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九章:强盗行径
    天启皇帝严词拒绝。

    其实此时大家的心思都是疑惑的。

    在威廉看来,他们提出了如此优厚的条件,这大明皇帝为啥不答应?

    而天启皇帝更迷惑,这个人……是傻瓜吗?他居然想用朕的子民的积蓄借贷给朕,然后还要朕付利息?

    关键在于,这个人居然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这得喝了多大的酒,才说的出这样的话啊。

    于是彼此的心里,都在问候对方的脑子。

    威廉显得很尴尬,皇帝拒绝,他已没有办法了,事情到了现在,明显没有了转圜的余地,尼德兰和大明的关系,势必降到了冰点。

    而一旁的魏玛郎,已如无牙的老虎,根本没有了谈判的底气。

    天启皇帝则是冷笑连连地道:“你们万里迢迢跑来这儿,又是耀武扬威,又是拿朕当傻子,时至今日,竟还敢在此胡言乱语?朕若不是看在你们是使节的份上,早将你们大卸八块!现在,竟还敢和朕在此饶舌!”

    话虽如此,可是天启皇帝的心里却是惊起了惊涛骇浪。

    一个银行,能挣这么多银子?

    抄家虽也挣得多,可毕竟是一锤子买卖,花完了也就花完了。

    可区区一个弹丸小国,通过放贷,一年有一千五百万至三千万两纹银的纯利,这就非常可怕了。

    至少是两个以上的大明国库收益。

    真正可怕的,其实还是前景。

    从这尼德兰人的态度来看,他们分明是极想进入大明的市场,认为一旦进入,业务将获得极大的扩张。

    这就意味着……

    天启皇帝几乎不敢去想象。

    这显然意味着,这纯利,可能还要大增。

    毕竟大明民间有所富庶,天启皇帝可是领教过了的。

    可惜……这些该死的尼德兰人,居然是想骗朕的钱,如若不然……

    此时,威廉露出了绝望之色,他很清楚,自己和大明的市场已经无缘了。

    而天启皇帝也很遗憾,这么挣钱的买卖啊……

    威廉决定做最后一次挣扎,他看着海湾处已经沉默的炮舰,他的心态和魏玛郎还是不一样的。

    魏玛郎是东印度公司的总督兼任东印度公司的董事,舰队没了,魏玛郎没有办法给东印度公司一个交代。

    他却是银行的董事,舰队没了,和他的银行有什么关系?

    这一次东印度公司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说不定要大加举债,购置更多新船呢,说不定,还能利好银行的业务。

    作为一个冷酷的生意人,威廉总能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要知道,现在此时的英国,对尼德兰,已是虎视眈眈,疯狂的制造战舰,培训水手,想要将尼德兰的海上霸权彻底打趴下。

    可又如何,英国人给的国债利息最高,所以尼德兰的银行不照样在市场上疯抢英国的国债,将英国武装起来吗?

    只要有利可图,尼德兰的银行家们,根本不在乎这些。

    此时,威廉定了定神,才道:“陛下,我们愿意给您更大的优惠,只要您愿意,我们每年可为贵国的财政或者陛下的财政,提供三百万两银子的贷款。只要陛下愿意,我们的银行业务,也愿意接受陛下的指导。”

    其实这对于威廉而言,已是十分痛苦的事了,三百万两的无息贷款,在美洲白银和倭国白银大爆发的时代,以现有的通货膨胀程度而言,其实等于是在白白给大明送钱了。

    当然,这个数目对于威廉而言,是可以接受的,因为他认为大明的市场,有更大的利益可图,一旦能够进入,将使整个尼德兰银行,迅速垄断东方和西方的金融。

    在此巨大的诱惑之下,威廉认为这样是值得的。

    对方开的条件越来越优厚,虽然让天启皇帝觉得可笑至极,不过……天启皇帝还是动了动心思。

    倒是一旁的张静一此时笑着道:“我看不必啦,我大明天子,富有四海,怎么会与尔等为伍呢?今日,你们在此耀武扬威,我大明给了你们些许教训,还望你们能够记住。至于你们的业务,与我大明朝何干?”

    威廉此时,已经知道了张静一的份量了。

    当大明皇帝的宠臣提出这些,这就非常明显的表示出,对方根本不会给自己任何机会了。

    他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虽仍旧希望我们能够加强交流,建立一个合作的基础,只是……贵国既然不愿意,那么敝人只好抱着希望而来,同时带着失望离开。”

    而后又道:“只是站在我的立场,我觉得很有必要给予陛下一个小小的劝诫。当今的世界,单靠武力,固然没有逞凶一时,可武力的坚实基础,却是流动起来的金银,这些金银流通起来的威力,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远比一次战争的胜利更加重要,与陛下的强大帝国相比,尼德兰固然是小国,可我们奉行的便是商业流通的策略,而这,也使我们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陛下不愿与我们合作,为此,我表示遗憾。”

    这一次,当然不敢威胁了。

    只是,威廉却依旧还是表示了‘同情’,仿佛这对大明而言,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天启皇帝觉得此人阴阳怪气,自然很是不喜,不过细细一想,人家一个银行,每年的收入是自己两三个国库的收入,顿时也不禁泄气。

    张静一却笑着回答道:“合作当然是可以合作的,不过我大明皇帝尊贵无比,既然要合作,那肯定也是占大头。”

    “占大头……”威廉一愣,他突然意识到,好像张静一没有将话说死。

    于是他顿时来了精神,随即便道:“难道陛下想要的,是获取银行的股份?”

    虽然这让威廉有点为难,可是……这毕竟开了一个口子,一下子令以为要绝望的威廉又振奋了起来。

    威廉试探地道:“敢问……你们认为多少股份是适合的?”

    张静一想也不想便道:“陛下做买卖,喜欢三七开。”

    “三成?”威廉一下子脸色难看了,这是狮子大开口啊。

    威廉觉得很为难,却忍不住道:“三成的股份……这不是我一个董事可以决定的,但是我想,这未必不可以继续谈,我们愿意……”

    张静一却是施施然的样子,笑着打断他道:“是你三,我七。”

    威廉:“……”

    天启皇帝这时也来了兴趣,三七开……这敢情好啊,那等于朕是白得上千万两纹银的纯利了,张卿的脑瓜子就是灵,这么不要脸的事,张卿居然也想得到。

    不过……他喜欢!

    只见威廉在短暂的惊愕后,他的的脖子,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很明显,他感到自己被侮辱了。

    “这是强盗行径!”威廉气呼呼地道。

    威廉此时感觉自己被愚弄了。

    自己带着如此大的诚意跑来和大明皇帝商谈,可他们竟是如此的愚弄自己!

    甚至威廉在这一刻,已经失去了对大明皇帝的敬畏之心,毕竟商人谈到了钱的事,那就没什么客气的了!

    于是他冷着脸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

    说着,他挺直了腰杆,而后目光冷漠,口中冷讽地道:“只是,你们会后悔的。”

    威廉依旧还保持着优越感,在他心里,这大明君臣们就像是一群只知道彰显武力的傻瓜。

    一群不懂的经商之道的人,却还在玩弄旧王公那一套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把戏。

    这是何其的愚昧啊!

    虽然今日损失惨重,但是威廉依旧还有着凌驾于别人的优越感。

    这是因为他是最懂得做生意的尼德兰人。

    当日,威廉等人被安排住进了天津卫。

    那魏玛郎显得失魂落魄。

    而威廉心里只有愤怒。

    这些大明君臣,怎么好意思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

    这是一群可笑至极的笨蛋!

    威廉心里深深的鄙视着。

    要知道,银行只需要花费一点点钱,支持和赞助某些国家,就可以对大明的海域进行骚扰,让他们焦头烂额。

    又或者,银行可以对那些将大明打的抬不起头来的建奴人进行资助……

    生意人的思维,和这群旧王公们是不一样的。

    夜半。

    突然……

    却有一人,匆匆抵达了天津卫。

    这个人是个秀才模样的人,此时却带着一封来自澳门的书信,匆匆地来到了这里。

    陛下的行在在此,天津卫的护卫,已经森严起来。

    因此,迅速有锦衣卫开始盘查了这个可疑的书生。

    而后,他们从这个书生的身上,搜出了一封书信。

    只是……这书信里所写的是像蝌蚪一般的文字,看不懂。

    这一下子……便令锦衣卫立马警惕了起来。

    看不懂的书信,那十有八九就是细作了。

    于是乎,秀才就立即被拿下了。

    这秀才口里大喊:“我不是细作,我不是细作,我是受人所托,来送重大消息的,我不是细作……”

    而后消息层层上报,紧接着,便是连夜对这个秀才进行了审讯。

    这时候,这件事的原委,才慢慢地浮现了出来。

    ………………

    这几天更新都有点不稳定,但是…每天五更,今天第二更送到,还有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