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七章:杀疯了
    其实就在这一刻。

    威廉王子号上的尼德兰官兵们还在放声大笑。

    他们看着眼前那小船,似乎很认真的鼓捣着什么,于是,他们就好像在看这些人变戏法一样。

    有人甚至吹起了哨子。

    常年在海上的人,名为士兵,实际上,其实他们和海盗没有任何的分别。

    毕竟国王和政府在海上是没有约束力的。

    只要登上了船,有了船上的火炮,他们就是海中的王。

    可就在这大笑声中。

    船底一开始,只是传出一声闷哼。

    好像……船底下有什么似得。

    可真正可怕的,却并非是如此。

    那如车轮一般巨大的铁球,随后喷出了火焰。

    真正让人可怕的是,这火焰乃是海底喷发。

    随着巨浪与烈火一起升腾而起,船上的人瞬间觉得好像自己飞起来了。

    没错……是飞起来了。

    哪怕是在汪洋上遇到了台风,也不至有这样的感受。

    甲板上的人,顿觉得好像自己身体脱离了地球的重力。

    而后,他们身子离开了甲板。

    紧接着,他们便看到了甲板外的海浪和烈火。

    更可怕的是……

    他们仿佛感觉到……船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断裂……

    对,这是十分清晰的感受。

    紧接着,轰的一声……

    最可怜的,显然不是甲板上的人,而是底舱中的士兵,这些士兵根本不知发生什么事,迅速便被一股热浪包围。

    紧接着,船底直接破了,海水疯了似得灌了进来。

    而他们绝大多数,并不是淹死的。

    而是爆炸引发的无数破片随着海水的激流在底舱中横冲直撞,哪怕是在水下,这无数木屑的破片,也致命的危险。它们在水中的速度,不亚于水中射出的子弹。

    于是,无数舱底的人千疮百孔,紧接着,随着海水,漂浮在岸。

    这种情况,颇有些像是炸鱼,当然,炸鱼是违法的。

    而在这个时代,炸人……似乎属于合情合理的事。

    当然,甲板上的人还未开始死。

    他们惊恐起来,这种被包裹起来的恐惧,让他们感觉像是世界末日一般。

    船体……居然像纸糊一般,开始断裂了。

    他们分明感受到,大船在迅速的沉默。

    这等海船的巨大木,可以抵挡海上的风浪,但是绝对抵挡不了这样的烈性火药。

    若只是单纯的沉船,他们倒还不至于如此的惊恐。

    在海上的人,遇到了沉船的事故,总还有生还的可能。

    可是……

    真正可怕的,才只是开始。

    因为烈火……

    烈火点着了甲板和船帆,毕竟这瞬间的高温,足以让一切都变成焦炭。

    随后……有人惊声大呼:“火药舱,火药舱……”

    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水手,已经开始毫不犹豫的准备弃船,跳下海去。

    开始……听到了这个呼喊时……他们心里生出了绝望。

    对了……还有火药舱。

    像这样的巨舰。

    携带的火药是惊人的。

    在经历了一次自水底的爆炸之后,看着这半边沉入海底,剩下的半边还在熊熊燃烧的大船,仅剩下的十几个生还者,才意识到了更可怕的事。

    轰隆……

    又是一声爆炸。

    这一声爆炸,显然是大量的黑火药造成的,烈火蔓延至储存火药的舱室,于是,浓烟滚滚,这黑火药的威力,虽是远不及烈性的火药。

    可是……黑火药胜在多,一边是百来斤的烈性火药,而另一边,则是几千斤的黑火药。

    于是……

    又是一阵的热浪。

    无人生还。

    天空只飘扬着无数的碎木和浓烟。

    威廉王子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的葬身鱼腹。

    什么都没有了。

    海面上,只剩下无数的木屑漂浮着,还有各种残缺不全的尸首随着海浪飘动着,也只有这些,才能寻找到,这里曾有一条船的痕迹。

    ……

    “我的天!”

    在高台上,原本还是镇定自若的魏玛郎,这一刻彻底的惊呆了,他嘴巴微张,目瞪口呆地看着海面上破败不堪的漂浮之物。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

    他经历过无数的海战,曾见过舰船在一起彼此的开炮,见过大船失火,见过舰船遇到风暴之后,最终的模样。

    可他从未见过……一艘船……就这么……神奇一般的迅速在自己眼前消失。

    他昂头看着天上冒着的浓烟。

    随即,他觉得自己的心口,似被人抓了一下。

    何止是他,天启皇帝也一脸不可置信状,他第一次见这些巨舰,是觉得壮观的,而现在,一切在顷刻间都化为了灰烬,在也找不到踪迹。

    连带着船上的水手和水兵们一起消失了,什么都没剩下。

    百官更是吓得面如土色,于是,高台上下,又经历了一次不小的骚乱。

    许多人脸色苍白,仿佛见了鬼似得。

    这可是几层楼高的船啊。

    说没……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毁天灭地的力量,足以让所有亲眼见识到他的人,永远铭记一辈子。

    银行的董事威廉,这时候,已是直接瘫了过去。

    这时,一个小宦官没头苍蝇一般的跑,一面道:“上天发怒啦,上天发怒啦。”

    是啊,若不是触怒了上天,怎么会有这样的场景呢。

    只是……

    张静一脸色非常难看,他勃然大怒。

    老子在搞外交。

    你特么的鬼叫什么。

    见这小宦官迎面要朝自己撞过来。

    张静一迎着他,扬手就给他一个耳光:“什么上天发怒,上天是老几?这是我干的,是我干干的!”

    那宦官顿时遭了当头棒喝,这才冷静下来,于是……瑟瑟发抖。

    海面上,还没有结束。

    如果说,威廉王子号的厄运,大家还没有真切的看清。

    那么其他三艘舰船,就足以让人留下更深刻的记忆了。

    轰隆……

    又是一艘。

    人们看到巨浪,看到波涛汹涌的海浪产生变化,无数的水花泛起。

    随即,看到的还有烈火,甚至还看到有人直接炸上了天,然后,一具被火焰烧得焦黑的尸首又狠狠的砸入水面。

    随后,还有一艘。

    最后……还有……

    三艘舰船……纷纷炸开。

    到处都是火焰。

    远处的小船上。

    李定国等人,先是被这骇人的景象所震撼,惊恐地睁大眼眸看着。

    然后有人大声道:“快跑。”

    李定国便忙是和其他人一起划桨。

    他们大意了。

    没想到这玩意的威力这么大。

    虽然距离一百多丈,可是……他们还是瞬间被一股似冲击波一样的热浪,掀的人差点要跌落海水里。

    紧接着,他们便回头一看,一股汹涌的浪潮,正朝着小舟徐徐而来。

    李定国慌忙命令道:“快划呀。”

    “嘿哟。”

    “嘿哟……嘿哟……”

    “加紧……”

    小舟开始被大浪拍打。

    噗……

    任凭李定国身体壮硕,此时却觉得五脏六腑,都错置了。

    他第一个反应,是想呕吐,随后是头昏脑胀,几乎要晕过去了。

    好在………这里距离太远,虽是舟上的人,东倒西歪。

    一个生员,人翻下海里去,却被同舟的人迅速的抓住。

    生员吓得心惊肉跳。

    大家好不容易,才将人拉扯上来。

    他们没有喜悦,内心有的只是惊魂未定,和劫后余生的恐惧感。

    而后,他们才有闲情回头去看他们身后,只是这个时候……海面已经渐渐归于平静,便连大火,也随着舰船的沉默,而慢慢的熄灭了。

    只徒留了滚滚浓烟,还有无数上浮的尸首和木屑。

    此时,有人忍不住骂:“该死,那些家伙,怎么装这么多药,这是要炸死人的,就算不能炸死人,这不也是糟蹋银子吗?也不看看,这新火药多少银子一斤。”

    李定国也觉得自己日了狗,开始和其他人一起,日常骂那些匠人。

    …………

    什么都不剩下了。

    一千多个士兵,四艘舰船。

    这简直太恐怖了。

    恐怖到令人无法相信。

    魏玛郎此时此刻还是觉得这是不可置信的事。

    这是他从来没见过场景。

    此刻他觉得眼前经历的,可能是什么幻象或者是做梦。

    以至于他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似乎想尽力修复掉这一段可怕的记忆。

    直到张静一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后用语重心长的口吻道:“老兄,对不住了,我虽然说的是出击,但是这出击,其实也只是操练,但是……你也知道,操练这个东西,我那些生员把握不住,我想……这可能是个误会,这船,可能是误炸了,这是意外,想来你应该认同这样的说法吧?”

    魏玛郎晕乎乎的,依旧还是没转过弯来,他只觉得这番话,有些耳熟。

    他有些迷茫地看着面前人,从容淡定,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感来,“你……”

    张静一朝他咧嘴笑道:“不过,情况总也不算太坏,至少还有一个好消息,我大明会对此负责的,所以,对于这一次意外,大明一定会想办法善后,对于伤亡的人,我们也会尽力的提供赔偿金,对此,你意下如何呢?”

    …………

    第五章送到,更新的有点晚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