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一章:大赚一笔
    张静一一脸无语。

    他隐隐感觉到天启皇帝好像在嘚瑟着什么。

    有钱人的快乐吗?

    张静一道:“陛下,臣不擅解梦。”

    天启皇帝道:“噢,无妨,下次朕寻一个擅长此道的来问问。对了,张卿现在住在何处。”

    “臣的宅邸被炸了之后……便没地方住了,如今,只在廨舍里将就着住,只是我那可怜的老父,那宅子,当初购置的时候,家父东奔西……花了不知多少银子和心思,谁晓得,这些该死的乱贼,竟将宅邸炸了,如今,家父只好借住在亲朋家里,我这做儿子的。”

    “这个好办。”看张静一这样穷,天启皇帝几乎要感动了,立即道:“朕现在什么都不多,就是抄家抄的宅邸太多了,那成国公朱纯臣的宅邸就很不错,你让人修葺一下,找日子,搬进去就是了,这个赐给你啦。又或者,你看上了谁家的宅邸,你跟朕说,不打紧。只要不是紫禁城和西苑,你喜欢就拿便是了。”

    张静一心里一下子舒坦了,忍不住道:“陛下美意,臣感激不尽,只是……这样不好吧,毕竟,许多宅邸,都是有主的。”

    天启皇帝冷若寒霜的道:“在朕看来,哪里有什么有主没主的宅邸,就好像大臣一样,只有获罪抄家的,还有即将要获罪抄家的。”

    有底气了。

    张静一可不敢跟着天启皇帝胡闹,便道:“这成国公的宅邸就好,臣一直很喜欢。”

    这是实话,朱纯臣很在乎享受,他那个成国公府,宅邸占地又大,里头更是雕梁画栋,最重要的是,他的宅邸没有炸过,除了字画和家具被搬了一空,其他的都是原封不动,简直就是拎包入住。只需将宅前的匾额,从定国公府,换成辽国公府即可。

    天启皇帝道:“好吧,朕不是怕不吉利吗?不过你若是喜欢,便赐给你便是了,以后还喜欢哪一处宅邸,也不必客气,和朕说……”

    张静一道:“谢陛下恩典。”

    当日回去,过了两天,京城里却传出消息。

    而后,这商业区以及东市和西市的不少商贾都沸腾了。

    张静一觉得这些商贾,就好像吃了枪药一样,寻人去问。

    才知道天津卫十数艘大船靠岸,带着满载的货物,大量稀罕的香料、象牙等稀奇货,这些东西,价值颇高,还传闻他们足足带来了数艘船的金银。

    现在天津卫那边,已经开始直接大宗的贩售象牙和香料了。

    不少的商家,觉得这是商机,若是将这稀罕的香料和象牙,贩运至天下各处,肯定是有利可图的。

    不少商贾动了心,已经派人去天津卫打探了。

    次日,张三回朝。

    张静一听闻这三叔公回来,心里倒也颇为激动。

    便也入宫。

    在宫中,天启皇帝端坐。

    而后张三觐见。

    张三一脸黑瘦,穿着这新换上的朝服,倒是颇有几分沐猴而冠的感觉,松松垮垮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官。

    天启皇帝却是笑了:“卿家受苦了,来,赐座。”

    张三便谢恩:“多谢陛下。”

    他举止倒是不温不火,很是得体,而后欠身坐下。

    天启皇帝道:“此番出海,收获如何?”

    “陛下,收获不小,臣的船队,抵达了西洋,也就是满剌加附近……”

    这里的西洋,其实就是后世的南洋,和欧洲没有关系,只是东南亚而已。

    而满剌加,大抵是马来西亚一带。

    “又派出了一支舰船分队,继续航行,抵达了天竺口岸,臣所带去的大量丝绸,以及瓷器,早就得到佛朗机人、还有英吉利人、尼德兰人的喜爱,还有西洋诸国以及天竺国的王公,也对此爱不释手。因而卖价极高,此次舰船满载而归,得银四百三十多万两,除此之外,还带回来了大量的香料以及象牙、玛瑙等物,还未进行贩卖,以臣的预计,只怕得银,也有一百万两纹银以上。”

    “跑一趟,就有五百万两纹银的收益?”天启皇帝不禁一愣,觉得匪夷所思。

    这可是从前,一年的国库收入。

    张三则笑吟吟的道:“当初,东南沿海倭寇闹的厉害,这海上盘踞的各种海寇和倭寇,不下数十万人,从西洋至东洋,无数人在这不毛之地的岛礁中生活,陛下……可知道当初他们是靠什么生存?其实抢掠只是一部分。绝大多数人,也从事走私,从事海运,这海中的利益之大,可见一斑。臣在这里,收购的一批丝绸,若是三两银子,到了满剌加,就可以换银五十两,就这……还得抢购,可若是将这丝绸运到了天竺的果阿城,那么价格就可抵达七十两以上,这是因为天竺王公更加奢靡富有。若是船队能继续出发,抵达佛朗机和尼德兰国。臣听说……这价格就更加昂贵了,甚至有不少佛朗机人的贵族,用咱们的瓷碟,就是咱们平日里用来盛菜的碟子,挂在墙壁上,作为装饰,舍不得拿来用餐的。”

    天启皇帝听的心潮澎湃,激动的道:“这样说来,只凭一个海贸,每年就有五百万两纹银入账,是吗?”

    张三道:“这得看情况而定,船运终究是有风险的,只不过,臣以为,只要能妥善经营,未来的收益,只会越来越多。现在各国不无以船运牟利,借此壮大自己,譬如那尼德兰人,不过是弹丸小国,却靠船运,如今已染指天下五洲四海。”

    天启皇帝越发觉得匪夷所思,他忍不住道:“朕为何从前没有发现原来有这样的好处呢?”

    张三笑道:“陛下,这海上的利益,总是得有人来挣的,朝廷禁海,不挣这个银子,自然而然,佛朗机人会来赚,如若不然,这佛朗机人万里迢迢的赶来咱们大明的海域,难道是做善事吗?不只是佛朗机人,东南沿海的私商,也是走私猖獗,他们挣了多少银子,陛下自然看不到。”

    天启皇帝就像是被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他只是朝这大门里瞥了一眼,好家伙,原来里头竟是金山银山,问题就在于,从前历代皇帝不知这里头藏着的是金山银山呢?

    天启皇帝开始意识到,可能是有许多人在身边,不断的发出警告,说陛下前面别朝里头看,里头可都是毒蛇猛兽,是会祸害天下的,若是当真有人非要看不可,于是便会被无数人拽着,拼命的将你拉扯开。

    “不过……”张三说到这里,继续侃侃而谈:“现在有一个问题,令臣十分担忧。”

    天启皇帝道:“你说来听听。”

    “尼德兰人,还有佛朗机人,在西洋的影响已越来越深,他们虽在万里之外,可是爪牙早已渗透入西洋诸国,便是倭国也大受尼德兰人的影响,至于我大明,不是也有澳门和小琉球在尼德兰和佛朗机人的羽翼之下吗?他们垄断了整个西洋的商贸,不容人染指,所以人想要进行海贸,都必须和他们交易,如若不然,便可能遭受敌视。”

    “区区一群尼德兰人和佛朗机人,只怕不足为虑。”

    张三却显得很慎重,他摇摇头:“事情并没有这样的简单,他们虽然距离大明极远,鞭长莫及,在这里有不少的舰船,却也未必能克制臣的船队,可是这些人,贪婪无度,一旦我大明的船队挤占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便会疯狂的阻止。而这……对我大明而言,实在是心腹大患。”

    顿了顿,张三道:“陛下有所不知吧,这些人,他们弄出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看上去匪夷所思,可细细思量,却觉得可怕。譬如尼德兰人,居然跑去了佛朗机所在的澳门,开设了一个银行,名字嘛,陛下或许熟悉,叫东印度银行。”

    “银行是什么?”

    “就是钱庄。”

    天启皇帝觉得奇怪,不禁失笑:“区区钱庄,又有什么危害?”

    “厉害之处就在这里,陛下,对于大量各国的商贾而言,携带大量的金银外出和跑船,都是十分危险的事,因此,这些人便凭借信用,提供金银的储蓄业务,拿了真金白银,储存在银行里,如此一来,便可凭空吸引大量的资金。可是……金银是死物,他们如何牟利呢,则是将这些金银,借给各国的东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得了这大笔的金银,则继续招募人手,扩充舰船,开辟新的航线,如此一来,他们的实力,不断的提升,陛下……他们借用银行,借力打力,用一两银子,却是办了十两银子的事,转过头,却是更加兵强马壮,实力疯狂的扩张,或许现在,我大明可以和他们分庭抗礼,可似他们这样的不断壮大下去,臣只恐他们迟早要一飞千里,便连我大明都望尘莫及。”

    张三说的十分认真,这些佛朗机人和尼德兰人五花八门的玩法,让他生出了巨大的警惕之心,在张三看来,尼德兰人和佛朗机人所谓的船坚炮利,其实并不可怕,大明也可以招募最优秀的匠人,采用最先进的火器。水手们训练不及他们,也不可怕,因为只要多跑几趟,熟练了就好,唯独银行这个东西,太厉害了。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也不由得警惕起来,他开始慢慢消化张三的话,因而细细咀嚼着张三的话,默不作声。

    …………

    还有,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