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七十五章:神兵
    天启皇帝下了旨意。

    日子倒是又平静了下来。

    毕竟谁也不知那建奴人会在什么时候进攻。

    可日子却还需过下去的。

    只是一封封旨意之后,朝中却又有了新的动向。

    先是有人弹劾袁崇焕通敌,主导了此次议和。

    紧接着又有人弹劾满桂。

    整个京城,似乎永远都不缺争吵。

    好在一时没人将矛头指着张静一。

    毕竟张静一现在实在是太硬了。

    当然,不争锋相对,并不代表没有其他的言辞。

    阴阳怪气,可是读书人的专长。

    而百官,某种程度来说,恰恰是读书人中的精华。

    近来就有不少关于令讲武堂和神机营调山海关,防备建奴人的声音。

    山海关即是京城的门户,同时进可驰援宁远。

    这半年以来,讲武堂和神机营已经培养出了大量的人才。

    尤其是入学的秀才,如今一个个在讲武堂学习之后,充入了神机营担任各种职位。

    随即操练招募来的将士,听说也很有一番样子,比之东林军不遑多让。

    甚至还有人称,一个神机营的士卒,可抵五个东林的生员。

    这些人在经史之中,摘句寻章,居然拿出了当初周亚夫细柳营的典故出来。

    说这洪承畴便是当代周亚夫,而神机营乃是细柳营,如何军纪严明,战力无出其右。

    以至于不少大臣,都以巡视的名义前往神机营探访,进去的人,往往回来之后都是赞不绝口。

    对于这些话,张静一倒是无所谓,毕竟花了这么多银子,若是洪承畴当真能给大明缔造出一支百战精兵,天启皇帝的钱至少花的也不冤枉。

    至于他们是否比东林军要强,这显然对张静一而言,没有太大的意义。

    只是东林军内部,倒是不少人听了愤怒不已。

    当然,有张静一压着,倒也不会出现什么乱子。

    到了六月,在这小冰河期,直到这个时候,京城里才散去了寒气,天气渐渐热了起来。

    似乎那皇太极所担忧的事,并没有发生,像是虚惊一场。

    就在天启皇帝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此时,却有快马自广渠门狂奔而来,而后宫中立即召百官觐见。

    张静一其实早就知道有快马来报,就感觉可能出什么事了。

    于是匆匆赶至西苑。

    刚到这里,便见天启皇帝正襟危坐,群臣胆寒,个个脸色不大好看的样子。

    张静一徐步入内,先是行礼道:“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朝他点点头,而后皱着眉头道:“你自己看吧。”

    于是一本奏疏,经宦官很快就送到了张静一的手里。

    张静一只低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建奴五万精锐铁骑,陆续又有其他如朝鲜国、蒙古诸部,还有汉军营近十数万人,居然分别进入了龙井关和大安口。

    就在一日之前,先锋的铁骑,突然袭了遵化和三屯营,在三屯营驻扎的明将赵率教猝然没有防备,当即战死,保定巡抚王元雅与保定总兵官朱国彦见事情已经难以挽回,自尽而死。

    张静一见了这奏疏,头皮发麻。

    建奴人……入关了。

    这入关如此突然,已经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这可是十几万人啊,十几万的大军,浩浩荡荡,从沈阳出发,需要经过蓟州、抚宁、永平等地。

    居然事先没有人发出示警?

    他们显然是直接绕过了锦州和宁远,这就意味着……

    意味着……他们在行军的过程之中,是得到了许多人默许的,至少驻扎于辽东的许多军马,居然可以坐视他们一路朝着京城杀奔而来。

    除此之外,龙井关和大安口这两处长城的军事要塞,按理来说,也足以抵挡建奴人一阵子,可偏偏,要塞中的守备,直接投降。

    以至建奴人突然入关,长驱直入,直袭保定等地,开始清扫京城外围的区域,为做好围攻京城,做好准备。

    可怜那保定巡抚和总兵,等他们听到建奴人杀奔而来的时候,只怕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毕竟他们在关内,关内承平,根本没想到,会有数不清的建奴人,居然浩浩荡荡地杀入京畿。于是,大骂辽东诸将无能,且骂有人通贼,最后选择自刎而死。

    天启皇帝自然是愤怒的。

    他绷着脸,气呼呼地道:“朕如今终于明白,他们磨刀霍霍了这么久,原来竟是早就勾结了某些辽将,在他们的掩护之下,一路攻入关内,朕的敌人……不只是这些建奴人,还有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

    说到此处,天启皇帝咬牙切齿。

    而张静一却知道,在历史上,应该也是这个时间,皇太极也确实率十数万大军,围攻京城。

    最终导致了袁崇焕的死。

    这袁崇焕还有满桂,二人镇守宁远和锦州,建奴人绕过了这一道他们引以为傲的防线,他们竟也没有察觉,等到察觉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这显然,是有人不断地将大明驻军的消息,源源不断地送给建奴人,与此同时,还有不少的军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是引建奴入关!”张静一冷着脸,不客气地道。

    张静一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清查了不少辽东的旧将,那么历史上发生的事,想来不会再发生,可张静一还是错了。

    而这个错误的后果,非常可怕。

    因为接下来,不只有一场恶仗,一场北京保卫战,若是如历史上发生的那般,在锦州和宁远的袁崇焕以及满桂,在察觉到建奴人杀入关后,定会大惊失色,而后率军来到北京城下,和建奴人决一死战。最后建奴人眼看着讨不到便宜,便引兵退去。

    可实际上呢,建奴人入关,京城内的百姓还好说,可京城之外的百姓,则立即成为了这无数入关建奴人的劫掠对象。

    不知多少州县,会被外围的建奴人攻破,多少粮食会被劫走,多少妇孺最终成为建奴人的战利品。

    这几乎是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

    “陛下。”黄立极道:“袁崇焕已送来了急奏,他已察觉到不对劲,已亲调锦州和宁远兵马,与满桂日夜兼程的朝关内进军……只要谨守京城,建奴人长途奔袭而来,已是强弩之末,想来……”

    “朕还指望得上那关宁军吗?”天启皇帝怒气冲冲,语气里带着冷讽道:“若是指望得上,当初号称固若金汤的宁锦防线,如今是如何形同虚设的?”

    “朕若是龟缩于京城,那么……京城之外的数十万军民百姓怎么办?拱手让给建奴人吗?袁崇焕这个糊涂虫,还有辽东诸将,都该死!”

    天启皇帝整个人怒不可遏。

    碰到这么一群废物,不愤怒是没有道理的。

    成日就是要钱要粮,动不动就是要乌纱帽,可结果呢?

    结果一到有事的时候,便处处都是纰漏,甚至天知道有多少人暗中和建奴人勾结在一起。

    最坏的结果,是京城被攻破,一旦攻破,则社稷荡然无存,这可不是亡国,而是亡天下!

    而即便是最好的结果,守住了京城,却也将城外无数的军民百姓,变成了这十数万建奴大军的发泄对象,这是何其可怕的事。

    以后谁还敢指望朝廷?

    黄立极也是大气不敢出,再不敢吭声。

    倒是孙承宗此时还算淡定,于是道:“陛下所言不错,眼下理应出战,京城绝不可被建奴人围住,若不能在城外战胜建奴人,一旦建奴人清扫了外围,断绝了京城与运河还有宁锦之间的联系,那么后果必是十分严重。”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历来守城,不可死守,必须得有一支精兵出城,与京城形成犄角之势!也唯有如此,才可拖延建奴人,令建奴人生出忌惮之心,从而等待各路勤王的军马,再与建奴人一决死战。”

    天启皇帝点头,而后冷如刀锋的目光在众臣的身上扫视一眼,道:“谁可出战?”

    张静一正待要主动请缨。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却都满怀着期待地朝着一人看去。

    而此人……仿佛浑身发着光,顿时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徐徐踱步而出,此后用一种充满镇定自若的声音道:“陛下,臣愿出战。”

    此言一出,百官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果然……不愧为当世周亚夫啊。

    天启皇帝的目光定在说话之人的身上,看着眼前这人,顿时有了印象。

    是洪承畴。

    此时,洪承畴显得智珠在握的样子,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他气定神闲,信心满满地道:“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讲武堂内,多为士人,他们对朝廷忠心耿耿,且个个知晓春秋大义,如今他们学习了大量的韬略和兵法,现多为神机营骨干。”

    “神机营上下,也个个都是经兵悍将,本就是从原来的京营之中挑选的精锐,如今又装配了精良的火器,陛下……臣受国恩,今国家危难,自当主动请缨,消灭奴寇,教他们有来无回。”

    天启皇帝:“……”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