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六章:毁天灭地
    魏玛郎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他的态度,让身后的银行董事威廉出了一身的汗。

    他当然清楚,魏玛郎在冒险。

    此前佛朗机人一直希望能够打通与大明的贸易,派出了大量的使者,可实际上,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失败了。

    究其原因,无非是因为明廷傲慢而导致的。

    现在,荷兰人已知大明能够带来比他们想象中还要丰厚十倍和百倍的利益,那么这个时候……还按部就班的效仿佛朗机人一样,年年派人来请求通商,这显然是不成的。

    因为佛朗机人都没成功呢。

    既然佛朗机人的路走不通,那么干脆就激进一些,毕竟利益太大了,已经到了尼德兰人没办法忽视的地步。

    那么索性,走激进路线,彰显武力,虽然这种方法很冒失,而且风险也很高,毕竟惹怒了大明,甚至直接断绝一切贸易的可能,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魏玛郎也并非是个蠢材,使用这种方法,会有成功的希望,毕竟这一套在印度就很有效。

    而就算是失败,也不会危及生命,显然,他们清楚明廷没有杀死来使的习惯,哪怕是使者犯罪,也至多是遣返而已。

    而至于海上的东印度公司海军,明廷对他们鞭长莫及,也就是说,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彼此交恶而已,不会有更惨重的损失。

    天启皇帝显然一眼洞穿了魏玛郎的心思,他面上杀气腾腾,一字一字地顿道:“只一句误会,此事就可善了吗?”

    “我说过,我们愿意赔偿一切损失。”魏玛郎真诚地道:“价钱,一直会到陛下满意的程度。尼德兰以通商立国,有的是财富,当然,这些财富,也换来了许多像我们这样的炮舰,还有无数的士兵,陛下若是愿意接受赔偿,我们自当竭尽全力,满足陛下的要求。”

    魏玛郎脸上的诚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淡漠之色,“当然,若是陛下非要开战。”

    他停顿了一会,接着继续道:“皇帝陛下,现在停泊在港湾,有四艘炮舰,还有一千五百名士兵,如果您觉得这还太少,不足以满足您的复仇之心,那么我可以调来四十艘这样的炮舰,以及一万五千名这样的士兵!”

    此言一出,群臣变色。

    当然会有人十分愤慨,这些尼德兰人简直疯了。

    可是,眼下这炮舰的威力,确实十分可怕,若是再来四十艘,来一万五千人,至少大明的水师,就算能与之抗衡,那也是疲于奔命,何况若是他们不断的袭扰大明的口岸,明军杀他们不得,而他们却可随时出击,从某种程度而言,大明在战略上是处于被动状态的。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的是辽东的战情告急,而流寇已经愈演愈烈,若是现在海上再开战,这等同于是三面受敌。

    倘若是太祖高皇帝或者是成祖皇帝在的时候,自然是早将这些家伙打出X来了。

    即便是在嘉靖和万历年间,明军也绝不会让他们这样的张狂。

    可现在的时局。

    众人一个个不吭声,虽有人想进行激烈的反应,可此时觉得底气有些不足。

    天启皇帝本以为,此时大臣们会群情激愤,谁料到左等右等,这些老成持重的大臣,当真老成持重了,一时之间,更是怒火中烧。

    这时,却有人道:“你们这是威胁我们?”

    “并不是威胁。”魏玛郎道:“据我所知,现在贵国到处都是叛乱,还有就是你们在东北,有着数不清的野蛮人正在不断的进攻。这些才是皇帝的国家所遭受的最大威胁。而我们尼德兰人,只求通商与拓展银行的业务,我们并不想与贵国深陷战争的泥潭,这对我们都没有任何的好处。所以,我们的态度很简单,那就是希望大明能够考虑我们的建议,而至于眼下产生的冲突和误会,我们一定会用一切手段,来对贵国所要求的赔偿予以满足……”

    “这就是威胁!”张静一不客气的道:“凭借这些威胁,就以为,陛下会妥协?”

    “不敢。”魏玛郎一直风轻云淡的态度。

    大抵就是一副,你看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不能弄死我,至于我的舰船,你们也没有办法,当然,我愿意鞠躬道歉了,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的态度。

    张静一道:“你既然希望赔偿,那么,在我大明,赔偿也很简单。”

    “嗯?”魏玛郎打量着张静一,他见张静一年轻,拿捏不住张静一的身份,便道:“若是您能提出要求,这就太好不过了。”

    “我的要求很简单,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张静一道:“船上的所有人,都是杀我大明百姓的凶徒,现在,命令他们所有人下船,交给我大明处置。”

    天启皇帝听罢,下意识的点头。

    只有这样,才能不丢颜面,也可给死伤者一个交代。

    倒是群臣,对此不抱期望,这是蛮人,你指望蛮人乖乖从命?

    魏玛郎万万没想到,张静一提出这样的要求,忍不住的,他笑了。

    魏玛郎作为东印度公司在马六甲的总督,已有不少个年头,在这里,他经历过许多的战争,其实从没将这里的土人放在眼里,对大明,他觉得自己已经付出了足够的耐心,现在听这张静一提出如此苛刻的要求,便不禁笑了:“如果是这样,那么恕我不能同意,您这是在前人所难,我们可以赔偿,但是我们士兵的失误,是不允许他们因此而遭受任何伤害的。”

    张静一笑了笑:“如果我非要惩戒呢。”

    “那么,就只好战争了。”魏玛郎道:“您应该很清楚,这对大明并没有太多的好处,因为大明眼下已经有许多的麻烦。”

    张静一说罢,却理也不理魏玛郎,而是看向天启皇帝:“陛下,臣恳请陛下,立即严惩所有肇事者。”

    天启皇帝听罢,已是怒火中烧,自是道:“准了!”

    张静一便道:“传令下去,出击!”

    出击二字一出。

    高台下一队军校生员,却是纹丝不动。

    百官看了,眼珠子都直了,都说出击,可人呢?

    魏玛郎起初有一点紧张,毕竟,他的策略失败了,这让他和大明都逼到了墙角,双方反目成仇。

    不过很快,他定下了神来,大不了,就回小琉球去,再做定夺。

    ……

    远处,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哨声。

    紧接着,海中……数艘小舟开始出现。

    这一艘艘的小舟,竟是奔着四艘炮舰而去。

    终于,有人发现了这些小舟。

    听到有人惊呼,天启皇帝拿起了望远镜,而后,脸不禁红了。

    那魏玛郎似乎也察觉出了,不禁道:“就这个?”

    张静一却是凝神静气,一言不发。

    …………

    李定国等人,一路划到了海湾的中心,此时距离那炮舰,差不多有两百丈的距离。

    随后,他们开始拿着长杆子,捞出一个漂浮在海上的圆木,这圆木上,便捆着铜线。

    将铜线拆下来。

    随后,他们捏着铜线的一端,确定了距离之后,便开始慢慢的远离这些炮舰。

    直到铜线已拉开。

    随后,李定国就很熟稔的取出了一枚银币,还有一个锌板,而后再用盐水纸,将二者隔开,照着这个方法,他们足足做了七八节这样的玩意,彼此连接起来,紧接着……他们小心翼翼的捏着铜线的一端,开始朝着那玩意连接起来。

    这是最原始的电池,用上了盐水,再加上多组连接之后,电量已满足了需求,李定国等人做过实验,若是连上铜线,在铜线的另一端,不但能擦出火花,而且还能将另一端的人电的酥麻。

    这种电池,不是很稳定,却胜在结构简单。

    一起准备就绪之后。

    李定国抬头看着舰船上的人。

    那巨舰之上已探出了许多的尼德兰士兵,这些士兵听到了明军进攻的声音,然后,他们看到一艘艘小船朝着这边‘杀’来。

    起初,他们是极为意外的。

    可当看到这一艘艘可怜的小船,他们忍不住……惊讶起来。

    随即,许多人在甲板上,捧腹大笑。

    “哈哈哈……”

    欢声笑语,在这一艘叫威廉亲王号的炮舰上回荡。

    他们甚至连正眼都不多看李定国等人一眼。

    而李定国,依旧很冷静。

    他慢慢的,将这铜线,最终触碰到了那‘电池’的一端。

    啪啪啪啪……

    铜线与电池接触之后,随即,便开始溅出火花。

    李定国觉得自己捏铜线的手,已开始麻了。

    这铜线,是没有包裹绝缘体的。

    好在,电量并不大。

    随后,一股电流火速的通往铜线的另一端。

    而在水底的另一端,蜜蜂的铁球里,电流在内部的黑火药里溅出了火花。

    于是,黑火药在铁球里迅速燃烧,轰的一声闷响,巨大的铁球,开始疯狂的震动。

    而随后,这剧烈的撞击,终于让黄火药膨胀。

    轰隆……

    仿佛有万丈高的水浪自海底升腾而起。

    轰隆……一声更剧烈的爆炸声,响彻天际!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