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四十八章:尽诛之
    一切太快了。

    看着无数败兵,疯了似的开始溃逃。

    方才的气势汹汹,现如今却已成了惊弓之鸟。

    数不清的武器丢弃于地,他们的同伴,在地上拼命的挣扎,却已一并被败兵给抛弃了。

    人们争相逃窜,硝烟弥漫之手中,追击开始。

    漫山遍野的生员们钻出来,个个龙精虎猛,他们显然……还没有打够!

    如今,他们浑身的精力都无处发泄。

    因而,听到了进攻的哨声,他们便个个争先,如猛虎出笼一般。

    城楼上。

    魏忠贤忍不住一拍墙垛,叫了一声好字,而后眉飞色舞地道:“自万历以来,我大明从未胜得如此的痛快,今日之役,隐有我大明中兴之气象了,吾皇万岁啊!”

    百官们此时亦一扫心里的阴霾,也不禁喜笑颜开。

    城中的军民百姓已得知了消息,顿时锣鼓喧天。

    可是城外的张静一,却不觉得轻松,他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虽然成败只在刹那之间,可只刹那的功夫,方才还浑身紧绷,如今却只感觉身子已虚透了。

    来不及长松一口气。

    此时又开始担心,建奴人会不会杀个回马枪,贸然追击,未必是好事。

    不过,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建奴人跑得飞快,他们骑着马,一个个夺路而逃,蜂拥而去。

    自然也有数不清落马的,或是汉军营的步卒,还有建奴的炮队,此时想跑,也已来不及了。

    广渠门的城门大开。

    天启皇帝裹着一件披风,回到了广渠门的城楼上。

    站在此处,看着满目的疮痍,天启皇帝一时双目湿润。

    他回头,恶狠狠地看着众臣道:“神机营……真是可笑之极。”

    众臣早已羞得满面通红。

    “你们可知道,那神机营,糟践了朕多少银子?”

    “陛下……”户部尚书李起元上前,战战兢兢地正待要开口。

    天启皇帝却是厉声道:“不必你来奏报,朕心里有数,总计是三百二十四万七千六百三十七两。这些银子……一笔笔,都是从朕的内帑里取出来的,可是现在呢,现在这些银子在何处?”

    “这些银子,却是资了贼,让建奴人又多了许多的火炮,多了许多的火铳,多了许多的给养。倘若不是东林军在此,这些枪炮,便要落在这广渠门上,用来杀戮大明军民了!”

    天启皇帝情绪激动地道:“朕的心寒透了,朕越见东林军如此,心便越寒,这便是当初卿等提倡的所谓新政和新军,便是你们举荐的所谓人才。你们这不是新政,你们这是在抢劫,是在抢劫朕的内帑,你们所作所为,和那建奴人,又有什么两样?”

    此言一出。

    众臣纷纷拜倒,诚惶诚恐的样子,齐声道:“臣万死。”

    “你们本就该死。”天启皇帝气恼地道:“今日算你们有自知之明,尚知道自己万死。时至今日,朕就将丑话说在前头,朕的银子,往后便是一分一毫,也不会花在你们举荐的这些废物身上。”

    随即,天启皇帝手指城下:“看看,你们都张大眼好好地看看吧,看一看什么叫做奋勇,什么叫做栋梁,朕轻信了你们一次又一次,如今,真相还不了然吗?”

    众臣纷纷称是。

    这个时候,其实也没什么话可反驳的了。

    倒是那户部尚书李起元道:“陛下乃是天子,就得当好大明这个家。这当家的难处,谁人不知?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个不要费心,家里这么多口人,哪一个饿了,都要哭,要闹。这家里有钱没钱,这银子……也得分成两瓣花。”

    “洪承畴误国误民,如今更是认贼作父,为虎作伥,自是当诛。而辽国公,屡立大功,臣是心悦诚服的,如今的局势,还有什么好争辩的,东林军抵定大局,将来自是将银子花在这上头,才可事倍功半。”

    李起元是真的理解当家的难处,遇到一个败家子,真是想死的心都有,绝大多数人,是不在乎家里是不是钱够的,花就是了。

    可钱花在有本事的人身上,就不一样了,因为这钱花在了实处,不冤枉。

    天启皇帝呵了一口气,猛地又眉开眼笑道:“朕心里畅快了,畅快了啊。朕憋屈了这么多年,难得今日畅快!从前的事,朕不想再提了。可是从此往后,谁再敢非议新政,非议东林军校,朕绝不饶他。都起来吧…”

    众人这才起来。

    许多人站在城楼上张望着,想看看城下。

    可城下只有杀戮,他们内心,难免有些失望。

    有人的家眷,还在建奴人手里呢,却不知东林军是否营救了出来。

    最悲哀的是,就算是营救回来了,只怕也没办法面对。

    一时之间,许多人百感交集。

    此时,已有许多人被押回了阵地。

    片刻之后,张静一登上了城楼,道:“陛下,拿住了几个建奴的显贵……”

    天启皇帝一见张静一登上来,顿时大喜过望,此时道:“给朕拿上来。噢,那皇太极在何处,叫他也来,他认得这些人,可免得有人鱼目混珠。”

    皇太极其实就在城楼上,今日也在此观战,眼看八旗溃败得如此彻底,竟是不知是有喜是忧。

    忧的是,这才几年不见,大明已开始练出了如此的精锐,建奴的未来……可以想象,而今日,不知多少的族人血洒于此,眼看他们如烂泥一般被人轻易杀戮,身为他们从前的汗王,若说没有触动,那是不可能的。

    喜的是,他的投降,或许对建奴,未必是坏事。

    至少……这说明大明可能还会用建奴的降人,这对延续部族的香火,还有用处。

    皇太极道:“陛下,臣在此。”

    天启皇帝看了他一眼,道:“将人押上来,你给朕好好认一认。”

    随即,便有人押送着七八个人上来。

    为首一人,显得很年轻,他一脸桀骜不驯之色,口里破口大骂着。

    皇太极定睛一看,下意识的就叫了一声:“多铎……”

    张静一一听多铎的名字,不由地觉得有些耳熟。

    这多铎也看到了皇太极。

    却见皇太极穿着明人的服色,竟也给自己蓄了发,和汉人没什么不同。

    于是他鼓着眼睛瞪着皇太极,从口里吐出一口浓痰来,语带鄙夷地道:“呸……你这狗奴。”

    皇太极深吸一口气,他擅长隐忍,此时不理会多铎对他的愤怒,却是朝天启皇帝行了个礼道:“陛下,此人叫多铎,乃是当今建奴汗王多尔衮的同母弟,也是臣的兄弟。”

    天启皇帝点头。

    只打量了多铎一眼:“愿降吗?”

    只轻描淡写的三个字。

    多铎用汉话道:“不愿!”

    “好,杀了!”天启皇帝斩钉截铁。

    只是天启皇帝话音落下,后头的生员倒是不敢动作,毕竟……当着皇帝和百官的面,总是不好行刑。

    可天启皇帝却是怒喝道:“朕说……杀了!”

    这时,生员们才意识到了什么,其中一个,自多铎的后头踹了他一脚。

    这一脚揣在他的小腿上,于是多铎下意识地跪了下去。

    他想要挣扎起来时,却被人按住了。

    随后,有人直接端起了步枪,顶着多铎的后脑。

    而后点燃了引线。

    多铎还奋力想要挣扎。

    可身边的人牢牢的按着他。

    终于,引线燃至火药仓,轰……

    火光一闪。

    这近距离的抵头射击,便瞬间有子弹直接从多铎的后脑射进去。

    多铎口里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可很快……他便没有声响了。

    此时,头皮已被掀开了一片,子弹直接射入了他的脑中,又自他头部的另一边穿透出来。

    鲜血便自眉心喷溅,血腥和硝烟混杂着,而多铎却已气绝。

    堂堂建奴旗主,建奴正儿八经的贝勒,黄带子,现如今,却已在这世上,什么都没有剩下。

    有人匆匆将他的尸首直接拖走。

    显然……这是赶时间,因为要处理的人,实在太多。

    大家都没有功夫。

    皇太极见此,心里一凉。

    百官们从未见过,直接用火铳来处决人犯,而且还是近距离的处决,当有人看到白色的脑部浆液近距离的洒出来的时候,许多人已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涌着什么。

    接下来,又有一人被押上来。

    这人显然是看到了多铎下场的。

    干脆利落,一下子就没了性命。

    这人本也不停地冷笑着,眼中带着傲气,可此时,却是脸色惨然。

    突然,似乎内心的求生欲开始作祟起来,他鬼使神差般看向了皇太极道:“八叔,救我……”

    皇太极面无表情,却是朝着天启皇帝道:“禀陛下,此人乃是我兄代善长子,贝勒岳托……”

    天启皇帝点点头,只道:“降不降?”

    岳托露出了痛苦之色,显然有些话,他无法出口。

    天启皇帝便道:“看来此人还是不甘心屈服,杀了。”

    这一次,生员们是学乖了,押上来的时候,就用火枪抵着他的脑袋

    在这岳托稍稍犹豫的功夫,直接引火。

    怦……

    一声枪响。

    半边脑袋便被打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