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七章:史上最强攻势
    多尔衮说罢,斟酌着,当真提笔修了一封书信。

    而后让范文程过目。

    范文程一看便惊叹地道:“主子爷的书信,大开大合,言简意赅,粗中有细,奴才打开一看,便觉得一股雄风扑面而来,钦佩,钦佩。”

    多尔衮只嗯了一声,点头。

    随即又让范文程将书信给洪承畴看。

    洪承畴接过书信,细细一看,顿时绷不住了,憋红着脸,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若说雄风,还真有……

    这书信之中,除了几句所谓一雪前耻之类的话之外,便有一句:“朱由校小子,我X汝娘”的字眼。

    多尔衮毕竟年轻,虽略通汉话,可也做不到文采斐然,阴阳怪气的骂人。

    写出这个,其实也不奇怪。

    此时,多尔衮看着洪承畴道:“洪总兵,以为如何?”

    洪承畴幸好反应快,立即就道:“主子爷骂的痛快。”

    多尔衮满意地又点了点头,这才道:“你们看,谁去传书最为合适?”

    多尔衮看着众汉臣。

    显然,让建奴人去送信是不合适的,想来想去,要做到有效沟通,汉人去最好。

    这一下子,所有人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这信……是谁去送谁死啊。

    范文程立即低着头,洪承畴也已吓得脸色发青。

    两军阵前,虽说不斩来使。

    可自己可是汉奸啊,再加上人家也没允许你,两军阵前,去骂人娘的啊。

    多尔衮扫视了众人一眼,道:“尔等为何不言?”

    “这……”倒是范文程此时笑嘻嘻地道:“主子,奴才方才想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出去送信,只是跑腿的小事,若只是单纯派人送信,未免简单了。理应趁着送出书信的同时,打探东林军虚实。主子以为如何呢?”

    多尔衮听罢,不由大喜道:“我正有此意,那么谁去打探虚实为好?”

    范文程道:“若是主子们去,这不妥,主子们与明军乃是不共戴天之仇,这大明的昏君无信无义,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至于汉臣……奴才以为,还是不妥,若是奴才人等去,这昏君一定要大加羞辱,而且严加防范,他们素来知道奴才们对主子的忠心,自是绝不会让我们打探出什么虚实。”

    “何不如派科尔沁和朝鲜国的使臣们去呢?他们若去,那昏君一定想要借此拉拢,少不得要彰显自己的本事,到时,这城外的东林军布局,也就一目了然了。”

    多尔衮听罢,似乎也意动,却显然仍有余虑,于是道:“只是当真让他们拉拢了科尔沁人与朝鲜国人,怎么办?”

    于是范文程道:“且不说他们只是使臣,其次这些年来,他们早就附属我大金了,科尔沁人更不知嫁了多少女子来我大金,彼此如兄弟一般,怎么可能会轻易与明军媾和?”

    多尔衮觉得有理,便道:“既如此,就这么办吧,召博尔济和李杉二人来。”

    范文程和洪承畴对视一眼,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次日。

    两个使者带着书信出发,博尔济与李杉二人,倒是愉快的,他们虽然附庸于大金,但是也知道,作为使臣,大明不会亏待他们。

    就当走一趟,若是当真打探到了什么虚实,正好回去邀功。

    于是他们来到了东林的大营。

    天启皇帝亲自见了他们,博尔济先是送上了多尔衮的书信。

    天启皇帝却是看也不看,脸上笑了笑,而后便将这封书信丢入了大帐的炭盆里。

    那书信,一触及到火苗,便立即化为了灰烬。

    博尔济和李杉二人顿时惊讶。

    天启皇帝则是看着他们,笑着道:“这多尔衮没有派建奴人为使节,是料到这书信送到朕这里,会激怒朕,让朕勃然大怒。这样的书信,不看也罢,反正朕已问候过他家的女眷了……”

    博尔济和李杉:“……”

    天启皇帝接着道:“你们既来了,也别急着走,在此住上一两日再回沈阳去。如何?”

    “甚好。”李杉复杂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

    朝鲜国一直是大明的藩属,号称自己乃是小中华,无论是文字和习俗都向大明学习,若不是因为建奴人杀入了朝鲜国,朝鲜国也不至叛入建奴。

    现在建奴人,每年索要大量的军饷,又需许多的五谷杂粮供应军需,甚至还让朝鲜国征发民力,随军作战。

    作为使臣的李杉,所读之书,大多来自于大明,他心里颇有几分愧色。

    如今天启皇帝要留下他们,他们自然知道,这是刺探东林军的大好机会。

    于是便欣然道:“如此甚好,多谢陛下。”

    天启皇帝随即屏退二人,又与张静一商议攻城的时间。二人对着舆图,足足呆了两个时辰,这才散去。

    而第四教导队,已经忙碌了足足几天的时间。

    他们按照工程的标准,足足的挖了八百九十四个炮坑。

    没错……接近一千个坑洞。

    而且都是标准作业,每一个炮坑都采用斜面,直径和深度都是分毫不差。

    没良心炮最大的好处,其实就是方便,不需要带着那重达数千斤的火炮到处跑。

    这就意味着,只要愿意,哪里都可以架起炮来。

    只要你的火药包足够,你想架多少火炮,就架设多少。

    就地取材,威力还大,杀伤力更是惊人。

    这城外的一个个坑洞,几乎斜面的方向,统统对准的都是沈阳城。

    犹如众星捧月,这边挖坑,另一边……源源不断的火药,终于运送到了。

    起初大军是带来了一些,不过若是要打开一个缺口的火药是有,可要做到真正的威慑,这火药量还是太少了。

    原本天启皇帝和张静一以为要多等一些日子,才可供应上。

    哪里晓得,毛文龙这一次居然这么给力!

    那东江军直接对各处的口岸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生生的开辟出了一条补给线。

    当然,这也是因为,建奴人开始收缩兵力的原因。

    现在数不清的舰船,在皮岛靠岸,而后再通过皮岛中转,补给源源不断地随陆路,押送至此。

    辽东是千里雪原,物资的运输,反而快一些。

    当然,主要是火药这玩意,拉个几百大车,就已很吓人了。

    此时,毛文龙也带着一队东江军来此与东林军汇合,他倒是有些担心皇帝的安全。

    当毛文龙领着人,看着满地的坑洞,不由的一脸不解。

    他更不解的是,就这样了,里头的建奴人居然还能忍,这都欺到了城外,优哉游哉的在这挖坑了。

    居然还不赶紧带一队士兵杀出来?

    当然,费解归费解。他只是一个小小总兵而已,在这个地方,比他官大的不少,他没有说话的份。

    当日,一场军事会议开始。

    天启皇帝大抵的讲了一些话。

    最终,张静一将攻城的时间,定在了次日的拂晓时分。

    这就要攻城了?

    毛文龙又是一脸无语。

    那孔有德随着毛文龙,忍不住发牢骚道:“这些人……看上去像是野路子呀!大将军,看着他们不像是来攻城的,这些东林的兵,花架子比较多。我看留在此,惹毛了建奴人,建奴人当真杀出来,便要糟了。”

    “你少啰嗦几句。怎就你的话最多?”毛文龙骂他。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

    孔有德这些人,天生就不信任朝廷。

    没别的,就是被骗怕了,在他们看来,这些京城的老爷们,一个个的养尊处优,哪里会管底下人的死活?

    他们在东江,就差要吃土了,若不是因为朝廷无能,何至到这个地步?

    好在毛文龙威信很足,他只一个眼神,便让孔有德乖乖就范,连忙认错道:“是,卑下万死。”

    这一夜,过得很慢。

    毛文龙最是担心的是建奴人会来夜袭,这若是夜袭,一锅将大营端了,那还了得?

    所以东林军直接入睡。

    东江军这边,却一个个打起精神,他们似乎对此十分紧张,总觉得要出事。

    一直到了后半夜,猛地,一股尖锐的哨声骤然在夜空响起。

    毛文龙只打了个盹儿,顿时被这刺破宁静夜空的声音惊醒。

    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便立即摸腰间的刀,然后一惊一乍地带着人出了大帐,劈头就问亲兵:“出了什么事?”

    “东林军集结了。”

    “噢……”毛文龙总算松了口气,随即又道:“告诉弟兄们,不要睡,我看要出事,建奴人可不是好惹的,这城内,还不知多少的鞑子呢,一人一口吐沫,都得淹到……”毛文龙切了切脖子,比划着道:“得淹到咱们这儿。”

    与此同时,在无数的坑洞里,东林军生员们,已经开始套桶,然后开始装填火药。

    一个个炸药包,接力送到各处炮兵布置的阵地。

    足足九百门炮,蓄势待发。

    人类历史上,在火炮没有大规模应用之前,莫说九百门火炮,就算是一百门,也是稀罕的事。

    而要赶上这等威力的火炮,至少在这个时代,是闻所未闻的。

    为了这一次炮击。

    张静一已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就是要确保不出纰漏。

    …………

    还有两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