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三十七章:斩尽杀绝
    那包裹砸入了张家的后院。

    一时没啥反应。

    校尉们却都已经趴下了。

    可等了很久。

    还是没反应。

    反而这宅院里传出了狗吠声。

    这却让人一下子无语了。

    “怎么回事?咋不响?”

    “要不翻墙进去看看?”

    “住嘴!”

    “要不,再回去领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

    一声震天巨响。

    这黑夜中的巨响,比所有人想象中还要可怕。

    一团火焰,直接窜上了天空。

    即便是在围墙之外,校尉们依旧感受到了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地动山摇。

    那宅邸,则瞬间的陷入了火海。

    里头的亭台楼榭,大多是砖石结构,若是后世的钢筋混凝土,或许还能扛得住此等黄火药,可就这般的砖头砌起的土木结构,在这黄火药面前,却好似是纸糊一般。

    骤然之间,在这地动山摇之中,一大片的房屋直接垮塌,便连那一面的院墙,也轰隆倒下。

    震耳欲聋的声音,传至云霄。

    在张宅的后院。

    本是张家数十口人,聚在一起,今夜有大事发生,张家老爷出门之前,就已嘱咐过,大家都一概躲在后宅,不要出来,以防万一,那些乱兵们……说不定会滋生什么事端。

    这一家子人,听到了外头的喊杀,自然也知道……事情果然如张家老爷所说一般。

    因而,张家几房人,众星捧月的都窝在后厅,围着张家的老太爷在一起。

    为了让老太爷不必担心,家里的几个少爷说了几个笑话。

    而一些女眷,则只坐在一旁微笑。

    老太爷担心儿子今日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最后的结果又如何。

    这可是关系着张家荣辱的大事,这些年来,张家能有今日的富贵,能置办下这样大的家业,自然也多亏了自己那有本事的儿子。

    可就在大家虽是有一些担心,却还是有说有笑时,这爆炸发生了。

    火焰瞬间的冲击了整个后厅,紧接着,厅外的两个家丁立即被这火焰吞没,还未来得及嚎叫,便已成了焦炭。

    随后……梁柱便垮塌下来,砸死了老太公的一个孙子。

    紧接着,便传出凄厉的哀嚎。

    火焰开始席卷。

    半边墙壁开始垮塌。

    倒是这老太公很是幸运,他坐的位置较里一些,垮塌的墙壁没有压住他,房梁的掉落,也没有砸中,至于那扑面而来的火焰,到了他这儿的时候,却只一股滚滚的热浪了。

    只是……

    老太公稳稳地坐在这儿,一直纹丝不动。

    身边的哭喊声,他一丁点也没有听见。

    他……吓死了。

    这巨大的火焰,直冲天穹。

    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

    …………

    此时,在暖阁里的天启皇帝,心隐隐的有些慌了。

    难道张静一真出事了?

    天启皇帝本是对张静一有信心的。

    可现在……张家着火,又有人去了张家搜出这些东西!

    说到这些东西,天启皇帝是看都不看。

    可是……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了张家已经落入乱兵之手了,那么张静一这时在哪呢?

    张四知等人,现在却备受鼓舞。

    他们已经满心欢喜,自觉得眼下计划已经成功。

    于是,一个个理直气壮起来。

    “陛下,那张静一多半已是伏诛了,他犯了如此谋逆大罪,到了如今,陛下何须袒护?现在正是铲除张静一余党,灭其满门的大好时机,臣听闻,张家藏匿了不少钱财,都是他压榨百姓所得,将张家抄了,既可充实内帑,又可安定军心,陛下……这是一举两得啊。”

    众人七嘴八舌起来,想尽办法说动天启皇帝。

    大抵的意思是,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陛下何不就坡下驴呢?

    为了江山社稷,也该如此啊,现在外头混乱,只要陛下下一道旨意,奖励那些诛杀张静一的将士,自然而然,乱兵就会退去了。

    “陛下,有没有想过,若是不诛尽张静一余党,现在张静一已死,这些余党一定不会干休,所谓斩草除根,除恶务尽,到了如今,何须客气……难道留着这些人,心怀怨恨,到时对我大明江山不利吗?陛下明智,一定能够明察秋毫……”

    这张四知说的起劲。

    却在这时……一声轰隆……震撼了整个京城。

    便连数里外的紫禁城,一时之间,也是殿宇颤颤。

    这一声巨大的爆炸,吓坏了所有人。

    张四知等人跪在地上,能感受到大地在颤抖。

    而站着的天启皇帝,也差一点打了个趔趄。

    魏忠贤在慌乱之中,搀扶住天启皇帝,不过魏忠贤也被吓得不轻,脸色瞬间苍白。

    天启皇帝皱眉道:“怎么回事?”

    “这一定是张静一的余党在作乱,陛下……不可再姑息了。”张四知定了定神。

    天启皇帝却是匆忙地走出了暖阁。

    魏忠贤也跟了上去。

    张四知等人,自然也关心宫外发生的事,鬼使神差一般,起身追了上去。

    远处……一团熊熊大火窜起。

    “那是哪里?”天启皇帝手指着熊熊大火燃烧的方向。

    许多人都一脸茫然。

    张四知一看,却是激动地道:“陛下,陛下……那是钟鼓坊,这地方臣熟悉,臣的家就在那里……”

    是啊。

    自己家不就在那一条街坊吗?

    虽然只能大致的分辨出方位,不过在这夜里,尤其是那大火燃烧的方向,反是更容易辨认。

    天启皇帝惊讶不已地道:“这爆炸,威力如此的巨大吗?”

    他震惊了,这只怕得有数百斤以上的黑火药炸出来才有这样的效果吧。

    天启皇帝不由紧张起来:“那里可有武库?”

    这是天启皇帝的怀疑。

    只有武库,藏着大量的火药,才可能有此威力,莫非这一场叛乱已经蔓延?

    张四知便道:“陛下,那地方,臣再熟悉不过了,并没有武库,都是民宅……臣家……就在那里呢,臣……”

    说到这里……

    张四知的脸色……突然微微有些变化了。

    他继续努力地辨认着方位。

    那熊熊大火的附近,似乎隐隐约约,可见一个佛塔……佛塔的左边……

    骤然之间……

    张四知身躯一震,眼眸渐渐张大了起来。

    他一时麻了,居然说不出接下来的话。

    天启皇帝的眼睛依旧看着那火光耀眼的方向,却是着急地吩咐身边的魏忠贤道:“快去查,去查看一下,那里是什么地方……”

    显然,天启皇帝此时是格外的关心宫外发生的事。

    此时,下意识地回头……

    却猛见张四知一下子瘫坐在地。

    天启皇帝正要大怒。

    突然……却见张四知捶着心口,哀嚎道:“那是臣家,那是臣的家啊……该死,这些乱党……他们将臣的家炸了,臣家里三十二口人,可都在家里的啊,如此厉害的爆炸……里头的人如何幸存?陛下……陛下啊……要尽诛九乱臣贼子啊……”

    张四知失声痛哭。

    人与人之间是没有同理心的。

    如若这个时候,别人家炸了,张四知多半会眉开眼笑,因为在他看来,外头越乱越好,这样才可逼迫陛下为了稳定事态,下旨对乱兵们招抚。

    可是……

    炸的是自己家,那就当然不一样了。

    此时,他的父母妻儿,骤然之间在张四知的脑海里掠过。

    一家人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

    这便更加刺痛了张四知。

    张四知嚎啕大哭。

    一旁的陈道文见状,便连忙安慰:“张公,张公,先不要急,先不要急,或许家里还有几个活口呢,此事乃乱贼所为,此时此刻,张公更应该振奋……要振奋啊……”

    张四知却只是嚎哭,哭的泣不成声。

    我全家大抵都可能死了,你和我说这个?

    陈道文这些人,生怕因为张四知而导致意外,所以更加劝得厉害:“还请节哀,只是张公乃是朝廷大臣,此时此刻,更该强忍悲痛……”

    说到了这里……

    轰隆……

    又一声震天巨响,所有人吓的哆嗦。

    这时,他们都在暖阁之外。

    所以都看得真切,却见京城的一个方向,猛地在轰鸣声中,又是一团火光冲天而起。

    黑夜中的火光,看的格外的清晰。

    大家在这轰鸣声中,都吓了一跳,个个脸色骤变。

    刚才这陈道文还在苦口婆心地劝说张四知要振作,此时抬头一看,那巨大的火焰……比那元宵佳节的火树银花更加震撼,整个天都似乎被窜起的巨大火焰烧红了。

    “那……那又是何处?”天启皇帝急了,这火药的威力实在太大,实在是令人震惊。

    陈道文身躯一震,他下意识地道:“那……那……那里……像……像是法华寺左近……法华寺……是法华寺!”

    天启皇帝有时候不得不佩服他们,对于方位的辩知能力很强,居然只一看位置,就晓得是在哪里了。

    而陈道文,眼里的瞳孔收缩,满脸的震惊,接着眼前竟是一黑,而后……他用虚弱的声音道:“那里……那里……好像是我家,是我家……该……该死啊,这群恶贯满盈的畜生,他们将我家炸了。爹……娘……孩儿不孝啊……”

    …………

    第五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