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二十二章:招供
    单凭军校的几千个人,哪怕是未来扩招,张静一相信,也无法真正改变这大明的土壤的。

    就如那些读书人一眼,真要论起来,单凭一群进士和举人能彻底控制天下,甚至可以和皇帝抗衡吗?

    不,他们的实力,并不只于此。

    这些在朝的进士们背后,是上万的举人,是十数万的秀才,是无数从小就开始拿着四书五经启蒙的童生。

    这才构建起了一个金字塔形的利益结构,并且形成了一个地主士绅们组成的巨大利益集团。

    任何人想要撼动一个如此规模庞大的群体,哪怕是皇帝,也绝无可能。

    要对付他们,唯一要改变的,就是土壤。

    现如今,天启皇帝已经拿出了银子,愿意每年拿住接近两百万两纹银来作为军校的保障。

    那张静一自然而然,便需要借此扩大军校的影响了。

    卢象升办事很利索,主要是新县这边的官吏多,而且办事都很干练。

    因此,大量的学习单子印刷出来,其实就是一张报纸大的纸张,里头有一些学习的指南,包括了简单的语文和数学,需要认识两百五十个常用字,同时需要一些比较简单的计算。

    当然,里头还有一些十万个为什么里的简单题目。

    紧接着,他们开始派人分赴各州县,张贴招生的榜文和布告。

    一下子,京畿内外震动。

    这种震动是必然的。

    对于绝大多数的农家子弟和匠人子弟们而言,军校的吸引力极大。

    这个时代,不饿肚子就不错了,还包吃包住,居然还承诺每日有三两肉食,这决计是寻常人不敢去想象。

    对于农民而言,大抵相当于是老鼠掉进了米缸里一般的感受。

    最吸引人的,还有三两纹银的补贴,而且是足额发放。

    军校中学习,几乎没有什么开销,三两银子若是自己用,绝对可以让自己过的十分舒坦,哪怕是家里有负担,每月寄二三两银子回家,只怕一家人也够吃用了。

    这等优渥的条件,再加上现在东林军校本就盛名在外,莫说是那些勉强有一些经济能力的人,即便是一些佃户的子弟,现在似乎也动了心。

    各乡村里,总有人绘声绘色的在晒谷场里说着这件事。

    于是乎,到处有人抢着去各个集市里领这单子。

    而后,想着办法,开始对这学习指南开始去学习。

    田间有许多年轻人,拿着柴棒,在泥地里,写写画画,这些子弟们的刻苦程度,绝不是寻常人可以相比的。

    而即便是再不顾子弟们将来的家长们,现在也开始鼓励家里的子弟们去考一考试试了。

    这是真的甜头啊,进去之后,扬眉吐气,全家受益,而且并不像考秀才一般,全年脱产读书,只需刻苦一个月,总能碰碰运气。

    这就导致,那些落第的秀才以及老童生们一下子吃香了。

    这些科举的失败者们,其实是最尴尬的,一方面,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却考不上功名,等到幡然悔悟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迟了。另一方面,读书人瞧不起他们,而农人们,却又将他们视为读书人。

    就在这夹缝之中,尴尬无比。

    现如今,这些人却是门庭若市。

    各种少年,或者自己提着半斤腊肉,也有家长带着家里的孩子,提着鸡蛋来的。

    大家进门,一群人便一窝蜂的喊:“拜见先生。”

    这老童生们,看着那腊肉,眼睛都直了,他们自己都想不到,自己竟如此吃香。

    原来是求着来学计算和认字的。

    腊肉虽然很值钱,这些寻常的百姓,可能一年到头也舍不得吃这一块,可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若是能考上,天天能吃肉呢,毕竟不是考秀才,也不是要中进士,需要读一辈子的书。这点本钱……大家还是舍得的。

    一时之间,京城内外,各种拜师和学习蔚然成风,每一个年轻人,口里都是念念有词,哪怕是干农活,也在反复的背诵着各种词句。

    百姓们是很吝啬的,因为不吝啬,便可能要饿肚子。

    可同时,他们也很现实,这种傻瓜都知道的好事,若是连这都不去争取,那就真是傻瓜了。

    在京城里,这样的情况更加的变态。

    一群识字的老童生,直接租赁了一个门脸,而后在门口直接挂上了招牌,上书:补习算术、读书写字,包教包会。

    这样的门脸一开,顿时数十上百个人蜂拥着上门。

    尤其是新县。

    新县的人对军校的生员最是崇敬,在这里的人眼里,军校的生员,可比秀才还要吃香。

    何况这里的人,生活条件普遍好一些,几乎都是拼了命的让自己的子弟去报考。

    十万个为什么……更是热销。

    因为根据小道消息,这一次考试,采取的是什么百分制,而十万个为什么的题占比并不重,主要还是语文和算术,不过想要制胜,这可能要占据十分题的十万个为什么的内容,就成了法宝。

    当然,家里有一些银子的,舍得买书,可没钱的少年,却也未必不能学,附近的郊县,已经有老童生们买一两本回去,然后自己大抵的过目一番,总结出了一些他们所认为的考点,开始在各县里传授了。

    这是军校的第一场考试,并没有什么规范,大家也都是盲人摸象,反正大家就是一砖头先拍上去,爱咋咋地。

    新县这边,压力巨大,各地汇总来的报考情况,这来报考的,竟是超过了五万,原先卢象升的预估是一两万人,现在直接翻倍,不只如此,这报考还未截止呢,未来就算有七八万也有可能。

    如此一来,新县这边也疯了,开始拼命的征用各个学舍作为考点,后来发现还是不够,便开始征用寺庙,甚至是征用了酒楼和茶肆。

    除此之外,就是考官,这一次需要的考官,可能数以千计,甚至可能还不够……

    真正可能有报名资格的,大抵是在五万人左右,虽有七八万报名,可终究有人在其他方面不合格。

    就这五万人,就足以要人命了。

    于是,各个学堂的先生,县里的文吏和书吏,甚至是教导队的师生,一并用上。

    倒是张静一乐的清闲,每一个增加的报考数字,对张静一而言,都是天大的好事,当然,这对卢象升而言,是天大的负担。

    不过这考试的事,当然还是交给卢象升处置。

    这也不是张静一要偷懒,而是眼下,他着重的乃是那一桩钦案。

    剿灭了乱党,就可暂时稳住朝局,同时,才可得到另外七家人的巨大财富。

    有了这些财富,陛下才舍得投钱。

    这可是一笔比天还大的财富,所以……这个案子,必须拿下。

    连续过了七八日。

    见火候差不多了。

    张静一则出现在了大狱。

    他依旧还是气定神闲的样子。

    而后,便有人被提审。

    提审的依旧还是那个曾二河。

    曾二河送到了审问室,他一只眼睛已经彻底的瞎了,面上的伤口依旧触目惊心,不过……似乎他运气不错,至少没有因为感染,而直接死亡。

    此时曾二河不安的坐下。

    模模糊糊的独眼见到张静一徐徐踱步进来,他顿时身体有了剧烈的反应,下意识的抽了抽。

    张静一慢慢走到了曾二河身边,眼睛凑到他的脸上,道:“嗯,不错,恢复的很好。果然是一条汉子。”

    曾二河颤抖着道:“你……你还想做什么?”

    张静一没有回话,而是回到了桌前。

    桌子上,又是那一副镶嵌着钢针的拳套。

    这拳套戴在手上,张静一动作并不快,好整以暇的样子。

    曾二河似乎看到了那恐怖的拳套,他的独眼,顿时瞳孔收缩起来。

    他在椅上拼命挣扎:“我……我该说的都说了,都说了啊,你还要怎么样?你杀了我吧。”

    戴在拳套之后的张静一,走到了曾二河身边,笑看着他,而后一字一句道:“你……不老实!”

    “我……我老实……”曾二河身躯颤抖:“我都说了。”

    “你没有说。”张静一凝视着他,脸上格外的凝重:“宫里与你一伙的宦官刘能,还有周御医,与你的口供不符,你骗了我,曾二河?你真叫曾二河,呵呵……好吧,名字只是一个符号,我就且叫你曾二河吧。你知道……一个人到了这里,还不老实,会是什么下场吗?你的同党都已招供了,而你却还在此妄图蒙混过关,看来你已经不是普通的乱党了。”

    曾二河一脸茫然,随即道:“刘……刘能……周御医?”

    他期期艾艾的道:“我……我不过是奉命行事,我不知道宫里还有一个刘能和周御医是我同党,我说的是真话。”

    很明显,指使他的人,并没有让刘能和曾二河之间有什么联系。

    当然,这也在预料之中。

    而张静一显然并不指望他们之间有什么瓜葛,而是借着刘能和周御医来告诉曾二河,自己已经掌握了许多讯息而已。

    曾二河期期艾艾的道:“只是……我……我确实骗过你……我……我愿意供认!”

    …………

    第五章送到,总算写完了,幸不辱命,开心。

    咱们明天继续,除此之外,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