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二十六章:大杀器
    这姓范的人,随即又端起了茶水,呷了一口。

    只是他皱皱眉。

    茶当然是好茶,烹煮茶水之人,也是精心挑选的。

    可是这茶水入口,却并没有当初喝茶时的滋味。

    于是他环顾四周,见这牛皮帐子,脚下踏着狼皮的毯子,眉头不自觉的轻轻皱了皱。

    不是茶的问题,而是所处的环境变了,没了假石,没了流水潺潺,没有了连廊,也没有了画壁,从那繁华所在,到这萧瑟人间,这等滋味,也只有这姓范的人,才能深刻地体会。

    这姓范之人,乃是范永斗,大同府人,祖传六代,都是趁着大明禁绝了关外的商路之后,通过走私积攒财富。

    尤其是建奴壮大之后,关外对于武器、生铁、火药以及药品的需求越来越大,到了范永斗这一代,范家的买卖可以用日进金斗来形容。

    只是……这一切的美好,终究还是被打破了。

    如今的范永斗,虽然依旧还是锦衣玉食,却早没了当初的风光。

    他跪坐在此,却是显得不伦不类。

    在这关外,牛皮帐里,依旧还沿用着汉人的生活习惯,颇有几分滑稽。

    此时,范永斗道:“入关的事宜,已经准备妥当了吗?”

    他说着,看向坐在对面的一人,此人叫王登库,乃是八大商家的王家。

    这八大商家,彼此相互提携,荣辱与共,其实也是为了防范走私带来的风险。

    王登库看了范永斗一眼,却是露出为难的样子:“当真要入关去?说不准这关内,早有人在磨刀霍霍呢?”

    “你以为在关外,就没有人磨刀霍霍吗?皇太极已经和多尔衮在谈了,虽然现在所知的是书信往来,还未开始见面,可这是迟早的事!朝鲜国刚刚臣服了建奴,而大动干戈之后,建奴人也需要暂时喘一口气!”

    “更何况,现在我们的商路已断,建奴人急需大量的物资,若是没有互市,如何维持?还有这蒙古人,起初时对我们何等的客气,可如今……却是什么姿态?丧家之犬,流落于关外,最终被人斩杀殆尽,只是迟早的事。”

    他凝视了这王登库一眼,便接着道:“现如今,左是死,右也是死,你看……现在大漠里的天气已越来越寒了,关内的天灾频繁,而这大漠之中,不也是天灾频繁吗?今年的冬天,蒙古和建奴人又不知多少的牲畜要死去……”

    说到这里,范永斗的眼眸里掠过了一丝恐惧之色,又道:“你可知道,当这大漠中的畜牲们死去,就会有大量的牧民要饿死和冻死?若我们给不了他们急需的粮食,将意味着什么吗?兔死狗烹,卸磨杀驴,我们这七家的族人,迟早要成刀下之鬼。这里,已不能再待了……”

    王登库心有余悸,他显然也感觉到,科尔沁人对他们的态度越来越冷淡。

    起初的时候,照顾得十分周到,可慢慢的,开始漫不经心起来。

    “只是回到了关内……”

    “你放心,我已有谋划……”范永斗眼带精光地道:“无非是改头换面而已……”

    说着,范永斗又端起了茶盏,继续喝茶。

    …………

    京城里,军校的招生考试终于开始。

    整个京城顿时热闹起来。

    大量衣衫褴褛的人开始进城。

    这京城每三年一次科举,因而早就见惯了读书人进京。

    可一下子,蹦出一群穿着布衣,一身短装,穿着草鞋的人进京城来,且一个个打着考试的名义的,却是前所未有。

    许多人是住不起客栈的,因而,此时的客栈生意并没有因为这一次赶考而客满。

    这些人宁可躲在小巷子里,一群人围着,将就睡一夜也舍不得花钱住那昂贵的客栈。

    不过新县这边,倒是开辟了一些场地,勉强让大家随意对付一下。

    一些客栈,也开始慢慢抓准商机,索性将客房改成二十人可睡的通铺,而后用最低廉的价格,来吸引这些考生。

    自然,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今日所见的一幕,终究是可笑的。

    不过可笑归可笑,可从各府县赶来的考生们,却很认真。

    他们甚至还带着当初的免费单子来,一面随便找个地方落脚,而后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温习功课。

    等到了开考的日子,考生们各自取了号牌,根据自己的籍贯,被引领着进入不同的考场。

    这考场不但给考生们备好了试卷,还很贴心地给他们准备好了炭笔。

    一场考试下来,不过一个时辰。

    其实题目很简单,卷子收了之后,考生们便又只能在京城再待一天,等待着放榜。

    这等于说,必须一天的时间之内将四五万份试卷阅完,这是一个极艰苦的工作。

    可不一天也不成,这么多人在京城,都在等榜,若是拖延几日,又不知给人增添多少负担。

    因而,数百个考官一齐行动,好在题目简单,而且都有标准的答案,比如生词填空,又比如一些加减乘除的简单算术,或是一些关于十万个为什么里的选择题。

    这可比阅八股文的卷子要容易得多了。

    数百人一夜未睡,到了清晨,便根据不同的考分,开始拟出考取的名录出来。

    正午时,一张张榜便在各地颁发。

    这新县上下,到处都是眉飞色舞的人,又有许多人黯然摇头,收拾了行囊,准备回乡。

    对于回乡之人,自然少不得勉励几句,这新县的许多墙壁上,都刷了欢迎下次来考的标语,而上榜的,则直接拿着自己的黄册,前往军校报道。

    张静一很紧张,因为如此大规模的考试,在这京里头还是第一次,他害怕引发什么乱子。

    好在,事情还算顺利。

    虽也出现了一些小混乱,可大抵,却还算是秩序井然。

    倒是此时,却来了一个好消息。

    来报喜的,是一个叫刘武的人,他兴冲冲地对张静一道:“侯爷,您要的东西,制出来了。”

    张静一一听,顿时振奋了精神,眼眸带光道:“当真?不会是骗我的吧?”

    “小人如何干骗侯爷,侯爷去看了便知。”

    张静一便也兴冲冲起来,火速地抵达了城郊。

    这里是新县新区的郊外,远处是一处山丘,附近也没什么人烟。

    可在这里,一些孤零零的建筑零散地分布于此。

    而这儿,张静一让人挂了军校研究所的牌子。

    主要研究的对方,都是各种的火器。

    张静一两世为人,自然知道,火器才是军事发展的未来。

    既然如此,当然决心在这一条路上走到黑。

    而他用心收拢的一批人,主要干的就是这个。

    研究所里头,有一个专门的化学研究所。

    张静一招募了不少人,教授了一些他们初级化学的知识,起初拿烧杯和酒精之类的玩意,亲自给他们做了一个制养的实验。当然……他们居然还拿这一套,酿出了蒸馏的白酒。

    大抵告诉了他们一些初级的方法之后,这些人好像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此时,他们主要攻坚的方向……便只有一个……

    传闻之中的……黄火药。

    黄火药的制造,至少小规模的制造而言,其实只需要掌握一个初级的化学体系就可以,当然,大规模的制造是不用想的。

    即便是小规模的提取,也是凶险万分,且难度极大的事。

    事实上,张静一也就只知道一些很粗浅的流程,至于其他的,则不得不让这些人,亲自进行反复的实验了。

    当然,这个过程十分危险,以至于这里的工作人员,张静一几乎每月付给他们的薪水超过了五十两。

    当张静一抵达了一处屋舍外头,透过玻璃的窗,便见里头各种实验用的器皿。

    一群人的表情很轻松,也十分大条地在那拿着玻璃杯鼓捣着什么,张静一吓着了,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一颤。

    卧槽……就这么一个安全标准?

    你们这群GOURI的就这样制黄火药的?

    此时,和张静一一路一起而来的刘武,兴冲冲地道:“我们照着侯爷的方法,实验了一百多次,总算有眉目了,侯爷……侯爷……”

    他回头,却见张静一方才还尾随在他后头,转眼之间,张静一已跑了十几丈了。

    刘武一愣,忙是小跑着上去,不明所以地道:“侯爷,你里面请啊,怎么不走了?”

    张静一此时两股战战,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竟是如此之近。

    这些家伙,真是一群疯子,他们要制出来的玩意,只要一不小心,就极可能要尸骨无存的!

    虽然他已经警告过许多次,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可从刘武喜滋滋的表情来看,似乎他们并没有当一回事。

    此时,刘武一脸急切献宝的样子,不停地对张静一催促道:“侯爷……走啊,快去看看,那宝贝……”

    张静一此时可管不上这么多,满心的求生欲,想也不想的就摇摇头:“我……我就不进去啦,我见不得那等打打杀杀的东西,有什么事,在外头说就行了。”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