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四章:郑伯克段于鄢
    事议的差不多了。

    天启皇帝突然想起什么,看向张静一,一脸正色问道:“张卿,你那兄弟邓健现在近况如何,可有什么消息?”

    张静一便苦笑摇头道:“陛下,臣许久没有他的音讯了。”

    天启皇帝听罢,露出了一脸遗憾的样子,“这样呀,好了,没事了,朕只是突然想到新政,便禁不住想到锦衣卫,想到了锦衣卫,又不由得想到了新县千户所,这才想起,邓健这个人,既然没有消息,那便这样了。”

    张静一等人告辞。

    从勤政殿中出来。

    张静一正打算出宫,却被人叫住。

    “辽国公。”

    张静一驻足,回头一看,却是孙承宗。

    孙承宗笑吟吟的样子,他匆匆上前来,而后与张静一并肩而行,笑着开口:“走一走?”

    张静一心里说,你都叫住我了,我能不走一走?

    张静一便点头道:“孙公,请。”

    “不必如此客套。”孙承宗道:“老夫只是想和你聊一聊。”

    张静一点点头,道:“那……就聊聊。”

    孙承宗开口说道:“方才老夫见群臣倡议洪承畴,辽国公脸色似乎不好看。”

    张静一笑了笑:“哈哈,是吗?”

    张静一敷衍过去。

    孙承宗认真看了他一眼,随即便道:“其实,百官推举大臣,本是常态。这也是历来的规矩,借用廷推,推举出贤明之人……”

    “推举出来的真是贤明之人吗?”张静一反驳道:“倒不如说,符合各方利益的人。”

    语气里透着几分嘲讽。

    孙承宗哂然一笑:“你也可以这样说,只是,老夫有两个问题,第一,你为何不喜这洪承畴,据老夫所知,洪承畴在关中,确实干的很不错,这是难得的人才,难道,真因为辽国公有私心?”

    其实孙承宗虽这样问,可是孙承宗却觉得绝不可能是私心这样简单,若当真是如此,他也不会跑来问了。

    张静一答不上来,总不能说,我知道他会做汉奸吧?

    所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张静一没办法用一个根本不发生的事,来否定一个人。

    张静一便沉默不答。

    孙承宗见他不答,又笑了:“看来是辽国公并不认可他的能力。”

    “是。”张静一索性点头答应。

    孙承宗道:“辽国公有本事,眼光高,这也情有可原。”顿了一顿,他又继续说道:“那么第二个问题,却令老夫百思不得其解,还请辽国公赐教。”

    张静一眉宇微扬,神色淡淡地道:“但问无妨。”

    孙承宗背着手,慢慢的走着,与张静一肩并肩,他的态度很从容,孙承宗这个人比较奇怪,他虽为内阁大臣,又是帝师,但是似乎不太将功名利禄过于放在眼里,所谓无欲则刚,反而他思维和行事,都显得非常冷静。

    孙承宗道:“可是辽国公反对洪承畴的时候,却没有用尽全力,而只是随意用了一个很敷衍的理由。”

    说着,孙承宗看向张静一,他想从张静一身上寻找答案。

    张静一的能力,还有对陛下的影响力,肯定不只是如此,这是显而易见的。

    若是辽国公要铁了心反对这件事,出尽全力,那么洪承畴是绝不可能有机会入京的。

    外头……可都在盛传张静一是五千岁。

    虽然五千比九千要少了四千,可孙承宗却很清楚,以张静一的才智和陛下对他的信任,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张静一笑了笑,依旧抿嘴不语。

    孙承宗见他缄默不语,不由认真地问道:“怎么,辽国公对老夫有所提防?”

    张静一想了想:“倒也谈不上提防,而是我在想,我若是反对这件事,那么,天下的公议会怎么样?”

    “公议?”孙承宗失笑:“辽国公何时竟会在乎公议了。”

    张静一郑重地道:“我当然在乎,只是我在乎的公议,和寻常人的不一样。所谓公议,是人心,这不是一小撮人的人心,而是天下人的人心。新政开始之前,人心被什么人掌握了,这一点,孙公比我清楚。推动新政到现在,为何阻力重重,还不是因为有人挟持着这人心,流毒至今吗?”

    张静一说罢,顿了顿,随即他看向身侧的孙承宗,一字一字地说道:“可公议我是无法扭转的,说白了,这些公议,还有这些理论,这些宣传给普罗大众的思想,本质上,有无数的大儒释讲了数百上千年,他们不断的弥补逻辑上的缺失,不断的去强化他们这一套东西的正确性。”

    “所以,莫说是我张静一,就是一千个一万个张静一,也没办法改变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这一次我若是反对洪承畴,那么天下人一定会捶胸跌足,无数的读书人,数不清的士绅,还要朝中百官,一定会将责任都扣在我的身上,最后大家都会说,我张静一为了揽住兵权,而排挤洪承畴,说我怀有私心,说若是洪承畴可以入主京师讲武堂,可以练出新军,一定天下无敌。孙公,你认为……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孙承宗听到这里,下意识地点点头。

    张静一笑了笑:“现在大家的意见是,新政确实看上去比从前好,可好在哪里,新政如何推行,大家各有看法,至少朝中衮衮诸公们,有自己的想法,觉得只要建了一个讲武堂,只要有一支神机营,有朝廷源源不断的粮饷,有一员像洪承畴这样立过战功的进士,便可以轻轻松松,也去推行新政了。”

    “历来的变法和新政,无不是靠流血而成的。而衮衮诸公们,却想着的,是轻轻松松的推行所谓的新政,妄想着,任何人的利益都不受损,便可马到功成。这……难道不可笑吗?不进行根本的改变,在我看来,这些人推行的所谓新政,效仿军校,其实不过是笑话而已,可我虽知道他们注定会失败,也知道这般折腾,不过是给万世之后,平添一个笑料,可我也深知,我不能反对,我不反对,并非是我不敢,而是我不想而已,不栽跟头,不让这些人撞的头破血流,不让这天下人看看衮衮诸公们做的事有多可笑,那么……真正的新政,怎么会有人愿意支持呢?所以,无论是建讲武堂也好,重建神机营也罢,祭出什么洪承畴,这在我看来,未必是坏事,前年根植于天下人心中的传统,还有以文治武,八股取士……这种种可笑的理论,我便看着这些东西,如何聚沙成塔,又怎么眼看他们盖高楼,眼看他们的楼怎么垮塌掉。”

    孙承宗听得触目惊心,他心里惊起了惊涛骇浪,敢情张静一这家伙,玩的一手叫欲擒故纵。

    孙承宗忍不住道:“想来,也不会如此……糟糕吧,老夫认为,新政章程的举措,倒是有不少……颇有几分道理。”

    张静一娓娓道来,“章程里提出来的,只是皮毛的问题,神枢营变成神机营,朱武变成了洪承畴,军校成了讲武堂,真的就可以了吗?若是有这样容易,我大明何至于到今日这个地步。因而,孙公若说我反对你们那一套,这也不对,其实我是乐见其成的,若是你们当真可以靠这般,就可以缔造出一支精兵强将,解决这天下的内忧外患,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当然,在我看来,所谓的廷议和廷推,最后得出的这个新政结果,本质就是一群人拼命的想不触动自己好处的前提之下,拼命的添加自己对自己有好处的东西,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呢?”

    张静一随即道:“所以我敢断言,这些打着新政旗号之人,非但办不成新政,反而会对国家祸害无穷,可我无所谓,因为到了那一日,自然会有人看清衮衮诸公们的真面目,让人知道,八股取士出来的都是一群蠢材,所谓以文治武,不过是笑话,还有那只贪婪无度,只晓得兼并土地的士绅们充塞的所谓的新军,也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

    张静一这番话,让孙承宗心惊肉跳。

    好家伙……他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孙承宗道:“哎……老夫是真的不愿意走到这个地步,不过……或许,你是对的。只是……”

    张静一侧眸看向他,脸上带着困惑,“只是什么?”

    孙承宗在心里深深叹了一气,才道:“老夫还怀有侥幸。”

    孙承宗显得很沮丧,他似乎也开始慢慢的看破了这个时局,大明已到了非不改不可的地步,如今大家都看出来了,张静一有一个方法,可朝中的大臣们,也有一个方法,大家当然会倾向于那最无痛且最便捷的方式。

    孙承宗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他出身于士绅人家,中了进士,虽是越来越意识到问题积重难返,越来越觉得张静一才是对的,可实际上呢?

    他心里隐隐期盼着,朝中诸公可以成功,因为……他实在不忍见失败的后果。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