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二十一章:手揽天下权
    魏忠贤笑了笑,看着张静一道:“这锦衣卫,出了你这样的人,就显得那田尔耕如草包一般。”

    顿了顿,魏忠贤又道:“其实田尔耕的本事,确实没有多少,他唯一擅长的,就是听话。不过……”

    魏忠贤道:“从前的时候,这大明只需要一个听话的指挥使,就足够了。可如今啊,单凭一个听话的指挥使,有用吗?陛下锐意改制,这是显而易见的。可自古以来,改制哪里有这么容易?这是要将手伸到了人家的锅里抢肉吃呢!”

    “你别看那些读书人,一个个很迂腐,什么事都办不成,柔柔弱弱的,可若是有人触动他们的利益,他们比谁都狠。”

    “是吗?”张静一看着魏忠贤。

    魏忠贤平静地道:“前些日子,已有奏报来。流寇开始蔓延,辗转数省,各地的士绅惶恐,他们纷纷招募乡勇,保护自己的庄子,你猜他们拿住了流寇,是怎么对付的?”

    张静一道:“愿闻其详。”

    “抽筋的,扒皮的,下油锅的,都有!当然,你以为他们对付的是真的流寇吗?若真的流寇一来,他们那点儿乡勇哪里是对手?他们对付,不过是一群老实的流民罢了,将人吊起来,拿铁刷子将人一层层的皮给刷下来,刷下了肉,喂狗。剖开有身孕的妇人里的孩子……这些事……应该你也有所耳闻。”

    魏忠贤继续道:“咱是什么人,咱可是打小就是苦过来的,不苦过来,怎么可能割了自己入宫呢?这些人什么嘴脸,咱会不知道?对外,他们是积善人家,讲究的是温良恭谦让,和和气气,可这嘴脸,是他们读书人自己关起门来的事。谁若是犯了他们的利益,就说对待那些流民和流寇吧,他们可是当真敢杀人的,这酷刑的手段,可一丁点都不比咱们厂卫手软。”

    魏忠贤突然驻足,凝视着张静一,又道:“那么你可以想见,陛下若是继续推行新政,惹的这些人怨声四起,若是成功了,自然是光耀万世,可若是失败了呢?若是陛下失败,自然是要亡天下,可失败之后,你我会如何呢?落到了他们手里,你以为会比落在诏狱里的处境要好吗?因而,这等事儿,要嘛不做,要做,就要破釜沉舟,因为没有退路了。”

    张静一点点头,他可不信那些文章所说的所谓仁政和圣人之道,这是骗人的,只不过人家不但占了好处,占了高位,而且还要连带着道德一并占据。

    魏忠贤接着道:“今日说这么多,是因为咱想要告诉你,你我无论算不算兄弟,却也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咱们只能捏着鼻子,一条道跟着陛下走到黑。田尔耕呢,是咱的干儿子没有错,不过他没本事,现在这个时候,一个人无能就是十恶不赦之罪。这锦衣卫指挥使,终究还是你的……田尔耕那边……过一两年,咱会将他调到金吾卫去,让他做都指挥使吧,其实他就是善妒了一点,本事少了一点,其他还好。”

    “总而言之,你我不能伤了和气,若只是咱们把眼界放在陛下身边,你多吃一块肉,咱就少吃一块肉,迟早有一天,咱们得兵戎相见。可不妨将眼界放宽一些,你我若是祸起萧墙,将来你我二人,都得绑着,让人下了油锅,扒了皮。咱们不是一个人啊,到时……真要死,那就是血流成河。”

    张静一算是听明白魏忠贤的意思了。

    今日的事,让魏忠贤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这还没开始推广新政呢,现在就已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许多人恨不得将这宫里的人统统诛个干净,将来怎么样,魏忠贤其实心里也没底,他需要将张静一拉住,怕将来生出嫌隙,到时被人各个击破。

    张静一耐心地听完魏忠贤说的话,看魏忠贤推心置腹的样子,哈哈笑道:“田尔耕乃是指挥使,我不过是个佥事,此时也没什么非分之想,我现在心思都放在军校上头,顾不得其他的事。”

    魏忠贤没想到张静一居然对指挥使之位暂时没有企图,却不由得一愣,而后也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张静一的肩道:“就送到这里吧,他日再会。”

    张静一点点头,却是细细咀嚼起魏忠贤的话,不过魏忠贤的话,还是提醒了张静一,某种程度而言,那些商人们固然可怕,可那些读书人,也绝不是省油的灯,他只在京城里看到一群读书人迂腐的一面,但是并没有看到他们残暴的一面。

    他快步出了宫,而后骑上马,带着一行卫士回到新县。

    商人们的线索,他现在倒不急了。

    此时得了陛下的恩准,这军校的事,就得提上日程了。

    张静一是真的暂时没有指挥使的企图,在他看来,现在的锦衣卫,就是一个臃肿的烂摊子,里头太多混吃等死的人,这些老校尉和緹骑们,个个都是油子。

    与其和他们为伍,倒不如自己抓起校尉的培养和操练。

    因而,军校是重中之重。

    张静一先将卢象升招来,现在的卢象升,才更像是新县的县令。

    卢象升坐定后,便笑看着张静一:“京里昨夜突然出现了许多厂卫的人员,闹了一夜,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大事。”张静一直截了当的道:“不过……这些事,现在已经解决了,暂时和我们无关。我现在倒是有一件事,需要咱们新县竭力配合。”

    “不知什么事。”

    “教导队招生。”张静一斩钉截铁地道:“要扩充规模,至少现在需要招募的生员,在三千人以上,要规定好年龄,年龄在十七岁至二十岁之间,身体要健康,这里的健康,不只是四肢要齐全,还得没有眼疾以及其他之类的毛病,不只如此,还需进行一场考试,四个教导队,都需要考,出题之后,身体检查通过,年龄符合的,只要通过了考试,就可入学。”

    “招生?还要考?”卢象升先是显得惊讶,顿时觉得责任重大。

    要招募三四千人,若是常理来说,可能来报考的,得有上万人才是。

    即便是科举,也没有如此巨大的规模。

    人员、场地、考试的纪律,还有招生的宣传,这些任何一个地方出了差错,就要闹笑话的。

    “考什么?”

    “考最基础的。”张静一道:“我会发一个单子,你让人印刷,先行印刷十几万份,到各县去,免费分发,只要肯报考的,人手一份。”

    “什么单子?”

    张静一随即拿出了一张稿子,交给卢象升。

    卢象升一看,里头都是一二三四五,或者是鸡鸭鱼、又或者是一些简单的算术题,还有就是一些简单常用的字:“就考这个,这么简单?”

    这玩意放在后世,其实就是小学二三年级的水平。

    “对,就这么简单。”张静一道:“这是常用字,还有一些极简单的算术,不过这天底下,能认识这些字的人,未必有多少,你分发之后,他们自然可以自学,其实成年人真要自学,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他们掌握了,而学会了这些,可以进行一些简单的算术,也可以勉强看一些简单的书报,即便最后有人考不上,其实也不吃亏。”

    卢象升笑了笑道:“倒是颇有道理,这样说来……得先从招生开始,至于考试的安排,我先拟一个章程出来……”

    说着,他还是带着一点不确定地道:“不过侯爷,你这些举措,可是一个创举啊,真有这么多人来考?”

    “怎么没有?”张静一很是笃定地道:“每月三两银子的补贴,包吃包住,伙食丰盛,这军校的生员在你们读书人眼里,可能不算什么。可在寻常百姓眼里,却也不比秀才差了。进了学堂,就可以保持自己和自己家人可以体面的过日子,这样的好事,到哪里找去?”

    “再者说,将来的前程,也比寻常的农家和匠人子弟要强,这样的好事,你去哪里找?所以招生宣传方面,你要上心,要抓住百姓们的痛点,包吃包住,有鱼有肉,三两纹银的补贴,这些都要加上……”

    卢象升听罢:“若真这样,只怕到时候报考的莫说是一两万人,便是七八万人也有,这未来,不知天下多少读书人,拿着这印刷出来免费赠送的单子,每日学习呢。”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张静一笑道:“读书人那一套教化,我是不信的,不过我却相信一个人若是能简单识字,并且能写会算之后,天下多一些这样的人,那么对天下则有莫大的好处!”

    顿了一下,他又接着道:“他们将来,不但成为我们军校的生员,或是未来生员们的预备队,甚至还有可能成为我们的力量源泉。那些所谓的清流背后是十万个有功名的读书人还有士绅,而我们的身后,得有百万个这样的人,才算是有了执宰天下的基础。”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