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四十六章:生杀予夺
    这路引,轻描淡写地交给张静一。

    下了旨意之后,张静一转交下去。

    于是迅速有人翻身上马,奉口谕而去。

    天启皇帝此言一出,顿时让人如芒在背。

    范永斗的心已经凉了大半截。

    他万万没想到,居然如此之狠。

    天启皇帝看着地上跪着的人,又笑着道:“你们还有其他的路引吗?只这广昌县的?朕看未必吧,若是还有,就都统统交出来给朕看看。”

    范永斗心中已是大惊,他匍匐在地,既料不到,竟是皇帝亲自过来,更料不到的是……居然如此干脆利落。

    这根本不像是审问,这就是抱着来治罪的。

    范永斗行走于建奴和蒙古人之间,蛮不讲理的人也见得多了,可总是能通过他的圆融而化解,可现在……他有些无力。

    只是……范永斗深知,到了这个地步,他没有选择,于是咬牙道:“还望陛下知道,小民……小民真的是姓陈,小民并没有欺瞒陛下。”

    “没有欺瞒是吗?”天启皇帝笑了笑。

    他凝视着范永斗。

    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他原本以为,他心心念念的给他制造了这么多麻烦的一群走私商,一定很有能耐,至少也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

    可现在看来……

    此时,天启皇帝的目光,落在跪地的另一个年轻人身上。

    这个年轻人,和范永斗倒是长的颇为相似。

    他点了点这个年轻人道:“此人叫什么?”

    “他?”范永斗胆战心惊,已经来不及多想,便脱口而出道:“这是小民的儿子,陈建文。”

    天启皇帝闻言,笑着道:“建文这个名儿,不好……”

    说罢,反手抽出了张静一腰间的佩刀。

    手持着刀,反手便是一刺。

    于是刀尖直接刺下,生生的扎入了这陈建文的小腿上。

    陈建文顿时一声嚎叫。

    这一切,都是一气呵成,天启皇帝喜欢击剑,可这刀法,却也不差。

    刀尖直接贯穿了陈建文的小腿,因为扎得太深,居然直接从脚下露出刀尖来,直到这刀尖铿锵一下,撞到了地面的砖石上。

    紧接着,鲜血便涌出来。

    陈建文妄图想要爬行,躲开。

    可他一动,刀口便撕开,于是疼痛欲裂,又是一阵哀嚎:“爹……爹……爹,救我……”

    他的腿下,已被鲜血浸透了。

    面容带着扭曲,他歇斯底里地哀嚎着,朝向范永斗的方向。

    范永斗已是急得满头大汗,他身躯颤抖着,这是他的儿子……如今看着被刀钉在地上,疼的身子颤抖,可每一次颤抖,都在不断地撕裂刀口,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天启皇帝则是勾唇一笑,带只是笑意不尽眼底,带着冷漠道:“一定很痛苦吧,范永斗,你看看你的儿子。”

    范永斗牙关颤抖着,眼眶已是红了,努力深呼吸:“放过他吧……放过他……”

    “朕若是放过了他……”天启皇帝心平气和地道:“那么那些因为你们而死的那些人,会放过朕吗?朕的献怀太子,会吗?那些拿着你们武器的建奴人,那些建奴人的刀下之鬼,他们会肯放过朕吗?辽东数十年来时局糜烂,建奴人侵城掠地之后,那些被奸淫掳掠的百姓,他们肯放过朕吗?”

    “可现在,你竟来求朕放过你的儿子?怎么,你的儿子如此的金贵?那么……朕的儿子呢,那些失去了儿女的父母呢?”

    天启皇帝的脸色由冷渐渐变得森然。

    随即,他猛地将刀自那范建文的小腿上拔了出来,随后又反手一劈。

    这染满了鲜血的刀在虚空之中,划过了一刀刀影,而后快速斩下,那陈建文的胳膊,随即便生生的被切了下来。

    陈建文疼得死去活来,那巨大的伤口处,血箭喷溅。

    陈建文低头看着自己落下的胳膊,身上痛的极致,令他发出了惊叫:“啊啊啊啊……”

    天启皇帝却是头也不回,依旧凝视着早已吓得面如土色的范永斗。

    天启皇帝接着道:“你来回答朕,来告诉朕,你若是朕,会放过他吗?不过……你放心,他绝不会死,朕只会慢慢的,将他大卸八块,你也一样!好啦,现在朕问你最后一次……你是谁?”

    陈建文在旁,失去了胳膊,身子便歪倒下来,于是只好侧着身,犹如无足的蛇一般,拼命地朝着范永斗蠕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道道血水,他拼命地叫着:“爹……爹……救我……”

    而这时候,范永斗依旧低垂着头跪在地上,他已经不忍心去看陈建文了,此时内心的恐惧,已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最后,他艰难地开口道:“我……我……草民……范永斗……”

    果然是他……

    虽然早就可以确定,但是从范永斗的口里说出来,还是完全不同。

    天启皇帝讽刺地冷笑道:“朕还以为,你真姓陈呢。”

    范永斗只是身如筛糠,内心恐惧到了极致。

    而此时,天启皇帝继而又用刀指着范永斗身边的人道:“你叫什么,你又叫什么?”

    这人哪里还敢嘴硬,只是垂头道:“小民,王登库。”

    “你呢!”天启皇帝接着道:“都先将名字报上来。”

    于是另一人颤抖着声音道:“草民靳良玉!”

    接着又一人战战兢兢,连舌头都捋不直了:“草民……草民王大宇。”

    “还有呢?”天启皇帝道:“谁是梁嘉宾……”

    “我……我是梁嘉宾。”

    “小民翟堂。”

    “小民黄云发。”

    七个人……整整齐齐,一个都没有漏下。

    天启皇帝的内心已经狂欢,面上却依旧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冷酷。

    他随即道:“你们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小民……小民……”范永斗已是泪水涟涟,道:“小民只是做买卖的人,只是商贾啊……别人为商,小民也为商,小民不知犯了什么罪。”

    人就是如此,丧尽天良什么的,其实并不重要,因为人总能安慰自己,杀了人的,往往会说都怪这被害之人,说自己是如何被迫杀人,又或者便诉说委屈,可怜巴巴的说自己被家庭影响……而人性本是互通,范永斗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说辞。

    此时,他又道:“小民世代从商,又能做什么十恶不赦之事呢,小民确实是和蒙古人以及建奴人做了一些买卖,可是……陛下您要明察……这些买卖……这些买卖……虽是有资贼之嫌,可这是建奴人自己拿着这些东西去杀人,与小民何干,小民……“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脸上带着麻木,手中的刀,却又是挥动,直接一刀又狠狠地刺在了地上‘陈建文’的大腿上。

    陈建文本是疼痛稍缓了一些,此时又是一刀进入了身体,顿时又嚎叫连连起来,很快,他便连嚎叫的声音都微弱了。

    “来,你继续说,方才说到了,这些都和你无关,你只是做了一些买卖。”天启皇帝嘲讽似的看着范永斗,紧紧地盯着他,似笑非笑地道:“朕在听呢!”

    范永斗的话,已是戛然而止,此时他心疼到快要无法呼吸了。

    这个可是他的儿子,是他的嫡亲血脉啊。

    于是,他便只好磕头如捣蒜地道:“饶命,饶命啊……小民愿献上纹银三百万两,赎买自己的罪责。”

    事到如今,范永斗只能选择最后一手了。

    这也是他们最拿手的东西,使钱。

    他们曾拿着这些钱财,无往而不利,对他们而言,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收买的。

    可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立即有人哈哈大笑起来。

    这大笑的人乃是张静一,倒不是张静一这个人想嘲讽谁,而是……突然在这肃杀气氛之下,突然听到这么个笑话,实在是忍俊不禁。

    见张静一大笑,天启皇帝也不由得大笑起来。

    二人的大笑,在别人眼里,却一丁点都不觉得好笑,至少跟随而来的群臣,就觉得很胆寒。

    至于这范永斗人等,则是心凉透了。

    张静一这时忍不住道:“三百万两银子,想买什么?买你的命,还是你儿子的命?你的银子,本来就是陛下的,你的一切,现在都是归陛下所有,你以为陛下会稀罕你这三百万两银子?”

    “不,你错啦,我们要的不是你这三百万两银子,而是你们的所有钱财,包括你们的狗命,我们全都要!”

    范永斗只觉得此时浑身发冷,差点要昏厥过去。

    想来自己的世代的经营,数代人呕心沥血积攒下来的钱财,而现在……不但要一扫而空,人家还要他全家的性命。

    他于是忙道:“不,不,我若是不说,这些钱财,你们……你们……”

    张静一很是不屑地冷笑道:“你觉得不说,你的钱财,就可以带进棺材里了吗?你这话,其实也行得通!当初有一个叫田生兰的人,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他运气没你好,因为才在大狱里呆了几天,他便什么都抖露了出来,那么我倒想看看,你是不是比田生兰更硬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