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八十二章:同仇敌忾
    张静一见天启皇帝骑马而来,随即便也拉了马绳,诧异道:“陛下怎会在此?”

    天启皇帝道:“这枪火无眼,朕也知道,朕在此没有什么用处,只是觉得,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在此丧命。”

    说罢,天启皇帝笑起来:“哈哈……朕平日里,最爱行军打仗,谁料竟是叶公好龙,真正出了城,反而心里有些怕了,你放心,朕来此,不是来夺你权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便当朕是副将,怎么好使唤怎么来。”

    天启皇帝本以为张静一一定会连说几句这里危险之类的话,而后将自己劝说回去。

    谁料到张静一居然没有吭声,只是点点头,眺望着远处的地形,而后道:“我等打算在此修筑工事,而后吸引建奴人决战。建奴人见我们出来,一定会有所疑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定会观望一段时日。我们的时间现在很紧迫,能容许我们在此修筑工事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天,这已是极限了。陛下不妨就和第四教导队一起,建立工事吧。”

    天启皇帝讶异地道:“就这个?”

    “就这个!”

    张静一道:“最好在此,咱们悬挂一杆龙旗,告诉建奴人,陛下在此。”

    “啥意思?”

    张静一很认真,因为接下来,他所做的事,一切都为了接下来的胜负。

    若是能张挂龙旗,就能吸引建奴人的主力。

    既然要打,那就打一场硬仗。

    大家拿出看家的本事,就看这天下,到底是东林军厉害,还是这八旗铁骑威猛。

    天启皇帝再没有质疑了,点点头:“好,朕这就去。”

    整个阵地,已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

    战壕、拒马,菱形的铁钉。

    还有许多的陷阱。

    第四教导队最擅长此道,其实他们更像是工兵,此时如一群工蚁,定下了工程的雏形方案,便开始热火朝天的开工。

    除此之外,不同的地势,也设置不同的壕沟,为了防止弓箭袭击,再垒上沙袋。

    所需的给养,则直接让人从城楼上用竹筐掉下来。

    每隔一个时辰,就有书信送入城中,而后城中军民……疯了似的给他们预备好所需的给养。

    另一边,建奴人此时先是从惊疑,毕竟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在干什么。

    也不知这些人,到底在布置什么陷阱。

    因而大量的斥候,在外围不断的侦查。

    在确定了原来明军竟是要出城决战的时候。

    他们既是惊喜,又有些犹豫不定。

    惊喜的是……这北京城的城防实在厉害,而且城中并没有内应,他们这边攻城的火炮,也是不足。

    这就导致他们意识到,若是攻城,可能会陷入无谓的消耗下去。

    这可是大明的京师,想当初,也先带着瓦剌人曾至此,最终无功而返。

    而建奴人此番也是孤军深入,一旦不能尽快啃下这一块硬骨头,那么各路的勤王军便会抵达,无论是袁崇焕还是满桂,亦或者山东、河南一带的剿匪兵马。

    亦或者是各地乡绅组织起来的武装。

    一旦陷入无穷无尽的袭击之中,或是被截断了后路,那么建奴人将落入无数的麻烦之中。

    而现在,明军自己找上门来……

    只是……这明军的举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如若来的乃是援军,譬如关宁铁骑与八旗决战,或许城中衮衮诸公,不会放人入城,会令他们在城外驻扎。

    可这却是明军自己从城中出来的。

    而且这一支军马,很是奇怪。

    因为他们在挖沟。

    而这个时候,在大帐里。

    多尔衮一副疑虑重重的样子,他虽年轻,却还算是稳重。

    明军的举动,实在太奇怪了。

    此时,各旗的旗主们已纷纷至大帐来,要主动请缨。

    此番进入关内,大明京城就在眼前。

    这京城,就意味着数不清的财富和女人,以至于,虽已至京城外围,各旗旗主们扫荡得也并不卖力,除了四处催缴粮食供应军队之外,却并没有大加杀戮。

    倒不是他们突然发了慈悲。

    而是一座宝藏就在眼前,宝藏外围的东西,他们并不太看得上了,眼下是杀入京城要紧,只要杀入了京城,那么什么就都有了。

    现在明军居然敢出城,这是胆大包天,自然巴不得立即攻击。

    多尔衮阻止了各旗旗主们的主动请缨。

    他并不急,而是让人将范文程与洪承畴叫了进来。

    二人头上戴着建奴人的瓜皮帽子,却又穿着儒衫,显得很是滑稽。

    等他们朝多尔衮行了礼,多尔衮用含糊不清的汉话道:“广渠门外的事,你们知道了吧?洪承畴,你了解明军的动向,你说说看。”

    “这是东林军,主子,这东林军,最擅长的是夜袭,他们装配了大量的火铳和火炮……”

    “和你们神机营也是一样?”

    一说到神机营,洪承畴脸微微一红,却点点头:“是。”

    “战力高下如何?”

    “大抵……差不多。”洪承畴道:“主子爷,他们最擅长的就是火器,可是他们的火器,与我们相当,不过听闻,他们有一种炮很厉害,只是……单凭此炮,战力固然增加不少,可想来,也不会和神机营有太大的高下之分。”

    这是洪承畴对东林军的判断。

    倒不是他托大。

    而是洪承畴已经认定,自己的神机营已是大明精锐中的精锐,和东林军一样的给养,代差不大的火器,再加上他自认为,自己的兵源,甚至可能还胜东林军这些丘八们一筹,至于自己的能力,自不必说,在剿灭流寇的过程之中,自己已证明了这一点。

    多尔衮显得疑虑,于是道:“这东林军,本汗倒是略知一二,当初,便是他袭了我八旗的一支军马,擒了我的汗兄。不过那是夜袭。可今日,他为何敢出城作战,莫非,是有什么奇谋?”

    多尔衮又道:“今日我观三国演义,倒是觉得,他是不是在施展空城计?”

    洪承畴道:“这……奴才就说不好了,不过主子爷却还是需小心才是,这张静一最是狡猾……”

    多尔衮道:“不如明日试一试他们的深浅?”

    洪承畴想了想道:“奴才愿带残部,甘愿做先锋。”

    随着洪承畴的投降,不少被俘的神机营也纷纷从了建奴人,现如今,洪承畴还有两三千人马。

    多尔衮却是摇头:“不可……”

    谁知道,这是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这些人新降,让他们做先锋,若是反戈一击,却未必靠得住。

    洪承畴没想到自己主动请缨,却换来多尔衮的疑虑,于是便叩首道:“奴才……奴才……”

    一旁的范文程则是微笑:“主子爷,洪总兵还不晓得咱们的规矩,乱说了话,还请主子爷大人大量。不妨我们再静观几日,且看他们的动静。”

    多尔衮这才点头。

    其他旗主却见多尔衮没有同意他们立即进兵,反而询问这几个汉人的意见,心中不免不满,却也不方便发作。

    于是众人出帐。

    范文程笑嘻嘻地朝一个八旗武官行礼,此人却是冷哼一声,厌恶的看了范文程一眼。

    范文程便道:“巴步泰大人,方才学生……”

    “少啰嗦。”

    站在一旁的洪承畴听闻乃是巴步泰,心里一惊。

    这巴步泰乃是努尔哈赤第九子,算是多尔衮的兄长,奉命梳理正黄旗的事务,在建奴人之中地位超然,他与阿敏关系最亲,而阿敏曾被张静一杀死,因而,巴步泰听闻张静一就在眼前,这些汉人却建议多尔衮继续观望,心里便不忿起来。

    洪承畴便也随着范文程一样,行礼,口里道:“见过巴步泰大人。”

    他说到大人的时候,脸不禁一红。

    要知道,在大明,是不可能称呼对方为大人的。

    因为大人在汉语之中,至少在这个时候,有父亲的意思。

    这等于是直接对着巴步泰喊爹。

    巴步泰朝他冷笑:“若那张静一又躲回城中,我便杀你二人。”

    随即,头也不回地阔步而去。

    其他的建奴人,也都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看着他们。

    很明显,许多建奴人对张静一都有刻骨的仇恨。

    范文程和洪承畴面面相觑,最终,洪承畴叹了口气:“范公,我看,我们今日……似乎回话有所不妥。”

    范文程脸色却显得平静:“你初来,不知这八旗中的规矩,今日我故意说这些话,虽惹来了各旗旗主不喜,可是你不要忘了,现在咱们最大的主子爷,乃是大汗,大汗聪明着呢,我们越是惹来了其他主子的不喜,他才更会信重我们,若是今日顺着这些大人们的心意进言,反而可能会惹来大汗的疑窦!”

    “咱们为大汗做事,有得必有失,只要一心跟着大汗,便可。其他人……当然要尊敬,却也要知道,这八旗分管在大汗的诸兄弟们手里,此时固然是同仇敌忾,可是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大汗迟早是要收回兵权的。”

    洪承畴闻言,恍然大悟:“受教了。”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