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三十八章:摧枯拉朽
    这一次,炸的是陈道文的宅邸。

    无论是张四知还是陈道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他们的宅邸很大,容得下这样的爆炸。

    看着自己的宅邸,瞬间化为了熊熊大火,陈道文的心……彻底的寒了。

    当初和范家的人勾结,不就是为了银子?而得了银子,是为了什么?

    自己是朝廷命官,前途似锦,一人吃穿,完全足够,所为的……不就是给子孙们留一点福泽吗?

    可是……

    他虽不知家里的情况如何,可看着这恐怖如斯的冲天火光,却已知道,完蛋了。

    想到家人们在火海中燃烧为灰烬,又想到许多人在浓烟滚滚中窒息,想到他们被炸为碎片,陈道文顿时脸色苍白,只能拼命地捶打着自己的心口。

    悲痛欲绝啊!

    紧接着,又是一个个爆炸。

    爆炸似乎很精准,每一次……都总有人来认领。

    起初,大家还语重深长地安慰陈道文和张四知,可很快,大家就都安慰不起来了,安慰变成了伤心伤肺的痛哭。

    远处不停地有亮光在天启皇帝的眼眸里闪过,此时,他已看的呆了。

    他完全不理会那些已悲痛得跪坐地上嚎啕大哭的人,只觉得他们吵闹。

    却忍不住对身边的魏忠贤道:“魏伴伴,你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种可能。”魏忠贤眼中带着精光,认真地道:“其一:便是张老弟已死,而他的部众悲痛欲绝,所以进行最疯狂的报复。其二……便是张老弟没有死,他不但没有死,而且早已组织起来了反击,他分明可以让人冲入宅邸,却选择这样做……”

    魏忠贤的脸色忽明忽暗,偶尔爆发出来的轰鸣,天边时不时闪过的白光,让他脸色显得阴沉恐怖:“理由只会有一个,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是你死我活,绝不幸免,!所以………唯有如此,才可告诉这满京城的人。无论这些人采取什么手段,是威逼还是利诱,他都与他们不共戴天,非要决一雌雄不可!”

    “张老弟连自己的家都不要了,那么这些和他为敌之人,大家都得死,这在兵法之中,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又叫破釜沉舟。”

    魏忠贤歇了口气,又道:“这样做,既是告诉这些人,时至今日,大家都没有回头路走,不妨拼个你死我活。其实,这只怕也是告诉东林军校,告诉那些锦衣卫,这个夜晚,谁也别想心慈手软。”

    “这等事,只能一鼓作气。”

    听魏忠贤说到最后,天启皇帝的心已提到了嗓子眼里,那么……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是忠于张静一的人在报仇雪恨,还是这是张静一表现出来的决心?

    不过……

    这些人……竟敢来逼宫,敢调动兵马,这就是谋逆!

    又一声震天轰鸣,天启皇帝突的似有明悟,神色阴沉地道:“朕真是该死,朕方才……竟差一点被这些该死的家伙所迷惑。这些家伙,竟拿朕的祖宗基业来胁迫朕,以为只要他们的乱兵得逞,朕便不得不向他们低头。朕现在才明白,其实事到如今,谁还能回头呢?张卿不能苟且,朕能忍辱吗?”

    说罢,天启皇帝反而大笑起来,冷讽地道:“无论张卿是生是死,在天亮之前,朕与乱贼,总要死一个才好。”

    说罢,天启皇帝回头,死死的盯着这一个个瘫下的朝廷命官,唇边勾起一抹冷漠的笑。

    …………

    五城兵马司,专门负责京城巡捕盗贼,疏理街道沟渠及囚犯、火禁之事。

    而现在,这兵马司的知事,迷糊地被人从被窝里揪了出来。

    就在他一脸茫然的时候,劈头盖脸的一个巴掌,直接将他打清醒了,而后便看到了明晃晃的新县千户所的腰牌。

    “聋了耳朵吗?没看到城中起火,快带人………灭火。”

    而后……虽是城中大乱,可大乱的方向,主要是在新县。

    一群本是自觉得这些事和自己事不关己的兵马司兵丁,却不得不迅速集结,在锦衣卫的监视之下,纷纷带着水车,前往各处事发以及即将事发的地点。

    到事发的地点去灭火,这是很好理解的。

    可是有人告诉你,去某某街,那地方待会即将起火,赶紧带着水车过去,这就很令人费解了。

    可理解不理解,都不是他们的事,面对这群凶神恶煞之人,只能乖乖应命。

    不得不说,新县千户所的校尉和緹骑都是讲规矩的人。

    炸归炸,但是总还算是负责的。

    这边水车一到,那边炸弹丢进宅邸。

    轰隆一声震天巨响,赶着水车的兵马司官兵,便吓尿了,个个捂着耳朵,惊恐万分地蹲在地上。

    然后有人踹他们的屁股,恨不得拿个大喇叭在他们的耳边大吼:“灭火,去灭火……别殃及了人家的邻居。”

    这兵马司的人,本来是恪守中立。

    因为实际上,他们本就不是官军,只算是维持治安的差役罢了,而且还是很不专业的那种,实在没有倒向哪一边的资本。

    现如今,他们算是看明白了,此时还是乖乖的听从这些锦衣卫为好,不为其他,他们看上去好像更狠。

    尤其是亲临这爆炸的现场,足以让任何人感受到这玩意的巨大威力。

    于是,一边爆炸,一边不断的灭火。

    而后,无数的骸骨从火场里抬出来。

    绝大多数的骸骨,其实已经分辨不出主人的原貌了。

    只能用收尸的车子,随意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残骸堆砌起来,直接拖去附近的义庄,到时候再看如何处置。

    …………

    砰砰砰……

    在一轮轮的火铳射击之后。

    神枢营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片刻之后,他们大溃。

    于是……少量的骑兵,便被催促着朝东林军发起冲击。

    不过显然,这几乎和送死没有分别。

    东林军不断地推进,踩着无数的尸首向前。

    而神枢营已经混乱。

    此时,朱武急的满头是汗,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溃败的居然如此之快。

    同样都是火器,神枢营给对面的东林军造成的伤害,几乎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他只能不断地命身边的家丁,斩杀那些妄图后退的人。

    此时,他一次次地大吼:“谁要逃?这里谁逃的出去,各处城门,都已是关上了,今夜……若是不冲过去,我等尽死!”

    这样的话,其实已没有了什么效果。

    可朱武依旧还在大吼,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若是失败,一切都完了。

    “轰隆……”

    偶尔,从某个地方,会传来轰鸣声,这巨大的轰鸣,已让人心颤。

    好在这附近,并没有这样的火药轰鸣,这一声轰鸣之后,朱武还想卖力大吼什么。

    可此时……身侧的家丁却是拽了拽他的胳膊。

    朱武怒气冲冲的回头道:“做什么?”

    “老爷,快看。”家丁一脸惨然的指着方才轰鸣的方向。

    朱武便顺着指着的方向看去。

    紧接着,他浑身战栗,这方向……还有爆炸的位置……

    朱武顿时发出了悲鸣,哀嚎道:“这是我家啊,这是我家啊……”

    悲痛欲绝啊!

    到处都是从前阵败退下来的人。

    可这时,朱武顾不上了。

    一群拉胯的人,开始择路而逃。

    便是家丁,也跑了一小半。

    剩余的人倒是忠心,只是一个个没头苍蝇一般等着朱武的反应。

    朱武撕心裂肺地大吼:“张静一,你杀我全家,我与你势不两立。”

    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本就是奔着杀张静一全家来的。

    而在对面……

    东林军终于失去了耐心。

    “上刺刀,上刺刀!”

    对面的队伍已经彻底的混乱了,这个时候,大家发现凭借着狭小的街巷,靠着火铳杀敌,效率实在太慢,毕竟队伍没办法展开。

    其实也正是因为街巷的狭小,某种意义而言,神枢营的崩溃才大大的延缓。

    可现在……东林军终于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东林的新兵之中,混杂着老兵,绝大多数的新兵,初次上阵,其实是很紧张的,虽然他们的操练,已让他们掌握了绝大多数的作战技巧,身子也打熬的不错,让他们有着充沛的体力。

    再加上混杂的老兵作为主心骨,令他们慢慢的从紧张中镇定下来。

    现如今,他们越来越娴熟,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如今……大家纷纷从腰间的武装带上,取下悬挂的刺刀,一个个卡入火铳的铳管。

    密密麻麻的人,在这长街上,蓄势待发。

    随后,队官打头,大呼一声:“冲锋!”

    于是……这密集的队伍,便如潮水一般,挺着刺刀,发起冲刺。

    如果说,方才的对射,还能勉强让神枢营勉强稳住的话。

    而这东林军的冲锋,却瞬间的瓦解了神枢营的最后一丁点斗志。

    队伍迅速崩溃。

    无数人抱头鼠窜。

    东林军还未杀到时,原来虽还混乱,却总还勉强能稳住阵队。

    可这时,这如潮水一般的冲锋,却是摧枯拉朽,骤然之间,神枢营的队列零散,无数人已是丢盔弃甲,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