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七十六章:最强兵器
    洪承畴声若洪钟,大义凛然的姿态。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的,毕竟有的人,本就天生带有主角光环的。

    大明朝的进士,有一个算一个,尤其是考试名列前茅者,无一不是如此。

    众人听洪承畴所言,顿时放宽了心。

    至少……

    毕竟,这半年来的舆论宣传,早已将神机营吹捧上了天。

    尤其是洪承畴在关中绞杀流寇的事迹,如何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流寇如何胆寒,又斩下多少头颅,而此番,练出来的军马,自然远在当初弹压流寇的官军之上。

    何况,现在兵精粮足,有这样的军马,再加上洪承畴此人的谋略,自然不容小觑。

    似洪承畴这样的儒将,他主持讲武堂,培养读书的人才,将四书五经与兵法融会贯通一起,必让人眼前一亮。

    洪承畴说罢。

    天启皇帝便道:“何不命东林军出击?”

    显然,天启皇帝还是不放心。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有人道:“东林军固然是好,只是此番作战,关系重大,需坚实可靠才是。”

    说话的是一个御史,这话说到了一半,顿觉得自己失言。

    可实际上,满朝的大臣,近半人都是这样想的。

    武官带的兵是不可靠的。

    要是降了建奴,该怎么办?

    而现在京城京师岌岌可危,洪承畴这样的人才最是可靠,绝不担心他会投降建奴人。

    反观张静一,就算张静一再如何忠心,他下头的那些丘八们就可靠吗?

    天启皇帝看了张静一一眼。

    张静一隐有暴怒的迹象。

    不过天启皇帝转念又想,城外危险,将张静一留在他的身边,倒也安全,这家伙性子太鲁莽,这一次来的可是大敌,何不先让洪承畴去试一试那建奴人的虚实再说?

    天启皇帝便冷笑一声,看着洪承畴道:“洪卿家,你若是出战,遭遇了建奴,该如何应付?”

    洪承畴隐隐感觉到,朝中有对立的迹象,许多有识之士,显然还是站在他的这一边的。

    不过陛下明显是对他颇有轻视。

    而内阁诸学士,却都一声不吭,这个时候,也没有站出来为他说句话,这令他不免心冷。

    久闻内阁诸学士,即便是孙承宗,也与张静一走得近。

    于是洪承畴应对道:“建奴擅骑射,若是遭遇建奴,当以炮兵轰之,乱其阵脚,此后步卒层层叠叠,列车阵拒之。”

    天启皇帝轻挑眉头,道:“只是如此?”

    洪承畴道:“神机营已脱胎换骨,应付建奴,足矣。陛下,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建奴人千里奔袭,此舍上谋而用伐兵和攻城下策,此时他们已如强弩之末,又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只要我军严阵以待,破其先锋,这建奴自然不攻自破。”

    天启皇帝听他说的玄乎,却又信心十足,一时也分不清好坏。

    倒是百官中不少人振奋起来。

    这话,他们懂啊。

    天启皇帝最后还是道:“既如此,那么就由讲武堂上下与神机营出战,洪卿,朕亲送你出城。”

    洪承畴似乎已看到了一场锦绣的前程,就在自己的眼前。

    于是内心振奋不已,大喜道:“臣受国恩,得陛下仰仗,自当尽心竭力,效之以死。”

    说罢,他眼眶红了,颇有几分壮士一去兮的气概。

    百官听闻,不无扼腕,为之潸然。

    朝罢,洪承畴一出勤政殿,许多大臣便立即围了上去,纷纷向他告别。

    洪承畴与他们彼此作揖,互道珍重,便有人道:“洪公此去,当要小心。”

    洪承畴道:“我已有退贼之法,诸公勿忧。讲武堂和神机营的骨干,多为读书人,俱为圣人门下,我仰仗他们,必能成功。”

    众人便纷纷动容。

    张静一却是看也不看这些人一眼,已是自顾自地走了。

    回到了新县,张静一去了一趟东林军校。

    眼下在这个时候,即便东林生员固守京城,张静一也需做好万全的准备。

    在军校巡视一圈,却又至研究所。

    张静一询问研究所的进度:“此前的一些火器,现在研究得如何了?”

    “那机关枪,倒是鼓捣出来了,就是不稳定。”

    说话之人,正是负责这些项目的匠人,叫刘叶。

    刘叶世代为匠,擅长打铁和木工,自招募进了东林军校下属的作坊之后,很快就从许多工匠之中脱颖而出。

    他很聪明,一旦开始有了舞台,立即便展现出了他的天赋。

    此时,张静一略显诧异,随即便道:“取来我看看。”

    刘叶便领着张静一到了一处校场。

    这校场,其实是研究所的实验场地。

    很快,便见三四个人搬着一个硕大的东西来了。

    张静一忍不住张大了眼睛看着。

    好家伙,这哪里是枪,说它是炮也不为过了。

    黄火药出来之后,雷汞也被人提取了出来。

    其实只要找到了大致的方法,无非就是不断地实验而已,在不断的试验之后,得出所要的东西。

    有了这些,就意味着黄火药的后装枪,甚至是连发的武器,开始成为现实。

    张静一看着这么大一个铁疙瘩,不禁瞠目结舌。

    于是立即命人试试看。

    那刘叶一声吩咐,便见几个匠人忙碌开了。

    他们用了布条固定的弹链固定,而后开始拉栓,紧接着,这巨大的铁疙瘩便喷出了火舌。

    哒哒哒哒哒哒……

    这比胳膊还粗的枪管,剧烈的晃动,下头的架子,也疯狂地在地面抖动,扬起大量的尘埃。

    后头固定着枪后座的人,整个人都麻了,强大的后坐力,只不一会儿功夫,就让他双手仿佛不受控制一般。

    不过……

    刘叶苦笑道:“这玩意,几乎没有精度可言,而且容易卡壳,造价还特别的昂贵,倒不是这玩意本身贵,而是所需的弹子要求高,都需匠人们手工敲打出来的,这弹子若是不合格,还需返工,一枚弹子,接近要三钱银子……”

    刘叶叫苦。

    其实这可以理解。

    其他的火铳,子弹就是一个钢珠,价格便宜。

    而这玩意,因为是用黄火药作为击发药,火药就必须的置在弹子里头,这对工艺的要求十分高,花费也是惊人。

    张静一则是问:“一个匠人,一天可以制造多少枚合格的子弹?”

    “最熟练的匠人,怕也不过六七十枚。”

    “有多少这样的匠人?”

    “五六十个。”

    张静一不由皱眉,很不满意,于是道:“调拨所有能用的匠人,现在开始,能造多少造多少,告诉他们,制造出一枚合格的,我给三十个铜钱的赏钱,这是额外的赏金,与他们本身的薪俸不冲突,只要东西合格,有多少给我制多少,还有这机关枪……”

    张静一横竖瞧着,都不像是枪,这就是炮啊。

    不过没办法,连续击发,对于枪管的钢材要求十分严格,当下既然解决不了枪管的强度问题,那就只有加粗加厚了。

    张静一道:“这个也有多少,给我制造多少,告诉大家………我不缺钱,不,是陛下不缺钱,大家卯起精神来,给我再招募一些匠人,原有的学徒工,这一次只要干的好的,可以立即给工匠的待遇,原有的工匠,只要干得好,所有的职称全部给我增一级。所需的原料,不要怕费钱,这个钱……不但要给,而且还要多给。”

    刘叶听了,惊讶不已。

    这么舍得?

    记得从前给匠人地位,张静一还是有些吝啬的。

    毕竟每一个匠人的地位,都有一个章程,这可是管你生老病死的啊。

    不只如此,每月的薪俸也给的比较足。

    在这样的激励之下,确实是让匠人们一个个开始安心匠作,因为体面,至少在寻常百姓之中,觉得能成为匠人是很荣耀的事。

    可正因为待遇丰厚,无论是封丘,还是这里,还是学徒工占了多数。

    这些学徒,往往是跟着匠人后头打杂学艺。

    有的人好几年,都没办法升上匠人,虽然学徒工的薪俸也不低,可毕竟没有保障。

    这要是直接原地升一批匠人,莫说是一百个名额,即便是二三十个,那些学徒们也要疯。

    至于匠人之间,也有等级,从低级到中级再到高级,以及连刘叶都不曾达到的特级,那就更不必说了,真要给匠人们这一次放宽升级的标准,这还了得,都要疯不可。

    刘叶不敢置信地道:“辽国公不会骗人吧。”

    匠人就是这样,说话比较直,尤其是在这封闭的环境里,每日和木头和钢铁打交道。

    这话若是别人这般说,张静一早就一个巴掌下去将人打飞了。

    张静一倒是难得的耐着性子道:“少啰嗦,立即宣布下去,这事我说了算,但是,我要赶紧见到这机关枪,还要见到子弹,弄不出来,我就调你去辽西吃沙子。”

    刘叶立马正色道:“公爷放心,今日起,我不睡啦。”

    张静一管他睡不睡,只道:“记得,必须得保证质量,出了问题,会是什么后果,你自己清楚。”

    “喏。”

    …………

    这两天可能更新会有点不稳定,当然,会确保尽力更新,一方面需要预备一下剧情,另一方面,家里有点事。呃,求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