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八十四章:破贼
    巴步泰此时脸色渐渐地变得凝重起来。

    虽然还未开始作战,但是巴步泰就已意识到,这一支明军,给他的印象全然不同。

    汉军营朝层层推进,可这一路,对方战壕里的士兵,却没有任何人开火,阵地里很安静,默然无声。

    其他的明军,他不是没有见识过,即便是那号称精锐的神机营,也早早有人开铳了。

    毕竟数千人,总会有人紧张和不安。

    可对方却似乎一点也不着急,而事实上,这样的距离,即便是大明眼下最精良的火铳,也没有办法产生最大的杀伤力。

    所以在巴步泰看来,这一次怕是碰到了硬石头了。

    自然,对巴步泰而言,明军的实力虽被他低估,他非但没有胆怯,反而有了无穷的战意。

    这样的军马,才堪称为对手。

    可同样让阵中天启皇帝惊讶的是,眼前这一支推进的汉军,也让他刮目相看,这些人推进时,凌而不乱,很有章法,莫说是八旗军,便是他们的汉军,竟也让人不容小觑。

    可笑的是,同样都是汉军,大明在辽东的军马,绝大多数都可能不如眼前这一支依附于建奴的汉人军马。

    那么,真正的八旗铁骑,又是什么样子的?

    就在此时,终于,汉军营开始迫近。

    直到到了一百五十步外。

    且就在此时,因为越来越近,这如一字长蛇一般的汉军营,似乎也开始加紧了步伐,他们虽还龟缩在大盾之后,却分明可见的没有了方才的从容。

    后队的汉军,已开始举着弓箭,开始射出箭矢。

    数百箭矢,遮云蔽日一般,在天空划过了弧线,最后落入了阵中。

    不过,这样的散射,威胁并不大,且不说这种距离,即便是射击,也难形成致命的伤害,何况绝大多数人都躲在壕沟和沙袋之后。

    等汉军营再靠近一些。

    猛地,哨声骤响。

    于是,这阵地上,突然数不清的火枪,开始喷吐出了火舌。

    生员们如条件反射一般,开始射击。

    砰砰砰……

    这一处阵地的布置,简直就是天启皇帝的得意之作。

    表面上无数的沟堑纵横交错,实际上,却能确保大多数的位置,都能随时对正前的敌人进行射击。

    此时无数的火舌喷出。

    须臾片刻。

    前头的盾阵就开始哗啦啦的倒了一片。

    汉军营这时才知道,对方的火铳,可以十分轻松地射破大盾,威力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一个个汉军营的汉军倒下,大盾也随之落下。

    紧接着,便是里头密密麻麻的汉军,开始裸露在阵地里的生员们面前。

    而前头的盾车,也早已千疮百孔,躲在盾车之后的人,死了七七八八。

    生员是三人为一小组,躲在战壕里,一人射击,另一人预备射击,而第三人,则专门负责装弹。

    这种作战方式,即便是在壕沟之中,也不会有变化。

    于是,在第一轮射击之后,第二轮的射击随之而来。

    无数的子弹开始倾斜。

    啪啪啪……

    汉军这时开始出现了混乱,四面八方都是宣泄而来的子弹。

    他们惊恐的四处张望,一个个惊弓之鸟一般。

    显然,他们不是没有应对过火铳的,只是这密集射击的火铳阵,却好像在他们的正前,组成了一个严密的火力网。

    只要进入了这火力网的人,便犹如进了修罗地狱,数不清的人,突然应声倒下,一些人再也没了生息,一些人在地上发出哀嚎。

    于是,阵队开始出现了混乱。

    即便这所谓的汉军营已称得上是训练有素,但是顷刻之间,身边两三百人倒下,到处都是哀鸣的时候,这种恐惧,便足以让绝大多数人动摇了。

    于是,开始有人转身要逃。

    在队中的武官,发出了怒吼,试图想要扭转这个趋势。

    只可惜……一切都迟了。

    第三轮的射击,来得极快,数千火枪,迅速地开始射击。

    又是上百人倒下。

    到了这个时候,数千汉军营,伤亡已接近两成。

    此时,许多人开始慌了。

    武官已经无法约束士卒,甚至开始有人直接丢了大盾便逃。

    想要前进和想要逃脱的人拥挤在一团,开始混乱。

    有人发出了哭爹娇娘的喊声,也有人在地上惨叫,死去的尸首,成为了后队之人的绊脚石。

    于是,溃逃的人越来越多。

    直是第四轮的射击,依旧很快地来了。

    数千汉军,在此打击之后,迅速地土崩瓦解……

    巴步泰见状,依旧保持着冷静,只冷冷地观着战局,他已知道,自己的判断是对的,这些汉军,不可能动摇得了对面的明军。

    这些人的火力,超乎人们的想象。

    可这时,巴步泰腰间的长刀已是出鞘,他大喝一声:“来!”

    身后数千正黄旗铁骑,早已是摩拳擦掌。

    他们似乎没有受到汉军营的溃逃影响,此时依旧是杀气腾腾,士气高昂。

    于是,巴步泰率先飞马冲锋,手中长刀斜指前方,刀刃在天空下闪耀着锋芒,口里大呼:“杀光他们。”

    “杀!”

    无数的战马,如出闸的洪峰,上万的马蹄,踩踏大地,乌压压的骑队,快速推进,干脆利落,马上之人,人人先是取出腰间的弓箭,他们用双腿控制着战马,而腾出双手来,一个个弯弓搭箭,一面操控着战马狂奔疾驰。

    此时……大地震撼。

    战壕之中的人,顿觉得壕沟里沙粒扑簌落下,仿佛这战壕里,那汉军已是败退,这给了战壕之中的生员们喘息之机,开始将所有的火枪填装满弹药。

    …………

    后队。

    一直在后观战的多尔衮,眼看着汉军败退下来,许多人倒地不起,还有许多人慌得哭爹叫娘,而巴步泰发起了攻击,他此时骑在马上,却是一直的纹丝不动,最后,目光却是落在了前头给自己牵马的洪承畴身上。

    他轻描淡写地道:“洪承畴。”

    “臣在。”

    多尔衮道:“你不是说,眼前的明军,与你的部众一样不堪一击吗?”

    洪承畴听罢,真是脸羞到了耳根,却唯唯诺诺地道:“臣万死。”

    多尔衮便不再说话了。

    好在,多尔衮遭遇了一场战败,竟好似一点也不在意,依旧兴致勃勃的观战。

    洪承畴却是心里更加的羞愧,又禁不住惊恐不已。

    ……

    这正黄旗铁骑爆发出了强大的冲击力,莫说是阵中,便是广渠门城楼上的魏忠贤和百官,此时也个个色变。

    哪怕是站在城楼上,明知对方的战马朝着这边攀不上城来,许多人也有一种想要逃的念头。

    火速推进的正黄旗铁骑,一面奔动,在靠近了阵地时,已是万箭齐发。

    漫天的箭矢,铺天盖地而下。

    与此同时,火枪开始射击。

    后队的炮队,已开始准备。

    在这里,第四教导队已挖了上百个坑洞。

    此时,一个个火药开始装填,而炸药包也已预备。

    依旧保持镇定地忙完所有准备工作的第四教导队的工兵和炮兵们,在哨声之中,终于点燃了引信。

    火炮在战争之中,才是真正大规模杀伤的利器,这在东林军中已达成了共识。

    火枪的作用,在于阻击,遇上汉军营这样的步兵,单凭火枪便可制胜,可一旦遭遇到骑兵,那么若是没有火炮,在没有办法给对方造成巨大杀伤的情况之下,是很难击溃的。

    正因为如此,所以东林军加强了火炮的编制,第四教导队,一半工兵,另一半则几乎都是炮兵。

    像这样埋在坑洞中的没良心炮,以往是数十个,而现在……直接提升到了两百五十门的规模。

    “发射……”

    炮兵队官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

    ……

    此时,建奴的正黄旗铁骑,依旧风驰电掣的发起了冲击。

    在大地之下,他们密密麻麻,像是数之不尽,即便偶有人被火枪射倒,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不过这明军的火铳,还是让人心有余悸,看着身边一个个人倒下,让这些骑兵意识到,他们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

    可就在此时……轰隆……

    一声轰鸣,带着惊天动地的威势,紧接着,这轰鸣声隆隆而起,没有尽绝一般。

    瞬间的,压下了万马奔腾的马蹄声。

    巴步泰就在冲击的骑队之中。

    他一听这炮响,第一反应,是不是自己军中的铁炮开始射击了。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此次是长途奔袭,带来的铁炮并不多,虽是收缴了神机营不少,可铁炮毕竟笨重,而且是进攻的一方,为了防止炸膛,所以铁炮的射程并不远,因而没办法直接推进到对方的阵地附近。

    而明军……

    来不及想明白,只见天上一个个巨大的包裹,已是漫天而来。

    这是什么?

    巴步泰依旧策马狂奔,可看到天上飞来的无数包裹,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幸好……

    无数的‘炮弹’落地,造成的伤亡极少。

    这让巴步泰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很快,他就一点也不轻松了。

    落地的包裹,在轰隆一声后,居然炸了。

    这也能炸?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