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三十一章:皇袍与金刀
    随即,便有人被提到了审讯室。

    此人进来,口里还叫着冤枉,可一见到张静一,却不吭声了。

    张静一冷冷地看着此人,而后指着刘鸿训道:“曾二河,你可还认得他吗?”

    这人自是当初一口咬定了刘鸿训的曾二河。

    曾二河顿时色变。

    只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张静一冷笑道:“你为何栽赃刘尚书?”

    刘鸿训坐在一旁,几乎要喷出火来。

    曾二河的目光闪过一丝不自在,却只闷头继续战战兢兢地跪着。

    张静一接着道:“看来,你是不肯说是吗?很好,看来我这大狱的手段,你还没有尝够。”

    这一次,张静一捡起了拳套。

    只是这拳套,他却没有戴在自己的手上。

    而是将拳套交给了刘鸿训,干脆利落地道:“刘公,戴上。”

    “你……你要做什么。”

    刘鸿训是斯文人,不过现在……他还是戴上了拳套,这拳套很沉重,上头密布了密密麻麻的钢针。

    张静一后退三步:“还有一些事,刘公仔细听了,当初为了假戏真做,我不但拿了刘公,而且刘公的妻儿,也一并拿了……”

    刘鸿训:“……”

    “我还抄了刘公的家,刘公的家当,确实有点少,只是抄家的时候,很不幸,刘公的书斋不小心失了火,这怪不得我,实在是……刘公书斋里的书太多了。”

    “我的文稿……”刘鸿训噗了一声,差点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像他这样的清流,身居高位,到了晚年,最喜欢干的事就是修书,比如将自己多年的文章加上自己的心得体会或者一些诗词记录下来,等将来告老还乡的时候,制成文集,这是自己一辈子的心血。

    现在……居然都没了。

    张静一又道:“主要的问题是……刘公的老母……”

    刘鸿训瞳孔收缩,随即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莫不是我母亲出事了?”

    “还没有。”张静一道:“只是以泪洗面……看着教人痛心啊。刘公啊,这一切,都是拜此人所赐,若不是此人,刘公怎么会到这样的地步?”

    张静一说的平和,刘鸿训却是越听越愤恨,随即朝着曾二河道:“呔!贼子,我今日与你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张静一却已走了出去,到了审讯室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寞。

    总觉得,好像少了一点什么。

    很快,审讯室里便传出哀嚎的声音。

    而此时的张静一,却只想点上一根烟,吞云吐雾,搞这些钦犯的压力实在太大,若是没有这玩意……嗯?烟?

    张静一面上忽明忽暗。

    沉吟了很久。

    直到他回到审讯室,便看到这曾二河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而刘鸿训却是扑哧扑哧地喘着粗气。

    曾二河现在可谓是惨不忍睹,却是道:“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当初来的时候,我只是得到了一个命令,命令我去接田生兰,那边的人说,若是接不着,不小心落网,便让我攀咬刘鸿训……”

    “为此,我还特别记下了刘鸿训的许多特征……我真的没有办法呀,我的妻儿都在他们的手里,我除了听从他们的吩咐去做,我还能做什么……”

    说着,他嚎啕大哭。

    显然,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唯一问出来的,就是对方的谋划十分周全。

    甚至连后路都已想好了。

    张静一皱眉不语。

    邓健在一旁道:“要不要继续再用刑?”

    张静一却是笑了笑道:“不必啦,拉出去砍了吧,从他口里,已经问不出什么了。”

    “只是……”邓健皱眉道:“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张静一则是瞪他一眼:“我劝你善良!”

    邓健被怼得无话可说,便直接上前,将这曾二河拉扯出去,曾二河还在SHENYIN,到了外头,便听邓健道:“来一队人!”

    不久之后,曾二河最后一声惨叫声传来。

    而后,大狱之中陷入了诡异的平静。

    刘鸿训听到那惨叫,面色复杂,他无力地脱下了拳套,依旧还在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

    张静一则是看着刘鸿训道:“这曾二河问不出什么,所以只怕还要请刘公委屈几日了,如若不然,一旦我将刘公放出去,那些贼子们,只怕又要心生警惕了。”

    刘鸿训顿时皱眉道:“什么意思?我还要在这呆几天?”

    “当然。”

    刘鸿训叹了口气道:“那可说好。老夫需要一个宽敞舒适的地方,得有鸡鸭……”

    张静一没跟他废话,而是朝一人道:“来人,把刘公给我押去禁闭室,再关几天。”

    几个校尉不敢怠慢,随即一左一右,夹着刘鸿训便走。

    刘鸿训听到禁闭室三字,猛地打了个哆嗦,顿时急了,口里大骂:“张静一,我X你祖宗。”

    张静一叹了口气,刘鸿训这等谦谦君子,居然都变得如此粗俗了。

    他倚坐在书案上,沉吟片刻,等邓健回到了审讯室,张静一道:“处理了吗?”

    “嗯,已经死了。”

    接着,张静一又问:“这些日子,让你打探的事,已经打探了没有?”

    “打探好了。”

    “拿我看看。”

    很快,邓健便取来了一份密密麻麻的奏报,送到张静一的面前。

    张静一低头细看,他看的很认真,看过之后,将这奏报收好,这才道:“单凭这些,只是怀疑而已,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去将人请来,就说……有事要交代他去做。”

    邓健点点头:“是。”

    吩咐完邓健,张静一直接回府。

    邓张家现在的府邸,占地不小,不过平日里,张家人都很忙,张静一也懒得叫人精雕细琢,什么广厦三千,其实人只要有一个睡觉的地方罢了。

    到了厅里,没过多久,邓健叫的人便来了。

    正是那礼部的陈主事。

    陈主事一脸兴冲冲的样子,见了张静一便行礼,张静一看了他一眼:“陈主事,那刘鸿训还不肯招供,你那边,可还查到他有什么不法之事?”

    “这……”陈主事显出了几分疑虑,道:“下官以为此事已经结束了,所以……”

    张静一便叹了口气,道:“那实在太可惜了,他毕竟是尚书,可是到现在,虽是严刑拷打,却依旧不招供。他不肯招供,倒是教我为难,难道我凭只言片语,就定一个尚书的罪吗?”

    “我听说,现在外头风言风语,有许多人都在议论此事,说我们新县这边指鹿为马,颠倒是非黑白。”

    陈主事便笑了笑道:“那都是一群愚民,侯爷您位高权重,何必放在心上呢!”

    “我他娘的也是要脸的。”张静一说着,看了陈主事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陈道文。”

    张静一嗯了一声:“这事,你得想想办法才好,若是此事办妥了,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陈道文也显得为难起来。

    张静一随即道:“天色不早啦,不如留在这里吃个饭吧。”

    陈道文不敢怠慢。

    于是被送去了张家的后园,张静一便叫上了邓健和王程两个人来,和陈道文一起喝酒。

    酒过三巡,陈道文也有了一些醉意,便起身要去小解,张静一命一个女婢领着他去。

    出了小厅,在这连廊处,一股风袭来,陈道文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女婢在前领路,他则摇摇晃晃的跟在后头。

    随即,迎面有几个下人过来,这几人窃窃私语:“我家公子掌着东林军,谁不晓得公子的厉害……他穿着这身衣服……再合身不过。”

    陈道文定睛一看,却见那下人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似乎叠着一件衣服,只眼睛一瞥,在灯火处,陈道文顿时吓了一跳,酒醒了几分,那衣服……像是龙袍,或者是蟒袍……

    这不是皇帝,便是亲王穿戴的。

    陈道文一见,顿时吓得酒醒了。

    另一个人轻声道:“最厉害的是那一把金刀,公子戴在身上,别提多威风……”

    只是等二人见到了陈道文,便闭口不言了,匆匆走过去。

    陈道文小解回来之后,整个人就情绪便有些不对了,变得疑虑重重。

    等这酒宴散去。

    张静一对他道:“你很好,从此之后,好好为我效力,我绝不会少你的好处。噢,对啦,你现在只是主事?我想办法,今年之内让你做侍郎,说不准将来你还能入阁拜相呢。”

    陈道文听罢,干笑道:“可不敢,可不敢。”

    张静一又道:“我们喝过了酒,便是自己人了,等我忙过了这阵子,你再来府上,我还有好酒,只是这些日子,我还需忙着城中乱党的事,说起来,已有了一些眉目,不过……眼下却还没有铁证,不过你等着看吧,这几日,便会有好消息来,呵呵……我在关外,也有人。”

    陈道文不断地点头堆笑道:“是,是,侯爷的手段,下官一直佩服。”

    陈道文匆匆出了府邸,却是惊魂未定,而后坐入了轿子,这才坐在轿里沉默了很久,而后对轿夫道:“不要回家,给我去吴家,要快!”

    …………

    今天有点不舒服,刚才睡了会,更晚了,十二点前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