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四十二章:你就是主谋
    众人朝着说话之人看去。

    这人端坐着,慢条斯理的样子。

    正是内阁大学士张瑞图。

    这天启朝的大学士,有存在感的,其实并不多。

    张瑞图就更是如此了。

    不过他的人缘很好。

    好到什么程度呢?

    魏忠贤认为他是自己人,所以当初极力保荐他入阁。

    据说,给魏忠贤建生祠,就是他的主意。

    而另一方面,大家又觉得他不是阉党。

    因为每一次魏忠贤参与重大决策的时候,张瑞图总是能找个由头,不是生病,就是寻了其他的差事,总而言之,每一次都能精准的躲过去。

    以至于历史上,张瑞图因为魏忠贤而得势,位极人臣。

    可等到崇祯皇帝登基,开始对阉党进行清算的时候,居然有不少东林党纷纷表示,张瑞图不是那样的人,此后大家一查,也确实阉党的事,和他没什么关系。

    在内阁里,他也是出了名的好说话,这内阁里的中书舍人和书吏们,都对黄立极敬而远之,对孙承宗有些惧怕,而唯独对张瑞图,却很亲近。

    六部大臣,也喜欢张瑞图,张瑞图有一手好书法,属于开宗立派的人物,而这个时代,许多人都好行书,他也时常与大家切磋。

    因而,一看到张瑞图,不少人都下意识地露出了微笑。

    此时,张瑞图低头喝了一盏茶,只是今日他却没有和颜悦色,而是十分严肃:“昨日,神枢营、左营和后营谋反,又有一群大臣,连夜见驾,俱言新县侯反状,要诛杀张静一,这件事……你们有耳闻吧?至于是非曲直,依老夫之见,不是我等做臣子的可以议论的,这一切,自有圣裁!”

    说着,他顿了一顿,才又道:“我等做臣子的,不要总是妄图去揣摩圣意,去用污浊的念头,去想这宫闱之事,还有朝中的局面。诸公啊,我等都是读书明理之人,须知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的道理。正因如此,有些话,就不要乱说,有些事,也不要胡乱猜疑!”

    他此言一出,让许多人的脸上微微一红,说实话,这确实好像有些道理。

    张瑞图接着道:“老夫这些年,偶尔还读书,近来对书中,颇有几分心得,读书……是做什么?读书是明理,可是读书到了滚瓜烂熟的地步,便是养心性。何谓心性?明心见性,顿悟见理而已。人有了心性,便会不急不躁,便不为这外界的纷扰所阻塞了心智。”

    “做人,遵从自己的本心即可。而为官,则只恪尽自己的职责便好。这是人臣的本份,所以啊,大家别老是打听一些有的没的。唯陛下马首是瞻就是了,谁忠谁奸,陛下自有公断。”

    众人觉得有理,便都不吱声了。

    张瑞图笑了笑,继续端起了茶盏,呷了口茶,又恢复了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黄立极便笑道:“还是张公有办法,一番话就平息了事态。”

    张瑞图立即恭顺地道:“哪里,我不过是说出了黄公心中所想而已。”

    黄立极便露出几分微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这首辅大学士,其实挺打脸的,下头的大学士,人人水平都比他高,威望不比他差。

    好在黄立极的心态极好,自是一笑置之。

    却在此时,外头有人道:“陛下驾到……”

    这一切让人猝不及防。

    众人起身,正待要接驾。

    这时,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却已大喇喇地走了进来。

    于是众人纷纷行礼:“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一摆手:“不必多礼,卿等聚于此,意欲何为?”

    黄立极立即回答道:“陛下,这……”

    他心里其实觉得一群大臣在这里议论宫闱,好像有点忌讳,倒是一时难住了。

    倒是张瑞图道:“臣等在此,在谈心性。”

    “心性?”天启皇帝很是不客气地道:“这是吃饱了撑着吗?朝廷这么多事,你们吃朕的大米,却在此谈什么心性?”

    “……”

    张瑞图脸色依旧平和,笑了笑道:“心性,也是处世的一种方式,有了这种处世的方式,才可做到心无旁骛,其实这也暗合了正心、诚意、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只有心性有所成,才可更好的为陛下分忧。”

    天启皇帝这时更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是永远都无法说过这些人的,这些人就算是让自己吃粪,也能说出个道理来。

    黄立极这时道:“不知陛下前来,有何赐教?”

    被黄立极这样一提,天启皇帝脸上立即换上一副冷色,道:“朕是来捉乱党的。”

    此言一出,犹如投下了一枚炸弹……这内阁大堂,顿时都有些坐不住了。

    许多人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黄立极的脸色有点难堪,好嘛,现在捉乱党都捉到内阁来了。

    黄立极也只好道:“敢问陛下,谁是乱党?”

    “这个……”天启皇帝便看向张静一。

    张静一想也不想的就道:“谁都可能是乱党。”

    “……”

    众臣一脸无语之状。

    不过张静一学了一句他们的屁话之后,却是慢吞吞地走到了张瑞图的面前。

    张瑞图面色祥和,脸上带着微笑。

    张静一则道:“可是张公吗?”

    “啊……”张瑞图点点头:“正是。”

    张静一道:“张公……请跟我走一趟吧。”

    此言一出,许多人都懵了。

    这什么意思?

    张瑞图道:“不知去何处?”

    张静一的回答很简洁:“大狱。”

    斩钉截铁!

    却连黄立极都吓着了。

    朝廷还真没有直接跑来内阁抓人的先例,问题是,人家到底犯了什么罪?

    这一下子,倒是让人义愤填膺了。

    即便是崔呈秀这样的滑头,也觉得张静一今儿的行事,简直就是匪夷所思,这不是开玩笑吗?

    张瑞图却比别人显得镇定,他微笑道:“老夫久闻大狱的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只是新县侯何故如此呢?”

    是啊,总要问个明白。

    “因为你勾结范永斗!”张静一脸色突然变得不客气起来。

    天启皇帝一愣,他也给吓住了!

    其实他对张瑞图的印象是极好的,何况此人乃是内阁大学士,他为何勾结范永斗这样的商贾呢?

    换做是其他人,只怕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了。

    可张瑞图很有涵养的样子。

    张瑞图叹了口气,他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小小的抱怨。

    当然,这种抱怨,并没有显得明显,若是细细咀嚼,倒是像少女的‘嗔怒’。

    这是一种,并没有过于激动的小小责怪。

    张瑞图道:“新县侯此言,让老夫实在吃惊,老夫不敢自称是君子,却也绝不可能是什么乱党,若是新县侯非要称老夫为乱党,老夫在想,新县侯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他没有暴跳如雷。

    反而让不少人为他不平起来。

    张公到了现在,居然还如此和颜悦色,若是换了我,早就两个大耳刮子……不对,这是张静一,这个家伙最近比较硬,打是不敢打的,那可以骂呀!

    此时,张静一笑着道:“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了你?”

    张瑞图摇摇头:“说冤枉,就太过了,依老夫之见,可能只是有一些误会,不过既然新县侯让老夫去大狱,那么老夫去便是了,权当是澄清。”

    冤枉是主动的,误会是被动的,到了现在,张瑞图似乎也没有过于责怪张静一的意思。

    这一下子,倒是连黄立极都不高兴了,他认真地看了张静一一眼,略带肃然地道:“新县侯,这若是误会,那么这误会可就太大了。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是啊,可不能出错,今日之事若是闹了笑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公,切切不可去,没有真凭实据,凭什么来带人走,锦衣卫佥事而已,你是内阁大学士!”

    天启皇帝皱着眉,也不免的觉得匪夷所思。

    张瑞图却是笑了笑,对大家作揖道:“诸公的好意,老夫心领啦,只是涉及到了钦案,老夫还是去一趟为好。新县侯也不容易,他这般费力查办此案,自然也是为了朝廷好,老夫作为内阁大学士,更该配合。”

    说着,他平和地看向张静一道:“侯爷,请吧……”

    张静一是做好了直接撕破脸皮,强行拿人的。

    没想到这张瑞图竟如此的配合。

    于是他点点头:“走吧。”

    然而,其他人却是坐不住了,尤其是黄立极,他是首辅,现在次辅被捉了,那还了得?他和张瑞图就算是没有什么深交,他也必须得管管的。

    于是黄立极道:“老夫也去,看个明白。”

    其他人便道:“同去,同去。”

    天启皇帝见状,便也道:“朕也去瞧瞧。”

    口里说着,出门上了乘舆的时候,将张静一叫到身边来,低声道:“这事儿有没有谱?若是没谱,张卿,朕和你便丢大人了。”

    张静一则是信誓旦旦地道:“陛下放心吧,臣心里有数。”

    天启皇帝道:“朕见此人一向老实巴交,方才他的表现,也一直……好吧,好吧,听你的,先听你的。”

    …………

    第五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