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三十五章:格杀勿论
    天启皇帝定了定神,他与魏忠贤交换了一个眼色。

    很明显。

    这些人……来势汹汹!

    天启皇帝阴沉不定地道:“宣!朕要会一会他们。”

    紧接着,数十人至暖阁,屏着呼吸等候。

    他们的神情,还算镇定。

    等天启皇帝一到,众臣行礼。

    天启皇帝一看,这些人为首的,竟是兵部右侍郎张四知。

    这张四知,乃是天启二年的庶吉士,短短六年时间,便平步青云,原本是礼部右侍郎出了空缺,天启皇帝见内阁拟了此人为礼部右侍郎,不过有人保举他深谙军事,索性便点了他为兵部右侍郎。

    天启皇帝万万没料到,打头的竟是张四知。

    而至于随来的大臣,除了侍郎之外,还有各部的主事,也有翰林院的翰林,有大理寺和鸿胪寺,也有顺天府的少尹。

    只一看这个阵仗。

    天启皇帝心里就明白,真正背后的大人物,还没出现呢!

    这些人……不过是一群走卒而已。

    天启皇帝落座,死死地盯着张四知。

    在天启皇帝冷冷的目光下,张四知很镇定,行礼如仪地道:“臣见过陛下。”

    “夜间谒见,何事?”天启皇帝冷淡地道。

    张四知道:“臣听闻礼部主事陈道文检举,张静一家中暗藏金刀、黄袍,有谋反之嫌,此事事关重大,臣唯恐陛下一时疏忽,不能察觉,因此入宫觐见,恳请陛下明察秋毫。”

    天启皇帝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脸忠心耿耿的张四知,随即淡淡道:“礼部也管钦案了吗?这难道不是厂卫的事?”

    张四知有备而来,自是立马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臣为大臣,遇贼子而不揭发,岂不尸位素餐?”

    “证据呢?”

    张四知道:“回陛下……”

    张四知一脸平静:“证据很快就到。”

    天启皇帝道:“什么叫很快就到。”

    “京营诸军将,早已不忿张静一犯上作乱的行径,因此,赤胆忠心的义士们,已是提兵围了新县,很快,便可将罪证送至宫中。”

    此言一出。

    天启皇帝色变。

    什么赤胆忠心的义士,这是逼宫。

    天启皇帝勃然大怒,冷喝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陛下,臣等是来揭发张静一谋反大罪。”张四知道:“恳请陛下明察。”

    他说着,其余人也纷纷拜倒道:“臣等是揭发张静一谋反,国贼不除,天下一日不安。”

    天启皇帝豁然而起,冷笑道:“朕看,你们才是谋反吧!”

    张四知等人显然是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他们显得格外的冷静。

    张四知不急不慌地道:“若臣等谋反,但请陛下明正典刑!只是希望陛下不要冤杀了臣等,而那张静一……构陷忠良,欺压百姓,私藏金刀与黄袍,这是万死之罪,陛下为何迄今,还对他信任有加呢?”

    天启皇帝依旧冷冷地看着他们:“你们是因为外头有大量的军马作乱,所以才有恃无恐的入宫,前来逼宫的吧!你们以为,朕会害怕你们?”

    张四知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道:“陛下此言……实在诛心,臣等岂敢逼宫,只是效比干、魏征之事而已。至于外头发生了什么,臣等也是蒙在鼓里,只晓得有将士实在不满张静一所为,因而奋起,要诛杀国贼,以儆效尤。这些……与臣等何干?”

    天启皇帝已是满腔的怒不可赦。

    可外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启皇帝不知道,所以难免有所担忧。

    到底多少人作乱,这夜里情况复杂,更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乱军突袭,一旦出了什么意外,那便千古遗恨。

    天启皇帝看着张四知这些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讽刺。

    国家养士,竟到了这般的地步,这群平日里昏聩无能的人,一旦触及到了根本利益时,反而有本事了,什么事都敢干。

    今日竟敢逼宫?

    天启皇帝道:“诸卿以为朕会妥协?”

    张四知冠冕堂皇地道:“陛下,此言差矣,陛下乃是天子,我等尽为人臣,今日揭发国贼,乃是理所应当,到时等国贼的罪证送上,陛下自然一清二楚了。”

    张四知却是气定神闲。

    只要东西送了来,陛下又能如何?张静一肯定已经死了。

    而他一死,张静一的党羽自然散去,而陛下呢?

    这城中到处都是诛杀了‘国贼’的官军,若是陛下要追究,要杀人,那么宫外的那些官军们不害怕吗?

    陛下为了江山社稷,也要下旨,捏着鼻子认了这件事,乖乖地说,张静一乃是国贼,而文武大臣们除贼有功。

    等百年之后,这史书之中,不还需记录下来,说是锦衣卫指挥使佥事恶贯满盈,祸乱国家,文武大臣们愤然而起,诛杀了乱臣贼子,皇帝于是龙颜大悦,赏赐有功之臣吗?

    天启皇帝却是冷静下来,他此时也已渐渐清楚了张四知等人的打算,于是脸色越发的冷了:“看来……你们是稳操胜券!”

    张四知诚惶诚恐地道:“陛下,臣等只凭一腔热血……”

    “住口!”天启皇帝咬牙切齿道:“若是张卿伤了毫毛,尔等一个也别想逃!”

    丢下这句话,天启皇帝对魏忠贤道:“派人出宫,想办法刺探消息,让勇士营待命!”

    魏忠贤毫不犹豫地应道:“遵旨。”

    张四知等人却依旧是面无表情,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

    皎洁的月亮挂在夜空中,浩浩荡荡的军马,已至新县。

    街巷上到处都是官军。

    数不清的官军呼喝着,招摇过市。

    而此时,沿街的民宅,却早已都大门紧闭,熄了灯火。

    若不是街道上的乱军,京城里只怕便成了死城。

    朱武带着一支军马,先行抵达。

    行至半途,有人道:“将军,前头出现了一支军马,是东林军校的生员,足有千人。”

    朱武甚为不屑地道:“不必理会,冲杀过去。带一队人去张家……现在紧要的是杀入张家要紧。”

    “喏。”

    繁星当空,可今儿的夜间注定不同寻常,到处都是混乱,许多的人马出现在各处的街巷。

    一支重兵,直接奔杀张家。

    这一路,几乎没有人阻碍。

    等到所有人明火执仗地杀进去,方知张家的人,早已不知所踪了。

    为首的一个千户,命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仔细搜查,才知道张家的人,早将自己家里值钱的玩意,统统都清空了。

    “他娘的,姓张的这个畜生!”这千户破口大骂。

    而在此时,却有一个兵丁匆匆而来道:“发现了金刀和一件蟒袍!”

    那千户听罢,顿时大喜,却又道:“既然早就警觉,为何其他的东西都带走了,唯独留了这个?”

    不过……似乎没有答案,眼下他奉命来此,就是搜索这个的,而后,他朝那校尉道:“将这张宅烧了,还有,将这些东西,立即带入宫中去。”

    在那兵丁正准备转身离开,这千户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立马道:“且慢!”

    这千户随即从自身的怀里掏出了一些零碎的东西,居然是几枚玉印,其中一枚……竟是赫然的雕刻着皇帝之宝的字样。

    千户面无表情地接着吩咐道:“这些……都一并送去!就说是张家搜抄出来的。”

    “喏!”

    那兵丁再不迟疑,火速带着东西,飞马而去。

    很快,张家起火,火势冲天,这熊熊大火,立即烧透了半边天,像是一下子照亮了整个京城。

    这边火起。

    张静一则是安坐在新县县衙里,当有人大喝:“侯爷快来看。”

    可张静一依旧稳稳坐着,没有出去,他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在这里,新县千户所上下人等早已集结完毕。

    张静一不以为意地道:“不必看了,我家被烧啦,难道我不知道?乱贼要反,要杀我张静一,要烧我的宅子,那么就让他们烧去!不是我不心疼自己的宅子,而是我与这些乱臣贼子不共戴天,为诛这些贼子,性命都可以不顾,区区一个宅邸算什么!”

    “那地方,不适合布防,所以只好舍弃了。现在……传令下去,东林各教导队,立即给我出击,京城之内,各处街道……任何还敢走出门的活物,都给我格杀勿论,鸡犬不留!但凡这时候敢上街的,统统都是乱党,必须予以严惩。”

    说着,张静一看着锦衣卫诸千户、百户,接着道:“你们的职责,不是出击,是有人烧了我家的宅邸,你们要十倍奉还,你们不必盯着乱军,所有人…按着花名册,给我顺着花名册找到乱党的家,一个都不要放过!好了,动手!我亲自去督战,邓健负责锦衣卫,卢象升在此镇守!”

    一声号令,众人立即训练有素地行动起来。

    许多锦衣卫开始以小队的方式,纷纷消失在黑夜之中,他们各自背着一个个包裹,借着夜色的掩护,穿越街巷,却如鱼儿入水一般,游刃有余。

    而在另一边,乱军显然开始了强攻。

    枪声响起。

    夜空之下最后一丝宁静,终于被打破了。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