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五十八章:天崩地裂
    此时,所有人蓄势待发。

    为了确保攻城。

    因而……这没良心炮都进行了新的设计。

    首先一点就是,作为推进的火药量增大了。

    这玩意不怕炸膛,所以能加多少火药就加多少。

    如此一来,便可确保它的射程。

    除此之外,便是火药包进行了重新设计,当然,药量依旧加大。

    毕竟炸人和炸城是不一样的。

    石头总比人坚强一些。

    此时,无数人忙碌着。

    将一个个炸药包填充进了坑洞的铁桶里。

    天启皇帝这个时候,其实是一宿未睡,到了现在,依旧精神奕奕。

    他特地让人命邓健尾随自己。

    此时,他背着手,站在阵地上,目光炯炯地眺望着黑暗中的沈阳城,忍不住感慨万千地道:“遥想当初,努尔哈赤起兵,占据此地,数十年过去,辽东烽火四起,这里成了我大明的顽疾,是眼中钉,也是肉中刺。三代皇帝案头上,永远摆放着来自辽东的军情,朕每每看这些军情,都是感慨万千,想到父祖基业,竟在此地耗尽,有时会想,难道天命已不在我大明了吗?可今日,形势逆转,攻势异也!”

    “朕今日站在此城之下,犹如当初努尔哈赤率兵,列阵于此。当年他在此破城,今日朕也要在此破城,建奴数十年的基业,来的快,去的也快!邓健,你明白朕此刻在想什么吗?”

    邓健连忙上前道:“陛下一定在想,今日若能破城,列祖列宗倘若泉下有知,不知该有多欣慰。”

    天启皇帝却是摇头,眼里布满了血丝,道:“你呀,还是不懂朕的心,你和张卿是比不了的。朕现在在想,建奴数十年的基业,不知多少金银,多少牛马,多少良田,即将落入朕手。邓卿,你是抄家的好手,这沈阳城,别人来抄,朕放心不下,可若是有你,朕就放心了。”

    邓健默默记下,口里道:“一座城,是比较难一些,不过这玩意,想来就和出嫁一样,起初的时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可嫁的多了,也就熟能生巧了。”

    天启皇帝乐便呵呵地道:“卿之言,正合朕意。”

    正说着,却有宦官上前道:“陛下,两位使节请来了。除此之外,还有毛总兵。”

    天启皇帝点头,随即道:“都叫来吧。”

    一会儿的功夫,毛文龙便带着孔有德,以及科尔沁、朝鲜国使者来到了天启皇帝的跟前。

    天启皇帝不理会毛文龙,却是含笑着对科尔沁使节博尔济道:“在这里住了两日,可还习惯吧。”

    博尔济点点头道:“尚好。”

    天启皇帝道:“科尔沁部当初,也曾效忠大明,此后你们与建奴结盟,相约攻我大明,如此反复,是何缘故?”

    博尔济没想到天启皇帝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问题。

    于是道:“草原之上,本就是分分合合,此乃常理。”

    “当初我大明待你们也不薄,何以成了常理了呢?”天启皇帝唏嘘着。

    博尔济便低头不语。

    天启皇帝又道:“朕若是令你们效忠,你们肯吗?”

    “我等与建奴人已建立了盟约,彼此约为婚姻,不分彼此了。”

    “看来,朕一定要和你们兵戎相见才甘休了?”

    博尔济想了想,最后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

    他心里不禁想,这大明皇帝,才赢了一仗,便跋扈至此,那建奴人却是横行了辽东数十年,大明节节败退,科尔沁怎会抛去建奴?

    天启皇帝随即目光落在了李杉的身上,道:“朝鲜国自不必说,当初尔国国名,便是太祖高皇帝所立,这两百多年,朝鲜国朝贡不绝,今日也要与建奴一道,与我大明为敌吗?”

    李杉更是垂头嚅嗫,答不上话。

    天启皇帝道:“卿为何不言呢?”

    李杉道:“当初建奴伐朝鲜国,为何不见大明援军?现如今……一切晚矣,二婚之女,难道还能吃回头草吗?”

    天启皇帝背着手,似乎对他们的回答并不气恼,甚至笑吟吟地看着他们道:“其实,你们说了这么多理由,不过是奉强者为尊而已,你们觉得我大明在辽东还不够强,所以对建奴人虚与委蛇,而对我大明的善意,不屑于顾。不过……朕想告诉你们,此一时,彼一时也。”

    说罢,冷哼一声。

    博尔济与李杉对视一眼,心里只觉得好笑,人们都认为天启皇帝乃是昏君,这昏君似乎心里没数,总以为胜了一仗,便可如何。

    此次,他们在大明军营,见这明军人少,不过数千,将士魁梧,倒多是花架子,大明皇帝孤军深入,怕是要败。

    那多尔衮就截然不同了,此人弓马娴熟,八旗的精锐总还尚存。上一次八旗战败,也是因为孤军深入,这才吃了亏,但是并不代表,大明有在辽东能与建奴决战的实力。

    那李杉心思更复杂,他见天启皇帝如此赤裸裸的招降,却不能做到知己知彼,才这点人马,就自觉得稳操胜券,心里不禁为大明感到可惜。

    那太祖高皇帝的基业,只怕要沦丧在昏君之手了。只可惜朝鲜国中,上至国君,下至大臣,虽不得不屈服建奴,却还是希望王师能够北定辽东,现在看来,似是水中捞月,一场迷梦而已。

    天启皇帝随即看向了毛文龙:“毛卿没有睡吗?”

    “臣……寝食难安………”毛文龙想说点什么……

    “那就可惜了。”天启皇帝道:“方才若是没有睡,等下就睡不着了,不过也好,正好陪朕在此观战。”

    …………

    一个个的炮位,已是预备完毕。

    九百门火炮,蓄势待发。

    有人至张静一的面前。

    张静一没有和天启皇帝在一起,而是带着一队东林军的军官,在一处山丘高地上观战。

    “恩师,都准备妥当了。”

    张静一抬头,此时拂晓,天穹没有一丝的亮光,在这绝对的夜幕之下,伸手不见五指。

    张静一神情肃穆,随即就道:“攻城!”

    “攻城!”

    “攻城!”

    “攻城!”

    一下子,原本还算宁静的阵地,此时一下子喧闹起来。

    下令的哨声刺破了天穹。

    紧接着……

    炮手们陷入了紧张的状态。

    他们做好最后的准备。

    一团团的火把,也已引燃。

    整个阵地,开始亮如白昼。

    张静一则悠悠然的,给自己戴上了特制的耳塞。

    这耳塞,乃是一团棉条,先捂进耳孔里。

    而后,再取一个类似于耳机一样的东西,捂着自己的耳朵。

    其余人,纷纷有样学样。

    此时,世界在张静一的耳朵里,安静了。

    与此同时……第一门火炮,开始喷出了火舌。

    在阵地上,硝烟弥漫。

    一声轰隆巨响后,大地震撼。

    紧接着,第二个火舌喷出。

    第三个……

    第四个……

    到处都是火光。

    围绕着沈阳城,九百门火炮,同时开火。

    这一瞬间。

    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喧闹起来。

    轰隆隆的火炮声,连绵不绝。

    自炮桶里射出来的火光,令炸药包喷出,而无数的炸药包,此时引线燃烧着,宛如流星一般,一齐在天穹处,划过了半弧。

    半边的天空,已经照亮。

    而轰隆隆之后,似乎天塌地陷一般。

    整个阵地,犹如地震一般。

    有人甚至无法承受这种极致的冲击,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麻痹了。

    天启皇帝在此时,也已带着耳塞和耳套。

    毛文龙几个,自是不理解天启皇帝的行为,还纳闷着皇帝,不知道又在搞什么明堂。

    好在,皇帝身后的两个生员,塞了一个耳套在毛文龙的耳上。

    那孔有德,还有另外两个使节,就惨了。

    那冲天的火光一出。

    骤然之间,他们的耳膜似被什么东西狂轰滥炸。

    那李杉身子孱弱,第一时间,便已吓得趴下,可人趴下去,却更清晰地感受到地动山摇。

    他面如土色,张口狂吼,可是他的吼声,哪里及得上那火炮的轰鸣。

    因而,此时的他,就好像在上演一场默剧,身子趴在地上,面容扭曲,用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耳朵,既害怕震动的大地,又不敢脱离地面。

    博尔济起初还算镇定,他是科尔沁人,自觉得理应显得坚强一些。

    可很快,他就觉得自己的耳膜要破了,连忙用手捂耳。

    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看着天上的万千流星。

    看着那流星雨,在空中划过,而后撒入了沈阳城。

    他的瞳孔收缩着。

    猛地……他似乎意识到……接下来会有可怕的事发生。

    一个个流星,没入了沈阳城。

    紧接着……整个天穹……似乎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和黑暗。

    似乎……一切都结束了。

    可是……天启皇帝的眼睛,却在黑暗中放光,因为他知道……这只是开始。

    果然……城中某处……轰隆一声,又是火光冲天。

    没入城中的火药包,终于炸了。

    这巨大的火药包,威力惊人。

    轰隆一声,火焰冲天而起,像是直冲云霄,让原本黑暗的天空,霎时又照得通亮。

    …………

    还有,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