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七章:千金求种
    其实说到底。

    这不只是士绅们的思想根深蒂固的原因。

    而是人家压根就垄断了知识。

    寻常百姓,现在可都是流寇呢,正宗的饭都吃不上,每日都徘徊在生死边缘,你能指望他们有什么见识,能写会算?

    抛弃了读书人和士绅,大明就垮了。

    天启皇帝随即道:“所以啊,你这军校,得抓紧办起来,办的越好,朕才越有底气。”

    张静一道:“陛下放心,臣现在,心思都在这上头。”

    天启皇帝随即道:“如此甚好。”

    说着,天启皇帝想起了什么来,便又道:“还有一事,就是那些勾结了奸商的辽东诸将,朕一直都在思量着,该如何处置,是现在就统统法办,还是一个一个来。”

    张静一笑了笑,神秘道:“陛下的想法呢?”

    “若是一齐法办,只怕这辽东,势必会大批军马投了建奴,这建奴的兵锋,要抵山海关了。”天启皇帝道:“可若是拖延,朕怎么能容忍这些人如此胆大妄为呢?”

    张静一想了想,道:“陛下有没有想过,我大明怎么样才能消除北方的边患?”

    天启皇帝一脸诧异:“这……”

    张静一道:“现在不只是辽东诸将的问题,而是建奴人不断的扩张,就算大明击溃了建奴人,可是以后呢?以后总会有鲜卑,会有蒙古,会有契丹……只要我大明在关外,一日不占住脚跟,那么我大明便永远要受这无穷的袭扰。何况,这大漠和辽东,土地辽阔,而我大明……如今却因为土地的煎饼,无数百姓失去了田地,流民四起,所以臣以为,辽东诸将的问题,要解决。可真正要解决的,却是如何巩固北方的问题,臣听说……那建奴从前所在的白山黑水,还有漠北之地,这些地方,常年大雪覆盖,却有无数的矿藏,也有无数的森林,倘若我大明能够真正深入这些地方,未必不可以安置天下的百姓。”

    天启皇帝心说好家伙,朕是来和你谈辽东诸将的问题,你居然来给朕画大饼。

    一劳永逸的解决北方的边患,这不是做梦吗?

    从秦汉开始,就不曾有中原王朝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天启皇帝道:“是吗?那么你以为,如何可以解决?”

    “我大明的百姓,别的不会,可是种地却是最擅长的,问题就在于,关外的土地,大多没办法耕种,尤其是这些年来,常年天寒地冻,即便是辽东,现在称之为不毛之地也不为过。”

    这是实话,现在的辽东,可不是后世的东北,如今因为小冰河期,天气寒冷,那辽东到处都是泥泞的烂地和冻土,这也是为何,整个辽东局势开始糜烂,建奴人不断扩张的原因。

    当然,也不是说辽东的土地不能耕种,而是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之下,耕种的成本不但很高,而且稍微遇到一些灾情,就可能颗粒无收。你让一个农户种下粮食,然后告诉他,你辛勤劳作一年,有六七成的机会会颗粒无收,人家只怕早就卷起牌铺盖就跑了。

    因为不出三年,人家就要全家饿死,做流民不香吗?

    天启皇帝道:“漠北和辽东,只能放牧……那地方……”

    张静一摇头:“可是如果,我们能种植出粮来呢?”

    “你说的是红薯?”

    “红薯还不成。”张静一道:“一方面,它难以储存,而且漠北和辽东的天气越来越恶劣,也未必不会受灾,所以啊……这红薯可以作为辅助,却不能当做主粮,如果这冰雪之中,可以种出麦子来就好了,若是能种出,凭我大明的百姓,咱们能将粮种到极北去,这麦子所种之地,便为我大明之土。”

    天启皇帝听罢,禁不住大笑:“哈哈,冰雪里也能种出麦子,张卿,朕……朕……”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结结巴巴起来。

    他身躯颤抖,显得很激动。

    冰雪里要是能种出麦子……这中原王朝,只怕能把大漠横扫一百遍。

    一统大漠,甚至是极北之地,这是多少所谓的圣君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张卿……若真如此,朕便是始皇帝,你只怕可以做李斯了。”

    一听是李斯,张静一就觉得自己的心有点凉。

    不过天启皇帝确实很激动:“怎么,这世上真有这样的东西?”

    “臣不敢确定。”张静一道:“不过臣想试一试。”

    天启皇帝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张静一。

    可他对张静一是信任的,几乎没有任何疑虑:“你需要什么?”

    “辽东得有一块地。”

    “你是辽国公,朕将义州卫赐给你吧,随你去试。”天启皇帝毫不犹豫的道:“还需要什么?”

    张静一道:“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需要了。”

    天启皇帝却显得极认真:“人力需要不需要?朕分身乏术,要不,就让朕那兄弟来帮你,信王虽然傻是傻了点,容易上别人的当,比如现在,他就成日在琢磨你的那些军校的教材,每日从早看到晚,听说都能倒背如流了。要不,你将就着用?”

    张静一不禁苦笑。

    其实天启皇帝的态度很明确。

    虽然不知道这玩意能不能种植出来。

    但是,一旦成功,就太可怕了,可以直接改变天下的格局,完成数千年来中原王朝的梦想。

    张静一想了想,道:“陛下……若是信王当真无所事事,那就帮衬着臣也行。”

    “好。”天启皇帝道:“过几日朕就将人送来。”

    他的态度不言自明,信王是他的血亲,将他送过来,给张静一做帮手,足以证明皇帝对此的重视,哪怕成功的希望微乎其微,朕也出最大的力。

    虽然大力未必出奇迹。

    可态度还是要的。

    天启皇帝摆驾回宫的时候,坐在车驾上,却是一愣。

    咦?

    朕到底聊了啥?

    不是问辽东诸将的问题吗?

    …………

    张静一送别了天启皇帝,却是不胜唏嘘。

    他随即打起了精神。

    有了义州卫,确实可以试一试了。

    在这冰天雪地里种上麦子,他还真想试一试,至少时机已经成熟了。

    早在一年前,张静一便去了极北之地,让人寻觅那罗斯人。

    而罗斯人有一样东西,对张静一的价值,却比千万两纹银还重要……黑麦。

    黑麦这玩意,和其他的麦子不一样,一般情况下,麦子也算是比较娇贵的粮种。

    可黑麦简直就是变态,因为它能在零下三十五度的环境之下生存。

    这意味着,哪怕是在西伯利亚,也能种植出粮食来。

    其实黑麦这东西,在历史上虽然寂寂无名,可实际上,这玩意却存在于俄罗斯以及挪威和瑞典等寒冷的地区。

    罗斯人能够翻阅乌拉尔山脉,一路向东,深入西伯利亚,最后将这整个西伯利亚收入囊中,其中固然有罗斯人的军事实力,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却是人们疏忽了的黑麦,作为黑麦的主产地,罗斯人不但可以深入西伯利亚,还可以在西伯利亚种植粮食。

    否则在那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距离罗斯人的控制区域数千公里,罗斯人不断的东进,在那个还没有铁路的时代,若真靠后方运输粮食补给,以那罗斯人的财力,只怕早就破产一百回了。

    而这神奇的黑麦,张静一让人收购之后,接下来,便是希望在辽东一带先行试种,而一旦种植成功,这就意味着,小冰河期对于大明而言,已经从劣势变成了优势。

    不只辽东和大漠,甚至极北之地都可以让汉人生存和开拓。

    此时,张静一已招募来了几个罗斯人,除此之外,还有一批张家培养出来的一些农户,马上就要过年了,明年开春之前,这黑麦的种子,就得种上。

    至于信王……他想来倒也无所谓。

    …………

    几日之后。

    广渠门。

    突然之间,一队明火执仗的教导队生员骑马而来。

    这教导队的生员一出现,居然直接接管了城门。

    城门的守备乃是新来的,因为此前的守备已经作乱,直接砍了脑袋。

    因而,这新守备一看,不得了,这是辽国公的人。

    紧接着,便是绵延的车马开始出现。

    这数不清的大车,在路上留下了深深的车轮印记。

    浩浩荡荡的车队,看不到尽头。

    疲惫的车夫们驾驭着车马。

    前头则是一队骑兵直接来道,沿途的护卫,格外的紧张,他们便是骑在马上,都是随时按着腰间的刀柄,生怕有什么人不开眼,赶来劫道一般。

    这守备一看,吓坏了,忙是寻了入城的一个生员问:“出了什么事?”

    “没你的事,一边去,我等在办公务,让你的士卒后退五十步,城楼暂时我们接管了。”

    守备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于是干笑一声,却还是夹着尾巴一般,点了点头,不过他有些担心,毕竟他的职责是守城,到时候上头怪罪下来,算谁的。

    于是虽是喝令士兵们后退,自己却还留在门洞这边。

    这时,后队有人骑着马来,用鞭子指着他道:“这是什么人,不是说了,无关紧要的人不得靠近三十步内吗?”

    于是,立即有生员道:“邓千户,此人乃是广渠门的守备……”

    “管他守备不守备,在本千户千里,谁都有做贼的嫌疑,这一车车的金银,若是有什么闪失,谁吃罪得起?”

    ………………

    第五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