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四十七章:吾皇万岁
    听了张静一的话,范永斗心里只有绝望。

    是啊。

    田生兰都开口了,这家伙只是一个人被拿住,尚且乖乖开了口。

    而他……一家老小都在此,眼看着都要进棺材了,这个时候,你说不说?

    若是不说,便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死挺着不说,就意味着,一家人带着这个秘密一起进棺材,只怕还要受无数非人的折磨。

    人家不但要钱,还要你的命。

    天启皇帝此时满腔的激动,尤其是张静一的话,让他热血沸腾。

    他仿佛看到了一座金山和银山。

    而后,天启皇帝道:“将这些人统统拿下,朕要他们……立即说出家财的下落!”

    天启皇帝随即对张静一道:“张卿,三日够不够?”

    张静一道:“陛下,三日太长了,一天吧,一天时间,他们吃了多少,就吐出多少。”

    天启皇帝闻言大喜:“好,朕今日不回宫了,天底下,再没有比今日更紧要的事,朕看着你办差。”

    天启皇帝当然没有特殊的癖好,可今日,他心里只有滔天的恨意,无处发泄。

    张静一努努嘴,带来的校尉再不犹豫,如饿虎扑羊一般,将人统统拿下。

    范永斗口里大喊:“陛下……五百万两,五百万两。”

    其实,金银现在是无用的,你想拿出来的是自己的利息来平事,可人家惦记的却是你的本金。

    这七家人,几乎所有的近亲,竟有数百人之多。

    随即,教导队开路,緹骑和校尉们,则押着他们招摇过市。

    这些人口里还道着冤枉,一副凄惨的样子。

    沿途偶有百姓从自己的家门口,探出脑袋来。

    见着这些人凄惨的样子,倒是颇有同情,直到有人说,这是私通建奴的逆贼。

    这一下子……许多人哗然了。

    京城虽没有直接面对建奴,可对于建奴的凶残,谁人不知?当初多少人被征发去辽东,许多人都没有回来呢。

    而且总有一些从辽东逃回关内的百姓,说起这建奴人的凶残,奸淫掳掠,无恶不为。

    于是这街道旁,便立即响起零星的咒骂,起初咒骂还是零星,到了后来,有人放肆起来,破口大骂。

    范永斗慌了。

    他心里极为恐惧。

    口里则不断地念叨着:“我只是一个商贾,一个商贾啊,我有什么错,我只是做买卖……”

    送到了大狱,在这里,武长春早就等候多时。

    他知道,这又是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这些年来,武长春一直都在不断地彰显自己的价值,因为在他看来,这是自己活着的唯一理由。

    而一旦自己失去了这个价值,那么,必死无疑。

    他穿着一个围巾,还戴着袖套,这是屠夫的标准配置。

    一看到人送来,立即就恶狠狠地破口大骂:“你们这些勾结建奴的贼。”

    而后,直接弹了一下范永斗的脑门。

    范永斗后退一步,依旧还是疼得厉害,捂着自己的脑门,细细看武长春,却是整个人错愕了一下。

    因为眼前这个人……有些眼熟,想了想,似乎在辽东见过。

    武长春嘿嘿笑道:“范爷,没想到是我吧?来,先请这位范爷来这里。”

    说罢,领着人将这范永斗到了一处囚室。

    范永斗被人押着进去。

    定睛一看,却见这里有一个台子,而台子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砧板。

    在这砧板上,正绑着一人,这个人浑身散发着恶臭,浑身都是血迹,他的毛发,都已剃了个一干二净,看着似乎还活着,只是……只有身躯在微微的颤动,一双眼睛虽张着,却双目无神,神情涣散。

    范永斗只觉得恶心,武长春则是笑嘻嘻地对他道:“范爷,您看看这人是谁?此人,说起来还是范爷您的老相识呢!”

    范永斗却依旧对这个人,丝毫没有印象。

    “额驸李爷您忘了?”

    此言一出,范永斗整个身子便打了个摆子,而后瞳孔收缩着,恐惧地道:“是……是李永芳?他是李永芳……”

    边说着,范永斗的身子不停地往后供,眼前这个人,哪里有半分李永芳的样子。

    而李永芳和范永斗的确算是老熟人,当初他和建奴人做买卖,很多时候,都是李永芳代表建奴人招待。

    如今……如今……这根本就不像人形的人……居然是他。

    猛地,范永斗立即想到,一年多前,就传闻李永芳被明廷拿住,这李永芳还没有死……

    看着这一具千疮百孔的身体,范永斗只想呕吐。

    “范爷还记得我这泰山大人,看来,范爷您……倒是一个重情义的人。”武长春咧嘴,朝范永斗笑。

    只是这笑,在范永斗看来,格外的森然,令他不由自主的感到浑身发冷。

    只是……

    泰山大人?

    猛地范永斗终于想起眼前这个人是谁了。

    “你是武长春!”

    “正是区区在下。”

    范永斗浑身颤栗,世上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吗?

    眼前这个人,居然是李永芳的女婿……

    武长春似乎看穿了范永斗的心思,笑着道:“范爷一定觉得很奇怪吧,不过……没关系,来了这里,范爷就会知道,莫说是岳父和女婿,将来就算是让范爷您的儿子一刀刀剐了范爷您,他也会极乐意的。”

    范永斗几乎要昏厥过去,他受的惊吓不轻,此时一脸的绝望,再也受不住的惊恐地道:“我有罪,我有罪,我错啦,我误国误民,我该死,我私通建奴,我猪狗不如,快,快,武长春,你我也算是有一些交情,求求你,去求个情,就说我知错啦。我……我愿认罪,愿意伏法,就请新县侯,立即杀了我全家吧……求求你……武长……武贤弟……”

    范永斗涕泪直流,此时一脸无限恼恨:“我贪图富贵,我不是人……”

    武长春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依旧咧嘴,用一种奇怪的笑容对着他,打断他道:“别急嘛,别急嘛,就算是要认罪,也不要急于一时,咱们不差这一时半会的功夫。来,将他押到隔壁去。”

    范永斗嘶吼:“不要,饶命……我……我……”

    范永斗生下来便富贵,一辈子没有受过什么苦,进入了囚室,武长春则开始准备他的器皿,从箱子里,将一个个玩意儿掏出来,极认真的样子。

    可就在此时,隔壁便已传来了嘶吼。

    这个声音,范永斗一听便认得,这是他的二儿子。

    此时,只听他的二儿子惨叫连连,口里已在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们范家的家产在何处,我知道……饶命,饶命啊……”

    可是惨叫依旧。

    这个时候,范永斗已是老泪纵横,忙道:“我说,我什么都愿意交代。”

    武长春回过神,手里正拿着一根小镊子,另一边,则是拿着一根凿子,笑嘻嘻地道:“不忙说,不忙说,就算你不说,你儿子也会说。哎呀,还是将这好机会留给你的儿子吧,一家人,这样的好事,何必要抢呢?咱们呀,先来叙叙旧。”

    不多久,范永斗的牢房里,也传出似猛鬼哭喊一般的惨呼。

    整个大狱,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已足足叫了一个多时辰。

    却没有停歇的迹象。

    每一个人都急于想说出自己的心底的秘密。

    这比张静一原定的一日为期,要早了许多。

    不过……显然似乎有人对这些不甚感兴趣,这是大狱里定为的特级重犯,一般的犯人,几乎是不用刑的,可能会用一些小黑屋或者是不许睡觉的小伎俩,但是极少用肉刑。

    而只有这种囚犯,却是怎么痛苦怎么来。

    这个时候,不肯回宫的天启皇帝,正坐在刑堂中施施然地喝着茶。

    其他的大臣站在一旁,听到这些声音,都不禁头皮发麻。

    太狠了。

    这就是传闻中的严刑峻法吧。

    这显然是不合儒家所提倡的礼法的。

    只是今日,大家都没做声。

    天启皇帝喝了一盏茶之后。

    便有书吏拿着一沓一沓的东西进来。

    这都是不同的人记录的口供。

    而根据不同的人的口供,还要进行比对。

    比如范永斗说出了几个藏宝的位置,而他的几个儿子也都交代了一些,除此之外,还有范家的一些近亲交代的,逐一进行比对之后,就可以确定,谁遗漏了什么地方,哪些地方,谁没有交代。

    如此比对之后,才可确保,这七家人,一个子儿都要统统吐出来。

    书吏们办事很认真,在比对之后,又要回到囚室里进一步核实。

    天启皇帝现在倒是沉得住气,他道:“诸卿,这些人勾结建奴,朕给他们稍加惩戒,这没有问题吧。”

    作为首辅的黄立极,只好在这个时候,硬着头皮站出来道:“陛下大破贼子,实乃朝廷万幸,臣等幸甚。”

    天启皇帝比较满意这个回答,不过他拉下脸来,却是勃然大怒:“怎么,你们为何不说话?来,都说说。”

    其他大臣,此时还敢说什么呢,只是觉得自己承受着无穷的压力,便纷纷道:“这是善政,吾皇圣明!”

    ……

    第五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