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四十章:张静一,你好狠
    整个京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大事。

    可是又几乎所有人大门紧闭,谁也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

    天罡拂晓。

    张静一此时到了大狱,大狱中已是人满为患。

    寻常的俘虏,连进大狱的资格都没有。

    至少也需千户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在这里享受免费的衣食。

    非常时分,自然不会有什么客气,于是校尉们也懒得在审讯室里讯问,而是直接在囚室里讯问案情。

    这种事,最忌的就是有人胡乱攀咬,因此,数十人同时审问,倒是蔚为壮观。

    而这时候,武长春迎来了他的第二春,他觉得自己赶到了好时候。

    在他看来,校尉们那三脚猫的手段,简直就不配和用刑二字挂钩。

    因而,他一个个囚室里进行指导,怎么折磨人,如何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又怎么样让人痛不欲生,且又绝不会害人性命。

    这一年多来,武长春苦练的就是刑讯的技艺,他很清楚,张静一留着他是为什么。

    像他这样犯了大罪的人,自然清楚,想要活命,就得靠着独门手艺,才能活下去。

    因而,他这一年多来,下了很大的苦功,当然,主要是许多的奇思妙想,都可以在他的岳父李永芳身上实验。

    李永芳现在还未死,这几乎已创造了一个奇迹。

    以至于在武长春的‘研究室’里,武长春挂了一张别样的日历,日历里记录了李永芳的生存时间,迄今为止,已有四百七十二天了。

    他决定精益求精,在这个日期基础上,创造三年的记录。

    果然……终于是有人忍不住了。

    于是张静一被请了来。

    一夜未睡,张静一显得疲惫,而招供的人有很多,他们的讯息集合在了一起,一个脉络,也就逐渐的清晰。

    这些人只是一群武夫,所以没有真正接触到范家的行踪,说穿了,他们就是干活的。

    可是朱武确实知道一些讯息,因为范家的行踪,是有一个人知道的。

    而这个人……绝对是一条大鱼。

    张静一抵达了囚室,在囚室里足足的呆了小半时辰,这才走出来。

    而后,他看着晨曦的曙光初露,感受着初阳轻洒下来的暖意,道:“备马,入宫。”

    入宫的半途上,教导队的人已是如潮水一般的退去,他们统统已经收队回营。

    只有一些新县千户所的锦衣卫,按着刀,在街上认真巡视,或者继续捉拿那些漏网之鱼。

    而这清冷街道上最多的,却是五城兵马司的人马,五城兵马司已是倾巢而出,押着收拾的车队,一路收敛乱军的骸骨,或是擦拭着地面上的血迹。

    大灾之后总有大疫。

    因而,不只要立即处理尸首,擦拭血迹,还需用烧了的艾草,四处熏着街道的每一处角落。

    他们也一宿未睡了。

    可是干活很卖力。

    各城的指挥、知事,亲自出现在街道上,指挥着下头的兵丁干活。

    他们收敛了尸首之后,先拿水桶冲刷了地面,而后……再取出麻布,擦干血迹。

    这一路,张静一所过,见张静一身后被一干新县千户所的人拥簇着,这些兵丁一看,便下意识地停止了手中的活计,站到了街道的一边,束手而立,不敢抬头。

    直到张静一的人马过去,他们才又重新蹲在街道上,继续干活。

    直到张静一到了午门。

    禁卫进去通报。

    没一会,早有守在里头的宦官急匆匆小跑出来,火速带着张静一入宫。

    与此同时。

    在暖阁之中,天启皇帝已是熬了一宿。

    此时,他已心急如焚。

    其实从事前和当下的种种迹象来看,他当然清楚,这都是张静一的安排。

    可安排和布置是一回事,夜里混乱,随时可能会发生变故。

    直到有宦官进来道:“陛下,新县侯到了。”

    此言一出。

    天启皇帝豁然而起,魏忠贤疲惫的眸子,也突然猛地一张。

    这二人都清楚,一旦发生了变故,将是意味着什么。

    而现在张静一能安然入宫,至少证明了一件事……事情可能已经解决妥当了。

    那些在地上趴了一夜的大臣们,现在已是万念俱焚。

    他们或许心里……还有一丁点的侥幸。

    或许张静一死了呢?

    只要他一死,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毕竟……他们的身后……真正的大人物,还没有浮出水面呢!

    可现在……一听张静一觐见,张四知与陈道文人等,却已差点要昏厥过去,此时个个脸色惨白,一个个哑口。

    “快,快请张卿进来!”天启皇帝龙精虎猛,一扫疲惫。

    很快,张静一便徐步走进了暖阁。

    他朝天启皇帝行了个礼。

    天启皇帝很着急见到张静一,可现在人到了跟前,他却是脸一沉,带着明显的火气。

    此时,他直接上前,随即厉声道:“既是预知对方可能叛乱,为何不事先禀告一声?朕知道你是害怕走漏消息,可你难道不知道……一旦出了事,是什么后果吗?”

    张静一一脸憔悴的样子,却是道:“臣死罪。”

    天启皇帝说归说,随即却道:“你的宅子没了?”

    “是的。”张静一道:“是的,贼子们丧心病狂,直接将臣的宅邸烧了……臣……就这么一个宅子,一家老小……要喝西北风了。”

    天启皇帝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这话说的,听着就是来索赔的。

    “至于乱军谋反的事,其实臣也未必有十足的把握,但还是没有想到他们如此的丧心病狂,居然真敢谋反。想来是臣这边查的太急,他们决定狗急跳墙。”

    “只是……这些反贼,其实没什么用,不过裹挟一群人造反罢了,看着声势浩大,实则却是不堪一击。昨天夜里,臣让人笼统的进行了点算,贼子造反者,有一万五千人,被诛的有两千二百七十,其余的,统统都被俘虏,而东林这边,死伤了三十七人,其中战死者……”

    说到这里,张静一露出了沉痛之色:“足有九人,臣不甚痛惜。”

    跪在一旁的张四知和陈道文人等,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大的动静,就弄死了东林这点人?

    这一下……

    天启皇帝也没预料,外头这般大的动静,战果竟如此的斐然。

    却是谁也不明白,就算只是这九个人,张静一的伤心难过确实是发自内心!

    “这群京营,竟是无用至此?”

    这个时候,天启皇帝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张静一道:“陛下……这一场叛乱,乃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除了武官之外,还有不少的文臣参与其中。”

    说罢,张静一似笑非笑地看向张四知人等:“诸公……你们说是不是?”

    张四知等人给吓得差点窒息,那陈道文立即道:“侯爷,侯爷……下官……下官是冤枉的啊,下官……与侯爷,是自己人……是自己人啊……”

    “自己人吗?”张静一与天启皇帝对视了一眼,天启皇帝顿时露出意味深长的样子,而后,慢悠悠地坐到了御案之后。

    张静一则是打量着陈道文,道:“本来我们是自己人的,不过现在不是了,陈主事难道你忘了,就在两个时辰之前,我的人已在你的府上丢了一个炸弹,不幸的很,五城兵马司那里奏报,说是你家里一个活口都没有剩下,我让人杀了你全家,你还称你与我是自己人?你这般能隐忍,可见你已不是寻常的乱党了。”

    陈道文脸上的表情僵了。

    他虽知道自己的家人,可能遭遇了不测,可现在却得知了确切的消息,顿时觉得身子软绵绵的,悲不自胜,哀嚎道:“我……我知道侯爷您……一定不是故意的,这件事……与我无关啊。”

    人就是如此,有一种本能的求生欲。

    为了活下去,必须撇清关系。

    张静一却是冷漠地道:“谁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故意的。”

    张静一说着,带着莫名的讽刺意味,厉声道:“乱臣贼子,难道不该杀吗?到了如今,你还想抵赖?你以为我不知你见了金刀和蟒袍,就立即去见了你的党羽?不知道你们定下计划,煽动人谋反,转过头再跑来宫中状告我?难道我会不知道,你们收受了那姓范的无数的钱财?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早已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张静一咬牙切齿地继续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再者说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到了今日这个地步,你以为抵赖几句,就可以蒙混过关,你也太看轻陛下,看轻我张静一了!”

    “我实言告诉你,炸你全家,是我谋划已久的事,用什么炸,怎么炸,能炸出什么效果,要教你一家老小怎么死,都有谋划,那么你来说说看,我是不是故意的?”

    张静一的每一句话,都好像一根针,拼命的扎着陈道文的心。

    陈道文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

    似乎这一番话,唤起了陈道文心中再也按捺不住的恨意,于是他抬头,瞪着张静一:“张静一,你好狠!”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