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三章:小钱钱不翼而飞
    张三早已做好了准备,数十艘大船在此等候。

    这些舰船,早已预备好了给养和淡水。

    于是趁着清晨拂晓,东林军直接登船。

    连夜的赶路,这等于是一夜走了两百里。

    这张三见此,这才知道东林军的可怕之处,赶夜路都如此的可怕,居然没有掉队的,这在其他军马身上,是想都不敢想的。

    起初他得到了皇帝的密旨,还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可现在才知,那许多的所谓疯狂构想,某种程度而言,其实就是靠养出一支这样军马,才能实现和贯彻的。

    否则,你就算有数不清的‘奇思妙想’,给你一支京营,它也能把你搞砸了。

    当然,绝大多数人都是轻装,因为后头,还会有大量的给养和火药,会通过送往东江镇的钱粮方式,送去东江镇。

    此时,张三的船队,并不先进,大多都是大肚船,能载送不少货物,但是不利于乘风破浪。

    再加上皇帝在此,他们就更加不敢冒险了。

    好在这一带的海域,还算是太平,船队沿着海岸而行。

    这一路……不少生员身体不适,吐了个死去活来。

    足足半月之后,终于皮岛在望。

    所谓的东江镇,范围很大,既有朝鲜国的一部分海岛,也有不少理论上其实与建奴人拉锯的区域,当然,主要核心区域,则为皮岛,这皮岛并不大。

    此时……已接近寒冬了,所以海面上多了一层浮冰。

    往往到了这个时候,却是东江镇最危险之时,因为一旦与隔海相望的陆路至海岛都结了冰,这建奴人就可能借着海水借兵,派兵前来攻打。

    因而,海船还未靠近,便见到许多人,正在附近凿冰。

    甚至还有拿着火药炸冰的。

    这些人,个个都是衣衫褴褛。

    在寒冬之中,身上似乎也浮着一层冰一般。

    岛上远远看去,可看到无数低矮的木屋,木屋连成一片,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

    就这么一个小地方。

    天启皇帝无法想象,这里有十万至二十万人的规模。

    当海船抵达了码头,下了船后。

    而岛上的人,却已个个蜂拥而至。

    大家一脸稀罕地看着此番所来的如此巨大的船队,于是眼里都放光,个个带着期望之色。

    甚至有人用辽东口音,口里大呼:“船队来了,船队来啦,朝廷终于又给咱们送粮来啦。”

    于是,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在船头虽看得模糊不清,但是能隐隐感觉到,码头上的军民百姓的气氛很喜庆。

    此时,一队东江军赶到。

    为首骑马之人,自是毛文龙。

    毛文龙其实并不魁梧,而是身材干瘦,脸色蜡黄,他个子很矮小,和身材较为高大的辽东人相比,很是不起眼。

    可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所过之处,人们都敬畏地让出了一条道路。

    有人还在道:“朝廷给咱们的欠饷终于要到了。”

    毛文龙只看这些舰船的模样,却是皱眉,显然……这不像是粮船。

    他娘的,不会又被兵部骗了吧?

    他按着刀上前,待一队队的东林军下船,一看这架势,毛文龙便吓了一跳。

    随后有人道:“陛下驾到。”

    毛文龙大吃一惊,于是立即回头下令:“将人赶走,赶走,这一次来正主了,让那些好事的狗东西躲远一点,别这个时候跑来讨债,若是惹怒了皇帝,要杀他脑袋的。”

    说着,他原是长得很精明的人,现在却好像一副恭顺的样子,只带着几个亲卫,在此恭候。

    东江军随即便开始提着刀赶人。

    这些军民百姓一看这架势,立即察觉到了什么,便有人口里道:“这下糟啦,只怕来的不是粮船,也不是来给欠饷的。”

    人最怕的就是给了希望,又将这希望揉碎了,还是当着你的面摔碎的。

    一下子,军民们炸了,大家纷纷道:“都欠了四个月了,今年过不了冬了。鞑子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杀来,还让不让人活了。”

    “朝鲜国的贸易断了,他们的船也不来了,毛总兵,你得让他们给个说法,弟兄们不答应的。”

    一顿咒骂,好在东江兵还算是有威信,总算将人喝退。

    天启皇帝下了船后,便领着张静一往前走。

    毛文龙是曾见过驾的,便连忙上前道:“臣毛文龙,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看了他一眼,却是皱眉道:“怎么把军民们都赶走了,朕这么可怕吗?朕好不容易打算做明君啦,怎么能驱赶百姓呢?”

    毛文龙踟蹰不答。

    天启皇帝便道:“莫非你是害怕什么?”

    毛文龙只好道:“陛下……臣……臣……怕他们粗鲁,不懂事,口无遮拦。”

    天启皇帝便笑着道:“张卿说你们在此坚守,都是忠良,朕怕什么口无遮拦呢!”

    毛文龙忍不住看了在后头离皇帝一步之远的张静一一眼,心里便知道此人是谁了。

    其实毛文龙在这东江,虽是立了不少功劳,可在朝中却几乎没有势力。

    他当初,是受袁可立的赏识才升迁上来的,而袁可立早就被明升暗降,被朝中的大臣们廷推为南京户部尚书。

    户部尚书是十分显耀的职位,可若是前头加了南京二字,那么……就有些尴尬了。

    于是乎,失去了后台的毛文龙,顿时被动。清流瞧不上他,东林党对他当然是视若无睹。

    可怜的是,即便是魏忠贤权势滔天的时候,天下处处都在为魏忠贤建设生祠,就连袁崇焕都兴匆匆的建起来,毛文龙这边却没有动静,如此一来,魏忠贤对毛文龙的态度可想而知。

    九千岁也是要面子的,你这么不识相,当然不鸟你。

    再加上东江镇和锦州一带的辽将本就不对付,袁崇焕这些人,奉行的乃是辽人守辽土的策略,早就将毛文龙这个浙江人视为眼中钉。

    彼此之间隔空对骂的事不少。

    这毛文龙实在是惨,孤悬海外,就这么屁大的地方,却到处收拢失去了家园的辽民,在此抗击建奴人,可朝中对他的抨击,却是从未间断过。

    为了弄死他,甚至在京城里,大家称他为海外天子。

    就这么一个屁大的岛里,连鬼都养不活,又有建奴人虎视眈眈,所谓的海外天子,用心之恶毒,可见一斑。

    这是要将人往死里整,不弄死毛文龙全家不罢休。

    而毛文龙呢,孤立无援,一面要在这贫瘠的海岛上,养活近二十万的难民,组织东江军,一面还要应对锦州来的弹劾,以及朝中的明枪暗箭!每天干的事,就是到处乞讨,指望着别人给他一点粮,不然……孤悬海外,真的要活不下去了。

    现在皇帝亲临,让毛文龙突然眼角湿润,倒不是因为见了皇帝而感动。

    而是没想到自己这个海外天子,被人攻讦到了这个份上,今日说自己在东江镇如皇帝一般,明日又说自己勾结了建奴人,与建奴人暗通款曲,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钦差来取自己的脑袋。

    谁晓得皇帝亲至,这是多大的信任啊。

    他也不怕我毛文龙这海外天子反了。

    毛文龙此时又禁不住感激地朝张静一看一眼,这个辽国公,他是有所耳闻的,当然,二人无亲无故,但是毛文龙万万没想到,朝中竟还有人肯为他说话,说话的人,分量还如此之重。

    张静一被毛文龙瞧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至于,不至于啊,怎么搞得好像是一见如故,甚至像是一见钟情一样。

    天启皇帝则不知所以然地道:“毛卿家为何不回话?”

    毛文龙只好道:“陛下,臣……臣……其实害怕,军民们口无遮拦,向陛下讨饷。”

    讨饷……

    听到这两个字,天启皇帝的心里就下意识的咯噔了一下,又是一个来讨钱的。

    天启皇帝不禁大怒:“这半年来,朕的欠饷可都如数付清了,怎么还来讨?朕都将内帑的钱粮拿出来了。”

    毛文龙无奈着不敢回答。

    张静一倒是在旁大大方方地道:“陛下,臣忘了告诉陛下,陛下的欠饷,在兵部的账面上是付清了。”

    天启皇帝显得不解,便道:“什么意思?”

    张静一道:“就是从程序上来说,这钱粮已经发下来了。”

    “实际呢?”天启皇帝一脸诧异。

    这时毛文龙才鼓起勇气道:“实际上,这银子,还得周转几个月,才肯发下来。”

    “这是何意?”天启皇帝怒道。

    “反正一直都是这样的规矩,先扣着,粮食在路上,得用陈米和杂粮来替代朝廷发放的新米。至于银子,也需扣几个月,拿去给商人周转一二,有利息拿的,再者说了,沿途还需过不少人的手……所以……”

    天启皇帝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道:“那你们怎么过日子?”

    “熬着。”毛文龙无奈道:“从前的时候,还好一些,朝鲜国还未被建奴人击败,卑下以替他们防备建奴人的理由,也向他们讨一些钱粮,可是现在不行了,朝鲜国人从了建奴人,现在对东江这里,实施海禁。”

    …………

    十二点之前还有!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