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七十四章:大决战
    皇太极显得忧心忡忡的样子。

    张静一却是不急,和他打了个招呼:“在辽东这些日子如何,可见着了多尔衮吗?”

    皇太极道:“我一直都在宁远,与建奴的使者接触过十数次,其中……还有一人,本是我的家奴。”

    家奴二字,在建奴里头的意义是不同的。

    不同的主子有不同的家奴,而皇太极所说的家奴,想来便是他自己的包衣。

    这些包衣无论愿意不愿意,或者主子出了什么事,他们也要表现出恭顺的样子,如若不然,便会被人瞧不起,甚至会被人认为不忠。

    张静一道:“看来你与他叙了旧情了,不知你的家小是否还好?”

    皇太极便一脸郁郁的样子,像是极不情愿提起这些事。

    于是张静一道:“难道那多尔衮,当真胆大包天,将他们害死了?”

    “没有,他们过的很好。”皇太极苦笑道。

    在张静一的印象之中,皇太极这个人精于计算,即便是最困难的时候,也不会露出如此沮丧的样子。

    张静一道:“她们能过好,这就再好不过了,你也该放心才是,你若是念家,大不了,我放你回去便是。”

    先埋伏他一手,他若当真敢说好啊好啊,多谢成全,立即将他斩了得了。

    皇太极却是笑了笑道:“不必啦,我既已愿意与辽国公合作,自当效犬马之劳,我已做了一次降人,怎么还可以做第二次呢?这岂不是成了三国演义中的三姓家奴?”

    张静一听了,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也喜欢看三国演义。”

    “在我们建奴,许多人都人手一本此书,废寝忘食的看,有时可以当做用兵的奇书。”

    张静一大为诧异,不禁道:“是吗?此等演义,也可当做兵法来用?”

    皇太极见张静一对此有兴趣,便解释道:“这东西,当然不能当做是兵法,哪有行军布阵,两将出阵单挑的?何况什么借东风,什么空城计,固然颇有几分韬略,可若是真拿这个来进兵,岂不迂腐?我们建奴人从小便开始随着父兄南征北战,深知沙场之上变化无常,根本不是靠几个奇谋,几个未卜先知的伏兵,便可大胜的。”

    “既如此,你们为何将它当兵书看?”张静一越发的奇怪了。

    皇太极道:“因为当初我们的对手,就是这样用兵的啊。”

    皇太极继续解释道:“明军进击的时候,往往都是文官节制各路军马,而这些文臣,大多都对军事一窍不通,他们对于军事,大抵就源自于这演义和戏曲一般,他们最爱的就是摇着羽扇,摆出一副胸有韬略的样子,什么八卦阵,什么十面埋伏,什么空城计,他们的军事见识,大抵便是如此。”

    “因而,只要我们熟读了三国演义,就晓得朝廷的军马会玩出什么花样了,一瞅一个准,十之八九,明军的许多战术,都可在演义中有迹可循,熟读了这三国演义,便等于孙子兵法中的知己知彼,因而,一打一个准,如此便稳操胜券了。”

    “啊……”张静一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居然还能是这样!

    他原以为,是三国演义里有许多智谋十分高明,这些建奴人粗浅,看到书中如此多的战法,便将其奉为圭臬呢。

    谁料到……

    这倒有些像后世那些所谓盗墓贼,盗墓贼们对风水术了如指掌,当然,这并不是盗墓贼当真对这风水深信不疑。

    而是他们知道古人最看重风水,所以那些达官贵人们选择墓地,一定是那风水术中的洞天福地,只要将古人的风水术摸透了,按着里头的方法寻找所谓的好墓地,往下一挖,几乎也是一挖一个准,十之八九能挖出大墓来。

    没想到,这其中,竟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很快,张静一就笑不出来了。

    兵家大事,却是操持在一群脑子里都是X的读书人手里,这可是数十万人的身家性命啊。

    可偏偏,朝野内外,无人质疑,哪怕是阉党最全盛的时期,也没有人提出任何的异议。

    张静一道:“你要密报的是何事?”

    皇太极道:“在宁远,我虽没有证据,但是明显有大量建奴人活动的迹象。这种现象不只是宁远,整个辽东,大抵也差不多。再加上那八大商人被拿,朝廷似有对某些辽将动手的迹象,再加上……多尔衮此番与我议和……似乎很有兴趣。”

    “很有兴趣?”

    “对。”皇太极道:“他派出了大量的使节,与我相谈甚欢,对于我大明提出来的条件,譬如将军马撤往辽北,各自退兵等等……他们似有松口的迹象。”

    张静一倒是审慎以待起来:“那么你如何看待呢?”

    皇太极想了想道:“多尔衮此人,虽然年轻,可他的志向却是远大,何况……八旗内部,向来轻视大明朝廷,怎么可能被说议和就议和?以多尔衮现在的威望,他上头毕竟还有几个兄长,本身的实力也无法令八旗旗主们对他心悦诚服,此时若是同意与大明议和,必定受各旗旗主的反对。”

    张静一点点头表示认同,道:“不错,我若是多尔衮,绝不会议和,否则只怕要祸起萧墙,他的那点儿威信,只怕很快就要荡然无存了。你的意思是,多尔衮理应表现出强硬,而不该对议和有兴趣?”

    “正是如此。”皇太极道:“如果这个时候,他要议和,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正在暗中调集军马,以议和的名义,来麻痹朝廷,同时……”

    说到这里,皇太极手掌往下一切,意思很明显,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了。

    张静一的表情凝重起来,道:“你说的有道理,这样看来,需加强防备才好。”

    他再不迟疑,看着皇太极道:“我去见驾,你也去吧。”

    皇太极点点头。

    随即,张静一让人领了马来,带着皇太极一起,快马加鞭地往皇宫的方向赶去。

    其实对于这皇太极,张静一这一次明显感觉到,皇太极的态度不一样了。

    如果说以前,皇太极对于和他的合作,更多是被动式的,那么这一次皇太极从辽东返回后,却颇为主动。

    也不知这家伙在辽东发生了什么。

    可若说他有什么阴谋,提醒明军注意建奴人的动向,似乎……对大明有百利而无一害。

    只是这些,张静一也不便多问。

    等到二人匆忙入宫,见到了天启皇帝后,皇太极便立即将事情重新奏报了一次。

    天启皇帝果然极为重视起来,立即对一旁的魏忠贤道:“舆图……”

    魏忠贤连忙将舆图摊在了天启皇帝的面前。

    天启皇帝低头认真地看着舆图,而后冷冷道:“莫非此番,他们是要与人里应外合,攻击宁远或者是锦州?”

    随即,天启皇帝又看向魏忠贤道:“召田尔耕。”

    很快,田尔耕觐见,行礼。

    天启皇帝抬头道:“近来辽东有什么动向?”

    田尔耕忙道:“倒是没有什么动向,一直都风平浪静,不过臣倒是听闻,多尔衮似乎和他的兄长发生了冲突,双方剑拔弩张。”

    “是吗?”天启皇帝眉一挑,道:“消息可以确定吗?”

    “不敢确定。”田尔耕苦笑道:“或许这是对方故布疑阵呢?”

    天启皇帝皱眉道:“一面议和,一面又传出内部出现了争执,这样说来,确实让人担心了。”

    说着,他手拍击着案牍,眼眸半阖着。

    良久,他张眼看了一眼皇太极道:“他们还有什么举动?”

    皇太极道:“倒是没有其他的举动,只是……我在宁远,发现了他们的细作活动的一些痕迹。虽然不敢十分确定,但是……有不少商人出没在宁远等地,这些商人,虽远不如那八家商贾,可我当初还在建奴时,却是见过的。”

    天启皇帝道:“建奴人出击,最擅长的就是里应外合,所以几乎是攻无不克。唯一一次宁远之战,保住了宁远城,还是袁崇焕命人直接将各处城门锁了,而且还直接让人用大石封死了城门,这令他们城内的内应,没办法偷偷开了城门。”

    “所以你说的对,他们这般的活动,且如此的频繁,理应是要有大动作了。”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苦笑。

    你能想象吗,建奴人最擅长的是野战,可是他们攻打坚固的城池,却几乎没有败绩,因为城中总有人争相去偷偷打开城门,而后去向建奴人邀功请赏。

    天启皇帝认真地想了想,便道:“这么说来……魏伴伴,下旨给袁崇焕还有满桂,告诉他们,锦州和宁远乃是重中之重,若是有失,他们不用再来见朕了。再下旨给东江镇总兵毛文龙,也告诉他,让他随时关注辽东腹地的情况,一旦建奴人倾巢而出,让他们立即直捣建奴巢穴。至于前锋总兵官祖大寿,却需让他提防着科尔沁等部的动向,山海关等处关防,要加强戒备……尤其是山海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