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二十九章:收网
    田尔耕细细一看,才知眼前这人,乃是山海关的一员偏将。

    山海关驻扎不了多少的军马,绝大多数的军马还是驻扎在外围。

    这偏将便驻扎在山海关外。

    他的军马,则是一营的关宁军,田尔耕一看,心里已是胆颤。

    这一次,田尔耕是真的吓着了,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而此时,他不确定眼前这个恰好带兵来的偏将,到底是官军还是贼。

    此时,偏将笑道:“方才我带人马在这一线巡守,却恰好见到山海关发生了爆炸,这才赶来,没想到……居然是关中失火,田都督,你无事吧,来人……赶紧接替山海关的防务,此时更要谨防宵小之徒,给我捉拿贼子!”

    一声号令,后头那些杀气腾腾的关宁军立马各自散去。

    田尔耕便只干笑一声:“我有事要回京,事情紧急,这里你来善后吧,告辞。”

    这鬼地方是不能呆了。

    田尔耕突然觉得很悲哀。

    大明的江山,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竟早已没了任何的威风。

    他甚至已经不敢继续深查下去了,因为田尔耕很清楚,继续查下去,自己在京师之外,绝对活不过三天。

    他努力地摆出了锦衣卫指挥使的威严,转身便要走。

    “连夜就回京城?”偏将道:“何必这样急呢,田都督好歹留宿一夜,夜里只怕不太平。”

    田尔耕坚持道:“事情紧急,不容耽搁。”

    偏将道:“要不,卑下命一队官军送你,如何?”

    “不必。”

    田尔耕越听越是如芒在背,再不多言,让人去寻马,当即带着一群残存的校尉,迫不及待地打马入关。

    只是他们这般狼狈的举动,却在这偏将还有后头诸官军眼里,只感莫名的讽刺。

    许多人的眼里都是不屑于顾的样子,带着轻蔑之色。

    …………

    而此时,在另一头,浩大的队伍,已至一处军堡中的停下来,而后歇下。

    这一队人马,个个穿着官军的绵甲,保护着女眷而行。

    军堡的人自是殷勤的招待,当地的百官户,更是将自己的住处腾了出来,给这队伍的主人居住。

    范永斗走进这舒适的房中,房中燃了炭盆,此时他呵了一口气,便有女婢给他斟茶上来。

    范永斗落座,随之而来的却是王登库,王登库道:“范兄,可有什么最新的消息?”

    “山海关那儿的事已解决了,田尔耕……呵呵……”说到了田尔耕,范永斗露出了冷笑,一副极是不屑的样子。

    王登库道:“怎么?”

    “这田尔耕已是灰溜溜的溜着回京去了。”范永斗叹了口气,道:“这样的蠢材,居然还想截杀我等,亏得他想的出来,他只怕自己都不知道……”

    说罢,范永斗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沓书信。

    范永斗笑了笑,接着道:“他只怕自己都不知道,他出京要来截杀我们的时候,还得意洋洋的以为自己是在干什么机密大事,殊不知,他还没有开始布置,从山海关到京城,从锦衣卫到朝中的百官,还有各地的官校,却早已有人送来了三十多封书信来示警了。”

    “所谓锦衣卫……不过是笑话而已,在老夫眼里,没有任何的机密可言。”

    王登库于是打开了其中一封书信,一看,这落款之人,却是天下鼎鼎大名的人物,而书信之中的内容……

    “啧啧……”王登库不禁乐了:“田尔耕果然不愧是酒囊饭袋啊。不过……只给他一个教训吗?为何不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呢?”

    “这样的蠢材……”范永斗冷讽地笑道:“留着才有用,如若不然,锦衣卫指挥使出了缺,补上来的人,说不准有一点手段呢?所以我特别下令,田尔耕断不能死,切莫伤了他分毫,要留着他的有用之身,老夫才心安一些。”

    王登库听罢,不禁佩服地道:“范兄的谋划,真是妙不可言。我等马上就要入关了,只怕那狗皇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范永斗却是脸色微微松弛下来,接着便道:“安顿之后,再做谋划吧,京中的一些故人们,早就盼着我们了。”

    说罢,范永斗低头喝茶。

    …………

    张静一又被召入宫中,只是这一次……张静一在看到田尔耕时,却见田尔耕好似神魂不稳的一般。

    事实上,田尔耕早就没了此前的意气风发,此时,他失魂落魄地从勤政殿中出来,而勤政殿里,天启皇帝还在咆哮。

    张静一入殿,便见天启皇帝怒不可遏地骂着:“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居然被人耍弄,损失了七十多个校尉和緹骑,还死伤了三百多个官兵!”

    此时,天启皇帝注意到了刚刚走进来的张静一,于是道:“张卿,你知道山海关的事了吗?”

    张静一苦笑道:“臣也是刚刚得知了消息。”

    天启皇帝气恼不已地道:“田尔耕误国!”

    魏忠贤在旁,欲言又止,其实他知道,田尔耕的才能的确平庸,若是在往日,倒还能混日子,可到如今……

    张静一道:“陛下,臣其实早就料到今日的事了。”

    天启皇帝不禁一愣,想:“你这时候来马后炮,当初怎么不说?”

    “不敢说。”张静一老老实实地道:“若是说了,难免显得臣想要抢功了。何况臣位卑言轻,区区一个锦衣卫指挥佥事,怎么敢随意反对自己的上官呢?”

    天启皇帝暴跳如雷,他听张静一的意思,反而是他张静一受了委屈一样:“平日里,你胆子可不小,好罢,你来说说看,为何此次会失败?”

    “理由很简单。”张静一淡定地道:“当初的锦衣卫,尤其是太祖高皇帝和成祖的时候,自然是让人闻之色变。可如今呢?如今在臣看来,真正令人谈虎色变的,反而是那几个奸商,锦衣卫在他们面前,和绵羊没有任何的分别。”

    天启皇帝此时认真起来,道:“继续说下去。”

    “任何一个机构,它的权威固然来源于朝廷,可单凭朝廷却是不成的,它得有一个组织架构,得有一个赏罚分明的标准。可是,现如今北镇抚司是什么样子呢,徒有虚名,可上下的职责却是不清,寻常的校尉,钱饷微薄,都是靠着勒索度日,而上头的武官,却大多都是世袭,说白了,就是干好干坏一个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其实若是寻常的衙门,这样也未必不可,在太平的年月,北镇抚司如此,也没什么要紧。可一旦到了多事之秋,凭借这些人,怎么可以成事呢?”

    张静一顿了顿,继续道:“可那些奸商不一样,他们出于自身的安全,就会花心思去笼络人心,他们对于为他们效力的人,总是不吝钱财,陛下想想看,若在锦衣卫中效力,除了高喊几句钦命办差,有什么实惠?可若是为那些奸商们效劳,你肯舍命,他们就舍得出买命的钱,你肯代劳跑腿,他们也舍得给你丰厚的赏赐,如此一来,谁不肯争先,谁不肯舍命?”

    “人活在世上,终究是要吃喝,要养家糊口的,谁不想风风光光,想有一个体面呢?所以……在臣看来,北镇抚司现如今,远远不是那些奸商的对手,这些奸商,才称的上是无孔不入,只怕这京城里的动静,甚至是宫中的动静,他们早已掌握了,更不必说,京城之外,情势更加复杂,要收买一个文武官员的成本,实在太轻易。”

    天启皇帝听到了这里,不禁叹息:“这样说来,朕的北镇抚司,就这般继续做一群酒囊饭袋?”

    张静一便道:“陛下迟早是会整顿的,像锦衣卫这样的衙门,要让它散发勃然生机,无非就是两条,其一是体面,这体面可以是荣誉,可以是有别于别人的正面形象,使人甘愿能够在此办差。其二,就是赏罚分明,干事的有更多的赏赐,不干事的被人瞧不起,甚至开革出去。”

    顿了顿,张静一接着道:“不过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拿下这七个家族,臣担心,他们只怕现在已差不多入关了,入关之后,他们改头换面,又有这么多人的包庇,想要寻找到他们,不啻是大海捞针。”

    天启皇帝很是郁闷,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若是朕永远拿不住他们,只怕要滑天下之大稽,只是……现在,朕已成了聋子和瞎子。”

    张静一抬头,却道:“陛下,臣这里……已有了计较。”

    “什么?”天启皇帝满怀激动地看着张静一:“什么计较?”

    张静一自信满满地道:“若是臣预料的不错的话,应该就在这一些日子,该要收网了。”

    天启皇帝不禁激动起来:“是吗?他们现在在何处?”

    张静一道:“现在还不敢确定,不过很快……臣便可让他们授首。”

    天启皇帝一脸匪夷所思,这方才,张静一不是还将这些人吹捧到了天上去的吗?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