    “还有就是……等真到了那个时候,这大明江山,便不姓朱了。”

    “不姓朱姓什么?”

    刘能道:“不知道。奴婢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奴婢其实一开始也不敢干,不过这周御医,平日里对奴婢极好,给奴婢塞过不少银子。”

    “奴婢想要拒绝,他便板着脸说,外头那些人,未必使唤得动奴婢,可要弄死奴婢和奴婢的爹娘,却是轻而易举。现在大家都已有了动作,就缺奴婢这一环了,奴婢不干也得干。”

    “狗东西!”天启皇帝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身上。

    这刘能便又大哭,不断地说饶命。

    天启皇帝看了张静一一眼,征求张静一的建议,张静一道:“谋逆者族灭,这是规矩。”

    天启皇帝点点头,他目光愈来愈深沉,背着手,朝魏忠贤使了个眼色。

    魏忠贤点头会意:“将这狗奴婢拿下去。”

    一群禁卫已冲了进来。

    天启皇帝这时却是走了门口处,外头已日上三竿,将天启皇帝阴沉的脸照亮。

    天启皇帝这才对跟在自己身边慢上一步的张静一,后怕地道:“这些人,为何就有这样的胆子呢?”

    张静一想也没想便道:“因为有人给了这些人希望。”

    天启皇帝深吸一口气:“他说的话,可以相信吗?”

    “陛下,等将那周御医拿住了,在周御医那,自然可以印证。”

    天启皇帝颔首点头,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

    不久之后,便有宦官匆匆而来道:“陛下,周御医上吊自尽了。”

    呼……

    天启皇帝铁青着脸道:“看来是畏罪自杀。若是如此,线索岂不是断了?”

    张静一道:“却也未必,这刘能,在臣看来……并不是什么聪明人……”

    “而后呢?”天启皇帝现在对张静一几乎是言听计从。

    张静一分析道:“既然这个人不是聪明人,那么……他说的这些话,看上去玄乎,可是以他的智商,只怕编造不出来。”

    这意思……

    天启皇帝:“……”

    魏忠贤在旁沉吟道:“陛下,奴婢也以为,新县侯所言甚是,这样的蠢材,让他编造出这么多事,只怕不容易。”

    天启皇帝便道:“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可是这些颠三倒四的话,又有什么用?”

    “有用,至少可以确定,是某些商贾的谋划,若是猜得不错的话,这些人,只怕和那七家商贾有关,他们当初做的可是杀头的买卖……”

    张静一顿了顿,又道:“正因为做的是杀头买卖的事,而且还能做了上百年而不被人察觉。这就说明,他们必然有一套行之有效,而且十分干脆利落的收买人心的办法。”

    “说难听一些,整个京城,早就被这些蛀虫给蛀空了,又有谁没有收过他们的恩惠和好处?”

    这话是有道理的,这些人既有钱财,而且钱财还特别的多,与此同时,因为他们的买卖虽是暴利,却也十分凶险,为了平安,经营京城的人脉和关系,必定是他们最重要的事。

    百年的经营,不是开玩笑的。

    “那么……臣还可以确定的是,只怕他们在关外,已经待不住了,现在只怕正急着想要入关,只是到底从哪里入关,又是以什么形势入关,伪造的是什么身份,臣就不得而知了……”

    …………

    今天更的有点晚,晚上还有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