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八百四十六章:致命火力
    那巴步泰的人头落地。

    多尔衮却是看也不看这人头一眼。

    眼前被斩杀的人,乃是他的亲兄弟,多尔衮按理来说,该称呼他为兄,更何况,此人乃是正黄旗的旗主。

    现如今,多尔衮持刀,刀上染着巴步泰的血,这个贝勒,如今已是身首异处。

    多尔衮目露凶光,眼睛逡巡四周,其余之人,莫说是那些汉军的总兵,或者是蒙古的王公,便是其他建奴的旗主,也不禁为之胆颤。

    多尔衮重新翻身上马:“听我号令,正白旗为先锋,其余诸军,给本汗自各处攻击,一个时辰之内,我要拿下对面明军的首级,有人后退一步,杀之。有人裹足不前,杀之。拿下了对面的明军,入城之后,许尔抢掠三日三夜。”

    “遵命!”各部旗主和军将听罢,再无疑虑,纷纷称是。

    即便平日里,各部之间勾心斗角,各有心思,下头的牛录,也多有因为土地和战利品的分割问题,多有矛盾,可在此时,他们却都有了同一个目标。

    没有人再看巴步泰一眼,哪怕巴步泰曾经人缘不错。

    可再此时,即便是巴步泰最亲密之人,也认同擅自撤退的巴步泰理应斩首。他……该死!

    而多尔衮命正白旗为先锋,其实也只是一个心思。

    原本大汗只亲自掌握两旗兵马,即正黄和镶黄两旗,而多尔衮本为正白旗的旗主,以正白旗的身份登上汗位,自然而然,便独揽三旗,说起来,这正白旗,才是多尔衮真正的嫡系,这正白旗的牛录们,都是他的家奴。

    此时,多尔衮显然已下了血本。

    建奴从未有此大败,若是今日没有一个说法,只怕回到了辽东,其他旗主们就要求他给一个说法了。

    这是多尔衮登上汗位之后的第一场恶仗,只有成功,没有失败的可能。

    一声号令之下,各部磨刀霍霍,一时之间,人声鼎沸,战马嘶鸣。

    其实理论上而言,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之内,展开如此大的军团来作战,对于建奴人而言,地势上是占了劣势的。

    只是堂堂八旗,遭受如此的痛打,若是引兵而去,这是绝不可行的。

    眼下,前头就有大明皇帝的龙旗。

    而前方,有无数正黄旗铁骑的尸首。

    既然如此,只能冲了。

    代价肯定是有,但是为了出这一口气。

    即便是再折损一旗,可一旦拿下了对面的大明皇帝,那么就血赚了。

    于是,呜呜呜呜的号角如雷一般的发出闷响。

    数不清的骑兵,纷纷开始拿起了刀剑。

    铁炮统统收回去,因为怕大量的冲锋,误伤了对手,而且射程上,可能也够不着。

    铁炮为了防止炸膛,装药必须适度,这就导致,炸出去的威力和射程确实有限。

    这和没良心炮不同,没良心炮埋在土里,压根就没有炸膛危险,可劲的往里头添火药就是了。

    所有人的弓箭,也都收了。

    因为大家意识到,这些躲在沙垒和战壕里的明军,似乎用这个对他们没有多少效果。

    如此一来,唯一有效的,便是冲击。

    数不清的军马,只要冲击过去,一旦有军马冲上了阵地,便可教这些明军死无葬身之地。

    轰隆隆……轰隆隆……

    四面八方的马队各自集结。

    数不清的步卒跟着马队列阵。

    而明军的阵地上,这击溃了第一波八旗军的喜悦还未过去。

    这可是八旗,是当初大明绝不可能歼灭的八旗精锐。

    莫说是天启皇帝大喜。

    城楼上的百官们,也都喜上眉梢。

    可当发现八旗军非但没有退去,反而开始进攻更大规模的进攻,这预备攻击的规模,可能是原先的十倍以上时。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完了……这下子真把这些建奴人惹毛了。

    如此多的军马,遮天蔽日,足以让人生出彻骨的寒意。

    便是天启皇帝也不断询问:“怎么对方不退,他们疯啦?这是要孤注一掷?这是打算再拼掉一两旗人马,和咱们拼命吗?张卿……”

    张静一却是斗志昂扬,正色道:“传令,预备战斗,告诉大家,陛下在此,我们的身后便是数十万的京城军民百姓,就告诉他们这些,我再无二话了。”

    张静一的眼里,布满了血丝,一脸疲倦之色,他手心里,早就捏了一把汗。

    在这纵横交错的战壕里,一个个传令兵,手持令旗,口里大呼:“恩师有命,预备战斗,陛下在此,我等身后是数十万军民,我等自当用命!”

    此起彼伏,战壕里四处传递着这个声音。

    生员们一个个深呼吸,看着对面要拼命的架势,若是心里不恐惧,那是假的。

    他们从前,绝没有想到,要面对八旗的主力。

    这可是整个辽东,数十万大军,龟缩在高墙之后,都没办法抵挡的军马。

    可是……

    队官们在战壕中得到了命令,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已握紧了拳头:“贼军势大,可我们东林军也不好惹,此战关乎国运,关系天下,今日不讲大道理,只告诉你们,你们的父母妻儿在此,你们的田地也在此,我们的父老们,辛苦耕耘,勤劳做工,他们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能过一两日安生的日子,现如今,贼军来了,他们来此,要抢我们的田,占我们的屋,侮辱我们的女人,欺凌我们的父母,能答应吗?”

    “不能!”

    众人轰然回答。

    “那就好,跟他们拼了,死也要死在这阵地上,不许退,无论你们退不退,反正我不退,我晓得你们害怕,我也害怕,可害怕没用,害怕是死,不害怕也是死,都听从号令,在自己的战斗岗位上,守好自己的职责。还是那句话,我们不流血,别人就要流血,我们不死,我们的父母妻儿们就要死,那还有什么说的,拼啦。”

    “拼啦!”

    一个个战壕里,队官们说着相似的话。

    生员们一齐发出了齐呼。

    这此起彼伏的齐呼,在阵地之中回荡。

    说也奇怪,大家一起呼喊之后,便没有此前的紧张了。

    大家脸色开始轻松。

    而这一阵阵的呼声,似乎也打动了天启皇帝,打动了城楼上的百官。

    大家凝视着,看着这些在大敌面前,非但不紧张和害怕的人,见他们虽无欢声笑语,却是出奇的斗志昂扬,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一刻,所有人记忆深刻。

    ……

    轰隆隆,轰隆隆……

    无数的骑兵,开始漫山遍野一般,开始发起了冲击。

    马蹄声震如雷。

    总算是将阵地中的呼喊声压了下去。

    正白旗的佐领阿达礼亲率军马,发起了冲击。

    其余诸旗,纷纷一拥而上,其他的蒙古和汉军,也纷纷出击。

    一时之间,千军万马,竟是足足六七万大军,便如海浪一般,朝着那阵地奔涌而去。

    哒哒哒……

    随后……

    明军开始炮击。

    两百五十门火炮,喷出火舌。

    轰隆隆……轰隆隆……

    到处都是爆炸。

    无数的硝烟弥漫。

    因为许多拥挤在这无法让大军展开的一隅之地,因而……火炮的杀伤力尤其的惊人。

    一下子,便是一大片一大片的人倒下。

    可是……这对于防守而言,依旧是杯水车薪。

    无人退散,只是不断的进攻,进攻……

    这些统统都是精锐,是老卒,自然清楚,眼下退却,必死无疑,就算不死在明军手里,也一定死在大汗手里。

    八旗的军法森严,连贝勒巴步泰尚且斩首,谁还敢忤逆。

    何况,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冲到了阵地之中,胜利就在眼前,无数的财报和女子都在朝他们招手,于是………无数人倒下,又有无数人策马冲击,前仆后继,竟好似一头头疯了的公牛。

    于是,炮声隆隆。

    很快,当前队的铁骑杀奔至火铳的有效射程,于是,火铳声四起。

    枪林弹雨之下,倒下的人越来越多。

    若是早知当初,多尔衮是绝不可能,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去袭击一支明军的,八旗人丁单薄,死一个少一个,根本经不起这样的鏖战。

    可是,此时此刻,已经顾不上其他了。

    他要用无数的尸首,杀出一条血路。

    ……

    看着眼前数不清的敌人,他们从四面八方,越来越近。

    在机枪的位置上,刘武此时有些紧张,一旁的辅助射手张勇已经帮他压上了弹链。

    此时……许多骑兵已经越来越近。

    就在这个时候……

    一种尖锐无比的哨声,终于吹响了。

    这尖锐的哨声,破空一响,骤然之间,刘武振奋精神,他心里知道,终于……自己该有用武之地了。

    一直以来,恩师的意思都很明确,绝不轻易动用机枪,只有在最艰难的时候,才能使用。

    而如今,真正艰难的时刻到了。

    一旁的张勇,已是预备了一桶水,手里拿着瓢子。

    这一边,张勇终于开始扶住了机枪。

    就在此时此刻。

    哒哒哒哒……

    自那机枪里,蹦出无数的火舌。

    而后……张勇则拼了命似的,给枪管浇水。

    那水淋在枪管上,滋的一下,水便化作了水汽。

    哒哒哒……

    …………

    今天开始,慢慢恢复更新,前几天有点事,很对不起大家,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