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二章:第一次金融危机
    这银行的伙计,开始发行,越来越多的汉商开始进来取钱。

    偶尔也会有一些本打算来存银的佛郎机人和倭人,见这里情况有些特殊,也混杂了进来。

    此时,却不是伙计能够做主的了,于是他连忙去后台寻行长。

    而行长听到来了十几个汉商,立即吓了一跳,当得知他们要将银子全部取出的时候,更是惊骇莫名。

    要知道,这澳门的银行金库,也不过二十七八万两银子,这是储备的资金。

    这资金已经算是非常多了。

    因为绝大多数的情况,如此巨额的储备金,就足以应付得了平常的取款情况。

    而至于存下的其他银子,这………

    且不说,绝大多数的储蓄需要运送到马六甲的金库存放,更何况……这些银子也不可能存放太久。

    因为银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业务,那便是借贷。

    这储蓄的银子若是不借贷出去,又怎么生利呢?

    难道当真靠这区区的一点保管费吗?

    现在,这十几个汉商要提的款项,已经高达七十万两。

    这个数目,已是十分可怕了。

    哪怕是求助马六甲等地的金库,只怕也未必能立即筹措出这么多的资金。

    对于银行而言,其实他们并不担心大规模的取兑,因为理论上,不会有人一起出现在银行,要求兑换自己存放的银子。

    可现在,这样的事,偏偏就发生了。

    行长立即焦头烂额的出现,他用尼德兰语乞求似地道:“我们没有这么多资金,我想,我们需要一点时间。”

    伙计开始翻译他的话。

    而王程却用质疑的态度道:“怎么,我们将银子放在你们这儿,你们却拿不出银子来,这是什么道理?莫非你们要吞没我们的银子?”

    行长急了,忙是解释:“我们会极力筹措资金。”

    王程继续问:“什么时候可以筹措到?”

    “这……”行长很是迟疑的样子。

    显然,他已经没办法保证了,若是七十多万两银子,他或许可以想办法在吕宋、苏门答腊、马六甲甚至是印度的分行调取金银。

    可问题在于,这边提了金银,其他地方若是有人提取现银,又该怎么办?

    至于那大笔的资金,其实早就以购买国债和放贷的形式借出去了。

    银行作为最大的债主,却不可能在借款日期未到的情况之下,要求借了他们的钱的国家和个人提早还钱。

    而且突然一下子,要求取兑这么多,就算催债,也不可能这么快周转。

    其实早期的银行,大多都没有遭受过危机,因而十分冒进。

    再加上不存在任何监管,以及后世银行关于严格限定的准备金率的规则,因而为了牟取巨大的利益,这些家伙们,几乎人人都是冒险家。

    而现在……一场银行业第一次致命的挤兑,就诞生了。

    行长解释道:“先生,我建议您……可以晚一些来提款。”

    王程咄咄逼人地道:“晚一些是什么时候?”

    这行长硬着头皮道:“三个月后,您看怎么样?”

    “我的银子存在这里,你却让我三个月后拿?我送你的时候,可是真金白银,而且你还收了我的保管费,怎么……你是要谋财吗?”

    啪的一下,王程拍案而起。

    行长吓得脸色苍白,他焦急地不断解释:“请您放心,我们银行的信誉,一向是最好的……我们……”

    “我们要取款。”

    其实……若只是一些大客户要来取款,其实还不是致命的,大不了,银行可以和大客户们进行沟通,或者订立一个新的取款协议。

    可问题在于,现在取款的人太多了,银行根本没有时间去一个个洽商。

    面对一个个要求来取款的人,而真正可怕的事……悄然的拉开了帷幕。

    澳门街是个很小的地方,银行里发生的事,很快就不胫而走。

    理论上,银行一面吸取存款,一面任由从前存款的人存下银子,可以确保银子在存储的不同客户让他们的银子流动起来。

    可消息一出,所有想要存钱的人都望而却步。

    反而澳门的许多佛郎机、尼德兰、倭商们,顿时大惊失色。

    银行居然取不出银子来了。

    听说今日所有来取款的人,都取不出银子。

    这可是许多人的财产啊,多少人流血流汗换来的,不少人将真金白银储蓄在这里,现在取不出,就意味着……自己的银子不安全了。

    到了次日,汉商依旧来了,可今儿不只是汉商,银行外头,早就排了长队,数不清的人头攒动着,挥舞着手中的存款单。

    而今日,银行关门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们不得不关门,因为只要门一开,外头乌压压的人潮,就会将这银行挤爆。

    到处都是要求提款的人,每一个储户都慌了,都希望能够迅速的将自己的银子取出来。

    这可是血汗钱啊。

    多少人来这里,万里迢迢,才挣下了这些财产。

    不只是商人,甚至是在本地将积蓄存在这里的码头脚力,还有街上的铁匠,也挥舞着单据来了。

    人们将这银行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破口大骂:“骗子……”

    行长躲在银行之中,早已吓得瑟瑟发抖,他拿着鹅毛笔,用颤抖的手,写下了一封封书信,向一切可以提供帮助的人求救。

    实际上……

    已经没有人能够救他了。

    因为很快,整个远东的尼德兰银行,在几天之后,都开始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有人的银子在澳门取不出,便拿着存款单,坐快船去附近的吕松、小琉球、倭岛、甚至去更远的马六甲尼德兰银行去取银。

    这一下子,各处的银行都出现了大量的取银之人。

    起初大家还没有在意,直到小道消息传出来,尼德兰的银行可能破产,在澳门的银行已经倒闭,取不出银子来了。

    这一下子……消息一出,所有人都急急忙忙地闻风而动。

    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挤满了前来取款的人。

    小琉球……

    取款人将尼德兰银行的门槛踩破,直到小琉球的金库告急,可小琉球的尼德兰银行,已经好几天没有存款的业务,资金在迅速的无数取款之人一次次的取款之下,日益枯竭。

    而最终,又一个银行关门。

    一个又一个的银行,就好像是瘟疫传染一般,不只是金库空了,信用也已岌岌可危。

    没有取到款的人疯了一般,甚至已经开始做出了过激的举动。

    一个银行职员被打死。

    还有小琉球的银行行长重伤。

    面对数不清的咆哮,当地的秩序根本就没有办法维持。

    这也让那些需要资金的商贾,开始慌了。

    有的商贾本来将金银存在银行,若是进行大宗买卖,他们不必和对方的商贾兑付金银,而是直接用存款单进行交易,对方也是愿意认可的。

    而现在,这些存款单成了废纸。

    交易也不得不中止。

    还有不少商贾,因为生产的需要,不得不向银行贷款,可如今……银行自身难保,哪里有银子借给你?

    于是……在小琉球,尼德兰人经营的贸易点里,不少的商户也开始破产。

    以为银行里取不出钱,他们手里也没有足够的现金,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有办法购买原料,也没有办法拿出真金白银来雇佣工人。

    这种如瘟疫一般的银行危机,迅速的开始弥漫各行各业。

    人们悲催的发现,这号称欧洲第一大的银行,所带来的破坏力,足以让无数人倾家荡产。

    治安也开始变得混乱,失业的人开始酗酒,并且疯狂的袭击商人。

    而商人们因为资金链断裂,地位岌岌可危。

    他们寻银行,银行已经没有办法吸储,却有无数人来取款,可他们的资金,却早已放贷了出去。

    这些贷款,有的需要一两年才能偿还。

    你去找借贷人,在这个危险的时候,谁愿意提前还贷?

    无论是澳门,还是小琉球,是吕宋,还是马六甲以及苏门答腊,或者是与荷兰有着直接贸易关系的倭国,一场巨大的危机,已经开始酝酿。

    当然,尼德兰的使者们,则被请上了天津卫,而后,他们骑马,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大明朝的京师。

    在此之前,就已有不少传教士来过大明,所以他们对于大明,也有着一些粗浅的了解。

    这个时候,以东印度公司董事、小琉球总督魏玛郎为首的尼德兰使团们,却显得极为兴奋。

    他们觉得自己踏上了黄金和白银的土地,他们利用炮船在此,应该已经吓唬住了大明朝廷,一旦能够签署一个协定,哪怕就像和印度人一样的协定,那么他们就可能获得百倍千倍的巨额利润。

    他们先是被安排在了礼部,而后便开始了冗长的等待。

    当然……他们并不急,因为好事多磨,大明的京城,格外的繁华,这也让他们意识到,他们的来此的选择是正确的,尤其是新县那边,更是让人大开眼界。

    这里的城市规模,比欧洲的城市规模要大十倍以上,足以让人流连忘返。

    …………

    第五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