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二十七章:天崩地裂
    刘武一愣,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此前侯爷对这玩意的提炼可是十分关注的,派人来询问过许多次。

    现在倒好,有了进展,侯爷反而没有这么大的兴致了。

    “侯爷,进去看看便知道。”

    “在外头看。”张静一斩钉截铁,没有商量的余地:“这东西,能炸吗?”

    “能。”刘武很认真地点头:“试过了,威力极大。”

    张静一便道:“那拿出来试一试。”

    刘武只好点头。

    一会儿功夫,便有一群人,取了一个包裹出来,里头除了塞了他们提取的疑似黄火药之外,还有白糖。

    白糖在这个时代十分昂贵。

    不过白糖某种程度而言,也是高能聚合物,所谓的高能聚合物,就是一旦燃烧之后释放的能量极大。

    此时,一群人兴冲冲地出来。

    张静一看着那个抱着包裹的家伙,连蹦带跳,惊得嗓子都快要跳出来了。

    这群人没被炸死,还真是列祖列宗保佑,积了大德了。

    那抱着包裹的家伙,随即寻到了远处的山丘,而后将这包裹塞进了山丘下的乱石之间,紧接着,他开始铺设引线。

    其实这玩意靠引线是炸不了的,得通过撞击。

    不过刘武解释:“侯爷,咱们是在里头还搁了一些黑火药,引线一点燃,里头的黑火药便要炸开,如此一来,那东西便也要炸了。

    张静一大致懂了,却闷不吭声,只等效果。

    等引线铺设好了,便见一群家伙们,一个个笑嘻嘻地远远驻足观看。

    有人开始点火。

    这引线倒是很长,因而火星噼里啪啦的随着引线开始朝着包裹的方向去。

    张静一吓了一跳,忙问:“从前试过几次?”

    刘武笑嘻嘻地道:“试过一次呀。”

    “也是这么大?”张静一好奇地询问。

    刘武认真地想了想,才道:“比这个小的多,今日不是侯爷来了吗?所以弟兄们弄大一点,看看效果怎样!”

    张静一顿时打了个激灵,随即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不早说。”

    说着,连忙一溜烟的便往后跑,直接跑了几十步,才停下来。

    此时,引线终于燃尽。

    先是听到轰隆一声,不过这声响,显然只是黑火药的爆炸,并没有什么出奇。

    可随即……似乎这黑火药爆炸引发了巨大的震动,之后……那包裹里的东西突然释放出来。

    张静一先是看到了一团火,将山丘上的乱石炸开,而后……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瞬间释放。

    张静一骤然觉得自己耳朵已经麻了。

    随即便见那巨大的火焰蹿向天空。

    周遭的大石立即崩为了碎石,飞沙走石之间,火光冲天而起。

    此时此刻,大地似乎已经开始震撼起来。

    张静一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像是要错置了。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而后……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眼前的山丘,已成了一片焦土,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弹坑。

    而张静一,依旧听不到这个世界的声音。

    他只是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心里大抵有无数草泥马狂奔而过。

    回头,便见刘武从自己的两边耳朵里取出棉条,而后朝自己咧嘴笑。

    张静一:“……”

    张静一的耳朵,还是嗡嗡的响,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只是……他还是极端震撼于眼前这玩意的威力!

    这火药,比黑火药威力至少大十倍不止,若是黑火药再如何,那也不过是烟花爆竹的威力加强版。

    而眼前这火药,则属于另一个概念了。

    好不容易,张静一的耳朵才开始恢复,不过此时依旧觉得生疼。

    他这才隐隐听到刘武的声音:“侯爷觉得如何?要不……我们再试一试,我们还有,都藏在实验室里呢。”

    张静一瞳孔收缩,再次给惊着了,瞪大着眼睛道:“你们就把它们搁在实验室?”

    刘武很理所当然地道:“是呀,要不放哪里?”

    张静一隐隐感觉,这个叫刘武的人,一定祖坟是冒了青烟的。

    没有祖宗这般的保佑,他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

    但是作为一个仍旧有善良之心的人,张静一还是为他们的安危着想的。

    于是张静一道:“得建一个专门的仓库,要距离生活和实验区域远一些。对了,现在这东西,一日能产多少斤?”

    “十斤。”

    “十斤?”张静一道:“我给你更多的人手,你要手把手的教他们,不只如此,你每月拟列出一个所需的清单出来,需要什么,我便给什么,只一个条件,那便是每日给我产至少五十斤,还有……你们得有一个规矩,怎么将这里弄成菜市口一样?”

    刘武一听,连忙道:“好,都听侯爷的。”

    张静一很是豪气地道:“这里的人,现在开始,他们的爹娘和妻儿,我都养了!会有大宅子,也会有人伺候,不过有一条,这里的人,不许擅自离开。在这里,我会建起高墙来,加强戒备……还有,你们的薪俸,再翻一番,有没有问题?”

    刘武显然满意的,直接点头道:“多谢侯爷。”

    吩咐完,张静一便道:“你们先在这里收拾一下吧,回去之后,我拟一个章程出来,就这样。”

    刘武忍不住皱眉道:“怎么,侯爷不进里头去坐坐,喝一口茶也好。”

    “不坐了,我日理万机。”张静一道:“许多事都等着我处置,抽不开身。”

    刘武显得有些遗憾,他本来还想让张静一去实验室里坐坐,自己好好讲一讲,自己和弟兄们提炼这玩意的经过呢,这其中的过程,可是曲折得很。

    不过显然侯爷只看结果,于是很是无奈地和张静一告别。

    张静一回了县里,其实此时满腔的心潮澎湃,有了那个玩意,接下来,这军校的实力,只怕还要再上一个档次了。

    只是这些家伙,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他们提炼的过程如何的危险,可他们却是一丁点也不在意,心实在太大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有必要再拟出一个章程,进行严苛的管理才是。

    张静一想了想,便动手起来,很快便拟出了一个章程,而后交给了卢象升,让卢象升照办。

    却在此时,张顺却是来了。

    张静一见了他,便笑道:“怎么,宫里有事?”

    “陛下请你立即入宫。”

    张静一道:“何事?”

    张顺道:“田尔耕带去了紧急的奏报,陛下觉得事关重大,立即让干爹入宫去商量。”

    张静一倒也不敢怠慢,立马动身,火速赶到了西苑。

    来到了勤政殿,果然看到魏忠贤、田尔耕几个都在。

    田尔耕此时显得志得意满,而天启皇帝也十分兴奋,他一见到张静一,便道:“张卿,坐下说话。”

    张静一便坐下,欠着身子道:“陛下,不知有何事如此紧急?”

    天启皇帝却是哈哈笑道:“北镇抚司来报,说是那些商贾已经离开了科尔沁部,这分明是奔着关内来了。”

    “是吗?”张静一对此倒是并不意外。

    朝廷下了决心,逼迫他们回来,他们除非是想死在关外,否则不可能继续留下去的。

    现在辽东议和的事宜,似乎有一些进展,正因为如此,所以张静一预判这些人不会甘心继续留在危险的关外,既然关外也有风险,那么还不如回关内来。

    毕竟他们百年的经营,在关内有着更深的人脉。

    虽然对他们而言,关内和关外的人脉,其实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可对于关外的蒙古和建奴人而言,他们的利用价值已经消失了。

    而关内的人脉却不同,这些平日里收受了他们无数好处的人,反而成了他们讹诈的对象。毕竟一旦他们被拿住,他们若是抖露出了点什么,这关内不知多少人要跟着他们陪葬呢!

    这就给了这范家为首的走私商人们,足够的自信。

    既然如此,这些当初和他们勾结的文臣武将们,当然要想办法保护他们了。

    张静一笑着道:“如此甚好,只是……他们打算从哪里入关?”

    田尔耕道:“我接到了可信的密报,他们应该是从山海关入关。”

    “山海关?”张静一皱眉道:“这山海关谋反,朝廷已经调拨了新的军马前去驻防,原先与吴襄有关系的人,也统统被拿下,他们为何还要从山海关入关?”

    田尔耕道:“或许正因为山海关被朝廷所关注,他们才反其道而行。毕竟,咱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居然会从山海关的方向。”

    张静一道:“是谁奏报的消息?”

    “百户刘亚安,此人一直在辽东里打探消息,是个干才。而且……锦衣卫在山海关那边,也探知了一些异动。”

    张静一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正好可借此机会,将这些人一网打尽了。”

    “正是。”天启皇帝笑道:“朕等他们,等的好苦啊,张卿……那刘鸿训现在如何了,可招供了什么吗?”

    张静一老老实实地回答道:“陛下,这刘鸿训嘴硬得很。”

    …………

    第五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