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四十九章:杀戮
    这种近距离的杀戮,对人的震撼是极大的。

    它和战场上彼此的搏杀不同。

    那时候是大家都杀红了眼睛,肾上腺素暴增,因而,在气血上涌之下,彼此拿刀对砍,即便是中了几刀,可只要人还处在那种亢奋的状态,也能做到奋不顾身,死战不退。

    可似这等,当大家都冷静了下来,热血也已渐渐的凉了。

    此时,接受了自己被俘的现实,此时……眼看着身边的人,直接被人拿枪抵着脑袋,一枪打掉半边脑袋,这时……人除了生出绝望,还有求生欲。

    岳托其实本是想要降的。

    他只是开不了这个口,还想要继续执拗几下。

    哪里晓得,天启皇帝根本就不给他第二次的机会。

    答错了,就是死。

    于是,后头又有人押上来。

    皇太极心颤,却还是极力保持着冷静,一一做介绍。

    天启皇帝只道:“降的站出来。”

    他话音落下。

    立即三四人上前一步,他们羞的满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有了岳托这前车之鉴,却再不敢有半分的执拗了。

    其他七八人,稍稍犹豫,最终也一脸痛苦的站了出来。

    剩余的,则有六七人,依旧留在原地。

    天启皇帝道:“杀!”

    生员们再不犹豫,直接将人按在城楼上的墙垛这儿,火枪抵着脑袋。

    这一次更加熟练,一次排枪之后。

    六人直接崩掉了脑袋。

    血腥在这城楼上弥漫。

    而那些苟且之人,个个低头,当火枪响起,他们的身子,禁不住颤了颤。

    这是何等的恐惧和绝望。

    那种羞辱的滋味,令他们抬不起头来。

    天启皇帝则凝视着他们,似笑非笑。

    他感觉太痛苦了,眼前这些人,曾经都是老虎,而如今,自己却成了驾驭老虎的人。

    从前的国耻,如今也一下子扫去了大半。

    他现在宛如一个驯兽师,背着手,淡淡道:“这些人事到如今,还敢负隅顽抗,胆大包天,朕已将他们杀了,你们之中,若是谁想跟他们一样,那也无妨,朕不介意多杀几个,朕手上反正已经沾满血了,并不介意多你们几个。可今日,你们若降,朕虽痛恨你们,却也并非不给你们机会,只是你们想活着,却也没有这样容易。”

    说罢,天启皇帝对张静一道:“张卿,朕来问你,皇太极此人,可信吗?”

    皇太极听到这话,人已发毛起来,不禁紧张的看了一眼张静一。

    他毫不怀疑,若是张静一说了一句坏话,那么,自己必死无疑。

    张静一道:“可信。”

    皇太极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松了口气,忍不住感激的看了张静一一眼,他心里清楚,张静一一旦说出这番话,将来若是自己出了什么差错,那么张静一这个保人,只怕也不好交代。

    张静一大可以蒙混过去。

    当然,其实他也知道,今日这一役,直接打掉了建奴人三十年的运数,经此一战,皇太极若是还有其他心思,这等于是直接断绝掉了建奴人投降的路。

    于公于私,此时的皇太极,也只能乖乖俯首帖耳,为大明效力,再无其他的路可走。

    天启皇帝于是便道;“既如此,那么皇太极,朕敕你为建奴羁縻卫指挥使,统领这些降人,当然,这些俘虏,都遵照朕方才的样子处置,朕接下来要办的事很多,没心思和磨蹭,愿降的便降,不愿降的,格杀勿论。”

    一声令下。

    城下数千俘虏,便立即开始区分开来。

    足足抓来了六七千的俘虏,其中愿降的站出,足有四千人。

    至于两千七八百人,或是犹豫,或是执拗。

    不过……显然对于东林军而言,这似乎也没什么,他们照着命令行事就是。

    所有的降卒,要求他们席地坐下,不得交头接耳,不得移动,不得站起。

    其余不肯降的,则是直接被绑缚了起来,用绳索像一串蚂蚱一样串起,而后,押着到广渠门外的城墙根下头。

    此时,城内的军民得知大胜,广渠门也已打开了城门,便有许多的军民涌出来。

    只是他们一出来,见这尸横遍野,满是血腥,甚至还可看到地上的碎肉,顿时心中恶心无比。

    好在,作为吃瓜群众,他们自然知道,这样的场景,可能几辈子都见不着,此时不看热闹,还等何时。

    因而……他们竟是强忍着恶心,一个个饶有兴趣的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个津津有味的看着,虽然早有生员列为人墙,逼令他们后退了许多,可他们依旧不肯散去。

    此时此刻,竟是人声鼎沸,人头攒动。

    而墙根之下,俘虏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便有人想要拼命的挣脱绳索,可惜的是,他们的绳索是相连的,有人想往东,有人想要往西跑,有人则万念俱焚的留在原地,彼此牵扯,竟是跑不动。

    偶尔,有人突然将绳索挣开,随即撒腿想要跑。

    而附近的生员却也不急,他们抬起了火枪。

    啪嗒一下。

    一枪中了腿脚,这人便开始一瘸一拐,忍着剧痛,依旧还奔跑着,他的裤管已是鲜血淋漓。

    只是,此时他跑动的速度,越来越慢。

    于是,那生员好整以暇的装填了火药,继续平举,朝他身后又是一枪。

    啪…

    这人哀嚎,子弹中了后背,人已倒了下去,浑身都被血水浸湿了,只是一时没有死,求生的欲望,让他一面叽里呱啦不知说着什么,一面拼命在地上蠕动。

    而后,在无数人畏惧的眼神之中,那生员一步步的走上前,他走的并不快,一面走,一面继续的装填火药。

    等走到了还在地上蠕动之人身边时,他一脚踩中了此人的后背,随即,火枪抵着他的后背。

    砰……

    世界安静了。

    此人已死透了,只留下最后一声惨呼。

    生员收了火枪,无情退开。

    其他妄图要挣扎的俘虏,便再也不敢轻动了,只是缩在城墙根下瑟瑟发抖。

    直到他们看到,十几门机关枪被人抬到了他们的正对面,一群生员开始架设机关枪。

    嗡的一下。

    城墙根下的俘虏便炸了。

    有人绝望的闭上眼睛。

    有人嚎哭。

    还有人似乎在求饶,似乎改变了主意,突然希望自己能够活下来,说着乞降的话。

    只可惜,没有人理会他们了。

    那些席地蹲下的俘虏,则看着远处那些不肯屈服的同伴,几乎不忍去看,一个个羞愧的低着头。

    倒是好事的军民百姓,倒是没见过这个场景。

    不得不说,东林军在百姓之中有威望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总能在这个时候,玩出新的花样。

    机关枪已架设完毕。

    所有人有条不紊。

    随即,大家便听到哨声。

    紧接着,竟是有板有眼的开始报口令。

    “一号位架设完毕……”

    “二号位……”

    “五号位……”

    “预备……”

    “咔咔……”

    压弹的声音。

    尖锐的哨声刺破了虚空。

    紧接着……

    哒哒哒……

    听到这哒哒哒声,那些蹲下的俘虏个个色变,一个个捂着自己的耳朵,这声音,他们一辈子都不愿再听到一次。

    那些围观的百姓们,也已面如土色,本是被人抱在肩上让孩子也长长大’见识‘的家长,第一个反应,便是将孩子从肩上放下,然后拼命将孩子捂在自己的怀里,这家长自己也已面如土色,好似惊弓之鸟。

    可是……这哒哒哒声没有停止。

    数十门机关枪喷出火舌。

    墙根下的俘虏,便如割麦子一般一片片倒下,更倒霉的,身上持续中弹,人还未倒下,却是人在原地不断的抽搐,好像是跳舞一样。

    哒哒哒哒……

    军民们看着眼前的场景,已是头皮发麻起来,墙根下乌压压的人,只在短时间内,居然就没有几个站着的了。

    这哪里是行刑,这分明是屠戮,莫说是几千个人,便是几千头猪,也不是这样宰杀的。

    那些建奴降人们,此时又被唤醒了恐怖的记忆,或许他们不久之前,还会桀骜不驯的’勇士‘,是号称悍不畏死的铁骑,可他们从忍辱偷生的降人,现在……这一幕恐怖的记忆,已是牢牢的铭刻在他们的心底,他们此时……一丁点的桀骜都没有了。

    有的……只是温顺和驯服。

    他们甚至心里庆幸,若是当时,自己稍有一丁点的迟疑,可能现在的结果,就和在墙根下的同伴一样的结果了。

    零星的人,还站在墙根下,他们既是幸运儿,可同时也是不幸的,绝大多数人,低头看着脚下一地的尸首,再看看自己孤零零的在此,抬头,则看到对面的机枪。

    他们彻底的的崩溃了。

    口里发出凄然的惨叫。

    而后,哒哒哒……

    子弹如雨一般。

    那少数幸存之人,也一个个倒下。

    再之后,一个个生员挺着刺刀上前。

    他们开始靠近这满地的尸首。

    而后,他们在无数的尸首之中,寻找活物,但凡还有气的,便补上一刀。

    这补刀,倒不是刻意的杀戮,某种程度,也是给这些浑身中弹却没死透的俘虏一个解脱。

    …………

    晚点还会有,不过会有点晚,大家先睡,明天早上看,晚安。另外,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