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四十一章:君要臣死
    张静一对于陈道文的反应十分满意。

    他要的就是这种恨意。

    只是,对于陈道文的恨意,张静一却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他笑了笑道:“我若是不狠,今日我便不会站在这里,只怕早已成了冢中枯骨了。我不过是奉旨办事而已。可你们呢?你们干的是什么事?”

    “就说你陈道文,你陈道文读的书比我张静一多,圣人的道理,知道的比我更多,你现在若是还能想起书中的道理,再想想你平生所为,这狠毒二字,我哪里承担得起,和你这样的人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陈道文此时的心情,真是百感交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绝望得令人窒息。

    谁能想到,这无数的谋划,原来在人家的眼里,其实不过是个笑话。

    根本原因在何处?

    在于自不量力的以为掌控的力量,根本就不堪一击,人家弹指之间,便杀了个干净。

    那么现在还能说什么呢?

    陈道文低垂下头,默然不语。

    张静一则是继续道:“在你们背后,还有人指使,对吧?”

    看着这一个个绝望的人,听到还有人在背后指使,天启皇帝顿时来了兴趣。

    居然还有……

    眼前这数十个大臣,其实已经足够让天启皇帝觉得可怕了,再加上宫外头的武官,这大明王朝,单单一个京城,到底有多少人,勾结了那些奸商?

    这些人,当初怎么就贪婪到这样的地步呢?

    而如今,眼看事情要败露的时候,又是何等的胆大包天。

    张静一询问之后,所有人都沉默。

    他们一言不发。

    很明显,许多人的心思是……他们还想继续保住那个人。

    只有保住了此人,或许他们才还有机会。

    所谓官官相护,并不是大家交情到了,所以想办法庇护你。

    而在于,他们深知,自己已经完了,只有留得青山在,外头还有自己的人,尤其是这个人有着巨大的能量,他们才可能在接下来,受到外头人的保护。

    张静一自是知道他们的打算,冷漠地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若是说了,也算是功劳。你们自己心里清楚,那范家人,真正交往密切的就是此人,现在京城的变故,只怕用不了多久,那范家人等就会收到消息,到了那时,他们若是又继续逃亡,便只怕这辈子,也不敢回大明了。”

    张静一越说,声音越发的冷:“我现在正在赶时间,没时间和你们说废话,你们说出这背后之人,才能掌握这范家等人的行踪……”

    张静一顿了一下,接着道:“你们若是不说,等这些人都跑了,那么这一场叛乱,你们就是主犯!主犯是什么下场呢?这千刀万剐是少不了的。可若是他们没跑,到时他们就是主犯,你们不过是从犯,至少可以死的痛快一些!”

    “看看……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们谁要交代?”

    那地上的人,一个个依旧低着头纹丝不动,只是有的人脸色变了变,显出了几分挣扎和犹豫。

    天启皇帝也在一旁怒喝道:“若是不说,何止是千刀万剐,朕要亲自将你们下油锅,你们这些叛贼,万死不足惜,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然而,这些人依旧一言不发。

    倒是一旁的魏忠贤嘿嘿笑着道:“看来你们很不懂事啊,到了如今,似乎还有人心存侥幸呢。”

    其实……天启皇帝是不怕他们不开口的。

    而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他担心若是再不开口,等消息传到入关的范家那边,人家立即跑路了。

    这些人格外的敏感和狡猾,一旦和这一次的机会,失之交臂,那么便永远找不到范家这些人了。

    张静一目光落在一个人的身上,冷冷地道:“陈道文,你想说嘛?”

    陈道文道:“没什么可说的,千刀万剐是死,给一个痛快也是死,如今全家既被斩杀殆尽,那么……无非是引颈受戮而已。”

    这陈道文,居然在此时,没有了求生欲。

    张静一却也不急,而是一步步的走到了张四知的面前。

    张静一对于张四知是有印象的。

    因为这个人,现在名声很好,以至于在历史上,崇祯皇帝登基,听闻他是正人君子,于是让他一度成为了内阁大学士。

    不过很快,崇祯皇帝就感觉这个人是个废物,便罢黜了他的大学士之位。

    等到闯王入京,他一度投降了闯王。

    而等到建奴人进京之后,他又火速降清,结果他这个曾经的明朝内阁大学士,建奴人只给了他一个御史的位置。

    而张四知非但不气恼,反而勤勤恳恳,一副很乐意接受的样子,作为御史,他自然觉得自己应该尽一下自己的本分,毕竟明朝的御史,就是这样干的。

    于是乎,他也跑去弹劾,最后的结果是,顺治皇帝大怒,直接将他砍了。

    这么一个人,几乎是小丑一般的人物,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人们都认为他是个很有才能,且还为官清正之人。

    而张静一现在见了这样的人,只想呕吐。

    他鄙夷地看着张四知,而后一字一句的道:“你来说说看,你说……还有谁是乱党?”

    张四知道:“这……没有,何况我等实在冤枉,我们不过是风闻奏事,听说……新县侯的府邸里藏着金刀和龙袍,因而便来此劝谏陛下,我们和那些乱党,实在没有关系。”

    张四知是很聪明的,他早就想好了退路。

    外头作乱,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凭什么冤枉人,我们只是来告状的,是来弹劾!弹劾权臣,有什么错?

    难道这样也是违法乱纪吗?

    天启皇帝不听还好,一听到这样说,顿时又勃然大怒。

    不等张静一询问,便直接冲上来,一脚狠狠踹向跪地上的张四知的脑袋。

    砰……

    这一脚下去,张四知哀嚎一声,脑袋狠狠的倒地,重重的磕在砖石上。

    张四知疼得已是眼泪直流,口里却道:“陛下,我等劝谏何错之有,何错之有……我们到底哪里开罪了陛下,就因为陛下要袒护一个张静一吗?现如今,外头作乱,陛下却听信谗言,将一切都栽在臣等头上,臣等冤枉,千古奇冤!”

    “当初陛下令魏忠贤,诛杀东林诸君子,难道今日,陛下又不容臣等吗?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却不可随意诬赖臣等乃是乱党……”

    他一面嚎叫,一面说着。

    这等人最是厉害,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也是道理一套又一套,永远都是大义凛然,永远都是正人君子的模样。

    天启皇帝是气的想吐血。

    说实话,当天启皇帝意识到,自己永远在道理方面,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时,就倾向于,直接用暴力来解决问题。

    倒是这个时候……

    张静一却笑了笑道:“陛下,不必动怒了,这些人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已。臣……已经知道这些人背后之人是谁,事不宜迟,臣这就去拿人了。”

    天启皇帝很是诧异,道:“是谁?你且等着,朕也去。魏伴伴,快,将这些人统统拿下。”

    张四知等人,依旧还继续喊冤。

    不过此时,天启皇帝却已没心思顾着这些人了,反正这些人已是案板上的鱼肉,迟早都要死的。

    …………

    内阁……

    夜里发生了这样的事,六部九卿,都已纷纷齐聚于此。

    人们窃窃私语,打探着昨夜发生的事,又是巨大的爆炸,又是喊杀,看上去,好像是东林军控制住了事态,只是……到底是什么情况,现在许多人还是有些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

    思来想去,这样的大事,还是先来内阁问问的好。

    内阁这边,已经知道了一些消息了。

    乱党发生了叛乱,情况十分的紧急。

    张静一连夜带人平叛。

    当然……这是一个版本。

    另一个版本是,张静一叛乱,于是……

    如今这内阁的大堂,已是济济一堂。

    一大群人,焦灼地看着几个内阁大学士。

    黄立极咳嗽一声。

    而后,他扯了扯嗓子,才道:“如今,一切已归于平静,事情……就这么一个事情,大家也就不必胡乱猜忌了,还是做好自己的本分为好。”

    这一下子,大家又开始窃窃私语。

    “到底是怎么一个事?”兵部尚书崔呈秀拧眉道:“怎么越听越不明白了。”

    此时,工部尚书吴敦夫叹了口气道:“到底谁是乱党,又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人心惶惶的,总要有个说法。我听闻,夜里许多大臣,都被拿了?死了许多人,哎……可怕,实在可怕……”

    黄立极便看向孙承宗,孙承宗却板着脸,一副别指望老夫来这里给你和稀泥的态度。

    黄立极忍不住气得咬牙切齿,你孙承宗也太不厚道了。

    索性,便又看向几个内阁大学士。

    “罢了。”这时候,有一人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还藏着掖着做什么?我看,还是实话相告吧,只有如此,大家才可平心静气的为朝廷分忧嘛,我来说几句……”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