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三十四章:清君侧
    整个京城,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暗潮汹涌。

    街道上一切如常。

    寻常的百姓,依旧还在为生计而奔波。

    有人为一文钱的菜价而与贩子吐沫横飞。

    有人招摇过市,或许此时人生正在志得意满之时,便连胡子也蓄得比寻常人要整洁。

    也有人扶老携幼,初来京城,眼看着这京城的繁华,有的不是激动,而是胆怯,犹如受惊的兔子,对于这里的喧闹带着警惕,身上的衣衫褴褛,与此地极不相称,身边拉扯着的乃是在头上乱蓬蓬的儿女,吸着鼻涕。

    天气有些凉了,他们赤足,脸和手脚已是冻得通红。

    自然也有成群结队的人通过,他们鲜衣怒马,面上总是带着得意,早早的就与京城融为了一体,或者说,京城是他们,他们才是这北京城。

    新县与其他各县的境地,差役们也如往常一般,出现在街道,他们笑容可掬或是带着严厉。

    新县县衙,得到的消息却完全不同。

    奏报中的京城,却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

    张静一一一看过,每一份都不敢遗漏!

    处在他如今的位置,他已深知自己处于旋涡之中,稍有不慎,都可能会有可怕的后果。

    县里一切如常。

    张静一像往常一样吃过了饭。

    到了傍晚时分,终于……京城有了异样。

    神枢营。

    这神枢营的前身,乃是从前的三千营。

    那是京营三大营之一,以骑兵和火器为主,人数为五千。

    魏忠贤得势之后,便上书让天启皇帝在此设立太监镇守。

    因此,从权力的格局上,是太监作为监军,另一方面,又设立了总督京营戎政的官职,作为名义上的神枢营总督。

    不过此等总督,大多为勋贵担任,可勋贵们很忙,可能一年到头也不来营中一次,真正负责操练的,却是神枢营的副将。

    此时的神枢营副将,乃是朱武。

    今儿的傍晚时分,朱武与镇守太监刘一丁一起喝了酒,酒过三巡之后,刘一丁已有些醉了,让人搀扶着去休息。

    而后朱武下令点齐了人马,赶至校场集结。

    与他同去的,乃是两百多个家丁。

    武将蓄养家丁,已是军中最常见的事了,而朝廷见这种事屡禁不止,只好法不责众。

    家丁的本质,其实也是官兵,只不过他们是武将们精挑细选出来,而后直接进入了武将家中的家奴。

    这些家奴,大多都是军中的骨干力量,也是武将们控制士兵们的资本。

    平日里,家丁们给的饷银比寻常官兵的多,到了战时,他们则负责冲锋陷阵。

    当然,若是武将犯法,则家丁理论上户籍就在武将家中,也属于他们的亲属,自然而然,若是株连,家丁也是同罪。

    正因如此,所以彼此之间,几乎密不可分。

    朱武家里有银子,平日里出手阔绰,家丁们自然死心塌地,而其他的官兵,也都通过层层的家丁所操控。

    此时,天色已经暗下来,朱武按着刀,到了校场,随即便大喝道:“锦衣卫指挥使佥事张静一反了!”

    此言一出,营中官兵们纷纷默默地看向朱武。

    朱武接着道:“我奉兵部之命,立即带兵平叛!”

    官兵们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朱武随即,取出了一张兵部的关防文书,让一个家丁开始念诵。

    这家丁念了命令,将士们顿时开始窃窃私语。

    一个游击将军站了出来:“朱将军,能否将文书给我看看?”

    朱武朝家丁努努嘴。

    这文书便送到了游击将军手上,游击将军低头看了文书,命令是没有错的,唯独是下命令的人,却让他狐疑。

    他错愕地道:“为何下令的不是兵部尚书,而是兵部右侍郎?这于情不合,照规矩,只有兵部尚书才给关防,这赵侍郎只是协助理京营戎政,不给关防的。”

    朱武面带笑容,道:“尚书不在,自是右侍郎做主。”

    这游击将军还是觉得匪夷所思,便又道:“不知提督内官刘一丁何在?请他说话。”

    刘一丁乃是营中的镇守太监,代表的是宫中和九千岁的态度。

    朱武的面容渐渐冷了几分,目光冰冷地看了这游击将军一眼,不温不冷地道:“他喝醉了酒。”

    “那就请他醒了酒……”游击将军不依不饶,这不是开玩笑的事:“如若不然,卑下心中不安。”

    朱武勾唇,却是一抹冷酷的笑。

    只见早有一个家丁接近了这游击将军,猛地抽出了匕首,不等那游击将军有所反应,已狠狠一匕首,自他的后背扎进去。

    游击将军一声闷哼,身子摇摇晃晃,随即喷出一口血,口里骂道:“朱武,你要如何……”

    只可惜,那强壮的家丁一击得中,便狠狠自后踹他一脚。

    游击将军猛地扑倒在地,背后的匕首依旧还扎在他的身上,他身子抽搐了一下,很快气绝。

    朱武依旧按着腰间的刀柄,来回踱步,逡巡着每一个人,而后……他淡淡道:“还有谁敢质疑兵部的关防文书?”

    此言一出,众人沉默。

    人群之中,有朱武的家丁们道:“此番拿下了叛贼张静一,到时都有重赏,我等清君侧,个个能做官!”

    一番鼓噪之下,盲从的军将们再没有人反对了。

    其实一方面是他们出于恐惧,谁也不愿意落个那游击将军的下场。

    而另一方面,则是他们出于对皇帝和朝廷的蔑视。

    他们世代从军,可在别人朝廷眼里,却是一群丘八!

    莫说是寻常的兵丁,参将、佐击将军、千总,只要走出了营外,谁会正眼多看?

    朝廷每每遇到国库空虚,首先裁撤的就是他们的饷银,至于欠饷,早就习以为常了。

    因而,这些经营的将士,为了免受歧视,或者是为了养家糊口,就不得不抱团起来,只有这样,才可在京城里生存。

    再加上朱武两百多个家丁,操控了京营中的方方面面,而绝大多数的官军,不过是盲从和被裹挟罢了。

    现在听说有赏,还有什么说的,便纷纷道:“听令!”

    朱武满意了,带着浩荡军马出发。

    …………

    广渠门。

    此处乃京城外城的城门,照理来说,此时天色不早,理应关上城门,落上钥匙,而后这城门的钥匙,要立即送去内官那里保管。

    可今日,守备却一身戎装,带着一队亲卫,守在门洞处。

    内官已派人来催促过几次交钥匙了。

    而守备显然不为所动。

    只是看着来人,带着似笑非笑的样子。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突然有浩荡人马乌压压的过来。

    这如潮水一般的兵马,川流不息的进入了京城,人声鼎沸,战马嘶鸣。

    守备在此,寻觅到了一个将军,这将军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道:“待会儿左营也从此入,你好生在此候着。”

    “是。”守备点点头。

    于是浩浩荡荡的人马,继续朝着街道的尽头而去。

    数不清的人,举着火把,蜿蜒成了一条长蛇。

    ……

    神枢营,左营,后营……再加上其他零散的军马,纷纷有了异动。

    此时,已开始有人察觉出了问题。

    于是,连夜有人朝宫中奔去。

    很快,魏忠贤便亲领着一群太监,从司礼监里出来,朝着大内而去。

    天启皇帝闻讯,火速接见了魏忠贤人等。

    魏忠贤行礼,随即便如实道:“陛下,神枢营、左营、后营突然得到了兵部的关防文书,整装出营,异动频繁……”

    天启皇帝倒是镇定,道:“还有其他消息吗?”

    “听闻是奔着……”魏忠贤说到这里,他咽了咽口水,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下,而后才道:“是奔着清君侧来的。”

    “哈哈……”天启皇帝笑了,当然,这脸上可没什么笑意,面容冷漠地讥讽道:“他们要清谁?”

    “说是新县侯张静一谋反。”

    “哼!”天启皇帝立即道:“此乱臣贼子也,当立诛,立即调勇士营、四卫营亲军弹压。”

    魏忠贤为难地道:“这个时候,大内的关防更为重要,如今天黑,分不清敌我,贸然出击,奴婢只恐引发乱子。”

    “何况……四卫营虽为内官所掌控,可是奴婢听说,这四卫营今日也出了乱子,有一个四卫营的偏将也想煽动。好在被御马监的内官事先察觉,这才弹压了下去,如若不然,只怕四卫营,也未必保险,越是此时,奴婢以为……还是先作壁上观,再行定夺。”

    天启皇帝顿时火气,大怒道:“怎么?内卫也想反?”

    魏忠贤道:“现在是敌我难辨,此时天黑,只怕奴婢这边,也控制不住事态!兵部尚书崔呈秀,奴婢已让他火速去兵部坐镇……”

    天启皇帝显得焦躁起来,他看了看殿外的黑暗,而后道:“他们是奔着张卿去的吧?”

    “也难保不会奔着宫里来。”魏忠贤脸色凝重地道:“所以还需万分的小心。”

    就在此时,突然又有宦官匆匆而来,脸色焦急地道:“禀陛下,有大臣来见,来了不少,浩浩荡荡有数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