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二十章:别具一格的赏赐
    张静一随即道:“除此之外,这个人所提到的军马,这军马又是什么军马?陛下,现如今,只怕必须得指望厂卫了。”

    天启皇帝依旧觉得有些后怕。

    毕竟差一点,他就绝后了。

    此时道:“这些人一日不除,宫中一日不宁,这紫禁城上上下下数万人,这么多的人……他们只要收买一个两个,朕便没有安全可言了。这样的事,不能再发生一次。”

    说罢,他立马把视线落在魏忠贤的身上,道:“魏伴伴……”

    魏忠贤感激地看了张静一一眼。

    其实若不是张静一找回了太子,同时证明了太子还在宫中,只怕他魏忠贤的罪责不小。

    毕竟,此前他已在紫禁城布防,号称一只苍蝇都飞不出,若是太子当真是疑似带出了宫,他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何况太子若是找不回来,他魏忠贤的好日子只怕真不能长久了。

    现在陛下对于天下事务的处理方式已经越来越激进。

    激进的原因是,这天下早就糜烂了,不下猛药是不成的。

    这些激进手段的贯彻实施者,就是他魏忠贤。

    当然,只要陛下还在,他就不担心。

    长生殿下乃是陛下的亲子,将来只要好好培养,能够认同他的父皇,也不必担心他魏忠贤的后路了,总还能让自己颐养天年,将来老了,也能全身而退。

    可若是将来克继大统的不是皇帝的亲儿子,显然就不一样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何况是他这样曾经位高权重的厂臣,那是必死无疑的。

    无论从情感上还是利益上,魏忠贤都对长生殿下能找回乐见其成。

    现在他心情很不错,一下子舒坦了,这两日的阴霾会精神紧绷,自然而然也一扫而空。

    当天启皇帝唤他。

    魏忠贤立即就道:“奴婢在。”

    天启皇帝道:“要派亲信之人,随时在太子的身边看守,再不容有失了。”

    “陛下放心,此前是奴婢的疏失,这一次,一定将功补过。”魏忠贤信誓旦旦地道:“宫中……奴婢只怕也要梳理一遍,将一些平日里有过失的,或者平日里爱抱怨的,统统打发去给祖宗们守陵,陛下意下如何?”

    “嗯。”天启皇帝道:“这些交给你办。”

    天启皇帝想了想,又道:“现在说来,岂不是线索便算是断了?这刘能,显然该答的也答了,而那御医已死……现在线索统统没了……”

    张静一眼里泛着精光,摇头道:“还没有断,臣这里,还有一个线索。”

    天启皇帝一愣,凝视着张静一:“还有线索?”

    “是。”张静一道:“臣会尽快查出事情的原委,一定要将这幕后的主使绳之於法!臣前些日子,派了皇太极几个,前往辽东,表面上是和建奴人议和,其实既是试探建奴人的虚实,同时也是借此机会,故意敲山震虎。”

    “那些商贾,只怕已经在关外待不下去了,就算建奴人和蒙古人愿意让他们继续待下去,陛下……认为……他们还敢待吗?”

    天启皇帝沉吟,似乎也开始受到了启发。

    魏忠贤顿时眉开眼笑:“妙啊,实在是妙!这群商贾,最是狡诈,此等狡诈之人,恰恰又是最多疑的,只要他们知道皇太极去了辽东,听闻可能谈及议和和互市之事,他们势必心中大乱。”

    “这一招,是专门对付聪明人,若是蠢人,当然是该吃吃该喝喝。偏偏这些人,却个个都是取巧之徒,他们一定日夜不安,总觉得,随时建奴人与蒙古人都可能出卖他们。不只如此,他们更担心,一旦议和和互市成功,建奴人与蒙古人觉得他们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直接对他们动手。”

    魏忠贤笑着继续道:“毕竟,他们和建奴人、蒙古人只是做买卖罢了,彼此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此时……只怕他们已是五内俱焚,想到族人们都随他们在关外之地,凶险无比,在那里又举目无亲,这等于是将自己阖族上下的性命,统统交给了他们本就不放心的人手里。”

    魏忠贤摇头晃脑地接着道:“与其在那里坐以待毙,若是咱的话,咱宁愿入关,拼死一搏。”

    这是实话,因为魏忠贤也是聪明人。

    张静一的所谓议和以及互市能不能成功,其实一开始就没指望。可如果你是那些商人,会怎样想呢?

    一旦怀疑的种子种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商人们是不敢冒险继续待下去的。更不放心,将自己全族人的性命,交给那些建奴人和蒙古人。

    再者说了,他们的财富,绝大多数都还在关内呢,他们能永远不回关内?

    他们迟早是要回来,而且只怕思乡的情绪,早已发作了。

    魏忠贤精神一震:“他们要狗急跳墙,倒也要小心提防,毕竟不少人都是他们的同党,平日里给了不知多少人好处,虽说大难临头各自飞,可是……这些人都怕事情败露,自是会尽力掩护他们。”

    “只是他们会从哪一处关隘入关呢?入关之后,又会伪装什么身份,最后会在哪里落脚呢?陛下,奴婢想办法,广置耳目在各处隘口,或许能有一些线索。”

    天启皇帝也点点头,振奋道:“如此甚好,若是能拿下他们,得到他们的财富,只怕这辈子,银子也花不完了。”

    一提到银子,天启皇帝立即眉飞色舞。

    好像一时忘了,自己的儿子刚刚才走失。

    整个人的精神气,全然不同了。

    张静一心里却想:一辈子花不完?陛下,银子这玩意,就没有花不完的,等你真正有了更多银子就知道了。

    此时,天启皇帝道:“张卿,你的章程还没有拟来吗?”

    噢,对啦,章程……

    经天启皇帝提醒,张静一连忙掏出了一份关于东林军校扩建的章程,送至天启皇帝的面前。

    天启皇帝随即接过,只草草看了看,便道:“每年花费几何,朕懒得看了,你直接告诉朕。”

    张静一道:“因为是免费招人入学,提供伙食,甚至每月给予一些生活费用,再加上其他的开销,只怕一年下来,需纹银一百二十万两,就这……还不包括一些特殊的花费,所以臣以为,只怕会在一百八十万两纹银上下。”

    “这么多!”天启皇帝吓了一跳,随即问:“需要扩招多少人呢?”

    “眼下是四千,三个教导队,全部编为千人的规模,再加一个土木教导队,也是千人。当然,这些费用,其实也不全是开销,其中涉及到了一些特别的开支费用,比如……采购一些新武器,新武器的采购,价格往往高许多。还有……”

    这一百二十万两纹银,几乎可以将半个辽东的军马养起来了。

    虽是有些吃惊,可天启皇帝却是满不在乎地道:“好,准啦。”

    于是将章程直接塞还张静一,随即就道:“记着,朕要人才,要许多的人才,虽然朕现在还是有些拮据,可是再穷……你去告诉他们,就算朕的百官都饿死了,朕也绝不少生员们一文钱的开支。”

    张静一没想到天启皇帝答应得这么痛快,在拟定章程的时候,他还怕会吓着天启皇帝,好几次想要缩水一点编制和开支呢。

    天启皇帝的豪爽令张静一大大的松了口气。

    张静一立即道:“臣知道了,回去就和他们说。”

    天启皇帝呼了口气道:“东林军校,已经关系到了未来的新政,也关系到了江山社稷,不可不慎,你要仔细了。”

    张静一慎重地应下,而后道:“时候不早了,那么臣便告辞了。这几日,若是找到了线索,再来禀告。”

    魏忠贤这时道:“陛下,奴婢送一送张老弟。”

    天启皇帝点点头,不觉得有什么于理不合的。

    于是张静一和魏忠贤一道走出大内,等出了大内之后,魏忠贤才笑嘻嘻地道:“这一次,可真是解了燃眉之急啊,有时候真是羡慕张老弟,手底下,这么多的精兵强将。”

    张静一也微微笑道:“魏哥不要这样说,你手底下,又有十狗,又有十豹,不知多少能人呢。”

    魏忠贤摇摇头:“这不同,你的人,是你一路栽培起来的,他们与你休戚与共。咱是个阉人,一个阉人……能栽培什么人呢?不过是海纳百川,将一群趋炎附势的,或是想借着攀附咱,好教自己能一展抱负的人聚在一起,这些人啊……看上去个个位极人臣,本事是有的,可这本事到底是用在哪里,咱就不知道了。”

    魏忠贤又笑了笑道:“若以个人的能力而论,咱下头这些人,个个都是人精,你底下那些人,是决计比不过的,可真要说办事……哎……就比如说,那个田尔耕吧……他就越来越令咱失望了。”

    张静一听罢,顿时便明白了什么。

    魏忠贤这是在和他讨论关于田尔耕的事。

    问题在于,魏忠贤为何要和他提及这个人呢?

    莫非……

    …………

    今天更新有点晚,怕大家记错了,提醒一下,这是第三章,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