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四百六十章:杀
    而此时,张静一带着众武官前来。

    听到子房二字。

    张静一的心里稍显安慰。

    还好没说这是朕的韩信。

    陛下还是有良心的。

    一见张静一来,天启皇帝精神大震,随即就道:“子房……不,张卿,如何了?”

    张静一道:“将士们疲倦了,需歇一歇,待会儿继续炮击。这弹药送来的太多了,不消耗掉,若是再运回去也怪可惜的,我让他们别浪费了。除此之外,已组织人预防里头的建奴人狗急跳墙,不过以臣的预计,城内也组织不起反击,不过料敌从宽,还是小心一些为好,免得到时候吃了亏。”

    天启皇帝倒是想到一个重点,道:“还有多少弹药?”

    张静一道:“还有接近半数呢,本来是怕这火药在海运上受潮,再加上登岸之后,会有一部分损耗的,亏得张三运的好,特地让人做了防潮处置。再加上毛大将军亲自押运,东江军的将士们收复了沿途建奴的各处据点,所以畅通无阻,没想到全都给送了来。大家伙儿的功劳都不小。”

    毛文龙听罢,连忙道:“哪里,哪里,这是些许小事,东江军进展能有如此顺利,也是因为东林军孤军深入,吸引走了建奴人精锐的缘故,否则以东江军之能,是断然不敢与建奴人硬碰硬的。”

    毛文龙一面谦虚,一面心里咯噔一下。

    居然还有一大半的库存?

    想到这,他回头看了一眼沈阳城,这沈阳却早已是陷入一片火海,浓烟滚滚,连这附近十几里的雪絮都黑了,这要炸到什么时候?

    毛文龙感受到的,是恐怖。

    尤其从天启皇帝和张静一不经意的对答之中,更感受到了无限的恐怖。

    此时,天启皇帝道:“大家功劳都不小,那就让将士们好好歇一歇才是!张卿说的不错,要防备建奴人狗急跳墙,各处的城门,都要布置一支人马。谁敢出城,就给打回去,朕要打出关外一百年的和平。这话是张卿说的,现在看来,只打出了五十年,距离朕和张卿预期的和平,还有五十年,所以让伙房弄一顿好的,让将士们吃饱喝足了,才有气力。”

    “说起和平,臣……”说到这,张静一目光一转,看了一旁的博尔济和李杉二人一眼,随即就道:“臣在想,这一次,只怕一百年,也只能在辽东了。大漠和朝鲜国,未必肯服气,他们对我大明……”

    博尔济也算是勇士了。

    毕竟从小耳濡目染的,就是好勇斗狠。

    甚至他还追随过努尔哈赤作战,作为建奴人的铁杆盟友,博尔济所在的科尔沁部,几乎与建奴不分彼此。

    可如今,他脸色惨然,张静一的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若是还不懂事,那就真不配做使节了。

    他于是连忙道:“我们也可以和平,我们也可以讲道理的。”

    天启皇帝则是斜看了博尔济一眼:“怎么,你们不打了?”

    “不打啦。”博尔济道:“汉人有一句话,叫冤冤相报何时了,当初科尔沁部曾为大明藩属,从今往后,也愿化干戈为玉帛,效忠大明,永不复叛。”

    天启皇帝只笑了笑,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博尔济却是急了,这建奴人都给打成了这个样子,科尔沁人丁更少,若是当真大明的大军压过去,哪里还能幸免?

    他焦急地道:“陛下……”

    天启皇帝淡淡道:“这件事,容后再说吧,不要着急,这城朕还没有攻下呢,说不定,这城中的建奴人能反杀出城呢。你们啊,就是太心急,胜负未定,便先许下承诺,到时若是形势逆转了,你们便又不得不背信弃义,这岂不成了三姓家奴?”

    此言一出,讽刺意味很浓,博尔济的脸不禁羞红,却只唯唯诺诺,再不吱声了。

    李杉现在还有耳鸣之类的症状,不过此时他竟也眉飞色舞起来:“王师北定辽东,这是朝鲜国的福气啊。”

    当然,他的话没有人理睬。

    …………

    城中到处都是大火。

    这炮击终于戛然而止,也给了城中喘息的机会。

    此时,城中一片哀鸿,在无数的火焰和断壁残垣之中,大量的八旗兵总算可以收拢了一些。

    许多的战马,都已死了,要嘛就是受了惊吓,根本无法驾驭。

    于是活下来的各旗旗主,只好与幸存的牛录们勉强集结。

    这一次炮击,让他们折损了不知多少人,家眷死伤也极为惨重。

    因为宫中的位置比较正中,反而幸免于难,只是几处大殿被烧毁,可人员的伤亡,却少了许多。

    多尔衮从绝望中慢慢缓过神来,便立即命侍卫们出去传达命令,让各旗先行救火,而后集结一支精锐。

    可至于如何还击,他却还没有主意。

    这一次是彻底的被打懵了,可谓是毫无还手之力。

    可毕竟潜藏在内心深处的血性告诉多尔衮,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下去。

    此时,范文程和洪承畴二人也已匆匆而至。

    许多的汉臣早就躲了起来。

    可范文程和洪承畴不同。

    范文程乃是辽东的秀才,当初是他主动去投靠努尔哈赤的,算是毛遂自荐,他自知科举无望,便希望能够在建奴人那里,立下功劳,仗着自己是读书人的身份,参与对建奴对大明的攻势,借此获得荣华富贵。

    如今荣华富贵已有了,可现在明军杀了来,却是要毁灭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他自是不会甘心。

    “主子……主子……”

    多尔衮一见此二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着脸怒道:“你们还敢来?”

    范文程立即跪拜于地道:“见主子安康,奴才甚是欣慰,主子……我等不能坐守孤城了,主子该率军马,立即出城,与明军决战。方才奴才与洪公商议过,他们数千人,哪里来这么多炮?可见他们的炮兵多,而其他兵马少,只要一举冲垮他们的炮阵,便可拿住那大明昏君,为将士们报仇雪耻。”

    洪承畴此时也急了,要知道,他现在与建奴人,可谓是休戚与共,便道:“主子,臣也是这般认为,他们停止了炮击,可见他们的火药已是告罄!”

    顿了顿,洪承畴又连忙道道:“主子,机不可失啊,若是主子不肯,臣愿亲率参与的神机营,这就出城,与明军一决死战。主子您千金之躯,在这城中……安顿即可。”

    此时,已经有不少八旗兵畏战了。

    反而是不少的汉军都在请战。

    其实洪承畴的心理,也和这些汉军们差不多。

    好不容易投靠了建奴人,这建奴人要统治,凭借语言不通,习俗不同的建奴人是不可能维持的,因而,往往需要这些汉人帮助治理。

    对不少汉军的人而言,虽然对建奴人,他们是什么都不如的奴才,什么狗屁三等总兵,什么副将,哪怕是一个旗兵,都可以给他们甩脸子,可是架不住他们可以在建奴治下的那些寻常汉人那里一手遮天啊。

    明军来袭,要灭建奴,真正侵犯的,恰恰就是汉军的根本利益。

    要知道,建奴人能降,他们这些朝三暮四的汉人能降吗?

    多尔衮听了洪承畴的话,脸色稍稍缓和一些,此时道:“集齐兵马,无论是八旗,还是汉军,从各处城门杀出去,与明人决战,他们兵少,又多为炮兵,只要杀出城去,便可成功。”

    多尔衮说到这里,咬牙切齿地接着道:“我亲率亲军人马,出城压阵。你们二人很是忠心,若拿下了汉人皇帝,本汗到时势必封你们为王,令你们藩守一方。”

    汉人的重要性,此次在多尔衮这儿显露了出来,为了拉拢,也算是为了让这些人下死力,一个封王的许诺,并不算什么。

    范文程与洪承畴听罢,心里不免略带激动,于是忙是跪下叩首道:“奴才(臣)谢主子恩典。”

    说罢,便各自行动去了。

    各旗旗主们也已集结了人马,汉军的残兵,也终于在此刻集齐起来。

    多尔衮带着侍卫一队人,飞马出宫,令人打起了旌旗。

    他所穿戴的,乃是一副残破的铠甲,指着这铠甲对集齐起来的一队队士兵道:“当初我的父汗,十三副铠甲起兵,而有今日,今日我所穿的,便是父汗当初的铠甲,当初父汗可在萨尔浒一战威震天下,今日我便要在此……名扬四海,尔等都随我来,今日不尽诛明人,便对不起列祖列宗。”

    众人无不愤慨,尤其是那些汉军,此时听闻有重赏,连洪承畴和范文程都要封王,竟个个振奋地嗷嗷叫着:“愿与大金共存亡!”

    说到这里……

    突然之间……

    轰隆隆……

    轰隆隆……

    大地……

    似乎又开始震颤了。

    那震耳欲聋的炮声,又开始冒出。

    一下子,方才还十分激动的八旗兵与汉军们,霎时脸色骤变,所有人的脸上都不无浮出或多或少的惧色。

    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一丁点士气,在第一声的炮声中,猛然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