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四章:献礼
    “水雷,水雷是什么?”天启皇帝看着张静一,一脸懵。

    “要不,你叫人取来,让朕看看!”

    张静一吓得脸都绿了:“不可,不可,这玩意……很危险,要出事的。”

    水雷这玩意,其实也是黄火药的副产品。

    黄火药的威力太大了,这些东西,若是搁在密封的一个巨大铁疙瘩里,无力无穷。

    张静一其实自己也没有做过实验,只是根据黄火药的特点,让人制出了一些水雷,他可不会傻乎乎的让人在紫禁城或者西苑里给人演示。那玩意体积太大,若是炸开,便当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天启皇帝却是觉得奇怪:“水下如何引火?”

    “这个……陛下可记得当初做的风筝实验吗?”

    “风筝实验?”

    “电呀。”张静一道:“布置铜线,引导电流进入彻底密封的水雷之中,引爆火药,这雷电……不就是火吗?”

    天启皇帝大吃一惊:“你还要从天上引雷?”

    “其实不需从天上引雷,也可制出电。”张静一道:“陛下看来没有看过最新一期的十万个为什么。”

    天启皇帝一时无语。

    其实张静一口里说的电,只是一个导火线而已,不需要太大的电流,无非是弄一个原始的电池就可以。

    而原始的电池,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事,稍知道一点原理的人就可以折腾出来。

    使用电线来引火有很大的好处,一方面,可以确保水雷内部的密封;第二方面,可以确保水下可以点火。

    天启皇帝托着下巴,带着怀疑道:“这样也可以吗?朕还从未听说过不点火就能炸的!威力如何?那可是巨舰,若是寻常的火药,未必能动它们分毫。朕这一次可是豁出去,将朕的脸都丢了出去,若是出了差池……”

    张静一信誓旦旦地道:“陛下放心,尼德兰人挑衅陛下,便是臣的耻辱,臣一定要一雪前耻。”

    天启皇帝稍稍放心。

    不过百官们显然是不放心的。

    可皇帝是已经越来越失控了。

    次日,天启皇帝起驾,直抵天津卫。

    这天津卫因为海贸,已渐渐开始繁华起来。

    在大沽口一带,甚至这里新建了供应海船停靠的码头。

    只是……这几日这里却变得不寻常起来。

    在海湾处,停靠着巨大的帆船。

    那巨大的船身黝黑,船帆虽已降下,可是那几个巨大的桅杆,却依旧让人震撼。

    尤其是船身处,是数不清的炮口,密密麻麻。

    天启皇帝直接将行在放在这里,随来的上万人马,除了勇士营,便是教导队。

    显然,天启皇帝对京营已经不放心了。

    那魏玛郎来到了这里,见到了舰船,更加精神奕奕。

    好像一下子他有了靠山一般。

    于是,他至天启皇帝的行在,去见天启皇帝,而后送上了一副精致的单筒望远镜,道:“这是望远镜,有了此物,陛下便可从这里,将海上的情况,一览无余的收在眼底了。”

    天启皇帝把玩着这个,不禁道:“佛郎机人也曾献上过此物,据闻价格不菲,是吗?”

    “是。”魏玛郎笑着道:“这是倭国工匠仔细打磨过的,比佛郎机人的望远镜更好。”

    天启皇帝只随手将望远镜交到魏忠贤的手里,便道:“朕在此,倒是看见你们的船了,就是不知,你们还有什么花样?”

    “我们可以组织一次阅兵,不知陛下是否有兴趣。”

    “阅兵?”

    “就是让我们的士兵上岸,同时操练给陛下看看,除此之外,我们的舰船,也将在海上放炮,用这大明的话来说,叫做以助声势。”

    天启皇帝似笑非笑地看他,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倒是镇定自若地道:“可以,你们既要给朕看,朕岂能错过呢?”

    顿了一下,他便又道:“明日午时,让你们一队士兵上岸,不得超过两百人。

    魏玛郎见达到了目的,顿时大喜,连忙朝天启皇帝行礼。

    说罢,他兴冲冲地走出了帐,而后回到了自己所在的营帐。

    这时,几个尼德兰人,已在此焦急地等候多时了。

    为首一人,乃是尼德兰银行的董事,叫做威廉!

    威廉关切地道:“大明皇帝同意了吗?”

    “同意了。”魏玛郎得意地道:“是时候让他们见识我们尼德兰人的厉害了。”

    魏玛郎显得很兴奋,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让大明皇帝知道炮舰和尼德兰东印度公司士兵们的威力。

    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大明皇帝知道,尼德兰人有轻而易举的拿下天津卫的实力,只有这样,才可迫使大明签订城下之盟。

    威廉点点头,道:“当初印度人,就是这样被妥协的,在我看来,大明就是另一个印度。”

    魏玛郎随即叫了一个仆从来,吩咐道:“让人登舰,带上我的亲笔信,告诉他们,明日派一队士兵上岸,两百人就可以,除此之外,明日正午的时候进行炮兵操练,目标……”

    魏玛郎顿了顿,眼中精光一闪,道:“东南方向。”

    威廉听罢,不禁吓了一跳:“阁下,朝着这个方向,难道您不担心……”

    魏玛郎面无表情,显出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不让他们瞧一瞧厉害,这些人是不知道厉害的。”

    威廉听罢,又重拾了信心。

    次日拂晓。

    一队人马,悄悄地抵达了码头,而后,李定国便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随即,他开始脱衣。

    紧接着,一个个足有箩筐大的黑黝黝的圆球,便先行丢下水里,为了让圆球有一定的浮力,又打了一个木架子。

    李定国为首的十三人,剥了个干净之后,接着开始入水。

    此时是拂晓时分,天色黑沉沉的,夜里的海湾,漆黑一片,只可看到不远处停泊的一艘艘炮船散发着微光。

    李定国等人于是先行推出了一个小舟,而那一个个大铁球,则吊在舟上,十一人便开始划桨,朝着那海湾处停泊的大舰划去。

    十数人足足划了半个多时辰,方才抵达了预定的位置。

    这时,他们距离这炮舰已经很近了。

    从这里去眺望着这大舰,李定国突然感觉自己说不出的渺小。

    “这尼德兰人……倒也不是蛮子,这样的舰船……啧啧……”

    “好啦,少啰嗦,下水作业吧。”

    于是李定国打头,他先在身上系了个一根绳索,同伴们扯住绳索的另一头,而后李定国下水,拖拽着那巨大的铁球,开始沉入海底。

    大舰上的尼德兰人,对此浑然不觉。

    其实这个时代,莫说是晚上,就算是白天,只怕也未必有人发现。

    幸好海水有浮力,如若不然,这足有百斤的铁球,是绝不可能拖拽得动的,而在海中,李定国奋力的拖拽着,他憋了一口长气,身边还挂着几个羊皮攮子,实在受不了了,便取出鼓囊的羊皮攮子对准自己的口,狠狠地呼吸几口。

    只是……即便如此,依旧还是艰难。

    等拖拽着铁疙瘩到了船底时,他便迅速的寻到了锚绳的位置。

    这大船停泊,需要放下铁锚,于是,便有一根巨大的缆绳,探入海底,海船都是尖底,而且平滑,所以根本找不到可以固定的地方。

    可锚绳不同,这里本就挨近了大船,只需要将被网状绳索兜着的大铁球缠绕着锚绳,开始固定。

    最终,李定国开始布线,最后,终于从海面上钻了出来。

    众人开始将他拉扯上小舟,其他几个下水,布置大铁球的人也纷纷都登上了舰船。

    紧接着,大家小心翼翼地开始架着舰船离开,一面小心翼翼的在水中布着铜线。

    拂晓过去。

    海面上升腾起了薄雾。

    紧接着,那炮舰之上,终于下来了一艘艘小船,一群尼德兰的士兵,开始登岸。

    在这里,已搭建起了一处高台。

    天启皇帝至高台上,带着群臣,自这里瞭望。

    当然,为了安全,这高台是远离了大海的,张静一绝不允许皇帝置身于对面的炮口之下。

    沙滩上,一队队的尼德兰士兵开始集结。

    这些人军容整齐,人人带着火枪,腰间悬挂着配剑,个个精神抖擞的样子。

    百官的脸色,都已青了。

    真是奇耻大辱啊。

    大明皇帝,居然在此看着这些尼德兰人耀武扬威。

    以至于孙承宗,看张静一的目光都觉得怪怪的。

    张静一此时的举动,倒是颇有几分像是糊弄明英宗的太监王振。

    魏玛郎则早已乐开了花。

    他站在天启皇帝的一侧,正介绍着尼德兰的风土人情,以及尼德兰军队的概况:“像这样的军队,我们有十万人,而真正厉害的,并不是尼德兰的陆军,而是我们的舰船,我们在欧洲,有海上马车夫之称,登记在荷兰名下的海船,有上完艘之多,陛下,我们尼德兰人,商业氛围浓厚,我们有一句谚语:尼德兰之所以还是尼德兰,是因为我们的祖先照顾好了自己的生意。”

    “您看,海上那样的炮舰,我们拥有数十艘,世上没有任何舰队,可以击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